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端木青轻轻地点了点头:“好!”

    鸢语还想要说什么,但是看到离长老和端木青都决定了的样子,便也没有再说什么,而是转身去找小岩。

    从知道端木青是雪女的身份之后,每一次看着她的时候,小岩的眼睛里多多少少的总有些不好意思的样子。

    “你好好护送雪女出去!”离长老对小岩吩咐了一声之后,便转身往屋子里走去,丝毫没有留恋和舍不得的样子。

    端木青微微一笑,其实她知道此时离长老的心里是什么样的想法。

    只是并不想多说什么。

    “走吧!”端木青也没有再一次跟众人道别,原本就是怕这里的人会意气用事,所以离长老才没有将这件事情通知出去。

    这一次小岩带着端木青走的路就宽敞多了,不但是宽敞,而且不像上次那般曲曲折折。

    “小岩,你将我送到那些人附近,你就回去,不要再跟着我了。”

    端木青跟在小岩的背后,面无表情道。

    “啊?”小岩顿时停下了脚步,“为什么?大家不是都说好了,让我跟着你吗?”

    说着还指了指背上的包袱,表示自己都准备好了。

    端木青摇了摇头:“你不知道外面的情况,我之前那么说也是以为我们可以顺利的出去,但是如果你这样跟我出去,那就只有一个后果。

    那就是被他们抓住,然后和夜魂他们一样被关起来,我们还是不会在一起。

    并且如此还会带来一个后果,那就是被他们发现你们的存在,我不知道对方手上到底有什么样的能力,就不能够保证他们不会通过我们找到大家。

    这样的后果是什么,你应该清楚。

    每一个隐国人都是我们计划中的一大助力,也是我们的一个变数,在聚集到足够的力量之前,大家其实都是脆弱的,我不希望再有人出事。”

    “可是……”小岩觉得端木青的话说的很有道理,但是又好像不应该是这样的。

    许久之后,他才坚决地摇了摇头:“不行,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虽然刚才听你这么分析也好像很有道理,但是我只知道一点,我答应了大家,答应了要好好地跟着你。

    我就不能够不遵守自己的承诺。

    而且若是我丢下了你,你以后可要怎么找到我们呢?你根本就来不到这个地方的。”

    端木青看着他,崔然一笑:“我找不到你们,难道你还找不到我吗?”

    “找你?”小岩费了些时间,来理解这句话是个什么意思。

    “是啊!找我!”端木青道,“虽然眼前看来,我这么过去,是落在了他们的手里,但是我比他们占得优势就是,他们是要从我这里获得东西的。

    那就是再给我机会,我相信我会逃开他们的,你到时候只要到长京的令王府里去就能够找到我。”

    “青……郡主?”小岩想起之前端木青跟他们说的关于她的经历。

    “嗯!”端木青笑着点了点头,“令王府里都是自己人,只要你说是找我的,一定就会有人去通报的,放心!”

    她的话,让小岩颇有些左右为难,若说之前还有一个理由在支撑着他的话,现在却不知道该怎么反驳端木青了。

    只是他的心里始终都不能够放心,毕竟眼前的这个是雪女,是他们隐国复国的希望,就这样让她涉足危险,实在是非常的不放心。

    “我……”

    看到他的犹豫,端木青脸色正了正,语气也变得严肃了些:“小岩,我是雪女,我跟你说话其实也是有一种命令的意思,你可明白?”

    “我……”

    小岩抬起眼,就看到了她眼里的坚决,好一会儿,才叹了一口气,点了点头道:“那好吧!”

    见他终于同意了,端木青才长舒一口气:“好吧!那我们接着走吧!”

    很显然之前小岩带她走那么多的路完全就是为了迷惑她,这一次走出来,根本就没有用多久。

    在小岩的能力范围之内,要找一条近道,自然是十分简单的事情,因为他对岩石有着不可思议的控制力。

    出来之后,小岩皱了皱眉,还想要说什么,但是才看到她那张脸,便又打消了念头:“那我回去了!”

