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你确定?”另一头韩凌肆看着面前的一个穿着红衣的女子,冷声问道。

    “嗯!回昊王,我们跟踪那伙人很久了,他们的行迹早就超出了普通商队的该有的样子,后来又派出人去打探过,他们不是商人。

    不仅如此,而且他们在极力地隐藏着什么,我们的人在打探的过程中,伤了一个,但是清楚地看到那些原本该装着货物的箱子里,装得世人。

    更重要但是,那箱子的构造十分的奇特,根本就很难被攻破,很显然要应付的不是一般人。”

    红衣回答的十分清晰,韩凌肆眼底涌出一丝狂喜,但是被他十分镇定的压制下去了:“走!”

    “远不远啊?”紫衣跟在他后头,随口问红衣。

    “不远,他们刚刚从歇脚的客栈里出来,应该没有走多远。”红衣面无表情,老老实实地回答最大的头领的问题。

    韩凌肆几乎片刻都不能等了,恨不能插上翅膀,当下便运起内力,以轻功代替脚程。

    紫衣十分无奈地摇了摇头:“喂!对方很难缠的,你留点儿力气好不好?不会到时候什么都丢给我一个人吧!我不干啊!”

    但是很显然,韩凌肆并没有听到他的话,或者是听到了也当做没有听到,在这个时候,他已经如同一尾鱼一样消失在了紫衣的面前。

    “得!遇到这么个人,我也就从清闲命变成了劳碌命了!”

    韩凌肆眯着眼睛看着那边的战局,并没有出手进入帮忙。

    只是因为在他认出对方的同时,他知道对方如果看到他,也一定能够认出自己,这种感觉真是糟糕。

    明明知道很有可能她就在里面,但是就是不能上前去,因为这一次的事情已经闹得够大了,若是在往上闹,自己就真的是没有脱身的理由了。

    好在紫衣这一次准备得充足,带来的人虽然不是很多,但是都是武功高手。

    对方虽然人力不弱,但是这个时候对上紫衣的人也算是白搭了。

    紫衣斜斜地靠在韩凌肆一旁的树干上,撇了撇嘴:“你是不是很紧张?”

    韩凌肆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这个男人今天的话好像特别的欠扁。

    只是他没有那个精力去跟他一般见识,他着急的是青儿的安危。

    没一会儿,紫衣的手下就干净利落地将那边的人都解决了,虽然也有伤亡,好在并不惨重。

    相对来说对方的全军覆没而言。

    实际上论实力,对方肯定是敌不过紫衣的影色卫的,但是,他们布下的障眼法太多了,而且还有很多陷阱,所以韩凌肆他们才找到现在。

    这一次,看到箱子的构造时,韩凌肆心里的怒火就如同涨潮时的江水,杀人的心都有了。

    运用内劲恰到好处地将箱子打开,紫衣摇了摇头,替他打开盖子,看到里面的人时,两个人都是吃了一惊。

    “这……”

    “怎么是你?”

    韩凌肆怒了,因为他们都清楚地看到里面躺着的并不是端木青,而是地瓜!

    “是你们?”地瓜也是十分的吃惊,在里头的时候,他就已经感觉到外面的情况了,只是还不知道具体是谁跟谁对上了。

    毕竟这些天来,出现的人不少,都是打着各种旗号来的。

    但是无一例外,来的人都灰溜溜的走了,今天总算是个例外,而且还是韩凌肆带来的例外。

    不得不说这是一件好事。

    “找到青儿了吗?”在明白了事情之后,地瓜首先就想到这个问题。

    紫衣撇了撇韩凌肆,然后朝地瓜努嘴:“你瞧他这个样子,你说呢?”

    地瓜顿时皱紧了眉头:“到底青儿被弄到哪里去了,是谁干的!”

    韩凌肆没有理他,而是阴沉着一张脸离开了。

    红衣站在一旁十分的害怕,谁都知道韩凌肆是有名的冷面王爷,而且在朝堂上的手段都十分的辛辣,这一点,只要稍微对政治有点儿了解的人都知道。

    自己这一次算是撞在他手上了吧!

    就这么想的时候,紫衣突然拍了拍她的肩膀,摇了摇头道:“放心吧!他还不至于那么灭绝人性。”

    “你还有心思笑!”地瓜从箱子里蹦出来,奈何饿了太久,才着地,腿就软了。

    倒是让紫衣一阵好笑,伸手就将他夹在腋下带着走了:“先去吃顿饭再来发怒吧!眼下青儿没有被找到,你们一个怒也是怒,两个一起怒也是怒,我是无所谓了。”

    可这一次,地瓜并没有像以前那样大喊大叫,相反的,他显得极为沮丧,倒是让紫衣有些意外。

    从救出地瓜之后,韩凌肆就一直都没有说话,而是静静地做着一切事情。

    吃饭,睡觉,找人!

