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那是自然!”那人拍了拍胸脯,“这一点你不用怀疑。”

    就在这个时候,端木青清楚地看到他的右手拇指上戴着一枚碧绿的扳指,从那成色上来看,绝对是上品。

    这样的东西,若非是绝对的珍藏家,只怕也就只有皇宫大内里才会有,而这个人此时这样大喇喇地戴在手上,有两种可能。

    第一,他是这东离十分有地位的收藏家,第二,那枚扳指是宫里赏下来的。

    但是皇后周虞和皇帝韩渊其实都有赏给别人这样一枚扳指的权利,既然如此,还是不能够缩小搜索范围。

    “你说让我将隐国的异能为你所用,其实我还是不大明白,你是要我做到哪一步?”

    “很简单,也不要别的,我能够帮助你回到隐国,让你重新像你的母亲一样成为隐国的雪女,为隐国遮风挡雨。

    甚至于我可以资助你们钱粮,你们只要每年向我们输送一些几千年轻的壮丁就好了。”

    端木青看着她,杏眼里看不出情绪:“有这么好?你要我的那些年轻的国民做什么?而且他们都年轻力壮的,我将他们都给你们,那我国家的劳作又有谁来承担呢?”

    “我都大概帮你们算好了!”男子摆了摆手,“你们隐国人不至于那么少,就算是输送一些壮丁出来也不算是什么。

    并不会影响正常的劳作,而且我们也会派人去帮你们耕种,甚至于你们国人的粮食不够的情况下,我们还可以给你们粮食。

    只要你们保证你们国家的年轻人多,保证你们国家的出生率就行了。”

    端木青怒极反笑:“你好像很大的权力似的,这给不给粮又岂是你说了算的?”

    “怎么就不是我说了算的了?”那人听到端木青这话果然就暴怒了,立刻扭头回答道。

    端木青没有说话,而是带着一丝叫人看不出意味的笑意,就那样淡淡地看着面前的人呢。

    似乎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男子再一次不耐烦地挥了挥手:“你就直说你愿不愿意,不用管那么多。”

    “那我还有点儿不明白。”

    “还有什么不明白的?”男子看上去有些烦躁了,沉声问道。

    就这一下,端木青蓦然间发现这个声音有点儿熟悉,但是却因为他的声音变化太快了,没有办法精准的捕捉到。

    同时,他也立刻明白了自己方才差一点儿露馅了,顿时又恢复了方才的妖里妖气的声音:“你说就是了。”

    “你要我们隐国的年轻人做什么?利用他们的异能?”端木青好奇的问道。

    “这你就不用管了!”男子似乎觉得端木青太无聊了一点儿,说的话都是这些完全没有必要追究的东西。

    “你这我就不同意了,首先我不知道你是谁,不知道你有没有能力支付你方才说得那些承诺。

    然后我又不知道你要我的人是做什么,这叫我如何放心?若是你将他们带走是要他们的性命呢?

    难道我也要答应不成?那我这个雪女还是他们的雪女吗?我坐在这个位置上还有什么意思?”

    似乎是没有想到她会这么说,那人有些着急的样子,微微垂了头,好像是在思索着她的话。

    眼前的一幕让端木青觉得有些诡异,她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从那个禅房里出来之,面对的是这样一个人。

    而且居然能够在这里跟他讨价还价,这实在是有些匪夷所思。

    “哎呀!你不要管那么多!你只要答应我就是了!”许久许久之后,那人才抬起头,说出来的居然是这样的一句话。

    让端木青一时间有些哑然。

    “这可不行,就算是做生意买东西,那也得要讲究一个公平,我连你的一点儿底细都不知道,怎么就能够轻易的相信你?”

    端木青还想要跟他说些什么,谁知道他竟然是失去耐心到了极点,顿时就拔出了一把剑,直接指向端木青:“我不管那么多!你不答应也得要答应,答应也得要答应。

    你现在在我手里,你的命都在我的手里,如果你不听我的,你不答应我,我立刻就杀了你信不信?”

    这个人的行为有点儿反常,感觉他思维的方式跟正常人不大一样。

    就是因为这样,端木青才不敢轻举妄动。

    一个思维和行为都有些反常的人拿着剑指着你,这可不是什么好事儿,说不定对方头脑一个发热,那把剑可就直接刺了过来了。

    “你且把剑放下,事情是说清楚的,你不说清楚,我怎么能轻易答应你呢?”

