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他们行动了!”黑衣人脸上没有表情,就像是一个机器般机械地回复。

    “动了楚家的人?”

    “是!”

    听到他的回答,周虞脸上没有一点儿意外的神色,好像都是在意料之中的。

    但是她没有马上开口说什么,而是沉默好一会儿,静静地看着养心殿的大门,不知道在想什么。

    “有查到具体的内容吗?”

    “没有,这一次防备好像特别的紧,而且情势十分混乱,到目前为止,关心着这件事情的,似乎已经超过了五股势力。”

    这倒是让周虞有一些意外,许久才露出一丝笑容:“这倒是让本宫好奇了,想不到一个端木青,竟然将这东离的天都给翻了。

    本宫倒是想要看看,东离在这么多年的平静之下,究竟藏了多少的小鱼小虾。”

    “那娘娘的意思是……”

    主子的这话,黑衣人不是十分明白,到底是打算出手还是不出手,要是要出手的话,又是要帮哪一边。

    这几天娘娘下达的命令,似乎和一直以来所遵循的都不大一样啊!

    “帮他们一把吧!”周虞一直没有什么表情的脸上第一次出现一个极为冰冷的笑意。

    这让她一直都是一张公式化笑容的脸上,多了一些活人该有的气息,丝毫都不影响她的美。

    “娘娘说得是……”

    但是她这么说了,下面的人却并不明白自己的主子说得帮他们,他们是指谁。

    “既然水都搅混了,不妨再浑一点儿,也许假太平久了,就让有的人迷失了自己,是时候当头棒喝,打醒了。”

    这话说得似乎跟他方才请示的没有什么关系,但是,跟着主子这么久又怎么会连这个都听不出来?

    “是!属下告退!”黑衣人匆匆一声,然后便又消失不见了。

    站在门口值班的小太监隐隐地似乎看到有什么东西在自己眼前飘过,揉了揉眼睛,却发现原来只是错觉。

    太阳太大了,看久了就容易眼花。

    将笔重新拿起来,周虞在有一份没有什么内容的奏折上挑出一个错字,用红笔圈起来。

    今天的奏折水平越发的低了,这些人想要用奏折淹没自己,也该好好写字才是,错字都有的奏折,是怕假得不够明显吗?

    难得的露出会心的笑容,周虞仿若没有进行过方才的对话一般,接着埋首于案上。

    端木青想不到原本是在等着人的答案的,结果等来的却是突如其来的转移,这一次的转移和上一次完全不同。

    上一次她并没有被蒙住眼睛或者是堵住耳朵,但是这一次,她是直接被迷晕了。

    等到她醒过来的时候,人就已经在一辆宽大的马车上了。

    马车里有一个看上去大概十几岁的少女,正在小心翼翼地熬着什么东西。

    “这是哪里?!”

    端木青陡然出声,那少女却并没有回头,仍旧一丝不苟地照料着炉子。

    许久之后她才回过头,看到端木青睁着眼睛的似乎吓了一跳,但是惊吓过后便是淡淡的一笑。

    眼睛里并没有什么害怕的样子。

    “我们这是去哪儿?”对于这样一个陌生的少女,端木青没有办法将她视作敌人,所以语气也就显得相对温和了。

    谁知道少女听了她的话之后,脸上露出一丝疑惑,然后反映了一下,才笑着摆了摆手。

    端木青有些奇怪,打量了她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她刚才的停顿似乎是在思考自己的唇形。

    “你听不见?”这一次端木青说得很慢,几乎都是一个字一个字的说的。

    少女浅笑着点了点头。

    她看上去听清秀的样子,但是,却很明显,是个聋哑人,既听不到,也不会说。

    看来也是别指望能够从她的嘴里得到什么了,端木青试着去推开窗户,才发现窗户是封死了的。

    看了一眼那少女,端木青试着从前面出去。

    那少女却突然伸出手来,手里是一根极为普通的竹竿,但是伸过来的时候,带着强劲的风声,想也知道,这少女武功并不弱。

    想到这里,端木青不由懊恼,如今她身边一个人都没有,就算是一个武功再弱的人,也能够轻而易举地制服她,让她无法动弹。

    看了一眼那少女,只好气馁地仍旧坐回了位子上。

    少女将竹竿收起来,对她淡淡一笑,那笑容里似乎还带着些歉意。

    顿时就让端木青没有了脾气。

    她也是受人的差遣,何况还是个聋哑人,何必跟她计较?

