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一曲终了,韩凌肆将洞箫放回腰间:“青儿,你在哪里?”

    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觉得这个时候心莫名的跳了一下,十分不寻常的跳动了一下。

    就像是突然感觉到了什么。

    这种感觉很奇怪,很奇怪。

    “大晚上的不睡觉?”男子戏谑的声音响起,不用看也知道是谁。

    “睡不着。”但是韩凌肆并没有跟他开玩笑的兴致,只是淡淡地回了一句。

    “你在担心她?”紫衣挑了挑眉,在他旁边坐下来。

    “多少天了,一点儿消息都没有,叫我怎么不担心?!”不知道为什么,韩凌肆倒是渐渐地愿意跟旁边的这个人说上一些心里话。

    他是一个值得深交的人。

    “我总是觉得青儿的命格有些不同。”

    韩凌肆挑了挑眉,像是不怎么能够理解他这说法。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但是一直都是这样,我总觉得她不会真的出事,就算是遭遇了十分危险的情况,最后也一定会逢凶化吉。”

    紫衣说这话的时候,却是皱了眉头的,好像自己也不太能够确定这种感觉是不是对的,就算是自己有这种感觉,又该不该说出来。

    “你是在安慰我吗?知道我此时实在是担心极了。”韩凌肆拍了拍他的肩膀,“不管怎么样,你这样的话,多少还是会让我安心一点儿。虽然我并没有这种感觉。”

    摇了摇头,紫衣笑道:“你这是关心则乱,别想太多,好好休息,说不定明天就有消息来了。”

    再一次抬头看了一眼星空,韩凌肆喃喃道:“不知道这个时候的青儿是不是能够看到这片星空,如果可以的话,她会不会正在仰头看着。”

    紫衣看着他,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谁说女子痴情者众,男人薄情者多。

    其实,男人若是痴起情来,并不会比女人少一点儿。

    这世间,不管男女,能够痴入一段感情,其实都是一种幸福。

    想到这里,紫衣摇了摇头,如他自己这样的人,就注定了一辈子不能动情,不是不能,是没有资格。

    他的身份注定了他的命运。

    “你不睡,我可困了!”这样的问题不能深入的去想,不然为难的是自己,关于这一点,紫衣很早就明白了,所以,他才可以洒脱的活到现在。

    一边飞快地跃下屋顶,紫衣一边抛给韩凌肆这么一句话。

    “是啊!说不定明天就有消息了,青儿,你一定要等着我!”韩凌肆站起身来,突然间觉得胸闷的厉害,忍不住对着夜空大喊了一句:“青儿!”

    殊不知,此时的端木青却被震惊的说不出话来,真的是他!

    “啊!”只是她太过于专注地听着外面的动静,完全都没有注意到屋子里的那个小头目已经朝自己靠近了。

    不过就是随手一下,便又晕了过去。

    “大哥,你怎么还是把她打晕了?”

    “外面那两个人的内功十分深厚,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小心总是好的。”

    他这么一说,那小弟立刻点头同意:“大哥说得对!”

    端木青莫名的昏睡过去,绝对不知道,这个时候的她和韩凌肆其实相距不过二十丈。

    而韩凌肆也不知道,在他所站着的屋顶对面的房间里有着他心里最渴念的那个人。

    当第二天,端木青醒过来的时候,第一个感觉就是,她是不是已经被韩凌肆给救下来了。

    但是,身体的感觉告诉她没有,因为,她闻到了陌生的味道,这里的空气里,没有那股清松味,没有他的味道。

    睁开眼,果然就只看到那两个人在吃早点。

    “喂!大哥,她醒了。”

    两个人已经换过了衣裳,看上去并不像那时候在林子里看到的样子。

    原本就觉得他们这样的脸无论是打扮成什么样都不会引人注意,此时看来,这个想法丝毫都没有错。

    “喂!饿了没有?”那小头目脸上没有什么表情,语气也和最开始一样。

    端木青不是那般盲目傲气的人,此时的她是真的饿了,所以,也就毫不客气地点了点头。

    但是她更想知道的是,韩凌肆还在不在这里。

    她知道,昨天晚上那不是幻觉,他真的在,那是他的声音,他在寻找自己。

    端木青眼眶蓦然间就湿润了,韩凌肆,我在这里,你能不能够感觉得到?

    “喂!大哥,她哭了!”

