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从那语调里就听得出来是客栈的老板娘,常年吆喝惯了。

    “三间靠在一起的普通客房,我妹子病着,不要人太多的地方,吵得很。”

    听声音,背着端木青的这个人应该就是之前看到的那个小头目。

    “好好好!客官跟我来。”女人言语间都带着笑意,将几个人往后院领。

    “倒也是几位爷来得巧,今儿人少,这里安静得很,快请进吧!”

    然后就是老板娘开始磨嘴皮子推荐,想来这客栈还兼卖点杂货。

    “少罗嗦,我们不需要,下去吧!”许是被那老板娘说得烦了,小头目声音里带着些不快。

    咕哝了两声,那老板娘还是退了下去。

    然后才有人刻意压低了声音问道:“大哥,现在怎么办?我们带着这女人一路又赶回去吗?只怕时间来不及,还有三天就要交人了。”

    端木青听得心里一阵心急,为什么他们就是不透露他们的身份,而那抓她的人又是谁。

    “这怨不得我们,迟了几日就迟了几日,毕竟是他们没有说清楚,这女人这么难捉,除了我们之外竟然还有好几拨人都在找她。”

    屋子里陷入了沉默,只是一会儿,好像他们都在思考些什么。

    然后方才那人又问道:“你说这女人是谁啊?怎么就这么多人想要抓她呢?”

    “你管这些做什么?”小头目怒喝一声,“我们的任务就是抓人,然后交人拿钱,至于这个女人是什么人,跟我们有关系吗?”

    “大哥别急,我只是好奇这么一问罢了。”

    “我们在江湖上可是有名头在外的,到现在能够有这些生意还不都是这么多年来用心办事挣来的?你小子别给我毁了。”

    “是是是,大哥,你放心,现在我们不光是在东离有了自己的地位,就是西岐如今也有人找我们,还不都是因为大哥早年的拼命嘛!”

    “你小子知道就好!”那小头目冷哼一声。

    端木青心里却是没来由的一紧。

    方才他们的话,她大概是听明白了,是不是说,这一次要抓她的人,并不是东离人?而是来着西岐?

    这一点端木青就拿不准了,之前在西岐做过的事情不少,只是该了结的人都了结了,也并没有留下什么尾巴,到底是谁要抓自己呢?

    “不管这些了,我们只按照我们的进度来,你去找那边店家要点儿吃的,送过来吧!”

    “有大哥守着,这女人应该也是跑不了的。”那人离开之前还忘不了在多奉承一句。

    没多久,那人又仍旧回来了,似乎端了好些吃的过来,两个人都是狼吞虎咽的样子,只是端木青还是只能一动不动地装晕,半边身子都麻了。

    “这女的怎么还不醒?”一边吃着饭,那人一边问道。

    小头目过了一下才回答道:“应该快了,这种人都不经事的,随便一点子东西都可以让她们昏睡几个时辰。”

    “那是!还是大哥的东西管用。”

    他话音才落,就听到外面似乎有些吵吵嚷嚷的。

    “什么声音?”小头目问了一句,然后就对另外那人道,“你出去看看。”

    只是那人还没有来得及出去,就有人推门进来了:“大哥,外头来了一群人,为数不少,看样子身上都有功夫,而且功夫底子都还不弱。”

    “看得出底细吗?”

    “看不出来,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

    “什么?”

    “不是道上的。”

    “官府的?”小头目问了一声。

    “额……不确定,不过,很有可能!”

    端木青心里一紧,会是谁呢?

    关键是现在自己身在何方都不知道,实在是不好确定这里是谁的地盘。

    如果外面当真是官府的人的话,此刻的她也不鞥能够确定到底是谁的人。

    “你小心些出去转转,确定了一下才过来。”

    那人很快就去了。

    端木青还是不敢睁开眼,至少这个时候她还能够探知一点儿东西,可若是这个时候她突然醒过来,保不齐这些人会直接将她打晕过去。

    眼下的等待有些漫长。

    端木青的心里隐隐的有些期待。

    “大哥!”没有多久,方才的那人又回来了。

    “怎么样?”

    “没事儿!看样子他们只是路过,并没有发现什么,但是好像他们是在找什么人。”

    “妈的,又是在找人,该不会又跟这个女人有关吧!”

    “也真是中了邪了,这个女人究竟是什么来头,怎么这么多盯着她的?我看上去也没有见得是怎样的倾国倾城啊!”

