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跟在他的身后,端木青一边小心翼翼地握住袖子里的羽刃,一边步步提防着会有什么变故。

    只是走了没有一会儿,发现前面似乎有光透进来。

    虽然她能够看得清黑暗中的所有东西,但是这和她用眼睛利用天光看到是完全不同的感觉。

    所以,她还是能够十分肯定的判断他们就要出这个洞了。

    果然没有一会儿,这一条长长的通道就走到了尽头,端木青远远的就看到通道的尽头是一片青山,是浸在阳光里的青山。

    上面碧绿碧绿地泛着油光,看上去生长得很好。

    男子站在洞口,笑着朝她招手:“来啊!”

    心里虽然略微的迟疑了一下,但是也只是一下而已,然后就跟随他的脚步走了出去。

    只是让端木青想不到的是,这外面竟然是这样一副场面。

    潺潺的小河泛着粼粼的波光流动着,地上的青草在阳光的照耀下散发出生命的气息。

    远处有些简单的茅草屋,还有巨大的水车在缓慢的转动着,将这河里的水分配到不同的农田里去。

    有头上包着头巾的妇人在田里面劳作,又耕牛在叫唤着,还有公鸡打鸣的声音。

    天空中飞过一只只白鹤,然后扑楞着翅膀停留在不远的树梢上,似乎丝毫都不畏惧在这里生活的人类。

    “小岩哥哥回来啦!”一个带着孩童稚气的声音响起来,然后就是一群孩子们的欢声笑语。

    没一会儿就跑来一群穿红着绿的小孩子,一个个的都往那男子身上凑。

    只是他们的衣服看上去有些奇怪,跟外面人穿的有些不同,仿佛是为了方便只一件宽松的袍子套在身上。

    或许是因为来到这里,是通过了方才那一条幽深黑暗的通道的缘故,端木青的心里立刻就将他们分为了这里人,跟外界似乎凭空的就多了一条界限。

    “你们在做什么?”原来他叫小岩,这会儿蹲下身子抱起一个男孩子,笑吟吟地问道。

    “找马蹄苋呢!”一个小孩子扬了扬手里的篮子,里面放了好些刚刚采下来的野菜。

    一个小女孩子盯着端木青看了好一会儿,终于还是忍不住好奇的心:“小岩哥哥,她是谁啊?”

    她这一问,让其他的小孩子都转过了视线,全部都看向了端木青,然后就有一个小孩子显得十分神秘的样子:“我知道!”

    “你知道什么?”小岩揉了揉那小孩的脑袋,对端木青道,“跟我来吧!”

    然后那一群小孩子就全部都跟随在小岩和端木青的身旁,簇拥着他们往房舍走去。

    “我知道,我听娘亲说的,小岩哥哥现在到了要娶媳妇的年纪了,小岩哥哥是要找这个姐姐当媳妇吗?”

    那小女孩听到,也高兴的拍起手来:“娶媳妇咯!娶媳妇咯!”

    小岩听到他们这么说,顿时闹了个大红脸,倒是让端木青意外,忍不住也跟着笑了。

    看到她并没有因此感到尴尬,小岩才算是放了心,仍旧脚步不乱地往前走。

    还不忘拉了那小女孩的辫子一下。

    谁知道方才那个特别活泼的男孩子突然对女孩子道:“我长大了找小美当我媳妇好不好?”

    小女孩听着竟然一点儿也不害羞,脸上露出洋溢的笑容:“好!”

    这……

    端木青沉默了,这里的小孩子真是……率真。

    小岩将端木青径自带到一座房舍的院子里,解释道:“这是我的屋子,我一个人住,你就先住在这里吧!”

    一边说着话,一边就开始从井里往旁边的一口大水缸里打水了。

    端木青将这里打量了一下。

    看上去,这里的房子都是这样的结构,没有砖石,全是木头,屋顶也不是瓦片,更不要说琉璃了,都是用茅草搭的。

    虽然有院子,但是院子也是用主子做得篱笆围起来的,跟外面的有些不同。

    从这些上头看起来,这个地方似乎很穷。

    但是端木青丝毫都不会真的这么认为。

    相反的,她觉得这里很富足,不是因为别的,仅仅是因为他们脸上的笑容。

    不管是此时的小岩,还是外面劳作的农人和农夫,又或者是这些小孩子。

    他们的脸上都带着笑容,好像每一天的生活都是十分快乐的。

    而且他们住的地方虽然简陋,可是细节却十分精细。

    每一样生活工具都像是被当做了一件工艺品一样对待。

    竹碗,竹筷,竹调羹,挖得十分平整。

    桌子也是用主子编成,有些念头的样子,沉淀了一些岁月留下的痕迹。

    他们的衣裳上面都没有什么外面现在时兴的印染,全部都是原始的布色,但是上面却被绣着美丽的图案。

    呆在这里,端木青莫名的就感到一阵心安。

    仿佛呼吸的空气都是自由而清新的。

    虽然她并不知道这是哪里,并不知道这些是什么人,也不知道这个小岩为什么要帮助自己。

    但是,她相信,任何一个人到了这里,一定也会有同样的感觉。

    好像这里的空气都是让人感到清新的,它的作用就是替人洗去心里的烦恼,忘掉凡尘的一切。

    凡尘?

