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端木青在这个莫名其妙的禅房里被关了一天一夜之后,就突然有人来了,这么久都没有开过的门,终于第一次打开了。

    此时外面还未天亮,外面廊上的灯笼在雾气中散发着暧昧的光圈。

    进来的两个人看上去训练有素,只是他们的脸上都带着面具,叫人看不出原来的样子。

    “你们要做什么?”端木青站在屋子中间,冷冷地看着他们,浑身上下散发着一种王者的气息。

    或许端木青自己都没有发现,隐国雪女这个身份带给她属于整个隐国的责任的同时,还有那一份来自于她们雪女一脉的荣耀和自豪。

    这是一支传承了上千年的血脉,这血脉里的尊贵,在她认识到自己的时候,就开始在她的身上显现。

    只是很明显,这两个人是奉了死命令来到这里的,所以对于端木青的反应,他们显得无动于衷。

    依旧是沉默着,坚定地走向他。

    端木青皱了皱眉,任由他们左右挟持起自己的手臂,带着自己往外走。

    外面的院子里,一个人都没有,沉沉的晨雾带着一种诡异的气氛。

    不知道他们要将自己带到哪里去,端木青不敢轻举妄动,只是四周打量着这里,想要看看有没有人在这周围。

    地瓜夜魂他们现在在哪里,她不得而知,只是可以肯定的是,地瓜肯定钻不出来。

    这群人分明就是有目的针对他们而来。

    那么既然有防备着地瓜的地板,那对夜魂、万千、焰姑他们呢?

    端木青突然间就完全的冷静下来了。

    一直以来,她都认为自己是处于不利的地位。

    这个时候想到这些人对他们的防备,就联想到阙婵山的事情。

    若是这样想的话,是不是可以说,阙婵山的事情让那幕后者没有了耐性,这一次其实是孤注一掷,算是被逼急了的做法。

    既然这样,那又怎么能够断定这一次不是他们查清楚整件事情的契机呢?

    索性不再寻找他们的破绽,端木青就任由着他们带走。

    她相信,既然人家知道地瓜,知道他们隐国,必定在这个时候也知道了她的身份。

    作为隐国的雪女,怎么样都是有些价值的,对方不可能会轻易的杀了她,那样太浪费了。

    没有一会儿,甚至于都没有走出这间有许多禅房的院子,端木青就被带着转了个弯。

    里面还是一排禅房,看起来和方才她住过的没有什么差别。

    两个人走到里面,立刻就有四个跟他们身量造型都十分相似的人走上来,接过他们的工作,接着带着端木青前行。

    方才那两个便仍旧退了下去。

    一直走到一扇门前,和其他禅房的门没有任何的差别,端木青心里暗暗留了意,虽然不知道有没有用。

    房间门被推开了,里面漆黑的一片,并没有点灯,而这间屋子也没有一扇窗,外面隐隐的天光投不进来。

    端木青还没有熟悉这屋子里的黑暗,就感觉押着她的两个人又换了。

    然后身后的门就被关上了,整个屋子伸手不见五指。

    但是此时的端木青没有办法伸手,因为她的两条胳膊都被人紧紧的抓着,像是两只大钳子。

    端木青很好奇,这两个人为什么能够看得清这里头的东西,他们又是要带自己去往哪里。

    突然听得“喀拉拉”几声连续的响声,然后面前的地板就往两边打开了,从下面透上来一些火光。

    端木青被他们带着径直往那边裂开的地板走去。

    才发现这里是个地道。

    右手边的人推了她一下,意思很明显,让她下去。

    正想问这下面是什么地方,张了张嘴,又仍旧闭上了,因为知道这两个人一定是和方才那两个一样,什么都不会说。

    从上面下来,才知道这下面竟然是个地下通道,一尺见方的砖板平整地扑在通道的两边。

    地下面依旧是在那禅房里看到的一样的地板。

    若是这整个的明觉寺地下都是如此,那么这样大的工程,耗费量可不见得小。

    想到这里,心里越发确定了,此事背后的指使者不是周虞就是韩渊,再不会有别人。

    那么当年的那场战争,究竟跟谁是利益相关的呢?

    地道果真如她所想,很长,而且弯弯道道很多,端木青就算是记忆力再好,也不太能够记得住从进来到现在是怎么转弯,怎么绕道的了。

    而这地道的两边每隔五步,就会有一只火把挂在墙壁上,将整个的地道照得纤毫毕现。

    “雪女!”一个男子带着些妖气的声音陡然间在地道的尽头出现,听的端木青心里顿时一阵不舒服。

    皱了皱眉头,好容易忍下心里的难受:“你是谁?”

