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他的言语十分的坚决,端木青微微一愣,心里没有丝毫的恼怒。

    她的国人,也有他们的血性。

    善良不等于软弱。

    “我只是随口问问,”笑看着他,端木青接着道,“反正我在外面也不安全,暂且在你们这里躲几天,我帮你干活儿,算是换我的饭食和住所,怎么样?”

    小岩看她笑得真诚,轻轻点了点头:“原本你不说我也是要跟你说的,我们这里不管是大人还是小孩,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做。

    你如果要在这里住的话,也就需要用自己的劳动力来换取你的生活所需。”

    这样子端木青就放心了:“好,那就一言为定了。”

    吃过饭之后,端木青就开始刷碗,好在这里的碗都是用竹子掏的,她倒是不用担心会把碗给摔了。

    “小岩哥哥!”没有一会儿,方才走了的阿飞又跑了回来。

    “你怎么又回来了?你方才不说好,就走了,我没有留你的饭诶!”

    “我吃过啦!我是问你今天还出去吗?我晚上想听你讲故事。”

    “今天不出去了,晚上你来这里吧!”小岩看上去对小孩子特别的有耐心,脸上的笑容也十分的温和。

    “好!那我去采草药了!”阿飞撸起袖子擦了擦鼻涕,就飞快地跑了出去。

    “跟我来吧!”看她洗完了碗,小岩脸色平静地开口道。

    “去哪儿?”

    “你不是要做事吗?你在这里给我洗碗可是挣不来你的口粮的。”小岩说着还朝端木青眨了眨眼睛,那点意思很明显,他对她不怎么看好。

    “那我要做什么?”端木青不由得好奇起来。

    对于隐国人的生活方式,她只是在万千那里听说过,而且只是大概地说了一下,并没有详细的介绍。

    所以,端木青对于这一点还是十分好奇的。

    “你会什么?”想到这里,小岩突然停下脚步转身问她。

    端木青一愣:“我……”

    仔细想了想才回答道:“刺绣算不算?”

    小岩似乎有些惊讶,将她上下打量了一下,然后笑道:“还真是有些看不出来,那你跟我来吧!”

    端木青耸了耸肩,原本是想说她会替人看病,但是想到方才小岩对她的戒备,还是算了,免得这里的人都对她不信任起来。

    跟着她绕过好几座房舍,才来到一户门前植着枣树的人家:“麻姑!我给你带了个人过来!”

    还没有进屋,小岩就在外面大声喊道。

    里头一个女子温柔的声音传了出来:“进来吧!我不愿意起身了。”

    小岩带着端木青往里头走,笑着对里头的人道:“你现在月份大了,是不要乱动,万一将肚子里的小家伙给吵到了又要踹你两脚了。”

    端木青跟着走进去,才发现这屋子里满是布匹,还有些新做好的衣服,都跟那些小孩子身上穿的一样,素色的样子。

    并没有染色,只是有些绣了些图案。

    屋子里只有一个女子,坐在一个大大的绷子前,正在绣花。

    看到端木青有些惊讶,还是站起来,以示尊重:“这位是……”

    “巧姐儿这两天不是去帮鸢姐姐了吗?我给你带了个人过来,给你帮忙绣些东西,免得你忙不过来。”

    这个女子显然就叫做麻姑了,她将端木青打量了一眼,圆圆的眼睛里满是笑意:“这姑娘长得真好看,只是……”

    说着神色又暗了下去,看了一眼小岩。

    虽然她没有说,但是端木青却看出了这一眼的意思。

    她是在考虑着自己的身份和来历。

    如今他们对外面人的警惕已经开始深入心灵了。

    小岩笑着摇了摇头:“没事儿,她说她会刺绣,我就带她来你这里了。”

    大概小岩说的没事是指自己不会影响到这里人的生活的意思,麻姑闻言之后脸上是明朗的笑容。

    “你叫什么名字啊?我们这里的活计有点儿多,原来还有两个人的,但是这会子地里有的忙,就帮忙去了,你来给我搭手,只怕有点儿辛苦呢!”

    端木青摇了摇头,在她对面坐下来,自觉的从绣篮里取出针线:“不过是手头上的功夫,不怕的。”

    麻姑看她这样随意,心里倒是欢喜的很。

    小岩也就放心了,嘱咐了两句就忙自己的事情去了。

    端木青看着麻姑的肚子笑道:“你这肚子看起来已经足月了,快要生了吧!”

    麻姑笑道:“可不是嘛!估计这小家伙也呆不住了,就是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才肯出来呢!”

