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你踩够了没有?!”男人脸色黑炭似的,看着端木青的眼神就像是在看着一个脑子有问题的人一样。

    可是这个时候端木青去没有心思理会他的无礼了,他说话的声音可不小,也不知道有没有被人发觉。

    看了一眼那边还在打架的双方,确定没有被人注意到,才急忙蹲下身子捂住那人的嘴,低声道:“实在是抱歉了,但是我是逃出来的,要是被发现了,可就不好了。”

    那人躺在地上被端木青捂着嘴巴一脸的无辜,拼命摇了摇头,才算是让她放心了。

    松开他的嘴,端木青有些不好意思:“谢谢啊!方才不小心踩到你,我道歉,但是现在我急着离开,此地不能久留。”

    说完端木青就往深山里跑,之所以觉得眼前的这个人不会是他们当中的一员,实在是太简单了。

    因为这个男子虽然相貌不烦,但是身上所穿的衣服却是极为普通的,若是经常打斗的人穿这样的衣服,定然会碍手碍脚。

    而且他的腰间还别了一把柴刀,很显然是在这山上砍树的樵夫,不知道算是幸运还是不幸,就遇到了这么一茬。

    “你……这样能跑得掉?”那男子依旧躺在地上,但是却用一只手支起了脑袋,似笑非笑地看着端木青。

    端木青这才发觉起不对劲来,这个人若是真的只是一个樵夫的话,睡在这里也确实是很正常。

    但是若是醒过来,发现那边正在斗殴,而且都是一群身手不凡的人,还能够这样自在地躺着,可就不正常了。

    “你……”

    “那边已经快要分出胜负了,很显然要赢的那一方可不是什么简单的江湖门派,到时候想要找你,只怕是把这一片山烧了也不是不可能。”

    男子支着脑袋懒洋洋地看着她,就是说话的语气也显得非常的漫不经心。

    端木青心里却是震惊的,这个普普通通的樵夫能够单凭自己的耳朵听得出外面的战况,而且还知道那里头有一伙人的地位不凡,这正常吗?

    想到这里,端木青的眼神顿时警惕起来:“你是谁?”

    “我?”男子指了指自己的鼻子,“你好奇怪,我躺在这里好好的睡着觉,你跑过俩踩了我一脚,结果还问我我是谁,不是应该我问你吗?”

    端木青没有回答,依旧盯着他的脸,像是想要从他的脸上看出什么端倪来。

    发现她不说话,男子也不恼怒,反而笑着摇了摇头,然后又仍旧躺下去了。

    “你不相信我,我倒也懒得说了,到时候你被人抓走的时候,我看到了,你别向我求助啊!我只是个普通人,外面的那群人我没有一个惹得起的。”

    端木青内心里挣扎了好一会儿,陡然间朝他做了一个揖:“还请先生指点!”

    “噗……”男子突然笑出了声,大概是被端木青的称呼给逗乐的,“我还是第一次被人称为先生呢!你们这些人呐!”

    说完了话,才懒洋洋的从地上起身,然后看了一眼那边的情况,指了指通往深山的一条路:“走吧!”

    “去哪儿?”

    方才他不是还说不能往山里去吗?怎么这会儿又让她往里面走了。

    很显然,男子也看出了端木青的疑惑,但是他丝毫解释的打算都没有,穿过端木青直接往里面走了。

    然后很惬意地丢过来一句话:“信得过我呢!你就跟着我往里面走,要是信不过呢!你就按照自己的想法走。”

    说完话还哼起了小曲儿,只是那曲子十分陌生,不像是东离的曲子,也不像是西岐的。

    莫名的端木青听着便觉得有些心安,脚步就不由自主地跟着他走了。

    走出了大概百丈远,就到了一个山壁前,十分低小的山壁,好像是谁在这里将这一面的山挖开了一块似的。

    男子站在那裸露的山石墙边,朝端木青挑了挑眉:“相不相信我?敢不敢跟着我接着走?”

    这言语倒像是一种挑衅了,端木青深吸一口气,回头肯定是再一次被抓走,而跟着他,或许还有生路。

    当然,如果这个人本来就是计划好了要谋害她的话,那就另说了。

    但是人生中原本就充满了选择,在必须要做选择的时候,端木青不会迟疑。

    “走!”

    一个字说出来,那男子就笑了:“好嘞!”

