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回到昊王府,暗影已经将一切都安排好了,立刻便牵了两匹快马并一些干粮之类。

    韩凌肆和蒙卿也不多做停留,直接跃上马背就要出发。

    “雅芝呢?”韩凌肆有些惊讶问道。

    蒙卿闻言,皱着眉头看了他一眼:“你倒是挂念的东西多着。”

    暗影没有理会两人之间的对话,如实回答道:“这几日都没有看到雅芝姑娘,不知道去了哪里。”

    浅浅地皱了皱眉,凤眸里的惊讶显而易见。

    蒙卿一鞭子甩在韩凌肆的马背上:“走吧!还惦记这个,青儿那边你不要管了?”

    而后才打马追了上去。

    这一次两个人拼的可就是体力了,一路上要赶到臻州,就算是马不停蹄,在驿站不停换马,人不休息,也得要四天四夜。

    两人这是打算了一路上都不停歇前往臻州了。

    一连三天,马不停蹄的赶路,就是吃饭,也只是在马背上,往嘴里塞了两口馒头,喝几口水抵数。

    眼看着马已经腿脚疲软,两人来到最后的一间驿站,在这里换马,应该很快就可以到达臻州了。

    “诶!你听说没有?”韩凌肆一跳下马,就听到驿站里的两个老驿卒在闲聊,“那个青郡主要被到押京城里去了。”

    “那个青郡主?”抽着黄烟的驿卒显然是没有听懂同伴的话,反问一句,声若洪钟,不像一般人说话。

    “就是那个在明觉寺给求雨的那个啊!你竟然不知道青郡主!”先前说话的那个更加感到惊讶。

    “啊?”听到这话,老驿卒烟都不抽了,“你说啥?青郡主要被押走了?好好的押她做什么?不是求了雨了吗?

    我那小孙子还说是菩萨撒尿了呢!惹得我家媳妇儿一顿好打,心疼得我什么似的。”

    “哎哟!我说老哥,你可真是上了年纪不知事儿了,”先前年轻一些的驿卒皱着眉头咂嘴,“你如今年纪大了耳背,合着明觉寺的事情你都不知道哇?”

    “我知道!”听到这话,老驿卒不开心了,“这么大的事儿,我能不知道?我好歹是东离驿卒一员,我都听说了,青郡主就往台上那么一坐,没一会儿就给求来了雨。”

    “我说老哥,那是全天下人都知道的事儿啊!”年轻驿卒摆了摆手,为着同伴耳背的缘故,说话颇有些扯着嗓子的味道,“后面给抓起来了。”

    “啥?”老驿卒这才震惊了,“给抓起来了?这是个啥意思啊?青郡主不是给求来了雨吗?求来了雨不给功赏,还抓起来了。”

    “说是与叛逆勾结,我听说的,现在大家都不敢说了,我跟老哥你是几十年的交情,也就不怕跟你说了,我儿子当时就在那里。

    官府现在都封锁消息了,就是当时在那里的上万百姓也都不敢说话了,有人已经被抓了,就因为说了当日的事情。”

    “没这个理儿!”老驿卒一听就嚷嚷开了,“怎么有功的人还这么对待,这还得了?

    我这一辈子这么大岁数,还是头一回听到这样的话,真是好笑,当年陛下抢了先太子皇帝的位置,也好歹有个名头啊!

    如今倒好,这平白无故的就一个叛逆来了。

    那叛逆能给你的老百姓求雨?为老百姓做事的叛逆,那还是叛逆吗?”

    这一番话说得先头那个驿卒慌了手脚,连忙跑到老驿卒面前:“我说老哥,这话你得捂着说啊!你这么大咧咧的说出来,不是找死吗?”

    老驿卒没想到,眼睛到红了:“我可不怕,我都已经活得这么大岁数了,为什么还要在这样驿站上呢?

    不过就是为了撑着一口气,看着大皇子登基,总不能先太子的位置一直给他坐着吧!

    我赵老三可是给先太子扛过战旗的人,我怕谁?死就一死,谁还没个死不成?

    我如今有儿有女,孙子孙女儿也满地跑了,该吃的也吃过了,该看的也看过了,还有什么不知足的。

    就是觉得为先太子委屈,他要是在位上能够为百姓做些好事,我也就认了,可是你看看这些年,谁不知道真正要说那几件好事,哪一件不是那个女人做出来的?

    他做了什么?除了坐在龙椅上,还做了什么?”