    她问话的时候,方才那两个带着面具的人已经退了下去。

    闭了闭眼睛,才适应这里的光线,端木青努力看向那个人,好久才发现确实是有一个人影站在地道的尽头。

    只是离得比较远,她有些看不清楚。

    “你不用知道,我找你可是找得好辛苦呢!”那个男子依旧用那种声音说道。

    端木青没有上前,依旧站在原地,只是脸上最开始的惊惶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冷静。

    那人说了这句话之后,她并没有接口,而是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

    那人这个时候也没有开口,好像在等着端木青说话的样子。

    很快端木青的沉默就让那人有些无法忍受的感觉:“你干嘛不说话?”

    淡淡地抬了抬眼,端木青语气里淡淡的:“说什么?你又没有问我什么。”

    “你不是隐国的雪女吗?难道你不想知道你的人被我关在了哪里?”

    “既然是被你关起来了,你关在哪里告诉了我我又能如何?难道还能够去救他们吗?”

    挑了挑眉,端木青的言语间颇有些让人无可奈何的味道。

    “你就不担心他们?”

    “担心和说出来是两回事,我担心他们自然在心里担心,说出来给你听又算是怎么一回事呢?难道你会就此放了他们?”

    “这么说,你还是很担心他们的了?”听到她这番话,那人似乎心情很好,反问道。

    “你似乎对这个问题很担心,你想要用他们来威胁我?你想要从我这里得到什么?你大可以说出来我听听,这样拐弯抹角的你不累吗?”

    端木青轻轻地扬了扬眉毛,语气里的不屑显而易见。

    “我不用你来教我!”似乎是端木青的语气激怒了他,他蓦然间转身,恶狠狠地开口,朝着端木青一副要杀人的样子。

    在这个时候,端木青借着灯光终于看到了他的正面,但是,却并没与看到他的脸。

    原因很简单,因为这个人,此时脸上带着一张漆黑的面具。

    “我教你?”端木青冷笑一声,“我教你你就会这么做吗?我不过是白说一句罢了。”

    “对!你就算是这么说,我也不会放了他们的,但是如果你愿意跟我合作的话……”

    “合作?”端木青微微眯了眯眼睛,叫人看不清她眼底的神色,“合作什么?你说来听听,说不定我有兴趣呢!”

    “你不是隐国的雪女嘛!你们隐国不是有那么多的人,而且都身负异能,我们就拿这个来合作,如何?”

    端木青眼睛的眸色更深了,只是在这微弱的灯光下看不出来而已。

    “哦?”心里一腔怒气,脸上却是云淡风轻,甚至于嘴角还有微微的笑意,“我真是好奇……”

    “好奇什么?”那人一听连忙问道。

    “好奇你是怎么知道这一点的?”端木青认认真真地看着他的眼睛,“你是怎么知道隐国人有异能的?你又是怎么知道我是雪女的?

    你该不会就是你阙婵山的主人吧!”

    “你胡说八道什么?”面具人上前一步,那张漆黑的面具更加清晰地暴露在端木青的眼前。

    但是就算是这样,她还是没有办法从他的身上找到一丝一毫的证据,证明眼前的这个人是谁。

    “我是不是胡说八道,你自己心里清楚,”一边偷偷地观察他的行为言语习惯,端木青一边继续讥诮,“怎么样?上一次被打残了吧!现在躲到这里来了?

    我说你速度挺快啊!从长京跑到臻州来,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搞定的。”

    从言语中,端木青发现眼前的人似乎自我意识特别的强,根本就不会允许别人不把他放在眼里。

    “你胡说什么?”果然,那人听到端木青的话,语气就有些恼羞成怒了,“我不跟你扯别的,你就说远不远一个跟我合作?”

    端木青看了他一会儿,没有出声,将那人看得浑身不自在。

    “倒不是我不愿意合作……”

    “那是什么?”听这话的意思是还有商量的余地了。

    “我只是不知道你说得跟我合作,究竟是什么样的合作法?”

    “只要你能够让你们隐国人的异能为我所用,我保证你这一辈子富贵无穷,受用不尽。”

    端木青眉头浅浅地皱了一下,但是快得让人无法注意道,然后便带着一点儿笑意问道:“你这么有把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