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黑暗中,端木青可以清晰地感受到身体每一处的动静。

    其实每一个人的身体都不是机械的由大脑支配,身体的每一个部位都有着他们自身的系统,在这个系统里分工合作。

    独立的,自主的。

    她感觉身体在与这个世界交流,皮肤的呼吸,血液的流动……

    眼睛皮层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微微地颤抖着。

    当她感觉到这一点的时候,就觉得自己身体里被夜魂唤醒的那颗种子又开始生长,开始分出一个分枝来。

    按照夜魂教她的方式,集中所有的注意力,让自己的意念跟随者成长的脉络,跟随者呼吸的韵律,催生着那一支新长出来的幼嫩枝条。

    许久,许久,知道感觉那枝条开始舒展,开始自主地生长,端木青才睁开眼睛。

    但是眼前的景象让她惊呆了。

    因为,她突然发现,这个空间不再是黑暗的,每一处她都可以看得清清楚楚。

    这里是一个规则的房型空间,没有杂物,也并不潮湿,大概三尺见方的样子。

    伸手摸了摸一边的墙壁,有些湿湿的。

    联想到自己落下来的过程,端木青冷哼了一声,这里应该是地下的第二层了,这个工程还真是够大的。

    看来自己是挖掘出了新的异能了,能够黑夜视物。

    古人说,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

    果然是正确的,若非因为自己呆在这样黑暗的地方,又怎么会迫使自己静下心来好好发掘呢?

    正这么想着的时候,头顶上的地板微微动了动。

    原本想要找个地方躲起来,但是一想,这个地方就这么大,上头的人将地板移开光线透进来,什么东西都是一览无遗的。

    躲也无益。

    “你想好了吗?”还是昨天那个带着些妖气的声音。

    “想什么?”端木青冷冷地问道。

    “我昨天跟你说的那个!”

    端木青沉默了一会儿才道:“我不想和你说,因为我不大相信你昨天说过的话你是真的能够办得到,你让你的上司过来。”

    “什么上司?”那带着妖气的声音微微一愣。

    “你不要跟我说这件事情原本就是你策划的,我是不会相信的,你让你的上司来跟我说话,我想跟他好好谈谈!”

    “你……我告诉你,我就是要跟你谈判的人,昨天我说的话,我也全部都可以办得到,没有什么上司不上司的。”

    “我不信!”端木青淡淡地扔过去三个字,“你看起来不像是有主导权的人,叫我怎么信你?”

    “你……”

    很显然,端木青的这句话将上头那个人给气到了,竟然直接将地板又重新给合上了,一副不会再打开的样子。

    端木青也没有想到竟然会是这样的结果,原本以为能够会一会昨天隐隐听到的那个人,谁知道这个人竟然这样的任性!

    韩渊或者周虞,竟然真的会派出这样一个人来?

    端木青有些凌乱了,跟聪明冷静的人打交道,她从来不会觉得自己会应付不来。

    但是这个性格有些奇怪的人……

    她实在是不敢保证。

    再一次陷入黑暗,端木青干脆再一次打坐。

    说不定就可以让她发掘出身体里的某种潜在的异能也说不定。

    大概过了两个时辰,也不知道外面是什么时候,上头总算是好心的送了点儿吃的进来。

    但是那个人没有在露面,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一直这么过了三天,每一天都是晚上的时候,才有人送点儿吃的过来,然后那个人根本就没有再出现过。

    虽然已经不似最开始那般害怕,但是想到夜魂他们,心里还是有些紧张的,这些人总不会对他们如何吧!

    “喂!”在吃过第三顿饭之后,端木青终于忍不住了,喊了一句,“来个人啊!”

    上头似乎有什么动静,但是不明显,不过过了一会儿之后,地板再一次打开了:“你想说什么?”

    上头的声音没有变,依旧让人听着感觉很不舒服。

    “你不是要跟我谈条件吗?其实也并不是真的完全不能接受,说不定我想着想着,就愿意了,但是有一点……你们让我很不满意。”

    听她这意思,像是要答应了,那人喜得无可不可:“你说你说!你要什么。”

    “我们都还没有谈什么,你就把我的人都给关了起来,这一点诚意太不足了吧!我要见到我的人,看到他们健健康康平平安安的,我才能好好想想跟你合作的事情。”

    “这……”

    “你等等!”最后,那人扔下这么三个字就跑掉了。

    地板再一次关上了,端木青不由的皱眉:“等等?等什么?!”

