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离长老这一出声,所有人的脸上都只有一个表情,那就是震惊。

    端木青茫然而震惊地看着这个老人,他没有发现自己是他们的雪女?

    但是那两个字是什么意思?

    “若水”?是什么?

    “长老,他……”一个中年男子视线在端木青和离长老的脸上扫来扫去,好像是想要确定什么。

    “若水!”离长老却并没有看其他人,他的眼睛依旧盯在端木青的脸上,眼睛里却流下泪来。

    仿佛是在看一位亲人一样。

    端木青莫名的就被他这样的情绪所感染。

    “离长老,你在叫谁?”想了想她还是开口问了这么一句,却是小心翼翼的,因为她怕她的莽撞会伤害到什么。

    众人也有些不解,方才的中年男子开口道:“离长老,小青才二十岁不到。”

    这句话像是将离长老从梦里喊醒了一样,他突然间皱了皱眉头,然后一把抓住端木青的手,就将她往门口拉去。

    像是想要借着门口的光将她看清。

    “你是……”

    “我叫端木青!”端木青眼睛锁定在面前的老人身上,她有一种强烈的感觉,这个老人一定知道些自己的事情,那若水两个字一定代表了什么。

    离长老将端木青看了好一会儿,然后才严肃了面容,恢复了正常的样子。

    他放开端木青的手,整了整衣衫,然后做了一个端木青始料未及的动作。

    如同无形第一次看到她一样,恭恭敬敬地跪拜下去:“离魂拜见雪女!”

    众人这才从方才的震惊中回过神,纷纷拜倒在地,包括巧姐和小岩。

    “你们……”端木青说了两个字,突然想起之前万千和无形,微微叹了一口气,“起来吧!”

    然后伸手将离魂也就是离长老扶了起来。

    “其实不要说你们对于我的身份很震惊了,就是我自己也是十分震惊的。

    若不是因为我的身上确确实实存在封印,而封印解除之后,有确确实实身怀异能,我也不敢相信我是隐国的雪女。”

    “离长老是上一任雪女的教习师父!”还是那个中年男子替端木青解了惑。

    怪不得当他看清了端木青的时候那样的激动。

    “那……离长老,你刚刚说若水,是什么意思啊?”

    众人听到她这么问,都是一脸的哀戚。

    离长老用长满了褶子的手轻轻地抚过端木青的头发:“可怜的孩子,连你娘的名字都不知道。”

    “我……娘?!”端木青震惊了,她娘……若水?!

    这真的是一个极为陌生的名字,同时也是一种极为陌生的感觉。

    虽然知道她娘亲是隐国上一任的雪女,知道秋恬只是带着她长大而已。

    可是提到娘亲的时候,她的脑袋里第一个闪过的还是秋恬那一张安静的脸。

    “你娘名字就叫做若水,她姓秋,使我们隐国的国姓,也是我们隐国唯一一个名字是三个字的人。”

    他这话说出来,端木青忍不住看向那边角落里的小美,没想到那个小孩子也在打量着她,看到她看过来,甜甜的一笑,里头的意思,两人都知道。

    “雪女!”身后有人轻轻地呼唤,里头的颤抖,端木青听得很清楚。

    就是离长老,端木青也看得出他的激动。

    “生了!”里头有人喊了一声,大家的注意力顿时被吸引了过去。

    “男孩女孩?”鸢语连忙问道。

    灵犀抱着一个孩子走了出来笑吟吟道:“男孩,男孩!”

    “太好了,”巧姐高兴坏了,“麻姑生了,雪女来了,今天是我们的大喜日子啊!”

    灵犀有些莫名其妙:“雪女?”

    然后就发现大家都在看着端木青,愣了一会儿之后,灵犀才用颤抖的手指着端木青:“你……雪女?!”

    端木青轻轻地垂下头去:“对不起,到现在才找到大家,让大家都受苦了。”

    原本以为已经坚定的想法在这一刻动摇了,因为端木青发现,不管是狼狈的生活在外面的隐国人,还是安逸的生活在这里的人们。

    他们对于隐国的渴望都是一样的,他们都在等待着自己,等待着回到自己的国家,等待着那个带他们回家的人。

    不知道是谁开始哭出了声,顿时整个屋子都陷入了一片悲哀中。

    “好了!”离长老用手里的拐杖敲了敲地面,“现在先帮麻姑的孩子洗礼,然后大家全部到大院里来,我们一起商量事情。”

