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若是有人路过这里,肯定会认为这是怎么样一副忠义的场面。

    只有两个人自己心里清楚方才说得这些话里头究竟是什么意思。

    整个明觉寺的院子里跪满了僧人。

    “说,明觉寺是不是暗藏了叛逆?”上头的副官一脸凶相,叫人看着就先带了怯意。

    下头跪在最前头的是这个明觉寺的监寺和尚,是除了方丈之外地位最高的人,这个时候方丈死了也就意味着这里就是他最大了。

    “你们这群人究竟是什么来头,我们明觉寺百年传承的大寺,岂容你们这样污蔑?!你们这是污蔑!就算是再说一百遍,我们还是……”

    话还没有说完,他就已经失去了开口的机会了。

    “你来说!”副官伸出手指,径自指向跪在那监寺后面的一个老和尚。

    师兄的血就溅在了自己的袈裟上,那老和尚早就吓的不行了,看到上面的人已经叫到了自己的头上,想躲是躲不过了。

    “我说我说!其实……其实这都是方丈大师监寺师兄他们的作为,都是他们,他们勾结叛逆,是他们!”

    说到最后,那老和尚也不知道是在让上头的人相信,还是在让自己相信,不停的重复着。

    “是吗?你可有证据?这说话可是要讲究真凭实据的,你要是没有证据,我可是会怀疑的。”

    这……这是什么话,你不是要我说,他们是叛逆吗?我说了,你要我拿证据,我到哪里去拿证据啊?!

    老和尚心里苦不堪言,但是看到死在自己前头的师兄,还是硬着头皮上:“应该会有证据,应该就在方丈大师或者师兄的房间里。”

    “哦?”上头那位副官挑了挑浓黑的眉毛,连带脸上的一道刀疤也跟着动了动,看着便让人觉得恐惧。

    “我……不不不,小人,小人曾经看到过方丈大师和师兄和一些奇怪的人暗地里来往,但是我的身份不够让我多问,所以……

    所以,我也一直不敢确定,大概,大概是真的吧!”

    “这个大概,叫我怎么判定啊!总不能让我说是你猜测的吧!你担得起这个责任吗?”副官一脸的轻松加愉快问道。

    下头的那个老和尚可是吓得都快要尿裤子了,突然灵机一动,指了指那边跪着的一群女子:“她们,她们肯定知道,她们跟方丈大师和监寺师兄那么熟,一定知道。”

    那边莫名其妙被牵扯上的女人们顿时吓得尖叫起来。

    “我说你们这群和尚倒是过得滋润啊!我们在边境守着的弟兄们都多少年没有见过婆娘了,你们当个和尚,还能金屋藏娇啊!”

    说得这老和尚脸上一阵红一阵白,这件事情其实最为隐秘了,只有自己本寺有地位的和尚才知道这一点,也就只有有地位的和尚才能够享受到这一点。

    这一群女人平日里都养在隐秘的后院里,平日里也不会允许闲杂人等进去,所以一直都没有人知道。

    却没有想到今天会被翻出来,光是这一点,就注定了明觉寺要在今天翻船。

    “看来这一群寺院里的小娘子们倒是可以为我们解解惑了?”上头人说的话好像带着戏谑,可是语气却森冷得吓人。

    光是听着就觉得可怖,方才死的人可是都在她们眼前的。

    “军爷,我们都是良家女子啊!都是被掳到这里来的,我们也不愿意的,军爷明察啊!还请军爷为我们做主,救我们出这牢坑啊!”

    那群女人当中似乎有一个特别一些的女子突然开口哭诉起来。

    她这么一说,顿时提醒了其他的女子,这倒是一个好方法,说不定就凭借着这一点就免了连坐,也是有可能的。

    顿时,整个明觉寺的前院里,一群女子的哭声,吵吵嚷嚷的。

    上头坐着的副将皱了皱眉头,眼睛里闪过一丝厌恶。

    说什么被强行掳过来的,可是那一张张脸蛋上涂红抹绿的,也是被强迫的?一个个衣着鲜艳,花枝招展的,也是被强迫的?

    这种女人,看着就让人恶心。

    但是现在倒是有个好用处,既然她们找好了这个借口,倒不如就索性顺着一回了,反正原本就已经是注定了的罪名了,加上一桩好像也还不错。

    “既然如此,我们为你们做主就是,但是你们得先找到他们勾结叛逆的罪证。”

    副官看情况差不多了,冷冷道。

    这让这些拼了命在演戏的女人们傻眼了,这让她们去哪儿找啊!

