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她这样稚气的一句话,让端木青、小岩和那个妇人都呆愣住了。

    端木青感觉自己的心跳停了好几拍,然后才开始重新跳动起来,一声一声,清晰地落在她的耳朵里。

    “你这丫头在胡说什么呢!”妇人连忙拉过小美,“我们这是很多年来习惯的名字叫法,你记错了吧!不信你问你爹去,你不是最相信你爹的吗?”

    母亲的话让小美有些疑惑,但是来不及细问,就被母亲拉回家了。

    “小岩啊!我家里已经做好饭了,就先回去了,待会儿小美她爹也该回来了。”

    妇人仿佛是为了逃避什么一样,拉着孩子就出去了。

    其他小孩子却也是鬼精鬼精的,仿佛看出了什么一样,跟小岩招呼了一声就走了。

    端木青还呆愣在原地,好一会儿才回过神。

    方才真的没有听错吗?那个小女孩说……雪女?!

    回过神来的端木青看到小岩状若无事地继续在做饭,好像刚刚那一句话他完全没有听到一样。

    这样的状况,会让端木青以为那只是一个错觉。

    可是,她真的听得很清楚,那小女孩的声音似乎还在耳边响着,还有那妇人急切的表情。

    如果小美说的不是真的的话,那么那个妇人为什么要那么紧张。

    可是,小美口里的雪女,是和自己心里所想的一样吗?

    端木青往深里想的时候,就想起方才小岩带自己过来的时候的奇异样子。

    还有当他发现自己在黑暗中还能够视物的反应,虽然惊讶,却仅仅只是一瞬间,快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如果说最开始端木青没有往这方面想的话,小岩带她进来的过程确实是让人有些匪夷所思。

    但是,如果他是隐国人的话……

    想到这里,端木青猛然间便起身往那边正在忙碌的男子走去。

    很显然小岩没有想到端木青会突然过来,愣了一愣,看到她一脸严肃的样子,不由得有些奇怪:“你怎么了?”

    “你到底是谁?”端木青声音冷清,带着一丝不可抗拒的命令感。

    “我……”小岩笑看着她,然后就有些吊儿郎当的样子,抬了抬眉毛,“我就是这里的一个普通人,我的名字叫做小岩,其他的,我不知道你要问什么。”

    “你刚才带我进来的路十分奇怪,那些机关是你设的?为什么要设那些机关?你们是在防备着谁吗?为什么你们这里的人跟外面的人生活习惯似乎有些不同?

    你们这里是正规编制的村镇吗?是在谁的管辖之内?还是说,你们是一些为国家所不容的人?”

    她噼里啪啦地问出这么多的问题,让小岩愣了愣,随即冷笑了一声:“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但是可以告诉你的是,你的这些问题我根本就没有义务要回答,不是吗?我带你来这里是因为看你可怜,一个姑娘家遭到那么多人围捕。

    如果说这样就要被你百般猜测的话,那我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但是眼下,你在我的家里,请你客气一点儿。”

    他虽然嘴里说得不客气,但是手上却依旧在忙碌着,将第二个菜端上桌子,端木青突然抓住了他的手。

    “你做什么?!”小岩眼睛里闪过一丝阴鸷,目光阴冷。

    狠狠地甩掉她的手,却发现她依旧保持着那个动作,脸上的表情茫然而呆滞,眼睛里隐隐的有什么东西闪过。

    “她……哭了?”小岩想问一声,但是想到她方才说的那些话,又还是算了,自己去拿碗筷了。

    “你……是隐国人!”

    陡然间身后传来她的声音,带着些小心翼翼的感觉。

    可是却让小岩握紧了拳头,他就该知道的。

    既然已经如此,那么也没有办法了。

    他沉默地放下手里东西,静静地转过身,脸上不再是方才那样的客气和明朗,而是带着前所未有的冰冷。

    “是!你满意了?”冷冷地嘲讽了她一句,“但是很不好意思的告诉你,你来了这里,却出不去,就算是你想办法出去了,也再进不来。

    虽然这个地方的人不多,但是你一个人要对付我们,只怕也是不可能的吧!我们隐国人再怎么不善战争,也还不至于这么多人就站着束手待毙吧!”

    端木青的心还是无法平复,依旧在激动的跳跃着。

    她像是没有听到小岩在说什么,只是不停的告诉自己,这些人都是隐国人,大家都活得好好的。

    他们都在,她找到她的国人了!

