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蒙卿跟在韩凌肆后头进房间,看到屋子里紫色衣服重瞳子的男子时明显楞了一下。

    紫衣看上去有些疲惫,但是神态却还是和平日里没有什么差别,优哉游哉地坐在桌子边喝水。

    “他是谁?”这个人在韩凌肆面前这么放肆,一定不是什么普通人。

    而且他的内息极弱,很明显是个极厉害的高手,这样的一号人物,为什么自己的印象里却一点儿都搜不出来呢?

    韩凌肆没有空理会蒙卿,径自走向紫衣:“你怎么在这里?青儿呢?这么久你一点儿消息都没有给我。”

    看到他的急切,紫衣倒也没有托大,脸色终于有些认真起来:“不是我不给你消息,而是给不了你消息,因为我也没有办法渗透进去,而且我的人,也都被控制住了,没有一个能够动的。”

    这个消息让韩凌肆大吃一惊,这自然不是一个好消息,但是,也不代表一点儿收获都没有。

    “你的人……”

    紫衣抬了抬眼皮,重瞳子的眼眸在光线不是很足的房间里,显得有些幽深诡异。

    “这个天下知道我的人,不多,甚至连洛王也不知道,不是么?!”

    他这么一说,顿时让蒙卿心里一紧。

    这人好生狂妄,这样不将别人放在眼里。

    但是他倒也不生气,毕竟有这样的口气,也就说明,他有这样的实力。

    “能够将我的人控制的这样死,也就说明对我太过于了解,”紫衣若有所指地看了看韩凌肆,“看起来,某人是后悔了。”

    韩凌肆唇边露出一丝嗜血的笑意:“现在后悔,未免也太晚了些。”

    “那你探知到什么?”

    韩凌肆坐到太师椅上,懒懒地往后靠着,蒙卿发现,似乎这个人出现了之后,韩凌肆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

    “青儿不会这么容易出事。”

    “我知道!”给自己倒了杯茶,韩凌肆脸上露出意味不明的笑意,“我现在倒是想知道他到底要做什么了。”

    蒙卿犹如在云里雾里,此人究竟是谁,为何让韩凌肆这般态度?而且,似乎他和青儿还很熟,提及她也是用她的昵称。

    “只是有一个问题,你该想办法解决了。”紫衣依旧是那样一副懒洋洋的样子,一点儿也不显着急的样子。

    “什么?”

    “青儿的人都被控制了起来,这对于她来说可是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你不会不管吧?”

    眼神一暗,韩凌肆当然知道那些隐国人对于端木青来说意味着什么。

    “嗯,我知道了,你自己能够想办法将你的人弄出来吗?”一边想着他提到的问题,韩凌肆一边问道。

    “我?”紫衣想了想,倒是十分诚实地摇了摇头,“不能!”

    “你倒是老实!”韩凌肆啼笑皆非,“就不能自信一点儿?”

    “我向来自信,只是我的自信都是建立在我的能力上的,超出了我的能力,我自然就不会盲目自信,不然紫衣怎么会受这么多年来的信任呢!”

    蒙卿听到他这么说,才猛然间想起来:“他……”

    紫衣笑着朝蒙卿抱拳行了个礼,既没有谄媚,也不狂妄:“我就先走了。”

    直到他人都消失了,蒙卿才惊觉问起:“他是……紫衣?!”

    韩凌肆轻轻地点了点头!

    “怎么?”蒙卿想了想才想到怎么组织自己的言语,“影色卫不是东离皇帝最为亲近信任的组织吗?代代相传,除了皇位的继承人,谁都没有资格继承的?你怎么……”

    这一点让蒙卿彻底的震惊了,他想不通,完全的想不通。

    “你别问我,我也想不通,”韩凌肆耸了耸肩,“这是韩渊给我的,我还在西岐的时候,他就将这只组织交给了我。

    谁都不知道,当时我进入无人泽的时候,也是因为有他们才能够骗过所有人,成功的回到了东离。”

    “不对啊!”蒙卿摇了摇头,“皇兄不可能会这么做啊!就算是想要迷惑你,也不可能拿影色卫来迷惑。

    要知道影色卫不光是一种身份的象征,更是一个战斗力超高的工具啊!”

    韩凌肆摇了摇头:“你若是问起你这位三哥的心思,我怎么会知道?我又不是他儿子,再说了,我要是知道,还需要步步为营吗?”

    蒙卿还是不解:“可是影色卫代代相传,从来都只会为皇帝服务的,紫衣他怎么会……怎么会听你的命令?”