    端木青笑着点头,却嘱咐了一句:“等到一个时辰之后再出现在大家面前。”

    再看了她一眼,像是道别一般,小岩终于还是转身走入了那片深山。

    若是此时他就回去了,大家看到了真心指不定是什么后果。

    他们的异能端木青并不是很了解,但是所有人的能力加在一块,打定了主意要跟外面的这些人斗上一斗的话,还真不是什么难事。

    只是这样一来,对于对方来说,可能并没有什么,不过就是死了一些人而已,但是对于孱弱的隐国来说,却是极为严重的损失。

    端木青深吸了一口气,然后便往另一个方向的密林里走了。

    虽然是夏季,但是树林并没有很大的湿气,想也知道,这么长时间的干旱,就算是密林,也同样水分缺乏。

    “你知道我们在找你。”静谧的树林里,突兀的声音响起,是个陌生的声音。

    端木青没有回头:“我是逃出来的,你们发现了自然是要找我的。”

    “跟我们走吧!”男人并没有打算跟她多费唇舌,冷冷道。

    端木青转身,看到的是十几个穿着打扮都是一样的人,像是江湖上的杀手模样。

    微微皱了皱眉,端木青有些疑惑,眼前的这些人并不像是之前将将自己软禁起来的人。

    “你们是什么人?”

    “自然是来抓你的人!”那说话的人看上去是这一群人的头头,说起话来不见得客气,更多的像是机械化的回答。

    看了一眼自己周围,端木青知道眼下自己是逃不掉的,干脆点头道:“那就走吧!”

    那伙人也老实不客气,立刻便走上两个人来,原以为还是如上次一般将她带走,谁知道端木青还未反应过来,就被直接敲晕了。

    等她再一次醒过来的时候,她仍旧在一辆马车上,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只是这一次的马车显得十分平常,就像是一般人家出行的马车。

    而且没有人在旁边伺候,手脚都是被捆着的。

    端木青越发觉得这一伙人跟上一次的有所不同了。

    又想起上一次说话妖里妖气的人跟自己说的话来,听上去好像很有些权利的样子。

    而他们当时将她带走的时候,那乘坐的马车也跟现在不是在一个等级上的。

    那样华丽的样子似乎跟当时那人说话的语气也十分相配。

    那么这一伙人又是什么来路?

    端木青这一次当真是一点儿的底都没有了。

    若说上一次,她还觉得可能是韩渊或者周虞的话,这一次,却是半点儿都猜不出了。

    更加想不到他们这样抓自己是为了什么事情。

    “吃东西!”冷冷的三个字在马车外面响起,然后就有两只馒头被扔了进来。

    车门仅仅打开了一瞬间,然后就重新被关上了。

    甚至于来不及看那丢馒头进来的人长得什么样。

    端木青没有动,静静地听着外面的动静,似乎不止自己这里一辆马车,外面还有些骑马的人。

    看来他们是扮作了商队前行,那么按照东离的习惯。

    这个时候走的应该是官道,那么官道上会不会有什么转机,让自己逃离这些人。

    不是因为其他的原因,仅仅是因为,端木青现在怀疑这一群人跟上一次的根本就不是一个来路,若是如此,不但打听不到一点儿东西,还会将自己搭了进去。

    而且这群人这样的粗暴,根本就没有给她任何逃跑的机会,连吃东西都不给自己松绑,其行为更像是一群草莽。

    端木青静静地躺在车厢里,身子动不了,同时自己也不想动。

    此时的她,就像是一匹狼一般,静静地等待着转机。

    听着自己的脉搏,计算着时间,大概三个时辰之后,马车才终于停了下来。

    然后她就闻到一股香味儿。

    只是对于端木青来说,这样的迷香实在是太小儿科了。

    他们既然要将自己迷晕,应该就是防止自己逃跑,也就是说,很有可能这就是自己逃脱的最好时机。

    果然,在香味弥漫了一会儿之后,车门就再一次被打开了。

    “东西没吃!”

    “倒是挺犟的。”

    “这样不会把她给饿死了吧!若是人被饿死了,我们可就一分钱都拿不到了。”

    外面听到他们的对话,端木青彻底肯定了这些人跟前头那一批不是同一伙。

    这次的这些人是为了钱而来的。

    与上次那些人的目的,差得十万八千里。

    “不管她这些了,依我看是还没有饿到那个份上,等到真的饿了,自然会吃,这些大小姐一样的人,就是没有吃过苦。”

    说话间,就有一个人走上来,将她背在了背上。

    然后感觉到似乎有人给自己加了一件披风。

    “几位客官,是要住店吧!我们这里有上好的房间。”一个女子的声音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