    “你!”副官指了指方才的那个老和尚,“带着她们一起,去你们的方丈和监寺房间里翻一翻,他们住的地方你们熟悉,也可以为我们节省劳动力。”

    说完就让他们押着过去了。

    韩凌肆看着他们处理的样子,不由调笑道:“将军手底下的人倒是挺会办事的啊!”

    臻州地靠西北,虽然楚家军大部分都是在边关巡防,但是自从镇西王的封疆面积扩大之后,离洛公主就上了一道折子。

    说是楚家军是韩渊自己的军队,而姬辰风的军队到底是一个异性王的,就怕他什么时候有异心,请韩渊同意让楚家军连带着姬辰风的疆域一同防御。

    说得好听是跟镇西王帮忙,其实是起到一个监事的作用。

    对于自己的姐姐离洛公主,韩渊总是尽量满足,更何况她提的这个意见也是为了整个东离好,至少表面上是这样的。

    所以,他就立刻同意了姐姐的意见。

    据说后来周虞当着皇帝的面打翻了茶盅子,不过到底没有闹出事情来。

    而这臻州并不属于姬辰风的领属,但是却在他领属的边境上,这就让楚家军有了名头靠近了。

    “这个明觉寺原本就不是什么好地方,我手底下的人早就看不惯了,仗着先帝临幸了两回,就摆着架子,里头有多少肮脏事,但凡是个有眼睛的就看得出来。

    这一次大家也都是牟足了劲儿往里头整的,你且看着好了。”

    韩凌肆笑着摇头:“楚将军的人做事,难道君昊还会有什么不放心的吗?”

    楚问天早就听到嫂子说过这个年轻的王爷,也说过他将来的作为将是不可限量的。

    当然最重要的就是,兄长的仇,大概也是要系在这个人身上的了。

    现在看来,果然如此,他只身一人前来这个地方,敢这样大张旗鼓的出现,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光这份胆量,就不是一般人能够比的。

    其次是他看人的眼光,分明就是算好了,楚家军打算开始动手,在东离的政治舞台上露脸了,所以才会找到他们合作。

    算死了他们姓楚的这一次一定会全力以赴。

    “报告将军!没有发现青郡主他们的踪迹,但是后院的禅房有古怪。”

    一个看上去像是个小指挥的士兵走上前来,没有任何情绪的禀报。

    韩凌肆脸色陡然间就沉了下去,不可能!

    “带我们去!”

    冷冷地吐出四个字,那指挥使看了一眼自己的将军,发现将军脸没有表情,便遵命在前头领路。

    不得不说这个明觉寺还真是够大,光是这样走到后面的禅房去,都需要不短的时间。

    此时的寺院里已经没有人了,到处都是一片狼藉,全是因为方才的一轮攻击造成的。

    韩凌肆推开门,视线落在了地板上。

    果然,蒙卿是对的,这一次针对的是青儿的身份。

    地板他是见过的,在石姬岭,遇到地瓜的时候,当时地瓜就是被困在了断崖上,那里的墙壁和地板就是这样的构造。

    很显然,这样的地板也是为了防备地瓜。

    “这里的每一间都是这样的。”指挥使老老实实地禀报。

    “一共有多少间?都检查过了吗?”韩凌肆蹲下身子敲了敲地板。

    但是这里的地板构造特殊,这样的敲击根本就听不出什么不同。

    “全都检查过了,都是一样的地板。”

    韩凌肆抽出自己一直佩戴在身上的傲云剑,猛地便刺入自己的脚下。

    虽然这里的地板是用钢水浇筑的花岗岩做成的,但是在韩凌肆倾注了内力的剑锋之下,也还是要乖乖地让路。

    “实心的!”看了一下他的剑势,楚问天下了结论。

    想到青儿曾经被关在这里过,韩凌肆心里就感到一阵懊恼,青儿,你到底在哪里?他们又把你送到哪里去了?!

    这个时候的长京,显得极为安静,安静得简直有些不正常。

    对于皇帝陛下这么长时间的不早朝,文武百官却是一个上谏的都没有。

    这原本就是一件十分不平常的事情。

    而且更加不平常的是,每天上奏的折子还是那么多,一一堆在周虞的案头,好像考验着她的耐心一般。

    但是这些折子的内容实在是让人哭笑不得,最多的就是那些谏官的折子,那一位官员在街上说了哪一句不该说的话,都会上一道折子呈上来。

    除了增加周虞的工作量,没有任何的实际意义。

    “娘娘!”一个身穿黑色劲装的男子悄无声息地落在了养心殿的大殿里。

    “有消息了?如何?”放下笔,周虞的眼睛里清明一片,丝毫没有因为批复大量的奏折而该有的疲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