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青郡主并没有出臻州!”一个穿着寻常锦衣的中年人一脸的严肃,走出来回答道,“从青郡主进入臻州开始,属下便开始派人严密监视整个臻州的边界。

    没有任何人的出境会与青郡主有关!”

    “你能肯定?!”蒙卿脸上没有丝毫的笑容,冷冷地问道。

    “可以!”

    那中年人也回答得一丝不苟,没有半分玩笑的意思。

    “我这些天一直都在臻州城,手底下的人也一直都守在城门口观察,一旦发现可疑的行迹,便立刻追踪,连人家的马车都掀过好几次。

    并没有青郡主出城的回报,所以,青郡主应该还在臻州城里。”一个看上去身子瘦得有些畸形的人男子尖着喉咙报告。

    韩凌肆眼神微微一凛。

    缩骨功,竟然还有人会这样的武功,不是说早就已经失传了吗?皇叔手底下还真是人才济济啊!

    “府衙牢房里都没有!”一个女子花枝招展的,声音柔媚地开口。

    这个大概就是这个房间的主人——盈盈姑娘了。

    “青郡主可能还在明觉寺!”角落里的一个不起眼的年轻人一开口,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你是怎么知道的?”蒙卿连忙问道。

    韩凌肆却有些奇怪,奇怪是对于那个人本身。

    这里其实每一个人都是高手,甚至于那个盈盈姑娘,她看上去身子如柳,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她练得武功就是走柔媚一流的。

    而这个年轻人去额让韩凌肆感觉不到他身上一点儿武功的气息,就好像是一个在寻常不过的人。

    “感觉!”

    果然,他就是回答问题的方式也跟别人不一样。

    蒙卿也皱了皱眉,但是并不像韩凌肆那样怀疑他:“你的感觉准吗?”

    “准!”

    皇叔疯了不成?居然还相信?!

    “你们所有人都跟这查,一定要查清楚!现在目标就锁定在明觉寺!”蒙卿的一句话顿时就决定了他的对那个年轻人的态度。

    其他人都不约而同的看了那角落里的年轻人一眼,可他依旧垂着头,长长的头发掩去了他的容貌。

    不过,其他人看他也只是看了一眼而已,转脸便都没有任何怀疑的接受命令,几乎是一瞬间,所有人便都消失了。

    蒙卿在那个年轻人转身要走的时候,突然叫住了他。

    韩凌肆发现,他和其他人都不一样,其他人都是利用自己的轻功消失,而他却如同一个普通的没有任何武功的人一样走开。

    “阿文!”蒙卿是这么叫他的。

    这个年轻人竟有一个这样秀气的名字。

    但是当韩凌肆看到他的相貌之后,就不觉得这个名字过于秀气了,因为,他本身就长着一张秀气的脸。

    “王爷!”阿文这一次倒是老老实实地开口叫了一句。

    “你说你是感觉到的,还是和以前一样的感觉吗?”

    韩凌肆发现蒙卿对这个阿文的态度跟其他人都有些不一样,好像特别的关照一些。

    “嗯!”轻轻地点了点头,阿文显得有些内向,依旧垂着头。

    “用鼻子?”

    “嗯!”

    韩凌肆听到这里,不由地感到一阵怪异,用鼻子?这是什么意思?又不是属狗的,用鼻子感觉?

    不对!属狗的也不能用鼻子感觉啊!

    “嗯!”蒙卿点了点头,“没事,你去吧!我相信你!”

    原本以为他就要这么离开了,谁知道那个阿文却停了下来:“王爷!”

    蒙卿有些意外地看着他:“怎么了?”

    “其实……”阿文看了一眼韩凌肆,又看了看蒙卿。

    “没事你说!”知道他的顾忌,蒙卿开口道,“昊王是我的侄子,将来我是要将你们都交到他手上的,他值得你们信任。”

    再看了一眼韩凌肆,阿文决定还是老实交代:“其实……其实我感觉到青郡主的时候有些不一样。”

    “不一样?什么意思?”

    “我也不是很清楚,不光是青郡主,还有她身边的两个人,我也感觉不一样,跟所有人都不一样,好像……”

    “好像什么?”看到他在拼命的寻找形容词的样子,蒙卿也感到心急。

    “好像……他们似乎跟我有些关系似的。”阿文说完又看了看蒙卿,自己转了转眼珠子,好像在想这样的形容是不是对的。

    韩凌肆却突然明白了过来:“你是隐国人?!”

