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端木青长长地呼出一口气:“现在情势不容乐观。

    第一,原本我苦心找回来的几个人已经被囚了,这个囚禁他们的人我大概知道是谁,但是还是不能够确定。

    第二,秋墨是一个十分不确定的因素,到目前为止,我不知道这些年他在做什么,也不知道他身边到底有多少我们隐国人,更不知道他对他们做了什么。”

    “哼!畜生!”离长老突然间冷哼出声,骂了一声。

    这让众人十分讶异,因为隐国人很少会这样骂人,更何况是一向都十分慈祥温和的离长老。

    但是讶异归讶异,却没有人觉得这样骂是不对的。

    毕竟端木青讲到阙婵山的那段的时候大家心里也有同样的感觉。

    “怪不得当年通灵就说秋墨似乎有些问题。”中年男子皱了皱眉,“后来却又感应不到。”

    “这个秋墨既然能够将隐国人变成他的工具,就知道他不是一般人,是我们隐国的异类,通灵虽然会感知他人的心思,却不擅长于弯弯道道的事情。

    当年秋墨还只是一个小孩子就知道躲避通灵的感知,这一点就很不一般!”

    “不管怎么样!这么对待我们自己国家的人,就不是好人!”巧姐一脸的气愤,“若是外面的人这样做,我们心里除了恨和埋怨倒也就罢了,可是是我们自己的人,我……我都不知道怎么说了。”

    “所以!我说现在的情况不容乐观,而且我们隐国人并不擅长战争,大家的身体谁都知道,若是在外界过度使用异能,对身体的损害必定不小。

    这些天我生活在这里,也发现大家都是如同外面的人一样劳作,并没有滥用异能的情况,想必也是因为这一点。”相对于大家的气氛,端木青显得冷静得多。

    离长老点了点头:“不错,正是因为如此,所以,我们才要好好计划,眼下的情况,不是我们不想战斗就可以无作为的,我们要击败对手,回到自己的家园,就必须要为国家而战。”

    说着,他抬起头看向天空:“这么多年以来,上苍一直都在庇佑着我们隐国,让我们能够生活在人间乐土上。

    这一次我们是为正义而战,是在反对暴力,反对奴役,相信上天也会站在我们这一边的。”

    端木青点头道:“没错,现在摆在我们面前的有三个难点,除了我刚才说的那两点,还有一点就是,隐国,到底在长淮山的何处?”

    问这个问题的时候,端木青心里是带着希望的,她看着离长老,希望这位老人能够告诉自己答案。

    离长老知道她的意思,但是他却摇了摇头:“说实在话,雪女,这些年来,我也想要出去寻找回隐国的路,但是……”

    端木青脸上微微有些失望,但是生怕会影响到他们的情绪,连忙转移话题:“那你们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呢?”

    “其实也是因为我们配合得好,我们当时是要被送往西岐的,离长老趁着他们不注意,大家又各显神通,竟然将他们都给摆脱了。

    然后我们就逃到了这里,你别以为这里是东离或者是西岐,其实都不是,我们这是在长淮山里面呢!”

    小岩想到这一点,心里便有些得意,毕竟他们是逃离了那群恶魔的魔抓,而且还是完败了他们。

    离长老咳嗽了一声,然后严肃地看向小岩。

    让他顿时反应了过来:“对不起雪女,是我轻狂了。”

    “此时国家正处在危难之中,大家就不要那么多礼了,这些虚的对我们复国没有什么帮助,我们要的是团结一心!”

    端木青看着所有人,将心里一直想说的话说出来,她实在是不想看到所有人都对她毕恭毕敬的样子。

    就算他们都是跟随着本心这样做的,她也不开心。

    “好!”离长老一锤定音,顿时大家的脸上都上了欢喜的笑容。

    “我粗粗的想了一下,既然大家都不知道隐国在哪里,我们暂且不要妄动,不然还会勾起其他两方的注意。

    再找到隐国的路之前,我们保持隐秘,来保证自身的安全。”

    端木青看了一眼众人,发现没有人反对的样子,这才接着道:“外面的情况,大家都不熟悉,但是我是一直生长在外面的,甚至于,在东离西岐,华天大陆两个最大的国家里,我都有我自己的身份。

    所以,我还是要出去,一方面找到更多的隐国人,另一方面寻找隐国的路。”

    “那我们也要一起!”巧姐想都不想,立刻开口道。

    “对!”小岩跟着附和,“我们不怕,只要我们大家都团结一心,没有什么可怕的!”