    想到这个词,端木青感到一阵讶异,若是外面是凡尘的话,那么这里是哪里呢?

    这里就是仙境了。

    “姐姐!你叫什么名字啊?”小美自从跟着进来之后,就一直歪着脑袋在打量着这个他们从来都没有见过的女子。

    端木青回过神,看到那一双清澈的眼,笑道:“我叫端木青。”

    小美闻言,却皱了皱眉:“姐姐的名字怎么这么长?”

    小岩已经开始做饭了,听到小女孩子的声音笑道:“小美,姐姐她们那里跟我们这里取名字不一样的,他们很多人都有三个字的名字,还有四个的呢!”

    小美笑着点了点头:“其实,我们也不是只有两个字的名字啊!”

    “本来就只有两个字好不好!”一旁的小男孩不服气了,“小美,小花,小云,子玉……”

    “阿飞,你怎么就只记得女孩子的名字啊?”小岩听到他们的对话,笑着回头问道。

    端木青坐在竹椅上晒着太阳,看着他们这样的生活,仿佛是一件十分惬意的事情。

    “阿飞喜欢女孩子呗!”刚才那个说要娶小美的男孩子连忙笑道。

    “我就是喜欢女孩子,怎么样啊!”

    “但是你不许喜欢小美!”

    “为什么啊!小美长得那么漂亮,我为什么不能喜欢小美啊!”

    “那……小美长大后是要做我媳妇的,你不许喜欢她!”

    “我现在喜欢,等她做了你媳妇之后,我不喜欢就是了。”

    那小美的“小未婚夫”想了想,似乎觉得这话说得也不错,点了点头,“这样也可以。”

    那边小美听到他们的对话眼睛都笑弯了。

    小岩炒好了一个菜端到桌上来,然后对那几个小孩子道:“你们要不要在我这里吃饭?一起的话,我就多煮一点儿。”

    “好啊好啊!”几个小孩子连忙拍起手来,很显然这个小岩平日里很是得他们的喜欢,什么事都有一种不拘小节的味道。

    “那就快点儿,把你们今天采到的马蹄苋都拿回家去,跟你们爹娘说一声。”

    “好哦好哦!”几个人像是得了恩赐一样,一个个的挽起自己的小篮子就往外走。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妇人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进来:“小美,你是不是在小岩哥哥这里?”

    “鸢姐姐,在我这里呢!”小岩朝外面应了一声。

    就在这个时候,那妇人就已经迈了进来。

    “娘亲,我在这里,小岩哥哥回来了,而且还带了个媳妇回来!”

    小美像是想要讨赏一般地赶紧向她母亲汇报。

    小孔一听,连忙阻止道:“小美,别乱说,这是哥哥的朋友。”

    实际上,那妇人一进来就看到了小岩的院子里坐着一位陌生的女子。

    虽然一眼看过去,并没有什么让人惊艳的地方,但是,当她看到那一双眼睛的时候,也忍不住赞叹了一声,好一双清澈的眼。

    只是……

    想到心底的事情,妇人眉头微不可见地蹙了一下。

    端木青发现这里的人虽然都打扮的十分朴素,但是每个人身上都有一种恬淡的气质。

    与外面的那些苦苦在田地里耕作,与天要食物的农人很不一样。

    很显然,妇人的年龄比自己要大一些,端木青起身轻轻地行了个礼。

    那妇人微微一愣,似乎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端木青是在给她行礼,连忙摆手笑道:“你既然是小岩的朋友,就是我们大家的朋友了,不要这样客气,不知道姑娘叫什么名字啊?”

    “她叫端木青,是三个字的哦!跟我们都不一样呢!”小美听到母亲询问,连忙抢着回答。

    “是吗!”妇人笑着朝女儿点了点头,然后才对端木青道,“那以后就叫你小青吧!我们这里人都是两个字的,叫着方便。”

    端木青才点头,小美却清脆着嗓音道:“不是啊!娘亲,你不是跟我说过,雪女的名字也都是三个字吗?那是无比尊贵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