    谁知道阿文听到韩凌肆这句话的时候反隐更大,直接就坐到地上去了。

    “你……”

    蒙卿看了一眼韩凌肆,又看向阿文:“阿文,你不是说你什么都不记得了吗?”

    “我不知道!”阿文这一次看向蒙卿的眼神里充满了真诚,“我一直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到这里的,也不知道自己是谁。

    王爷,你应该记得我跟你说过的,我一直都觉得自己不属于这里的,可是却始终都想不起来自己是哪里人。

    可是那天我按照王爷你的吩咐混进了明觉寺的时候,我真的感觉到了青郡主和其他几个人身上熟悉的味道。

    就好像他们跟我是一个地方的人,好像他们身上就带着我熟悉的味道。”

    韩凌肆问道:“那为什么我一说起隐国,你就这么大的反应?”

    “我也不知道,你刚才说起那两个字的时候,我就觉得这里突然间就噗通重重地跳了一下,我一时间没后反应过来,就做到了地上了。”

    阿文说起话来都是慢慢的,好像是刻意放慢了,其实也不是,他原本就是这么说的。

    只是他这种说话方式,让人听着便不由自主地相信了他说的话。

    几乎在他的语气里全是真诚的感觉,让人无法挑出虚伪。

    “你应该是隐国人!”韩凌肆这一次倒是有些相信了,就是因为他眼睛里的那份赤诚。

    这一份赤诚,他在好几个人眼里看到过,无一例外他们都是隐国人。

    “你是怎么知道的?那么青郡主他们也是隐国人了?我们真的是一个地方的人?”阿文突然激动起来,只是尽管如此,他说话也还是有些慢慢的感觉。

    “你说你的感觉?”韩凌肆却将话题转了,“什么样的感觉?是你特殊的能力吗?”

    说到这里,阿文脸就红了,头又一次垂了下去,好像是要面对一件他不愿意面对的事情似的。

    蒙卿拉了拉韩凌肆的衣服,摇了摇头道:“这一点是一直都困扰着阿文的事情。”

    阿文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才对韩凌肆道:“其实我都是用鼻子认人的,你们长什么样子对我来说,很难被记住。

    但是你们身上的气味,我却是一闻就闻得出来,每个人身上的味道其实千差万别,每个人都有每个人身上独特的味道。

    虽然有的人很接近,但是在我的世界里,却还是足够被区分的。

    所以,当日王爷让我去注意青郡主,也是因为我不用在人群中挤来挤去的寻找,我只要用我的鼻子闻一闻就知道她在不在,在多远的地方了。”

    韩凌肆听到这样的话,不由得目瞪口呆,这那里是鼻子灵而已,这简直就是一管神鼻子啊!

    “那你能够闻到多远的距离。”

    “方圆三里。”阿文回答得很精确。

    蒙卿在一旁补充道:“这一点你不用怀疑,因为我曾经跟阿文两个人试验过。”

    “那你肯定青儿在明觉寺里?”韩凌肆简直欣喜若狂,就连身子都跟这有些微微的发抖。

    阿文大概是相信了韩凌肆是他们一起的人,面对他也就没有了刚才那样内向的样子,笑着点了点头:“我这些天一直都装作是香客,感谢青郡主而去上香。”

    “明觉寺不是暂时闭寺了吗?你这样去……”蒙卿有些意外。

    “嗯!自从青郡主在这里祈雨之后,明觉寺就暂行闭寺了,说是要整顿一番。

    但是大家都感念青郡主的大恩大德,还是有很多人自发的过去上香,就在寺门口拜,我也跟着混在里头。

    但是青郡主的味道一直都没有消失,不但是没有消失,而且保持着味道不变,所以,我可以肯定,她一定还在那里面。”

    知道了端木青的所在,韩凌肆心里松了一口气,不管怎么样了,鞥够得到她的消息就是极好的事情。

    下一步就是要将青儿救出来了。

    虽然长京环境复杂,但是不得不说,此时长京其实才是她最好的避风港。

    有着令王和镇西王府两重头衔堆着,谁也不敢公然将她怎么样。

    但是在这外头就不同了,毕竟有一句话说得是,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

    若是谁利用这话将端木青给杀了,只怕除了两句责罚,也不会有什么实际上的损失。

    “好了,阿文,你自己小心点儿,同时继续盯着青郡主的动向,我们先回去了。”

    蒙卿跟阿文说了一声,便带着韩凌肆仍旧回了客栈,还不忘在身上带上一身的胭脂味。

    推开门,看到屋子里有个人的时候,韩凌肆还是被吓了一跳,但是看到来人是谁之后,心里便立刻放松了,既然他在,说明问题应该还不会太严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