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听到旁边一个老庄户的话,韩凌肆微微皱了皱眉头。

    蒙卿却是突然抬高了声音,带着些遗憾惊骇道:“青郡主已经走了吗?!”

    他原本就是为了让所有人听到的,这么一说,自然惹来其他人的回头。

    “我说这位兄弟是外地来的吧?”那老庄户呵呵笑问道。

    “哎!”蒙卿干脆就露出一脸的愁态来,“若不是方才听到你们说话,还不知道青郡主已经走了的事情呢!

    我们是隔壁州郡的,灾情也不比这里好多少,之前听到说青郡主要来臻州祈雨,我心里是不信的。

    家里老母一直都相信明觉寺的菩萨,初一十五得了闲也非要来上柱香,听说青郡主是在明觉寺摆道场,当下就要我去看看。

    但是小弟我当时心里真是不信啊!就是不来,谁知道还真给求来了雨,这才急忙赶过来,却听到你们说她都已经走了。

    这是个什么道理,难道她为我们老百姓做了这么大的事情,还不要受我们拜上一拜?就算是让我们这些地方远的人见上一面也是好的啊!

    现在叫我心里多么不安,当时还就是不相信她能够为我们求来雨呢!”

    “诶!兄弟!”掌柜的脸上带着笑意,“别气馁了,也并不是你一个人,就是我们大家伙儿,当时不也不相信一个年纪轻轻的女娃就能求到雨。

    看到天下当真下雨的时候,我不说所有人吧!就这个楼里吃饭的兄弟姐妹们,百分之八十是不相信的吧!

    我说句老实话,我这里离明觉寺不远,可我愣是没有去。为什么,不就是不相信呗!”

    “就是就是!”那读书人笑道,“我一直都不相信什么鬼怪传说,也只是觉得求雨什么东西,都只是为了求一个心安罢了。”

    “听大家伙儿这么说,我心里也就放心多了,”蒙卿笑道,“还只怕会得罪了神明呢!只是不知道青郡主什么时候走的?她们的脚程肯定不能跟我们的马儿相比,说不定还能够追的上呢!”

    “这你就不要想了,”掌柜的摆了摆手,“青郡主她们当天就回去了,当时还借了个名头呢!

    说是郡主涉及什么叛逆分子的事情,当时把在那里看的老百姓给吓得不轻,而且当时还从天下落下了一块大石头呢!

    可见是老天都不满了,后来才知道,原来是皇帝陛下的意思,皇帝陛下这一次派青郡主前来,也是因为宫里有大人推算出了青郡主的八字所属。

    现在求来了雨,皇帝陛下也是害怕出乱子,伤到青郡主,所以才借了个名头将郡主偷偷地带回到长京了。”

    “这说来也是,百姓人多,说不定就会有什么过激的行动,到时候伤到了郡主可就不好了。”读书人接过掌柜的话头,笑着说道。

    顿时引起了一群人的赞同。

    “不管怎么样,青郡主为我们臻州做出了这么一件大好事就是我们的恩人。”虬髯汉子哈哈大笑,又是一碗酒下了肚。

    “看来以后我也得要多多看书了,以前所认为的事情不一定是真的,这天上可不就是有神明的嘛!”

    一群人说说笑笑的,很快就将话题转到今天的收成上去了。

    韩凌肆却是皱紧了眉头。

    这群人当真是好计谋,不过这样一个蹩脚的借口,就将所有的百姓的嘴都给堵上了。

    蒙卿从他的表情里就看出了他的心里在想什么,摇了摇头,轻声道:“这个借口足够了,她不过是一个弱女子,就算是求来了雨,老百姓也会相信是那个什么八字的说法。

    而不会相信是她自己本身的能力,既然如此,大家的心里她依旧是一个柔弱的郡主,一个郡主,有什么值得让人加害的?这也就给青儿上了一层虚假的保护-伞了。”

    蒙卿分析得十分有道理,韩凌肆心里明白,此时的青儿,一定还在臻州,一定被关在了什么地方。

    因为蒙卿的人已经在端木青求雨的那天开始就密切地注视着这里的一举一动,从那天的混乱之后,并没有任何的动向显示她已经离开。

    而且还有地瓜万千他们,不可能就这样凭空的消失了。

    两个人一路赶过来,虽然极度疲乏,但是面对面前的佳肴,却是一点儿胃口都没有。

    “君昊,不能再这样了,我们今晚找个地方休息,明天我将这里的消息汇总一下,然后好好分析分析青儿可能会在的地方,然后一一排除。”

    “不行,我等不及了,我不知道他到底要对青儿做什么?隐国原本就是一个充满了神秘的地方,谁知道里面有什么所有人都不知道的秘密。

    到时候他们要是对青儿怎么样了该如何是好?”

