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端木青微微皱了皱眉,难道他们说的那个买主到了?

    可是没有等到端木青疑惑很久,外面的对话声就传了进来。

    “我们都是商人,正在运送货物,不知道阁下是谁?”

    端木青听得出来那是那老大的声音,听上去果真有些商人的唯唯诺诺。

    但是对方并没有回答他,四周剩下了一片死寂。

    刚刚探出了一个头的老三突然又折了回来。

    “怎么回事?!”这一次端木青不想要装哑巴了,外面的人并不是他们的买家,不然你那老大不会说那番话。

    老三盯着端木青的脸看了好一会儿,这一次没有了他平日里带着一点儿贱贱的笑容,眼睛里十分的认真。

    然后似乎是咬了咬牙,突然伸手开始解端木青身上的绳子:“你赶紧着些,活动活动手脚,待回儿趁着混乱,赶紧逃走知道吗?”

    端木青不太能够理解了,讶异的看着他:“你做什么?”

    “放你走!”老三这三个字说出来带着一股子狠绝的味道。

    但是端木青却知道,这是意味着他做出了最艰难的决定:“为什么?”

    这三个字问得十分平常,就像是她一贯的脸色。

    老三深深地看着她,像是想要将她看到骨子里去:“你能不能别那么多话?赶紧的走就是了!

    对方的人很多,你要小心点儿,我们大概都不是对手,撑不了一会儿,你就趁着这个时候跑。”

    说完他就要往外跑,一点儿都没有退缩的样子。

    但是才跑开,衣袖就被人拉住了。

    “为什么?”端木青还是方才的表情方才的语气,好像只是在问一件十分平常的事情。

    又像是在问一件执着了很久的事情。

    “什么为什么?!”老三显得很着急,这个时候他清晰地听到了外面传来的打斗声,真的不能在逗留了。

    “你为什么要帮我?”终于多了几个字,端木青的眼睛里也多了些东西。

    这些东西叫老三的心一软,蓦然回头,狠狠地将端木青抱了一下,然后又放开了。

    但是端木青知道,这个一个拥抱,不关乎任何的猥琐的情感。

    只是很单纯的想要抱一下她。

    “你该死的眼睛跟我妹妹长得一模一样!”老三狠狠地说了一句,就往外冲了。

    端木青愣愣的,就只是这个理由吗?

    但是,她又转念一想:“难道这个理由还不够吗?”

    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听到我外面的打斗已经进入了高潮,就是现在!

    有了上一次你的经验,这一次钻到车腹下去就显得简单的多了。

    端木青钻进去没有一会儿,就找到了一个安全的时机跳了出去。

    真的很想说,这样的事情还真是一回生二回熟,这一次,一点儿困难都没有似的。

    还是和上一次一样,端木青选择了暂且停留一下观察情势。

    但是这一次的情势跟上一次完全都没有办法比。

    因为实力相差太悬殊了,老三他们那一边的人并不是菜鸟,武功看上去应该也不弱。

    尤其是那老大,可以说算得上是一个武林高手。

    但是,奈何他们人多,而且每一个都不是什么平庸着,双方单个人的实力差不多的话,拼得自然就是人数了。

    但是可惜的是,对方的人数几乎是老三他们的四倍。

    这样的架还有什么好打的。

    端木青皱了皱眉头,再不走就来不及了,狠狠地看了一眼那边的战场,终于还是狠心地走进了树林,虽然不知道这里是哪里,但是跑出去,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

    老三这边的人,几乎都是以一敌二的局面,这个局面还是通过大家的团结,所有人都结在了一个阵型里面。

    这样既可以顾及到自己面前的敌人,又可以在空闲之余帮助身旁的同伴。

    只是这样的剑阵在面对比自己实力高出一点儿的对手时,自然是十分厉害。

    可是,现在对方比自己这边的实力搞出来的不是一点点。

    他们就算是再厉害,剑法再精妙,剑阵再完美,也难逃双全难敌四掌这一真理。

    而且只要哪一边的攻击力稍微强了一点儿,就会将他们的这个剑阵打破,然后逐个击破,那就是毫无悬念的败绩了。

    这样的想法才在老三的脑海里形成,就像是为了印证他的想法一般,一位师弟就在猛烈的攻击下倒地身亡了。

    顿时,剑阵打乱,每一个人都立刻面对了更大的压力。

    方才还有一点儿抵抗力的师兄弟们,顿时失去了战斗能力一般纷纷倒下。

    老三与最后的兄弟,也就是他们的老大背靠着背,极力的进行最后的反驳。

    身上早就已经布满了伤口,就是握着剑柄的手,也被鲜血濡染的滑不留手。

    “啊!”老大蓦然间哀吼一声,替老三挡去一剑,再也没有了反抗的能力,被斩死在了地上。

    一时之间,竟然就只剩下了老三一个人在这里。

    “还好!”他心里暗暗想着,“还好知道我们这边必败无疑,将他放走了。”