    然而她不知道的是,在她这个安宁的地牢外面,其实已经是天翻地覆了。

    整个明觉寺灯火通明,所有的僧人都从床上爬了起来。

    还有些小和尚脸上一脸的茫然,眼睛惺忪地问自己的师父:“发生什么事情了?为什么要将我们都叫起来啊!”

    但是他们的师父这个时候都没有空理会自己的小徒弟的不知世事了。

    所有人聚集到了明觉寺的广场上,而武僧们都已经那好了达摩棍,一副全力迎战的架势。

    方丈大师,从众人后面走上前来,吩咐大门口的弟子打开大门。

    “方丈,不可以啊!外面那群人来势汹汹,不是什么好人啊!”守门的弟子满脸惊慌,颤抖着提醒方丈。

    “开门!”方丈却丝毫都没有理会他的建议,只是声若洪钟地吩咐。

    “方丈!”

    “明觉寺立寺三百年,什么时候这样缩头缩尾过?敢在我们这里动土,我倒是要看看到底谁有这个胆子!”

    说完之后,再一次怒吼道:“开门!”

    这一次寺里的僧人们都有了些底气,毕竟方丈大师还是这么的有气势,其他人为何要怕。

    要知道他们明觉寺可是这整个西北地区最大的寺院了,只怕就可以跟长京的国寺相提并论了。

    守门的弟子深呼吸一口气,终于两个人缓缓地将门打开。

    若说门外是灯火通明的话,那门外就可以说是亮如白昼了。

    上千人骑在马上举着火把,挤挤挨挨地停在寺庙的门前。

    “明觉寺暗藏叛逆,是东离的叛徒,拿下!”当头那个人一看到开门,直接就怒吼了一声。

    方丈还来不及看到那人长什么样子,就兜头兜脸地被这么一句话砸中。

    然后一直带着强劲气势的弩-箭就射向了方丈的胸口,这一箭来势汹汹,且夹杂这内力,实在是来的措手不及。

    但是这方丈担任这么一个大寺庙的头领,身手也非等闲,不过一个翻身,就轻轻松松地躲过了一箭。

    只是他身形才落,背后却突然一箭袭至,透胸而过。

    方丈睁大了眼睛,显得难以置信,他竟然就这样被人杀了?!

    答案是肯定的,甚至于没有力气转过身去看看究竟是谁这么利落地射出了一箭,便嘭地一声倒地了。

    “方丈!”

    看到明觉寺最厉害的方丈死了,寺里的和尚们说不出是震惊还是悲伤,一个个瞪圆了眼睛,看着地上已经成为了尸体的领头人。

    “明觉寺是叛逆藏身之地,进攻!”冷冷的发号着施令,成千上万的带着火焰的箭镞便如雨般射向明觉寺。

    这个时候,寺里的人才发现,原来这么大的寺院已经被包围了。

    每一个从别的地方期望逃出去的和尚都被逮了个正着。

    韩凌肆站在不远处的一颗树的枝桠上,唇边露出一丝冷笑,不看看你的对手是谁,就胡乱的投靠,这是最没有脑子的行为!

    想到自己的最心爱的人,还在这里面,他眼睛里的阴冷就更盛了。

    这不是一场屠戮,虽然将这里屠杀干净也不是什么不能做的事情,但是,他不想。

    因为他知道,若是青儿知晓了,肯定会不开心。

    青儿,她只会杀该杀的人。

    对于这一支突如其来的军队,整个明觉寺彻底乱了,没有人能够逃得了,只有两个选择,要么受俘,要么死!

    只是没有想到这个一向以第二国寺号称的寺庙里,住的大多还是会怕死的弟子。

    更让人匪夷所思的是,在这个深深庭院的寺庙里,居然还住了不少花枝招展的女子。

    一个两个的,脸上都带着恐惧的神色。

    “就在这里面审吧!”从树上轻轻落下,韩凌肆看着面前脸色平常的男人,语气倒是少见的好。

    “昊王好计谋。”男子淡淡道,然后才吩咐另一支军队,“好好搜搜,看看有没有什么地道密室之类。”

    副将举着火把走近,跳跃的火光下,那张脸赫然就是曾经带着两匹狼惊吓到了端木青的楚问天。

    “这一次多亏了楚将军,不然,君昊也不知道怎么样才能够将这批叛逆拿下来。”

    韩凌肆对于楚问天不像其他人那般冷颜,反倒有一丝做晚辈的自觉。

    “昊王客气了,为民除害,为国分忧,原本就是我们身为臣子不可推卸的责任,问天感谢昊王的信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