    聊起孩子,快要做母亲的女子自然十分乐意的,很快端木青就跟麻姑打成了一片。

    从她的身上,端木青也算是充分认识到了隐国人的真诚和单纯。

    端木青的来历,她一概都不打听,问的最多的也就是在这里习不习惯之类的问题。

    这一点让端木青十分感动,若是人人都像是这样,哪里会有那么多的纷争呢?!

    一脸三天,端木青都在麻姑这里跟她一起绣花,让麻姑对她也越来越喜欢,想不到面前的人绣技居然那么厉害。

    不但样式精巧,针脚细密,光是速度就十分惊人。

    就算是在这里被称为绣技第一的她也自愧不如。

    她们这里的人一向都待人宽和,就算是绣得不好,也断然是没有人会说什么的,但是全部人的衣服都是在这里领取。

    所以,速度却是十分重要的,不然就会让大家一直都穿着旧衣裳。

    端木青的速度显然让麻姑十分羡慕,同时也十分感谢她的热情。

    这一天,端木青仍旧在小岩家里吃过早饭,然后就来麻姑这里帮忙绣活。

    只是这一天,却不只麻姑一个人在,还有巧姐。

    巧姐,端木青是见过的,只是没有一起干过活儿。

    她的性子比麻姑要开朗些,原本就见过了端木青,知道她这个人,一点儿顾忌都没有,立刻就像是很熟络一般聊天。

    关于这里的生活,也十分愿意说。

    看得出来,她们都十分热爱这里,说起自己所在的地方,显得有说不完的话题。

    端木青看到她们这个样子,心里很是欣慰,还好,还好她的国民并不是都处在苦难当中。

    三个人正说说笑笑的时候,麻姑突然皱了皱眉头。

    “怎么了?”端木青眼尖,一眼就看到了,连忙问道。

    巧姐这才发觉同伴的脸色有些不大好:“麻姑,你怎么了?”

    “我……”麻姑看了她们两个一眼,显得有些紧张,“我好像……要生了。”

    “啊!不是吧!”巧姐吓了一跳,“你别吓我,怎么来得这么突然。”

    但是她也只是说了一句,然后就匆匆往外跑:“小青,你扶着麻姑到房间床上去,我去找人来。”

    端木青知道事情的轻重,小心地扶着麻姑往房间里走去。

    还好她是第一胎,一般阵痛的时间都会比较长,等人过来应该也来得及。

    只是没有想到麻姑一躺到床上就立刻喊了起来:“好疼!”

    端木青有些吃惊,应该不至于啊!

    “你等一下,”端木青安慰着她,“生孩子是这样的,你忍忍,巧姐找人去了,很快就回来了。”

    麻姑脸色煞白,然后惊惶地看着端木青道:“小青,不对,我的孩子有问题。”

    “你别多心!”端木青以为她是普通的孕妇一样的焦虑症,连忙安慰她,“生孩子哪里能不痛的。”

    “不是!小青,真的,我的孩子真的有问题。”

    她再说了一遍,端木青才发现此时她眼睛里的冷静,不是因为疼痛而迷茫的样子。

    “什么意思啊?”端木青也认真了颜色问道。

    “他……”麻姑说了一个字,然后就闭上眼睛,一只手在自己的肚皮上感受着,“他脚在下面。”

    这让端木青吃了一惊,孩子脚在下面可是一件十分危险的事情!

    她丝毫不怀疑麻姑的判断,因为这个时候她突然想起来,这里是在隐国,看上去和普通绣女没有两样的麻姑应该也是有自身的异能的。

    “怎么办小青!”又重新睁开眼睛,麻姑一脸惊慌地看向端木青。

    “你别急,我想想!”端木青也急了,原本她对与生产这一块就不熟,而且从来都没有接生过。

    更别说是遇到难产的情况了。

    “你先忍着,巧姐应该已经在来的路上了,我替你想想办法。”

    端木青急得额头上都是汗,脑袋里飞快地回忆着自己看过的医书,想要找到关于类似情况的解决方法。

    但是……

    没有!

    该死!端木青心里暗骂一声,平日里怎么就没有多看两本书呢!

    现在遇到这种情况,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心里急得不行,偏偏找不到方法,这种感觉十分的无力。

    端木青握住麻姑的手,希望能够带给她一点儿安心。

    就在这个手,端木青清晰地感觉到自己对于麻姑的身体有了一个完全而清晰的认识,就像是突然间跟麻姑有了一种类似于心灵感应的反应一般。

    她能够感觉到她身体里的那个小生命,甚至于还可以感觉到他的一举一动,就连他小小的生命特征都能够清晰地感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