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王爷,我赵老三其实只是一个马前卒,并不是这场战争的核心人物,您问的这些问题,我怎么能够知道呢?

    我这样的小兵只需要接受命令就好了,当时我也不知道怎么就被分到了太子殿下那里。

    然后我也是拼着一条命跟着就去了。

    一直往长淮山里走,也不知道走了多久,这里面我们还好一阵迷路,然后就遇到了很多其他的军队。

    太子那时候好像有点儿惊讶,说是没有想到这么多人都来分这一杯羹。

    恰巧那时候我就在他边上,所以听到了这么一句话。

    说起来那长淮山里还真是可怕,我就算是活到了这么一大把年纪,还是心有余悸啊!

    都是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感觉那场仗还没有开始打,还没有看到敌人,我们的人呢就死了一大半了。”

    蒙卿和韩凌肆都显得有些意外:“可怕?怎么个可怕法?”

    “都是些猛兽啊!那些猛兽就像是故意的一样,专门攻击我们,就算是拿别的动物肉丢给它们吃,它们也不动,就专门盯着人咬。

    还有会吃人的花,吸血的树,还有写坑,一些没有底的坑,人落下去,连个声音都听不到。

    真是吓死人了,我投军之前,从来都没有想到过打仗居然会是这么可怕的一件事情。

    不过,再厉害的地方,也抵不过人多。

    也不知道是哪一国的人,里面有好多会巫术的,对付那些古怪的东西自有一套办法。我们就躲过了。”

    赵老三说起当年的事情,还是十分的清楚,显然,短短的从军历程在他的心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赵老卒,依照你的意思,你们不是跟那个国家的人打?而是要去长淮山深处得到什么东西?”

    韩凌肆地心里升起了一股不祥的预感,他问起赵老三这个问题的时候,口气都有些小心翼翼的感觉。

    “也不算是,”赵老三摇了摇头,“反正当时我们是什么宝贝都没有得到,不过那山里头倒是住着一群人。

    不过因为我的伤又发作了,就没有被派到前线去,后来抓了一批人下山,听到他们说,是东离的叛逆分子,让我们不要接近。”

    赵老三说着,脸上又是一脸的悲愤:“就是那场战争,太子殿下下山就叫人给害死了,也不知道到底是谁!他们说太子殿下在山上染了瘴气。

    我呸!这样的瞎话骗谁呢!山上的瘴气我们还不知道吗?死在瘴气里的人不少,哪一个是跟太子殿下那样走出来还活蹦乱跳的。

    总之在这样一个莫名其妙的理由,太子殿下死了之后,上头的那一位,就很快登基了,就是先帝,也死得莫名其妙。

    令王爷又受了伤,莫名其妙的,他就上位了,这不是僭越,我还就真不信了,我就真不信太子殿下的死跟他没有关系,指不定连先帝的死都跟他有关!”

    赵老三越说越气愤,想来也知道,是这么多年含在胸口的一股怨气。

    “好了,赵老卒,今天谢谢你,你现在赶紧回家去,那里你的家人都已经收拾好了,你跟着接应你们的人走就是了。”

    韩凌肆的话,让赵老卒一愣,颇有些不明白他这话的意思。

    “你外面的那个伙伴应该是朝廷安排在这里的鹰犬,你将他当做知己,他指不定正想着怎么将你卖个好价钱呢!

    今天的这个情况说不定就是个局,你赶紧回去,跟着安排的人走,我会让你平平安安的过下半生的。”

    赵老三看了看韩凌肆,又看了看站在一旁始终都没有开口的蒙卿。

    最终还是选择相信,重重地点了下头,飞快地出了门。

    蒙卿心里有些遗憾,还是没有弄清楚当年发生的事情。

    原本莫名的撞上这样一个直接参与当年战争的老卒,还以为所调查的事情有所进展,谁知道,竟然还是差了一点儿。

    一转脸,发现韩凌肆的面色惨白,眼神更是有些不对劲。

    “你怎么了?”蒙卿突然的出声,将韩凌肆吓了一跳。

    竟然一下子坐到了床上,嘴唇开开合合许久才道:“青儿……”

    “你现在急也不是办法,那院子里的人已经说明了,我们的行踪早就暴露,现在去找青儿肯定是找不到的。

    还不如暂且等我那边的消息,你放心,他们办事虽然不如紫衣他们,却也不会耽误你的事情。”

    韩凌肆却猛烈地摇了摇头,脸上出现痛苦的神色:“不!我不是说这个!”