    “我说皇叔,你不要这么死板好不好?”韩凌肆一脸的轻松惬意,“这人和人之间不是还有一个缘分的说法嘛!这不就说明我和紫衣之间很有缘分嘛!还有什么值得怀疑的。”

    要说怀疑,蒙卿倒还真是没有。

    光是从刚才的那个男人的眼神,就可以断定,他绝对不是那种言行不一两面三刀的人,只是这韩渊背后的动机委实是让人怀疑。

    “行了行了,皇叔,你就不要再琢磨这一点了,关于紫衣的人品,我可以打包票的,真的,你要相信我。

    现在我愁的是,怎么样把青儿给救出来,现在看来,紫衣都无法接近,这里头的防卫可见一斑了。”

    “他的武功到底有多高?”说到紫衣,蒙卿没有办法不感兴趣,毕竟那是一个皇权象征的组织。

    而刚才的那个人,却又是这个组织的最高头领,叫他如何不感兴趣。

    “跟我差不多吧!可能还要高一点儿,只是他的武功更加偏向于追踪和隐匿。”

    “果然是影色卫的头领,没有这样的本事,也难服众。”

    “你有没有什么想法?”韩凌肆不想继续说关于紫衣的话题,而是转过头,问起关于青儿的事情。

    “这个问题我们要推本溯源,为什么要抓青儿。”

    韩凌肆心里一滞,为什么要抓青儿?!

    “现在看来,有两个可能。

    第一,是因为我,如果是这样,那就好办了,我们将她救出来了也就是了,只要不在私下里,她就没有什么危险。

    第二,因为隐国,这一点就复杂了,势必要牵涉到当年的那场战争,然后才是原因,为什么要抓青儿,他的目的是隐国,那么又是为了隐国的什么。”

    韩凌肆心里担忧甚重,但还是强迫自己冷静地分析出各种可能。

    “实际上,我觉得第二种可能性更大一些,”蒙卿也同样从方才的紫衣身上回过神,“不,是大很多。

    因为这一次青儿来臻州原本就是动用了他们隐国特有的异能来做到的,而且这一次出事的不是只有青儿一个人,还有她身边的那些隐国人。”

    “他到底要做什么?”韩凌肆皱紧了眉头,“而且,我还感觉到,现在的韩渊似乎变得很不一样了,就像是你上次所说的那样。”

    “且等一等,等阿文的消息,看看能不能更加准确地确定青儿就在明觉寺。”

    “嗯!而且……我觉得我们是时候动一动了。”韩凌肆蓦然间扯出一丝冷笑。

    “你要做什么?!”蒙卿似乎突然间想到了什么,立刻反问道,“不可以乱来。”

    “你且看着,说不定就会有好戏呢!”

    虽然不知道他具体要做什么,但是蒙卿觉得韩凌肆一定是在心里计划了一场大戏,而这场大戏将会涉及到方方面面的权势斗争。

    “君昊……”

    他思索间,韩凌肆已经走到了书桌边开始安排计划了。

    “皇叔你不用担心,这个长京,甚至于这个东离都安静了太久了,是时候动一动,也让大家都醒醒神,不然一个两个的都睡着了。”

    看到他奋笔疾书写的东西,虽然心里有些不认同,但是他方才说的话也没有错。

    他回到东离已经三年了,是时候试飞一次了,不然真让人以为这个大皇子回来也只是扑腾扑腾小花小浪的。

    “你确定你能够控制那边?”蒙卿显然已经是赞同了他的说法。

    “控制?”韩凌肆抬了抬眉毛,唇边扯开一丝冰冷的笑,“利合而聚,为了利益,他们自然会全力,何用我来控制,若是真要我死死控制,那我岂不是落了下乘?不妥当啊!”

    “行了,你小子!”

    蒙卿看着他的侧脸,像极了当年的那个人,而当年那人也会这么称呼自己“你小子!”

    大哥,你会放心的,你被人夺走的东西,我一定会帮你夺回来,我会让你的儿子站在需要他仰望的高度上。

    而这个时候的端木青被关在那个地牢里面已经一整天了,一整天处在这样黑暗的地方,一丝光线也没有,她却一点儿声都没有出。

    她知道这是一种考验,对方就是要她崩溃,让她答应。

    她知道答应的后果是什么,所以无论如何她都要忍着。

    肚子早就饿空了,在这个没有任何光线,没有任何动静真空一般的地方,就连心脏跳动的声音都分外的明显。

    端木青突然想起夜魂跟她说过的话来。

    她要与她的身体更多的接触,更多的熟悉才是。

    干脆闭上眼睛,盘起双腿,静静地感受空气中自己身体的呼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