    看到她一个弱女子站在那里,茫然无助的样子,小岩心里又叹了一口气,骨子里的天性,让他没有办法对她凶恶,只好仍旧继续刚才的事情。

    盛了两碗饭,放到桌上,有些没好气地开口:“吃饭吧!”

    端木青痴痴地看着他,然后有些木然地坐下来,端起饭碗开始吃饭,心里来来回回的都是一些杂乱无章的心绪,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甚至于有些紧张,大家会很高兴知道她的到来吗?

    她是雪女,大家相信吗?

    若是相信,又该怎么样?

    他们在这里生活得这么好,突然出现的雪女,对他们来说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

    端木青不敢肯定。

    毕竟这里的人不像是地瓜他们,他们在外面漂泊久了,见惯了外面世界的纷乱,遭遇过很多的不平等和欺负。

    所以他们想要回家,想要找回自己的国家。

    但是这里的人生活的如此安逸,这样的闲适,就像是在他们口里听到过的隐国一样。

    若是将他们拉入到自己的复国计划当中,对他们来说不是一种伤害吗?

    端木青这一次矛盾了,迟疑了。

    脸上呆滞的表情,看得小岩心里一阵内疚,过了好一会让才道:“好了,我刚刚的话,也只是吓吓你而已,我们不会对你怎么样的。”

    被他突然的出声打断思绪,端木青抬起眼问了一声:“什么?”

    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小岩道:“你放心好了,我们这里的人虽然对你们深恶痛绝,但是毕竟你是我带进来的,而且也没有对我们怎么样,大家不会为难你的。

    到时候再将你送出去,你又找不到过来的路,也不算是什么。

    只是如果你还算是有点儿良心的话,就还是替我们守密吧!毕竟始终被人惦记着,也不是什么好事。”

    说着又摇了摇头,像是自嘲一般:“我忘了,你们这样的人,大概是不会有什么良心的。”

    这句话听着让端木青皱了眉头,什么叫做他们这样的人?

    “你别不高兴!”小岩一边往嘴里塞东西,一边道,“我说的是实话,你们这些年到处在抓我们隐国人,目的是什么我是不大清楚,但是凭良心说说,我们隐国人碍着你们什么了?

    我们又没有对你们怎么样,又没有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就连上苍也是相信我们的,为什么你们就要将我们当做仇敌一样呢?这一点我真是不明白。

    只是,你们世界里的事情,我不明白的多了去了,所以,也就不多问了,总之,你自己看着办吧!你什么时候想走了,跟我说一声,我送你出去就是了。”

    端木青听着他的话,在脑袋里饶了几个圈才算是明白了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分明他是将自己当做那个抓捕隐国人的组织了。

    “你误会了,我不是你想的人,”端木青连忙解释道,“我怎么会对你们怎么样?”

    小岩却摆了摆手:“行了,我们这里的人是单纯,但是并不是傻,关于你们的手段,我也听说了些。

    你们要检查是不是隐国人,不就是看我们的脉息吗?我们也是后来才知道有这个东西存在的。

    我不知道你们是怎么看出来的,但是你一上来就知道这样对我,然后说我是隐国人,不就是很明显的事情吗?

    而且我带你进来的时候,你丝毫都没有被黑暗所困,凭这一点,也就说明你不是什么普通人,不是吗?

    看在我帮了你一把的份上,出去之后不要为难我们的人好吗?”

    最后一句话小岩说得很诚恳,端木青听得却是一阵鼻酸,原来他们也是受到各方迫害的。

    只是不知道怎么找到了这个地方。

    “你们原来并不是住在这里的,怎么找到这样一个地方了?而且,你们的身体都十分的疲弱,带在这个地方能够生存吗?

    雪女不在,你们也可以生活得很好吗?”

    端木青的话让小岩吃了一惊,毕竟他没有想到眼前的女子竟然这样了解隐国。

    “你……”他原本是打算接着去盛饭的,听到端木青的话,心里的震惊不知道怎么形容。

    端木青知道他在想什么,笑道:“我们的对手就是你们,怎么可能对你们没有一点儿了解呢?”

    就在刚刚,端木青决定暂且不说出自己的身份,而是任由他们误会,然后在这里生活几天,看看他们的生存状态,然后再考虑要不要说出来。

    也算是帮助自己做个决定吧!

    “这些你不用你管,你知道了又能如何?难道还能靠这一点来抓捕我们吗?”小岩冷笑了一声,“我们就是死,也不会给你们做奴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