    离长老这话一出,所有人的精神都为之一振,不用说,雪女来了,对于他们来说,就是最为重要的事情。

    其实洗礼很简单,跟外面的习俗也差不多,就是在开水里放上艾草黄莲之类的草药,给孩子擦个澡,大家说一些祝福的吉利的话。

    端木青初来,又是带着这种身份出现的,自然被人推到了最前面。

    看着灵犀手里刚刚出生的婴儿,想到刚刚她与他之间的感应,端木青唇边不自觉地溢出了一丝温柔的笑意。

    伸手在盆里沾了点儿水,轻轻地抹在孩子的胎发上:“小宝贝,希望你快快乐乐平平安安的长大,一辈子都开开心心的。”

    “谢谢雪女!”说话的却是依旧躺在床上的麻姑,此时她满脸的感动,眼眶都红了。

    “你就别哭了,月子里掉眼泪,小心以后见风流泪。”灵犀笑吟吟地对麻姑埋怨了一声。

    然后就是其他人,大家一个一个的上前。

    最后,饱受了众人祝福的孩子被灵犀用干净柔软的棉布包裹了起来,送到了母亲身边。

    “小美小草和小雀三个人留下来照顾麻姑,其他人跟我去大院儿。”离长老主持完新生儿的洗礼,就严肃而认真的命令道。

    “是!”三个年纪都不大的女孩子齐齐应了一声,便愉快地往麻姑那边去了,经过端木青的时候还不忘行了个标准的隐国礼。

    大院就是离长老住的地方,其他都和别的房子一样,就是院子特别的大,而且还摆了好些平整的石头,仿佛就是专门用来开会的。

    “今天雪女找到了我们,我们这里包括我在内,都可以说是第一次见到雪女,大家现在在青天下,一起给雪女行大礼。”

    端木青一听,连忙摆手拒绝,不知道为什么,当她慢慢得知隐国的事情之后,就开始喜欢那种自由平等的感觉。

    尽管她知道隐国也不是完全的自由和平等,至少还有一个神族在。

    但是离长老却并没有理会端木青的拒绝,让人将她扶到了上面,面对着所有人。

    然后就以离长老为首,开始对她一丝不苟的行礼。

    行完了礼才算是进入了今天的主题。

    “雪女,从你刚才的话里头听来,似乎你已经开始在寻找隐国人了,当年你出生的时候,我们隐国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强烈的攻击,大家都失散了。

    你尚在襁褓,后来遇到了什么,又是怎么知道你自己的身份的呢?”

    离长老大概是因为经常主持这些大会的缘故,问起问题直掐要害,简单明了。

    端木青大概地将自己的经历叙述了一遍。

    下面的人听着却是纷纷忍不住地堕眼泪。

    “白长老他……”中年男子说了一半就说不下去了,一个大男人,竟然红了眼睛,“还有通灵……”

    看到端木青的神色,离长老解释道:“他和秋白、通灵是一起长大的,自小感情好,所以……”

    离长老也没有接着说下去,只是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看雪女的意思,是坚定了要复我们隐国的意思了?”离长老跳过那伤感的话题,问端木青道。

    “雪女,我们跟随你,我们要回家!”灵犀紧紧地握着拳头,清澈的眼睛里,是坚定的光芒。

    “对!我们要回去!”中年男子也开口道,“在这里生活了这么多年了,虽然安逸,但是,我还是想念自己的国家。”

    端木青还没有开口,下面坐着的国人就开始纷纷表态。

    端木青重重地点了下头:“是!我以前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后来知道了,又得知白长老的意愿,自然是要回去的,这是我的责任,也是我的使命,雪女要保护隐国人,是上天委派的。

    不能在我这里断了,我们隐国,是要千百万年地传下去的。”

    她说这话的时候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但是谁都看得出来这是她的决心,没有表情,就是将这件事情当做最平常的一件事情来做。

    当做一件理所应当的事情来做。

    原本离长老还想要告诉她关于复国的难点,但是看到她的样子,心里突然觉得没有必要了。

    有这份决心,有隐国人的凝聚力,还有什么办不到的呢?

    而且,这是顺应天意的做法,就算是老天也都会支持的。

    “好!雪女既然这样坚定,我们绝对不会退缩!”离长老眼睛里带着欣慰地看着端木青。

    其他人脸上也同样都是兴奋的神色,大家等待这一天,似乎已经等待得太久了。

    “那我们就好好商量商量关于这复国的事情,这国该怎么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