    韩凌肆眼睛下鸦青一片,看上去便是许久未曾好好休息,但是那一双眼睛却是亮得吓人。

    像是一只死死守着猎物的猎豹。

    “你必虚得去休息!”蒙卿也没有商量的余地,“第一,我的情报全面收集需要时间,第二,若是青儿果真危险,你我都倒下了,怎么奢望能够将人救出来?

    第三,我们不清楚对方的实力,吴素的人到底渗透进去了没有也不知道,我们要的是百分百的精力。

    第四,你现在的情势很微妙,不要轻易打破现有的平衡,尽管现在这个平衡已经快要断裂了。”

    他说得头头是道,条理清晰,让韩凌肆没有办法反驳,想到端木青,最终只能够长长地呼出一口气:“好!”

    实际上,他和端木青遇到过许多许多的危险,没有一次让韩凌肆这么无奈,因为这中间隔了太多的东西。

    太多未知,而且让他怀疑他们无法承受的东西。

    两个人匆匆用了膳,就找了一家不抬起眼的客栈住下了。

    这一觉,就直接睡到了第二天天亮。

    此时已经有不少人聚集到了客栈。

    韩凌肆睡醒直接来了蒙卿的房间,两个人走出屋子的时候已经完全变了样子。

    七绕八拐地才走到一个胡同里。

    仿佛是熟门熟路的,蒙卿就带着韩凌肆走进了一家妓院的后门。

    这看上去的熟门熟路并不是蒙卿来过,韩凌肆知道,那是因为有人留了足够发现的暗号。

    而蒙卿表现出来的熟络和躲躲藏藏,正好让身后的尾巴不再尾随。

    径自走上这家妓院的三楼,有一个清清秀秀的清官迎了上来。

    蒙卿带着面具的脸上露出一个轻薄的笑容,在那清官的脸上摸了一把:“盈盈姑娘呢?!”

    “公子来得可真早,姑娘这会子可还在睡呢!”清官虽然没有开过苞,但是在这风月场所呆惯了,这点场面还是镇得住的,脸上也没有什么异样。

    “没事儿,你们家盈盈姑娘就是在等着公子我呢!带我去就是了。”

    那清官带着盈盈水波的眼睛勾了两个人一眼,蒙卿便十分识时务地塞了一锭银子。

    “两位公子跟奴家来。”清官脸上依旧是盈盈的笑容,招手便带着两个人过去。

    韩凌肆仔细地打量着那清官脸上的表情,悄悄地对蒙卿道:“你的人演技倒是不错,若不是事先知道,我都要被混过了。”

    蒙卿也悄悄地回他:“她不是我的人!”

    这倒是让韩凌肆震惊了,想不到这也是他们的一层伪装,果然是虚中有实,实中有虚。

    谁说自己的这位皇叔是个闲散王爷来着。

    想到他那一身武艺,韩凌肆心底的心思便有些活络起来了。

    一直走到最里间的房间门口,那清官轻轻地扣了扣门:“盈盈姑娘起来了吗?两位公子说是跟你约好的。”

    “早起了,让他们进来吧!”里面女子柔柔的声音传了出来。

    那清官转脸看着他们,忽地拿着帕子掩唇一笑,便仍旧出去了。

    蒙卿和韩凌肆两个人便推门而入。

    一开门就看到屋子里各式各样的人站满了一屋子。

    看到他们进来,所有人齐齐行了一个礼,但是都没有开口。

    想也知道,要是这么多人一起开口,不惊动外面的人才有鬼。

    “这一位,就是昊王韩凌肆了。”蒙卿说着话,便将脸上的面皮给撕了下来。

    韩凌肆如他一般,也露出真是的面容来。

    那屋子里的人看到他原来的面目之后,又行了一礼,没有丝毫的勉强,也没有丝毫的不情愿。

    韩凌肆原本就是武功高手,看到他们行礼的动作,和他们行为习惯就知道他们各人擅长什么。

    不得不说蒙卿留在这里的人,总体布局还是十分有道理的。

    “这些人现在也全是你的人了!”蒙卿突然拍了拍韩凌肆的肩膀,一脸的认真。

    韩凌肆看着他,没有说话,因为从他这位年轻的叔叔眼里,他看到的是期望,这里头的意义,不言而喻。

    “说吧!”蒙卿带着韩凌肆在床边的榻上坐下来然后才开口道,“关于青郡主的事情你们各自都打听得怎么样了?

    可有什么线索,知道她人在哪里吗?”

    韩凌肆冷冷地皱着眉,看着这些人,用以压制他心里的紧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