    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办到的,莫名的山壁上就移开了一块石头,露出一个半人宽的洞口来,饶是端木青也有些震惊。

    因为他没有动什么机关,更何况这是一座天然的山,怎么可能会有什么机关,又会有什么人会在这个地方设下机括?

    “进来吧!”男子歪了歪脑袋,当先走了进去。

    深呼吸一口气,端木青决定相信自己的直觉一次。

    跟着他才走进山洞,蓦然间这里头便漆黑一片了,方才那个进来的山洞已然没有了踪影。

    “这……”

    这个现象有点儿诡异,就好像莫名其妙的,人就到了一个山体的中间,跟穿墙术都有些不同。

    在明觉寺的地牢里,端木青就已经发掘出了自己身体的黑夜视物的异能,所以,当这里默然变得漆黑的时候,那异能便自动发挥了出来。

    这个空间里的所有东西,在端木青的眼睛里都是一清二楚。

    这里头,其实可以称得上是山洞,而且是一个不平整的山洞,里头的石头棱角分明,带着些锐利的感觉。

    山洞就只有一人多一点高,且宽度也差不多就够一个人通过。

    将四周打量了一下,还是忍不住走到方才进来的地方,仔细的观察了一下,确定没有什么接口,好像原本就是连在一起的。

    这样的本事,不知道天底下有几个能工巧匠能够做得到。

    端木青看完之后,才转过身,然后就看到那男子满脸惊讶的看着她。

    然而当端木青的视线和他完全对上的时候,他的惊讶才到了极致。

    只是再到了极致的惊讶,也只是在一瞬间,然后他便移开了目光,也不问端木青如何能够看得清这里头的东西。

    “跟我走吧!”说完话,就自己往深处去了。

    这一路端木青倒是真的要感谢在明觉寺的地牢里,自己将黑夜视物的异能给发掘了出来,不然这一路只怕不撞破脑袋也会被刮掉一层皮。

    一路都是十分狭窄的通道,脚下的路也十分的不平整,不时便有尖锐的石头扎在脚底。

    使得端木青走路的时候必须得要小心翼翼,倒是前面那个男的,对这里无比的熟悉,好像每一块石头长在哪里,是什么形状,他都清清楚楚似的。

    只差没有一路蹦蹦跳跳的前行了。

    “你走快点儿啊!”过了不一会儿,他就要站在不远的地方等她过来,然后开口说上这么一句。

    好在端木青的脾气一向好,而他显然也不是真心的在催她,所以,对于这样的话,她只当做没有听到就是了。

    脚下也还是小心翼翼的前行,仍旧用着蜗牛般的速度行走着。

    虽然不知道外面到底怎么样了,但是到了这个山洞里以后,端木青就能够肯定,他们是肯定找不到这里来的,这么隐秘的地方要找过来,除非是有人告知。

    这一条路似乎特别的长,只是身处在这样与外界没有任何接触的地方,容易让人失去时间观念,所以端木青也不清楚自己到底走了多久。

    “还有多久才到?”

    “到哪儿?”

    “你要带我去哪儿?”

    “带你离开那里啊!”

    跟前面的那个男子的对话简直就是浪费唇舌,因为他好像只是为了带她进来而走的。

    难道要一直这样走下去?

    端木青想到这一点又忍不住摇了摇头:“怎么可能!”

    就在她这么想的时候,突然发现前面有一个特别窄的通道。

    然后那前面的男子侧着身子才通过了,一走过去之后,就看不到他的人影了。

    只听到他的声音从那边传过来:“你小心一点儿啊!收点儿肚子,不然卡在中间就麻烦了。”

    听到这话,端木青哭笑不得,难道她一个女子的身量还会比他更宽厚么?

    走到那窄道前,端木青跟他一样小心翼翼的侧身而过,倒也不是很难,只是中间有一个凸起,若是没有听他的话,直接过来,说不定还真是会卡住。

    通过那窄道之后就是一个十分宽阔的地方,跟刚才的完全不同,这里内壁十分的平整,像是被人特别的修理过。

    “好了,接着走吧!”

    这一次端木青却忍不住怀疑了,这个男人到底是谁?又将要带她往哪里去。

    可是都已经到了这里,难道还能够退回去不成?

    心里暗暗提高了警惕,跟着那男子往外走,走了两步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

    看到这一眼的时候,端木青立刻被吓了一跳,方才过来的那个窄道赫然已经不见了,那边剩下了一面完整的墙体,好像从来都是那个样子,平平整整的。

    端木青重新转过身来,那男子已经顺着这一条宽阔的通道往外面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