    蒙卿和韩凌肆的马正停在外面,此时听到院子里的这两个人的对话,不约而同的停了下来。

    听到这里,蒙卿一阵激动,几乎就要跳下马去。

    韩凌肆拉住他:“且听一听。”

    “嘘嘘嘘!”先前的驿卒显然是没有想到自己的同伴竟然这样大胆,这些话说的这样理直气壮。

    “老哥!我知道这些年你心里委屈,但是这都是朝廷上的事情,都是那些贵族的事情,跟我们哥俩,其实没有什么关系啊!

    你就算是憋着一口气,又能怎么样呢?难道还会有人听你的不成?

    再说了,你这样胡乱的说话,于你来说是没有关系,你一把年纪了,就像是你自己说的,都已经不在乎你这条命令。

    可是你家里的儿子女儿呢?那个招风耳的孙子呢!”

    “你孙子才招风耳!”老驿卒一听到别人说他的孙子顿时就不高兴了,但是不高兴之后也就想到了同伴说的话,唯有重重地叹了一口气,“我也是对不起先太子了。”

    “你们是谁?”老驿卒赵老三在仰天长叹的时候,红面皮的驿卒就看到了门口两位仪表堂堂的年轻人。

    都是一身锦衣,一玄一白,白色锦衣公子看上去年纪要大一些,面容俊朗,一双眼睛就像是天生带着温和的眼神。

    就算是没有开口,也给人一种浊世翩翩公子的感觉。

    而那玄色衣服的年轻公子,一双凤眸里,看上去就像是被冰封了一般,连沉如水,有一种不怒自威的气势,好像整个天下都在他的脚下,这样的气势让那驿卒有些慌了手脚。

    虽然这个驿站规模较小,不似大城市里布置的那般,但是他这么大的年纪也颇见过一些身份特殊之人。

    凭借着他这些年锻炼出来的眼力,加上自己的直觉,面前的这个两个人一定不是普通人。

    红面皮的驿卒将两人都上下打量了一遍,才问道:“不知道二位是为何而来,可要换马?身上可有文书?”

    韩凌肆抬了抬眼皮,看了他一眼,也不见他怎么抬手,那红面皮的驿卒瞬间就倒地不起了。

    赵老三一看来人这么横,顿时拔起了腰间的长刀:“你们是做什么的?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

    官府的地方你们也敢撒野?还有没有王法了?”

    此时韩凌肆和蒙卿才看清眼前这赵老三的相貌,果然是一大把年纪了,看上去也快花甲之年了。

    只是脸上那一股血性却还在,倒是和大多数的老年人不大一样,毕竟大多数的人,一般遇到这样的情况,都是体现出一种自私害怕的本性。

    韩凌肆和蒙卿都没有说话,只是淡淡地看着他。

    赵老三知道眼前这两个都是功夫好手,自己一大把年纪肯定不是他们的对手,若是他们要做什么,自己也阻止不了。

    想到这里,倒是索性将长刀重新收了起来。

    这落在韩凌肆和蒙卿的眼里,倒是感到有些讶异。

    两人相视一眼,还是没有开口,仍旧那样看着他。

    然后就看到赵老三蹲下身子,伸手探向伙伴的鼻子,果然发现没有了气息。

    韩凌肆几乎可以肯定,在那一刻,他从这个老驿卒的眼睛里看到了杀机。

    “你们把他给杀了?”老驿卒年纪一大把,但是声音却很大,这也是跟他耳背有关。

    当一个人的听力不好时,他就会不自觉得加大说话的声音,以自己的世界去揣度别人,保证自己能够听得到的情况下,才会肯定别人也能够听得到自己说话。

    韩凌肆没有说话,依旧如方才一样的表情那样看着他。

    很显然,这个答案很明显。

    “为什么?”赵老三重新拿起了刀。

    蒙卿和韩凌肆都知道,这一次他拔刀的目的跟方才完全不同,方才他拔刀,是因为看到同伴受到攻击,而引发的一种自卫行为。

    而现在,是在他发现同伴已经被杀死了之后,这是一种为同伴报仇的心理。

    蒙卿上前一步,正要开口,没有想到那赵老三倒是个会把握时机的人,就趁着蒙卿身形微动的时候,一刀便劈向他的面门。

    只不过,实在是武功相差悬殊,若是在战场上,这样差不多实力的对手,一定是立刻横尸了。

    蒙卿轻轻松松地避过他这一刀,然后才出声阻止:“你且别急。”

    虽然知道两个人是硬点子,显然赵老三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一招的机会都挣不到,但是他眼睛里的杀意依旧不减,直勾勾地盯着两个人。

    这样的眼神,让韩凌肆想到被困的狼。

    蒙卿皱了皱眉,再一次道:“我们有话要说。”

    但是赵老三并没有就此而放松戒备,眼看着他要发起新一轮的攻击,韩凌肆突然大声道:“你跟先太子是什么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