    “来吧!”他怒吼一声,就要朝面前的一个人劈去。

    “住手!”陡然间一声姣喝传来,当下所有的人都愣了一愣。

    然后老三就看到端木青从那边走了过来。

    “你回来做什么?!”剑,瞬间从手上滑落,听到剑落地的声音,老三才从自己的不解中回过神,看着端木青怒吼道。

    端木青没有理会她,从地上捡起一把剑,虽然上面沾了很多血,但是她并不在意。

    “你脑袋被驴踢了吧!”老三看到她这样,首先想到的就是这一点,“你一点儿武功都没有,凭什么打啊?”

    他是真的着急,端木青在心里断定,同时也庆幸自己回来了。

    然后她轻轻地将剑放到了脖子上,这一下,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

    “你……你……”老三说不出话来。

    但是端木青并没有看他,而是转向那边的人,冷冷道:“我知道你们是谁,也知道你们上头要你们抓我做什么。

    按照我的推理,你们街道的命令应该是不准伤了我一根手指头是吧!”

    她的话叫那边的人面面相觑,但是他们谁都没有说话,也没有接端木青的话,带着面具的脸上看不出表情。

    端木青也没有指望他们会说话,说不定他们也跟那一次在马车上看到的少女一样,又聋又哑呢!

    “我,可以跟你们走,乖乖的,”端木青停了一停,“但是有一个要求!”

    说着,用那只没有握剑的手,陡然间指向老三:“放他走!”

    老三难以置信地看着她,仿佛是在看看这个女人是不是疯了。

    端木青却是一动不动地盯着对面的人。

    有两个看上去颇有些权利的人,相互看了一眼,然后朝对方点了点头,才让自己的人退开老三的周围,一直到他的安全线之外。

    老三这才知道端木青是玩真的。

    当下想都不想连忙跑到端木青身边,着急道:“你这是做什么?”

    端木青淡淡地看了他一眼,手上的剑并没有放下,而是冷冷地地看向那边的人。

    看她这副样子,老三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但是又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你跑得快不快?我身上有一颗烟雾-弹,待会儿我扔出去,然后抓着你就跑,你用尽全力知道吗?”

    端木青这一次终于开口了:“你赶紧的走,我留住他们,等你差不多了,我再跟他们离开。”

    “你傻啊!落在他们手里你有好日子过吗?别废话了。”老三也是快要急疯了,眼前的女人是不是脑子真的傻了?

    难道长时间的捆绑手脚会把脑子也给捆坏了不成?

    “你妹妹不在了吗?”端木青像是根本就没有听到他的话一样,反而问了一个十分不相干的话题。

    老三听到这话,眼睛里的神色跟着一暗,然后苦笑道:“早就已经不在了。”

    “你方才放我一次,这一次我也救你一次,我们算是扯平了,谢谢你这些天来的照顾。”

    端木青淡淡道,脸上微微有点儿笑意,这一瞬间,老三几乎以为自己看到了妹妹那一双含笑的眼。

    只是他立刻反应过来端木青这是在跟他道别:“你在说什么,按到你真的打算跟他们走吗?”

    “你不懂的!”端木青摇了摇头,“你们的那位买主我不知道是谁,所以我不清楚,但是眼前的这一个我却是知道的,他不会要了我的命。”

    “你再不走,我们两个可都走不成了,你别妄费了我一番好心!”这话她说得认真,老三也知道她说的是实话。

    只是这一次,他真的有些不忍心,仅仅是因为那双眼睛,真的是像极了妹妹。

    “快走吧!”断情再一次提醒道,没有再多说别的什么话。

    老三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然后又看了看后面的那群人,确实如端木青所说,他们已经开始有些不耐烦了。

    “我只能说你自己多保重了!”老三拍了拍她的肩膀,然后终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萍水相逢而已,哪里知道竟然还会有这样的一段缘分。

    自此可知这世界上还是有那善恶到头终有报一说,老三若不是动了善心救了自己一次,自己说什么都是不会救他的。

    实际上,回来也是必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