    这话让蒙卿不解了,他有多么的担心那个女子,他是知道的,可是这个时候,他这样的痛苦,却说并不是为了青儿。

    “那是为什么?!”

    韩凌肆陡然间抬起头,看向自己年轻的叔叔:“皇叔,我跟你说过青儿的事情。”

    “我知道啊!”蒙卿还是没有意识到韩凌肆指得是什么,脸上犹有茫然。

    “你忘记了我跟你说过青儿的国家了吗?隐国!隐国啊!”

    蒙卿陡然间想了起来,脸上也是一样神色大变:“你是说……”

    “时间,地点都吻合了!”韩凌肆像是一个被判了死刑的罪犯,两眼都失去了神采。

    “你是说……”蒙卿的心微微地在颤抖着,他知道韩凌肆的意思。

    “没错,当年带领军队攻打青儿的隐国的,就是……我的父亲!东离的先太子!”韩凌肆说着这番话的时候,整个人都有些发抖。

    “或许……或许是……是弄错了……或许……或许只是……巧合!”蒙卿说到最后自己的声音都弱了下去。

    很显然,他也不相信这只是个巧合了,哪里会有这样恰到好处的巧合。

    韩凌肆想到端木青那一双带着坚毅的眼神,和她看向隐国人的那种感情。

    他都能够了解,他甚至于还知道她为了整个隐国,身上背负了什么。

    也知道她心里对那一场战争的厌恶,对那些侵略者的痛恨。

    他曾经为此而心疼,为此而同样痛恨那些侵略者,为此而筹谋着如何帮她复国。

    可是……可是现实来得太突然,这个可恶的侵略者竟然是他的父亲,她心里最为痛恨的人竟然是他心底最为渴念的人。

    这是多么讽刺的一种关系!

    韩凌肆不知道该怎样表达此时他心里的烦忧。

    “君昊!”蒙卿知道他此时心里的矛盾和痛苦,因为他也同样,可是他依旧得要唤醒他。

    毕竟人不能活在过去,且不说当年那场战争发生的根由,且说眼前,先太子已经去世了,隐国的上一任雪女也已经去世了。

    可以说,过去的其实已然过去,等待他们的是未来的岁月,他们不应该在为此而烦扰。

    好好把握当下,视线更好的未来,才是他们此刻应该考虑的,更何况此时的端木青还有危险,已经落在了被人的手上了。

    “你不该想这个,你要知道的是,青儿现在需要你,她需要你的解救!”,蒙卿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充满了能量,想要激发他此刻的斗志。

    “皇叔,我该怎么办?”韩凌肆猛然间抬头,眼睛里充满了迷茫。

    这是蒙卿第一次从韩凌肆的眼睛里看到这样的神色。

    “我该怎么面对她?若是她以后发现了这一点,她会怎么对我?我真的不敢去想了。”韩凌肆抓着蒙卿的袖子,期望能够从这个年轻的叔叔脸上找到答案。

    “君昊,这些我没有办法回答你,就算是回答了你,也是我自己猜测的,你应该知道青儿从来都不是一个轻易叫人识穿的女子。

    所以,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的是,若是你现在就是这个样子,那青儿要怎么办?她还在等待着你去救她,等待着你。

    你现在在这里担忧着,能够救得出她吗?”

    韩凌肆茫然地看着他,似乎是在努力理解他刚才说得话是什么意思。

    他从来没有这么害怕过失去她,以前的每一次,就算是生死的考验,他也坚信他们能够度过。

    他也有着永不放弃的决心,就算是在青州她小产的那一次,他知道她心里布满了伤痕。

    他也有信心能够依靠自己的努力,让她渐渐忘却伤痕,重新爱上自己,有信心他们都会忘记那些不该出现在他们生命中的事情。

    可是这一次,他不敢这么相信了,因为横亘在他们之间的,是国仇家恨,是无法跨越的恨,是一整个民族的恨。

    韩凌肆害怕了,他实在是不敢想,那个女子知道这一切的时候,会是什么样的反应。

    “君昊!”蒙卿这一次的语气十分的严肃,“我不管你怎么想,我只告诉你一件事情,若是你现在继续这样的话,你连跟青儿见面的机会都没有。”

    韩凌肆茫然地抬起头来看着自己年轻的叔叔,好一会儿才理解他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

    凤眸里,方才的涣散渐渐凝聚,露出一股坚毅来!

    不!不管怎么样,至少是现在,让他有一个机会去见青儿!就算是青儿果真无法跟他在一起,那也应该是见面之后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