    眼看着大家拥着一腔热情,都要表态的样子,端木青连忙挥手让他们停下来:“大家听我说,眼下的情况不明朗,若是所有人都挤做一堆,反而容易引人注意。

    大家且安心等待,我一有小心就通知大家,这是避免不必要的麻烦。”

    离长老想了想点头道:“雪女说的没错,眼下大家稍安勿躁。”然后又看了小岩一眼,“但是你得将小岩带在身边,不然你只怕找不到我们。”

    这一点离长老没有错,若是没有小岩的带路,端木青当真是找不到这里的。

    “好!”对于这一点,端木青没有拒绝。

    “既然你是我们的雪女,就没有住在小岩屋子里的道理,这房子原本就大,而且是议事的主屋,所以雪女你还是搬过来吧!”

    端木青没有拒绝,而且,她还有事情要私下里问离长老。

    一整天,这个屋子都十分的热闹,大家对于端木青的到来,内心自然是无比激动的,当这份激动无法表达的时候,就只有来来回回的往这里跑,不停的嘘寒问暖。

    一直到满天繁星,所有人才算是回了自己的屋子,留下端木青和离长老两个人坐在院子里。

    “憋了一天了,很难受吧!”看着巧姐一蹦一跳的离开了,离长老没有起身的意思,反而问了一句。

    这一句话带着笑意,顿时化解了端木青心里才涌起来的一丝紧张。

    “离长老,你知道我有话要问您?”

    离长老一听,顿时笑了:“你是若水的女儿,心里有多少弯弯肚儿,我还不知道?说吧!你想要问什么?”

    端木青闻言便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过了一会儿,深深地呼吸了一下才问道:“离长老,我想……我想问您,知不知道我父亲是谁?”

    端木青的这个问题,让他脸上的表情默然一滞,仿佛是想到了某一件不太愿意想起的事情。

    “怎么了?”陡然间,端木青心里就升起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你父亲……”离长老看了她一眼,然后又停顿了一下,过了一会儿才道,“我没有见过你父亲。”

    但是端木青却没有因此而不再探寻:“那你一定知道他,你知道什么?告诉我好不好?”

    她敢肯定离长老一定知道些什么,不然他不会是这个反应。

    “雪女啊!有的事情你不用知道得太详细了,至少你那个父亲对你很好不是吗?你不是也说,你将他当做你自己亲生的父亲一样吗?”

    端木青拼命地摇了摇头:“不,这不一样的,爹爹对我很好,我也很爱他,确实如你所说,我一辈子都会将他当做我的亲生父亲一样看待,但是这并不影响我对亲生父亲的渴望。

    我很想知道他是谁,是怎么样的一个人,他和我娘到底怎么回事,他去哪儿了。”

    离长老看着面前的女孩,一个有着和当年那个人相似脸庞的女孩。

    他轻轻地叹了口气:“在你心里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端木青张了张嘴,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她很努力地想了想,却摇了摇头:“在我心里,如果是父亲的话,像我爹爹那样就已经很好了。

    可是,他不是爹爹,我实在想不出他是该怎样的,但是我就是想知道是他真正的样子,想知道他去了哪里,想知道当年他和娘亲之间又发生了什么!”

    虽然秋恬和端木竣对她都甚好,也让她享受到了亲情的温暖。

    但是亲生父母的缺席依旧让端木青感到遗憾,这并不是一件矛盾的事情。

    “你啊!”离长老看着端木青,又用手抚了抚她的头发,“跟她一样的固执。”

    端木青知道他说的是自己的亲生母亲,上一任雪女——秋若水。

    她没有作声,静静地等待着他的下文。

    “你真的要听吗?”离长老眼睛里带着认真,在星光下却显得很温和,“有时候真相是残酷的,说出来并不见得是好事。”

    然而端木青却坚定地点了点头:“是!离长老,你告诉我吧!”

    尽管他说了前面的那句话之后,端木青的心有些不好的感觉,她轻轻地握住了手,咬了咬下嘴唇,还是坚定地点头。

    转脸看了一眼星空,离长老才转脸看回端木青,轻轻地点了点头:“好吧!那我就说一说那些过去的事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