    那一旁看上去年纪小一点儿男子指了指端木青对那小头目道。

    “我们又没有欺负你,你哭什么?”小头目看到端木青的眼泪,显得十分不耐烦。

    端木青自然没有理会他,只是眼睛里的眼泪像是被打开的阀门一样,不停的流出来。

    “女人真是麻烦!”那小头目不耐烦地说了一声,然后拿了两个馒头递给一旁的手下,“给她吃。”

    “可是大哥,她的手脚都还绑着呢!”似乎是被端木青的眼泪给弄的,那人看着似乎有些不忍心的样子。

    他不说端木青还没有发觉,此时才想起来自己一直都是保持着这个姿势,算起来也有六七个时辰了。

    只是奇怪的是,她并没有感到手脚因为长时间被绑而造成的不适。

    这一点发现让她将方才的悲伤都给忘却了,只是对自己的身体开始感到有些好奇。

    难道这又是一种异能?

    “不能松绑!”那大哥相对来说可是一点儿都不怜香惜玉,听到小弟的话之后连忙摆手,“也不知道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人,这么多人的眼睛都盯在她的身上。

    说不定就是个武林高手,我们捆了她,到时候完好地交给买主就是了,其他跟我们都没有关系。”

    那手下看了一下端木青,又看了看他大哥,最后只好走到端木青面前:“我看你不方便,喂给你吃好了,但是话说回来啊!你不能使诈,我可真心没有存着害你的心啊!”

    端木青这时候眼睛里已经没有了眼泪,看着那人轻轻地点了点头,并不说话。

    只是没有想到她看起来一个武林大汉,做起事情来却还是颇细致。

    慢条斯理地将手里的馒头撕成小块小块地喂给端木青。

    端木青倒也没有觉得不好意思,在清醒之后,她知道,这个时候韩凌肆就算是在对面,自己被绑着也没有办法知会她。

    识时务者为俊杰,现在先填饱肚子,让自己保持体力才是最重要的。

    “你怎么都不说话啊!我记得你会说话的。”这人大概是看到端木青一言不发,眼眶红红的样子,动了同情心,颇有些想要给她解闷的味道。

    “你小子,这时候可不是什么怜香惜玉的时候,更何况这女人只怕你也惹不起,你被给我惹事儿啊!”那边小头目冷笑着道。

    “大哥你想哪儿去了,我又没有给她松绑什么的,只是跟她说两句话而已,她被我们抓过来到现在,一句话都没有说,大部分的时候还是晕晕乎乎的,说说话她能好过一点儿。”

    端木青倒是有些愣了,因为她的认知当中,这些人不应该是这种性格啊。

    但是马上,这位大哥就给端木青解了惑了:“你小子到底是怎么进来的啊?老大竟然还真收了你,我都不敢相信了。你杀过人吗?”

    那人一听,笑嘻嘻地摇了摇头:“没有,但是老大说,我有做这一行的潜质,所以……而且大哥你又是经验丰富的好手,就让我来跟着你学习了。”

    “我看你小子哪里是什么做这一行的潜质,根本就是有拍好马屁的潜质好不好,想来老大应该也是被你这样忽悠的。”

    他这么说,那人也不生气,只是嘿嘿一笑。

    端木青看了他两眼,对这个人的认识颇有些变化。

    就在这个时候,昨天来过的人匆匆走了进来,只是这一次跟着他的还有另外的几个人。

    端木青状若无意地看了一眼,确定这些人都是昨天看到的人几个。

    “怎么样?”那小头目放下手里的筷子,随意地擦了擦嘴巴,问道。

    “走了!”来的人显得十分高兴。

    “真的?”那小头目也跟着笑了,“被他们那伙人逼在屋子里不敢出去也是头一遭了。”

    “这哪里能够怪大哥啊!是伙人太厉害了,就那里头两个头头的内功,只怕整个天下也找不到几个敌手,老大你的武功自然是登峰造极的,但是我们现在还有任务在身,并不是为了打架斗狠,自然不能硬来了。

    躲一躲又不是怕了他们,只是说这样对我们来说更加有利一点儿,对吧!二师哥?”

    “你小子,怪不得大家都喜欢你,一张嘴甜的跟什么似的。”那进来的人笑了笑,然后才对那小头目道,“大哥,既然他们都走了,我们也就没有什么好顾忌的了,现在就快点儿上路吧!”

    端木青茫然地看着他们,其实心里隐隐地猜到了他们说得是什么。

    “昨天晚上的那一吼,里头蕴藏的内力,当真是我都没有见过的绵长。”那人的二师哥一边收拾着东西,一边笑道,“就是没有听清他喊的是什么。”

    端木青在心里默默地流着泪,因为她听得很清楚,那是韩凌肆的声音,他喊的是她的名字,只是她没有机会去答应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