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这种感觉十分奇妙,让端木青不知道怎么形容,这是一种从来都没有过的感觉。

    而且,她隐隐的觉得,就是麻姑肚子里的那个孩子,也一样能够感觉到她的存在,能够感知她的一举一动。

    端木青隐隐地感觉到,身体里那一棵正在不断成长的幼苗又开始极力的伸展着。

    轻轻闭上眼睛,让自己所有的感知全部都放空,忘记外在的一切,然后就只剩下了那个生命。

    那个小小的,却顽强的生命。

    她能够感觉到他的渴望,能够感觉到他对母体的依赖。

    这个还在母亲肚子里的孩子,像是有了意识一样。

    端木青利用自己的意识去感应他,牵引他。

    让她惊喜的是,她真的可以牵引他,牵引着他缓慢的移动着。

    虽然缓慢,但是却是真实的。

    端木青没有睁开眼睛,不然她一定会看到麻姑惊讶的不能在惊讶的表情。

    因为她能够靠手感觉自己肚子里的情形,此时一只手被端木青握着,另一只手微微有些颤抖地放在自己的肚皮上。

    她能够感觉到孩子的动静,她发现孩子在端木青的牵引下而开始移动身体,这叫她如何不惊讶。

    这样的惊讶让她忘记了痛苦,身体上的疼痛都没能将她唤醒。

    似乎过了很久,端木青也不清楚,只是她感觉到孩子回到正轨的时候,才回过神,才从自己的意识世界里回到真实的世界。

    如同每一次使用异能,总有一种不真实感。

    所以就会产生时间上的错觉。

    睁开眼睛的时候,端木青莫名的感觉到一阵压迫感,一转身就看到好多人正在门口看着她。

    再转身,就发现麻姑也同样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她。

    “你做了什么……”

    首先出声的是此时也被找了过来的小岩,他脸上带着震惊,同时还有……愤怒。

    他一直都将端木青当做是那外头抓捕隐国人的一员,所以尽管他不愿意对她做什么,可是心里终究还是有些不放心的。

    此时一进来看到端木青抓着麻姑的手,而麻姑一脸痛苦和震惊的样子,整个场面都有些诡异。

    就让他联想到了她第一天来的时候抓住自己手腕的事情来。

    “我……”

    “你要做什么!”小岩真的是愤怒的,因为他感觉自己受到了欺骗。

    “我只是……”

    “我们都收留你在这里好好生活了,你还要怎么样?我们没有什么地方对不起你的吧!”

    端木青连忙摇头:“不是!我当然不会怎样,我只是……”

    “小岩,是小青救了我!”看到端木青着急着解释的样子,麻姑终于回过神,开口为她辩解道。

    “什么?”小岩像是没有听懂一样,“你说什么?”

    “是小青救了我,”麻姑再一次开口,重复了一句,“我的孩子头在上面,小青她,帮我移正了。”

    “这……”小岩看着端木青的脸,“怎么可能!”

    “是真的!”麻姑生怕大家还误会她,连忙又补了一句。

    “我就说嘛!小青人这么好,怎么可能会害麻姑呢?!”巧姐从人群中挤出来,笑嘻嘻道。

    “对不起!”小岩脸顿时红了,对着端木青鞠了一躬。

    “别这样!”端木青连忙将他扶起来,“我……我也是一时碰巧而已。”

    “好了好了,误会解除了就不要再说那么多了,灵犀姐,快来帮麻姑生娃啊!”

    巧姐想到麻姑肚子里的孩子,急得不行。

    但是麻姑却反而显得镇静了:“等一下!”

    “怎么了?”巧姐不解,讶异地看向她。

    但是麻姑的目光却是死死地盯在端木青身上的:“小青!你是隐国人!”

    这话一出,大家都有些惊讶,尤其是小岩。

    这太颠覆了,因为他以为她是隐国的愁人,此时麻姑却说出这样的话来。

    “我对生命有特殊的感知能力,你不是外面的人,外面的人我接触过,你就是隐国人,你身上有跟我们一样的特质!”