    想到这里,端木青叹了口气:“只是又不知道这是该往哪里去了,也不知道夜魂他们怎么样了。”

    想到夜魂,就想到她的身子,若是这群人再折腾一下,可就真的不知道她能不能撑得住了。

    陡然间,马车颠簸了一下,然后就停了,端木青眉头一皱,就要出去,却仍旧被少女拦下了。

    然后便听到交谈声,这交谈自然不是什么寒暄客套,只是隔着厚重的车帘,离马车所在的地方又有一定的距离,所以端木青始终都听不清外面在说什么。

    “外面出什么事情了?”端木青不比她,心里的着急不言而喻,毕竟这一次的事情,是针对着隐国而来的。

    少女脸上还是那样的笑容,轻轻地摇了摇头。

    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端木青发现方才的交谈停止了,然后就是打斗声,尽管看不到外面的情形,但是那打斗的激烈程度还是听得到的。

    “我看一眼?!”端木青眼神里带着恳求,她就怕有人不知底细前来营救。

    此刻她其实并没有什么危险,但是若是有别人来救的话,可就难说了,因为这群人的能力到底如何,她也不得而知。

    少女还是一样浅笑着摇头,看上去特别的无害。

    端木青索性就撒起了娇,上千勾住她的手臂:“好不好,我就出去一下,不,我就看一眼,我保证不下车!好不好。”

    看到端木青这样子,少女脸上有些无奈,但是摇头的动作却并未因此而动摇,始终那样坚定的否定。

    “我求你了,求求你好不好?!”端木青接着撒娇,接着祈求。

    若是叫熟悉的人看到这一幕,一定不会相信这个真的是她。

    大概是被她揉得不好意思,少女轻轻地将端木青推开,仍旧浅笑着摇头。

    然而,她却像是犟上了一样,一被扒开,又继续扒上去。

    少女接着将她撇开,端木青接着扒上去,也像是一种交手。

    突然间,那少女瞳孔默然放大,然后便闭上了眼睛软软地倒了下去。

    将指尖一根极细极细的银针收回到袖子里,端木青才轻轻道:“别怪我,你睡一会儿就会醒过来的,对身体无碍。”

    说完就偷偷地掀开车帘子的一角,发现外面多了一些黑衣人,一个个的都穿着劲装,蒙着面颊,看上去就叫人觉得神秘。

    端木青皱了皱眉,这样蒙着脸,也没有个人领头,到底是谁的人也不知道,叫她也不敢贸然的出现。

    更何况此时双方都打得火热,谁都没有空抽出手来。

    想来这边的人也是算准了车厢里的少女足够困住自己,所以才会这么放心的投入打斗当中。

    还好自己身上的衣服依旧是深青色,不是那么容易被发现。

    一边注意着形势,端木青一边小心的从马车上溜下来,却是往车厢底下钻了过去。

    小心地趴在车厢下,眼睛小心翼翼不敢放松地看着那边的战局,确定没有人注意到自己,才从车厢后头小心翼翼地退了出去。

    这个地方并不是什么官道,只是一条山间小路,而且多石头,溜出马车厢底,端木青立刻闪身躲到了一块大石头后头。

    然后一点点挪动自己的位置,才算是躲到了一方灌木丛里。

    确定自己躲在这里不容易被发现之后,才算是稍微安了安心。

    躲在这里,要观察那边的人,倒也清楚。

    端木青极目远视,从那群突然出现的人身上看来,似乎并没有什么熟悉的地方。

    若是现在有人来救她,那就只有可能是韩凌肆他们,百媚这个时候应该不会得到消息,他们应该还在令王府。

    韩凌肆早就在东离境内遍布眼线,应该已经知道了。

    可是,这些人应该不是他的。

    原因很简单,按照韩凌肆的性格,要是知道她可能会在这里,就会亲自出手。

    不但是亲自出手,而且会直接扑向马车,而不是抱着求稳的心态要将其他人解决掉。

    毕竟这些人都不是他的对手。

    那会是谁呢?端木青想了一会儿,想不通这一点,还是决定先逃走再说。

    不然若是双方当中有任何一个人发现了自己,今天的逃跑就算是白搭了。

    看了一眼自己身后的山,要说这个时候也只能够躲到山里面去了。

    依旧如刚才那样后退,眼看着就要退进林子里了,突然一个人大声嚷嚷了起来:“喂喂喂!你干嘛呢!”

    差一点儿将端木青的魂儿都给吓掉了,一转身就看到一个男人躺在地上,而她的脚正好踩在他的手指头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