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养心殿里,文若再一次提着食盒走了进来。

    周虞和之前的两天一样,依旧在伏案处理公务,这几天她都呆在这里,一边等待着那个男人回来,一边将这几天都堆积的奏折慢慢批复。

    “娘娘,用膳的时间到了,请您保重凤体。”

    “嗯!放在那里,你先下去吧!”周虞头也没抬,依旧低垂着头,语气里也没有丝毫的异样。

    文若想要说什么,但是张了张嘴,终究还是没有说,她自小跟着这个如今已经在天下女人最高位置上的女子,自然知道她的性格。

    有些话,说了也是白说,上头的那一位根本就不会听。

    所以,她只是轻轻曲了曲膝:“是!奴婢告退。”

    周虞没有抬头,仍旧一本接着一本批复着,或圈,或点,一丝不苟。

    直到感觉到肚子里空空有些难受,才放下朱笔,长长地吸了口气。

    挺直背脊,揉了好一会儿,才开始用已经有些冷了的午膳。

    韩渊已经整整半个月没有在前朝露面了,不,其实后宫也没有。

    后宫里传言纷纷,说是陛下最近流连在唐美人的宫里头,闹得不少人前去离华宫里闹,听说就是萧贵妃,似乎也有几句微词。

    但是,不得不说,这个唐美人还是有些能耐的,不但将那些无理取闹的妃子们全部都打发了,而且还是客客气气,温声细语的。

    到头来竟然没有一个人敢当着面儿闹,只是在背后嘀咕的多。

    周虞不是这个宫里的新人,甚至可以说是最老的一个,这里头的纠缠,并非不了解。

    但是,既然他选择了如此,自己就算再心痛,也只能够承受着,谁让她是东离的皇后呢?

    自从她被册封那天开始,她就知道自己要面对什么样的人生,也知道很多事情,势必不能两全。

    既然如此,便没有什么好后悔的。

    刚刚静静地将碗里的最后一粒米饭咽下去,周虞才放下碗。

    记得那时候韩渊曾经笑话过她,说她堂堂一个官家小姐,却这样的小气,吃饭都吃得干干净净的。

    她只是笑笑没有说话,但是,这是她跟祖父的一个承诺,务必不浪费碗里的一粒粮食。

    祖父是农民出身,虽然后来高中状元,但是教给她的都是实实在在的道理。

    她当上皇后的那年,祖父去世,直到最后,也没有叫她一句娘娘,依旧是在家时最亲昵的小名,却问她,可记得曾经在他面前说过的每一句话。

    她回答,记得。

    他又问,以后是否会忘记。

    她的回答是,除非死了。

    想到祖父,周虞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如果这是错的,那么也没有关系,至少,她一直都在坚持着她自己最开始最开始的初心。”

    “传太子,太子妃!”

    冷冷的声音在大殿里响起,仿佛激起了一层冰冷的冰渣子,没有任何的温度。

    站在外面候班的小太监连忙小跑着就去了,没有人敢怠慢一点儿。

    皇后是何许人,代表着什么,谁都不敢妄加揣测,因为害怕会猜错。

    太子太子妃离开的时候,康公公脸上带着一丝怪异,但是很快就恢复到了平常的样子。

    然后才小心翼翼地走了进去。

    “有事?”

    周虞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只是淡淡地问了一句。

    “回娘娘,昊王和洛王求见陛下。”

    周虞淡淡地看着他:“陛下在唐美人宫里,已经很久都没有露面了,找本宫也没有办法,这一点康公公应该知道。”

    “皇兄不在?”

    有人迈着大步就走了进来,并不理会还无人出去同传。

    “昊王、洛王!”周虞皱了皱眉头,冷冷地看着他们两个人,“你们两个好大的胆子,没有陛下的允许,居然敢擅自闯进养心殿。”

    “见过皇嫂。”蒙卿只是淡淡的行了个礼,可是脸上的不羁却是十分明显。

    这样的蒙卿并不常见,就是周虞也是有点儿意外。

    “皇后娘娘不也坐在龙椅上吗?要说大胆,好像您更加大胆一些才是。”

    韩凌肆依照臣子的礼仪给周虞行礼,而不是儿子,这一点,从他从西岐回来之后就是如此。

    周虞也从来为曾说过什么,很显然,对于这一点,她并不介意。

    “本宫有这个权利,这一点是陛下当年给的,这事儿,满朝文武皆知,昊王和洛王当时不在朝堂之上,可能不知道。

    但是这样的事情,你们作为臣子的,还是应该先打听清楚了,再来质问会比较好。”

    “皇嫂言重了,”蒙卿面无表情地行了行礼,“我们身为弟弟和儿子的,怎么敢质问娘娘,只是如今委实是有重要的事情请教皇兄,而皇兄不在,所以语气才会急了些。”

    周虞脸上带着些淡淡的笑,挥了挥手:“无妨!”