    这一次麻姑说得十分肯定,根本就不给端木青否认的机会。

    小岩瞪大了眼睛,看向端木青。

    “你先好好把孩子生下来,其他的人稍后再说吧!你别想太多。”端木青知道这一次是瞒不住了,干脆温柔地对麻姑道。

    然后就跟着其他人一起走到了屋外。

    这个地方不大,一共也就住了三十几个人,端木青到来的消息大家都知道。

    但是人是小岩带回来的,也就没有人说什么。

    毕竟小岩原本就是负责观察外面形势的人,对于外面的人自然是最了解的,他既然将人带了进来,也就说明了这个人没有问题。

    所以,没有任何一个人开口。

    可是这一次,他们却不得不注意了,因为,麻姑说她也是隐国人。

    他们当中每个人都有异能,只是各不相同,但是能够对生命敏感,感知生命的强弱,断定生命的种类的,却只剩下了麻姑一个人。

    看着他们打量自己的目光,端木青不知道该怎么说。

    原本她是他们的雪女,这是一件极好的事情,偏偏在这样的情况下,让她有些开不了口。

    “你真的是隐国人?!”小岩却是忍不住,立刻问道。

    端木青抬眼看了他一眼,然后又垂下眼去,轻轻地点了点头:“是!”

    谁知道她这么一个字,却让周围的人高兴坏了。

    “你真的是隐国人!太好了,我们又多了一个同伴了!”巧姐儿在这里应该算是性子比较开朗的人,听到端木青这话,高兴得就快要蹦起来了。

    “哎呀小青,你怎么不说呢!在外头吓坏了吧!”这一次说话的是鸢语,就是之前那小美的母亲。

    “可不是!”一旁一个妇人顿时眼睛就红了,将端木青上下打量了一遍,“外头那么危险,怎么不会被吓坏了,如果是我,我也不敢轻易承认的。”

    “离长老来了。”不知道谁说了一声,然后大家就纷纷让开了一条路。

    端木青也跟着众人一起,站到了一边。

    然后就看到一个有着一头花白头发的老人拄着拐杖进来了。

    “怎么样?孩子生下来了没有?”这个离长老看上去是真的老了,而不是跟通灵老人那种不自然的老法。

    因为他的声音都是苍老的,叫人一听就知道是位上了年纪的人。

    “还没有呢!离长老,你先坐一会儿!”小岩连忙搬来一把椅子,扶着老人坐下。

    “离长老,你看,我们这里又多了一个人了!”巧姐儿蹦蹦跳跳的将端木青从人群中拉了出来。

    “哦?是吗?怎么没人告诉我?”离长老听到老眼都笑眯了,看向端木青道,“孩子,你是哪族的啊?”

    大家看道离长老这个样子,连忙将她送到他的面前。

    端木青这下有些尴尬了,她该怎么说?一族都不是?还是如实说?

    可是若是说她是雪女的话,真的好吗?

    这些天端木青看着他们的生活状态,心里已经有了决定了,那就是不去打扰他们的生活,因为此时的他们真的生活得很安宁。

    她实在是不忍心去打扰。

    倒不如先将隐国人解救出来,然后才到这里来将他们接过去。

    现在……

    “我……”端木青一时语塞,看着面前的这位长老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说才不会让人怀疑。

    “对啊!小青,你是哪族的啊?”巧姐顿时也对这个问题感到好奇了,“方才太激动了,都没有问你。”

    众人脸上都带着笑容,目光全部都落在了端木青的身上。

    端木青顿时觉得周围的空气里产生了一种巨大的压力,压在她的肩头,让她不知道怎么开口。

    “怎么了?”小岩看她的样子好像十分为难的样子。

    “你是……神族的?”离长老眯着眼睛看着端木青,似乎是看不清她的样子。

    “我……我不知道!”端木青想了老半天,还是决定先用这个借口糊弄过去再说吧!

    “看她这个年纪,只怕是在外头出生的,不知道也是正常的,”鸢语连忙笑道,将端木青进一步拉近离长老,“叫离长老给你看看,他的这一双眼睛可是毒得很,一眼就看得穿!”

    “是啊是啊!”巧姐拍着手笑道,“离长老的眼睛就是一面照妖镜!”

    鸢语白了她一眼,然后将端木青拉近。

    端木青这一下感觉避无可避了,想要说什么,却根本挣不开鸢语的手,瞬间就被拉到了那离长老的眼前。

    “诺,长老,你给看看,看看我们是多了哪一族的姐妹。”

    大家的脸上都带着喜悦的光彩,好像都十分期待端木青的身份被揭露。

    端木青心里忐忑着,却又没有办法躲避,这个离长老真的有那么厉害一眼能够看穿自己的身份吗?

    想到这里,她小心翼翼地朝面前的老人看去,正好老人也看向她。

    然后,她就清楚地看到对面的人脸色大变,满是褶皱的脸上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来。

    “离长老怎么了?”众人很显然也发现了这一点,在看向他的时候,齐齐将视线落在端木青的身上。

    “若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