    “我不管,你说,你答应我,快说!不说我杀了你!”说话间,他的剑还当真往前刺了一步。

    好在端木青原本就有准备,往后退了一大步,才免于被他的长剑刺到。

    “你……”

    还想要跟他在纠缠一会儿,想要看看能不能够从他的口里套出点儿什么话来。

    她心里有一种很强烈的感觉,这个人一定就是她认识的人。

    就算是不熟,也绝对是见过的,可是偏偏的这个时候她就是想不起来。

    就在想要继续打听的时候,脚下的地板突然裂开了,端木青立刻便落了下去。

    在头顶山的地板合上之前,似乎听到了另一个人的声音。

    一个并不认识的声音,也就是方才她和那个人聊天的地方出现了第三个人。

    同时,方才她的眼睛一直盯着面前的人,并没有看到他有什么动作,但是地板却突然开了,也就是说机关是另一个人触动的。

    更进一步说明,这地板的机关是在她的身后,而不是前面。

    端木青细细的分析着,分析着分析着就有些心烦了,这个时候分析这些还有什么用!

    她现在在一次被困住了,而且是困在了这个不见天日的地方!

    他们那么早将自己带出来,然后又经历了两三次的换人,才将她押到了这个地方,外面的人就算是想要找到她,只怕也不容易。

    紫衣不知道在哪里,不知道能不能够将她找到。

    想到他写的那张纸条,心里又微微地放心了一些。

    紫衣应该是查到了什么,才会给自己这张纸条,不然依照他的行为习惯,是不可能说出那样不靠谱的话来的。

    这个人究竟是谁?他的目的是隐国人的异能。

    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刚才跟她面对面的那个人一定不是这件事情的幕后主使。

    但是幕后主使又是谁?为什么会派出这样一个人来跟自己谈判呢?

    端木青怎么也想不通,原本她将目标锁定在周虞和韩渊两个人身上,可是看方才的那个人,却又想把他们两个人都排除了,原因很简单,他们实在不像是会派出这样一个人的样子。

    且不说端木青这头,韩凌肆和蒙卿已经到达了臻州。

    果然如沿途所听的一般,整个臻州在最关键的时候迎来了一场大雨,整座城里的老百姓脸上都是笑容。

    而田间,也是一群人都在忙活着播种第二季的稻谷。

    韩凌肆跟蒙卿没有急着去明觉寺,而是走上了全城最热闹的一家酒楼。

    这家酒楼已经很久都没有开张了,也是因为旱灾的缘故。

    如今旱灾已然过去,他们也就重新开业了,今天是第一天开业大酬宾,整个酒楼都爆满。

    好容易,蒙卿用了三倍的价钱才抢到了一个位置,就在二楼最热闹的所在。

    小二上上下下跑得欢快,脸上也是止不住的笑意。

    “要说这聚德楼再一次开业,还是得要感谢青郡主,要不是那一场大雨,大伙儿哪里有心情到这里来喝酒?”

    一个中年人开着玩笑大声嚷嚷着,胡子上面都挂着酒水,两边的面颊更是喝的酡红。

    刚巧掌柜的上楼来看众位顾客的情况,听到这话就接过口:“可不是,要我说,若是我能够请来青郡主来我们这里吃上一顿饭,那才是天大的福气呢!

    我可是连菜单都准备好了,当天看着下雨,只当现在旱灾解除了,青郡主她老人家总要在我们这小地方呆上两三天的吧!

    就算是我们这里没有什么美景,没有什么美食,好歹我们都是诚心诚意的一片请求她留下来的。

    谁知道她老人家第二天就走了。”

    “哎!你就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你还想要请青郡主她来你们这地方坐坐?”一个三十多岁的虬髯大汉哈哈笑道,“青郡主要是在你这里坐了一次,你们这聚德楼未来的三年岂不是要赚的盆满钵满了?

    你当我不知道你心里打的小主意呢?!”

    掌柜的被人戳穿了心思也不生气,只是哈哈哈笑道:“那可不就是嘛!可惜啊可惜!”

    “你们这些商人就是钻到钱眼里去了,”一个书生模样的人开口道,“青郡主那是确确实实地为我们老百姓救苦救难来了。

    给我们求来了雨,难道就是为了你这一顿饭不成?

    既然心里是向着老百姓的,自然是亲近老百姓的,要说吃东西,只怕还是想吃一吃老乡家里的馍馍呢!”

    “不管是想吃聚德楼也好,想吃馍馍也罢!终归郡主是回去了,我们这些受益的老百姓也就只有在心里感谢一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