    可是,从地瓜之后,他们陆陆续续的收到了许多的消息,而且每一次都会救出一个人,但是当将最后的一个阿文救出来之后,还是没有端木青的消息。

    为了这一点,紫衣都没有从韩凌肆的脸上看到过笑容了。

    就算是之前一直都嘻嘻哈哈哈的他,也再笑不出来了。

    原因很简单,他们一直都是顺着一条线追查,然后才慢慢地将他们都给救了出来,但是这条线上所有的线索都用完了,端木青并不在。

    也就是说,最开始她是在这群人的手里,可是到了后来,就被别人带走了。

    这一伙人是谁,没有人有头绪。

    “你去做什么?”紫衣正躺在屋顶上看星星,心里的担忧丝毫都看不出来。

    然后就看到韩凌肆一个人出去了。

    “散散心!”冷冷地丢出三个字,韩凌肆就显得十分落寞地离开了。

    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紫衣有些无奈,其实,他并不是真的不担心端木青。

    虽然和那个女子接触的并不多,但是认识以来,他总给他一种十分特别的感觉。

    就像是空谷幽兰,静静地开在那里,高傲,冷艳,但是实际上,靠近了她,就会发现,她会散发出醉人心肠的味道。

    她的内心是善良的,是可爱的,只是被她用脸上冷淡的表情给掩盖了。

    从刚开始认识她开始,紫衣就知道,对于这个女人,他没有抵抗力。

    只是,他是紫衣,是梅鹤先生。

    所以,没有然后。

    于是,他的脸上就只有那种满不在乎的笑容,带着点儿漫不经心。

    实际上,他也很想问问上天,此时的她在哪里。

    端木青再一次被送上了马车,只是这一次,那个老三,也就是之前喂她吃馒头的男子每一次在吃饭的时候,都会上来给她喂吃的。

    直觉告诉端木青,这是他主动要求的,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想。

    “你这样难不难受啊?”照例,每一次他来给端木青喂东西的时候,都会这么问一句。

    但是也只是问一句罢了,因为他没有权利将她放走。

    端木青还是不说话,只是在他将东西递过来的时候张嘴,然后慢慢地咀嚼,再张嘴,再咀嚼,就这样重复着,直到这一顿饭吃完。

    “你啊!怎么这么不爱说话?”老三笑着咧开了嘴,“要是我跟你这样几天不说话,我觉得我的嘴巴肯定会生锈。”

    说着还做了一个似乎是嘴巴生锈了然后他各种挣扎着做鬼脸的样子。

    但是端木青还是没有什么表情,对他的这种耍宝,表现得极为冷漠。

    “你真的不会说话?”老三很是沮丧,“可是我当时真的听到了你跟老大的对话啊!虽然当时我站得比较远。”

    说这话的时候,这个老三脸上还带着些疑惑的样子,好像真的在认真思考,端木青她是不是真的不会说话,当时他只是听错了而已。

    “会!”

    就在老三将手里的东西喂完了,以为端木青还是保持沉默,打算道别一声离开车厢的时候,她却突然蹦出这么一句话来。

    “诶!你说话了诶!”老三喜得无可不可,看这个样子,似乎恨不能出去跟别人说上一番似的。

    但是一看到端木青淡淡的表情就掩了声:“好吧!我知道你是不喜欢说话,也不喜欢跟别人说话,我不吵,不让别人听到好不好?”

    端木青微微垂下眼睑,看样子就是答应了的意思了。

    “那我先走啦!傍晚再来给你吃东西。”说完果真兴冲冲地就退了下去。

    很显然,他对于端木青跟他说了一个字的事情真心的感到高兴。

    端木青有些不能够理解了,为什么这个男子会有这样的反应呢?

    是不是他们每次抓到一个女孩子,他都是这样热心?

    嗯!就是热心,这是端木青现在唯一能够想到的词。

    那么,这份热心对自己到底有没有用呢?

    她不知道。

    只是连续两三天,老三来给她喂吃的的时候,她都会跟他说上一两句极为简单的话。

    就是几个字几个字的,可是老三却十分的高兴,好像这是一件多么了不得好事。

    “吁!”外头的烈马突然长嘶一声,很显然是突然被人勒住了,随即马车也停了下来。

    端木青和老三都是吃了一惊,两个人不自主地对视了一眼。

    “你不要害怕,我出去看看,可能是有人来了。”

    ~~~~~~~~~~~~~~~~~~~~~~~~~~~~~~~~~~~~~~~~~~~~~~~~~~~~~~~~~~~~~~~~~~~~~~

    小寒:来来来,推荐一下好朋友点入画的新书《枕边计:陛下请当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