    “才刚说完他,你又来了,这些事情不是我们探听的范围,你管他这里头是什么意思,好好将人送到就是了。”

    他们几个人还在那里骂骂咧咧的,听说话的方式就知道是江湖草莽。

    端木青心里微微有些遗憾,若是这个时候韩凌肆在就好了。

    可是一想,又摇了摇头:“他在又能如何?现在自己被困在这里面,他也没有办法知道啊!他又不是通灵老人,又不是麻姑,更不是鸢语。”

    “你早点回去休息,我跟老三也要睡下了,明天一早赶路。”那小头目吩咐了一声,就起身开始准备就寝。

    “老大,那她呢?”

    “我们两个挤一张床就是了,那张床留给她。”

    “大哥还会怜香惜玉啊!”

    “扯淡!赶紧睡!”

    这群人似乎是早就习惯了这样的生活,说睡觉没有一会儿就睡着了,难得的是竟然没有鼾声如雷,大概也是因为一直接受着警惕的训练的缘故。

    端木青在黑暗中睁开眼睛,屋子里的每一件东西都可以看的清清楚楚,甚至于是那两个人的五官。

    十分平常的样貌,端木青有理由相信,不管他们扮作什么样的人,都可以很轻松地骗过别人的眼睛。

    在这养静谧的夜里,端木青开始思念起韩凌肆来。

    就算是白天的她再怎么要强,再怎么表现得不在乎,到了晚上面对自己的心的时候,还是很清楚,自己真的很想他。

    尤其是在这个时候,在这样陌生的地方,被陌生的困着。

    真的很希望这个时候他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将她拥在怀里,轻轻地对她说,不用怕!

    可是,这只是想想罢了。

    以前在长京,有那么多的机会,却从来都不会这么想。

    因为他们之间横亘的那道阴影始终都没有散去,始终都存在于他们之间。

    好像都在相互较着劲儿,明明知道彼此心里自己的重要性,明明知道自己对对方的感情,偏偏的谁都不愿意开口重提那个话题。

    一方面,有着不愿意认输的倔劲儿。

    另一方面,也是害怕再一次揭开那个伤疤!

    那个已经失去了的孩子,是他们共同的不愿意触碰的痛。

    但是这个时候,端木青她真的很想见他,很想他的温度,他的味道。

    不知道是因为思念太过于强烈还是怎样,端木青简直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

    她突然听到一阵低沉的箫声传来,带着浓浓的哀伤,仿佛是一个失去了挚爱的男子,站在荒草凄凄中凝望。

    那种悲凉,瞬间就感染了她。

    这箫声,怎么……

    好像很熟悉的感觉。

    韩凌肆!想到这一点,端木青立刻想起来了他。

    在西岐的时候,她听到过他吹箫,也只看到过他会这一种乐器。

    是他,一定是他。

    尽管没有听他吹过这首曲子,但是端木青的心里有一种很强烈的感觉,这个人一定是韩凌肆,不会有错!

    “韩……”端木青刚要出声,才喊了一个字,就立刻自己停住了。

    这个时候,不能喊!

    但是,尽管如此,还是立刻将那两个人惊醒了。

    屋子里的灯亮了起来,小头目掀被起身,然后就看到那边床上的女子紧紧地蹙着眉头,眼睛也紧闭着,嘴巴好像在说些什么。

    看上去像是在说梦话一般。

    “是在做梦呢!”小头目说了一句,然后朝那手下挥了挥手,“睡吧!”

    屋顶上,韩凌肆看着星空,胸口堵得难受,好久都没有青儿的消息了,她到底在哪里。

    所有的追踪都断了线索,她就像是彻底的消失在了人海之中。

    这种感觉很不好。

    这是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就像是你眼前熟悉的一切,熟悉的世界突然间变得陌生和冷漠了。

    好像少了那个人,整个天地间就没有了色彩一样。

    他知道她们之间一直都存在着问题,也知道他们都在逃避着这个问题。

    每一次想要开口对她说些什么,都发现自己无法开口,而她也没有给他开口的机会。

    在她去臻州之前的那段时间,他们像是离得很近,但是他自己知道,两颗心之间始终都有距离。

    不像是在青州的那段时间,虽然自己天天都在外面忙碌,两个人只是晚上才会见面,但是那时候他们的心是靠着的。

    韩凌肆以为他会没有办法开口,会一直都这样沉默下去,直到某一个契机出现。

    可是现在他等不了了,他只想要见她,然后说一声“我爱你”,说一声“我不能够没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