    “那么,昊王和洛王此时结伴而来,又是为了什么事情呢?”周虞抬了抬眼,问道,“若是我没有记错,昊王应该是给陛下派到淮洲去了吧!

    看来昊王果然真是能力出众啊!这么快就将事情都办妥当了?”

    这话说得好隐晦,关于韩凌肆被派到淮洲去调查郭东林的事情,就算是别人不知道,却又怎么可能能够瞒得过只手风云的皇后。

    她这么说不过是不想将话挑明了说罢了。

    同时也是在警告韩凌肆,他的一举一动她都知道。

    韩凌肆的脑子又岂会差,对于她的这句话又怎么会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只是心里在疑惑着这话是什么意思?

    难道关于青儿的事情她也知道?

    想到这里,心里就感到一阵不舒服,同时,更是十分的担忧。

    蒙卿上前一步:“皇嫂,这件事情是陛下偷偷派与君昊的,事情的结果还是要等到面见陛下的时候才能够告知。

    既然陛下不在,那我们也就只好等到陛下回来了再禀告了。”

    周虞看着他们,依旧是万年不变的表情:“陛下在,只是不在养心殿罢了,而是在唐美人的离华宫里,若是你们二位实在是找陛下找得急的话,不如到那里去试试。”

    其实稍微有点儿脑子的人都知道此时的韩渊一定是不在宫里,所谓的唐美人宫里的夜夜笙歌,不过是一个蹩脚的借口罢了。

    而此时两个人若是真的傻傻呼呼的跑到离华宫里去,只有一个作用,那就是浪费时间。

    这一点,两人也不至于不明白。

    蒙卿道:“皇兄多日不早朝,臣弟自然是知晓的,而在此期间,皇嫂帮助皇兄处理朝政分忧解难,能力也看在所有人的眼里。

    能够得皇兄如此信任,能够让百官如此臣服,臣弟哪有丝毫的怀疑皇嫂的能力。

    既然皇兄一直在唐美人那里,想来也是有什么东西实在是吸引他的注意。

    皇兄长年累月地为国事操劳,此时如此放松一二,也是无可厚非,我们的事情也不算是什么大事,不如还是跟皇嫂您说,请您斟酌如何?”

    这一番话自然是说得颇有奉承之意,尤其是在蒙卿这样一直以来被人成为谪仙王爷的口中说出来。

    更何况他方才进来的时候,语气可甚是不善。

    但是,周虞对于他这番话却并没有什么好看的脸色,依旧是如方才一般,好像什么都没有听到。

    “这或许不大合情理,实不相瞒,这些日子本宫之所以越俎代庖帮陛下处理这些事情,只是因为,近日奏折委实是堆积如山,本宫怕万一耽误正经事情,影响百姓民生。

    实际上,只是取到一个筛选的作用,其他一些不过是些小事,实在没必要惊动陛下。

    昊王和洛王匆匆而来,想来是有极为重要的事情,这样的事情,本宫一向不敢做主,依本宫看,二位还是直接去找陛下会比较好。”

    这显然就是拒绝了,韩凌肆气不打一处来,他原本对这个有着超乎寻常政治触觉的女子便十分不喜。

    此时心里担忧着端木青的安危,而她如此踢皮球的做法,更是让他心里极为不舒服。

    若非场合不对,他都恨不能将上面的那个女人给拽下来,逼着她答应。

    他和蒙卿原本就是钻了这个空子来的,只要周虞答应了,到时候就算是韩渊想要怪罪,也只能说周虞没有摸清陛下的心思而已。

    “皇嫂过滤了,臣弟和君昊其实只是想要去看望看望老友,所以想要来告个假而已,方才言语有些冲撞,也实在是心里太着急的缘故。”

    蒙卿这个时候才恢复到一贯的风采,之所以一开始那样的态度和语气,也只是为了试探她的底细而已。

    只是周虞毕竟不是一般的后宫女子,对于两人合情合理的质问,她表现得十分平静和淡定,没有一丝的恐慌。

    这才让两个人不得不改变策略,先兵后礼。

    “哦?”周虞虽然脸色依旧没有什么变化,语气却软了一点儿,“什么老友?你们两个人要很长的假期?”

    “实不相瞒,臣弟年轻不懂事,不知为皇兄分忧,在外漂泊良久,那时候认识的以一位贫民故交,此时他病种,臣弟才想要去见上一面。

    而君昊当年因缘巧合之下,也和这位故交颇为投缘,所以……”

    后面的话就没有说了,是什么意思,周虞自然听得出来。

    沉吟了一下,周虞显然是在认真的思考此事的可行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