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这跟她原本的打算就是一样的,就像是那天跟小岩说的一样。

    她方才跟老三说的也是真的,这些人不会对她怎么样,至少是目前不会对她怎么样,既然如此,又有什么好害怕的。

    只是不知道夜魂他们别带到哪里去了,有么有危险,这是她愿意被他们抓住的一个最重要的原因。

    果然,还是原来的样子,这一伙人就显得财大气粗得多了,马车还是如之前那般华丽。

    马车上依旧有一个少女在小心地照料着,看到端木青过来盈盈一笑,也不说话,也不做什么,仍旧小心翼翼地照顾着炉子。

    端木青不会再怀疑这个少女同样是个聋哑人。

    经历了这么多天的逃亡和捆绑之后,她只是想要好好的睡上一觉,简简单单的要求。

    也不再想着中途逃出去,这委实是没有什么意思。

    少女对于端木青的行为不闻不问,好想她所有的任务都只是那只小炉子,和小炉子上的小罐子。

    一觉醒过来,已经是黄昏了,还是一样推不开窗,但是窗外的晚霞却是可以透的进来的。

    所有清清楚楚的知道现在的时间。

    马车也停了下来,从外面的市集声里可以听得出来,这里是一个城市,而且应该还是一个不小的城市。

    端木青不由苦笑,这些日子的颠沛,她早就已经分不清东南西北了,根本就不知道这里是哪里,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少女递给她一个周围都有纱巾的围帽,然后才伸手搭着扶她下车。

    一切看上去都像是一个官家小姐出游的样子,怪不得人家都说大隐隐于朝了。

    这个样子,他们就算是经过韩凌肆身边,她不出声,韩凌肆也不会认为这个大小姐会是自己。

    这一路行来,没有小心翼翼,所有人都显得光明正大。

    若是没有人推窗,也不会觉得这辆马车,除了华丽了些之外还有什么不对劲的。

    这样的日子是安逸的,端木青也没有任何想要逃跑的企图,这就让马车里的少女脸上的笑容越发的明艳了,每天下午给她煮的点心也就格外的用心,味道自然也就特别的好了。

    说起来有些好笑,这个聋哑少女每天蹲在马车里面就是为了给端木青熬点心吃的。

    这里头当然不会有毒,虽然不能说她对整个天下的毒物都了解,但是吃的东西里面有没有掺和别的什么还是能够轻易地吃出来的,所以,端木青也不害怕,更不担心。

    就这样优哉游哉地跟着他们走向未知的地方。

    一直到五天之后,这一次马车停下来,少女没有给端木青帷帽,而是直接一掌将她给劈晕了。

    在晕过去之前,端木青心里想的是,这一路上以来,好像她都被劈晕过无数次了,什么时候才不会再有人这样动不动劈她一掌。

    然后她就被待到了一个房子里。

    和之前的地牢很不一样,这里就像是一个富人家的院子,只是她住在最里间的小院子里。

    若不是看到远处的亭台楼阁,不会以为自己住的地方很大。

    还是那个少女在照顾她,依旧照顾得十分尽心尽力,对于这一点,端木青还是感激的。

    然后在住进来的第二天晚上,那个戴着面具有着妖里妖气嗓音的男子终于出现了。

    还是和上一次一样带着同样的面具,还是和上次一样的声音:“你终于来了。”

    捡到端木青的第一句话,他是这么说的,好像她是他盼望了很久的话。

    若是正常人说出这句话,就算是心里并不感动,却也绝对不会觉得恶心。

    但是此时的端木青就是觉得恶心,原因很简单,因为他的声音。

    “你辛苦了。”端木青只是淡淡地讽刺了一句。

    “没关系,只要你还能够重新回到我身边,我们还能够重新商谈重要的事情,这些都不算是什么的。”

    他的声音听的端木青身上起了一大片的鸡皮疙瘩。

    “我的同伴们呢?”这种虚伪的客套,端木青不想要进行下去了,干脆问出自己心里最想要知道的事情。

    “什么伙伴?”

    “你不要在我面前装傻,当时在明觉寺,你将我抓起来的同时,不是还把我的同伴都给抓起来了么?”

    端木青面对眼前的这个人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怪异感。

    不知道是因为他刻意伪装出来的声音还是别的什么缘故,总之,感觉很不真实。

    这种不真实感让她对他没有办法产生恐惧。

    所以自然而然的说起话来,也就少了那一份严肃。

    “你说的是你隐国的那些国民?”他压着喉咙问道,自然是明知而故问了。

    端木青淡淡地看着他,意思很明显:“你是在废话吗?”

    “这些你何必太在乎呢!反正他们该跟你见面的时候还是会跟你见面的,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而且,我保证不会对他们怎么样,此时的他们都过得十分舒心。”

    这话怎么听都不像是什么好话,什么叫做现在过得十分舒心?他到底对他们做了什么。

    看到端木青的愤怒,他却是不慌不忙,摆了摆手:“你知道我找你来是为了什么的,不要动怒,你还是好好想想,到底答不答应我的提议。”

    “提议?”端木青淡淡地抬了抬眉毛,“你强制性地将我掳到这里来,然后跟我说这是一个提议,那么我可以反对吗?”

    “当然!”谁知道这个人说得十分自然。

    端木青微微眯了眯眼睛,显然是不相信。

    “只是你的朋友,我就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了。”然后他就接了这么一句话,端木青被他气得不请。

    但是更多的是担忧,他方才用的是处理这个词!

    “你给我滚!”端木青实在是忍不住,伸手指向院门口,怒吼道。

    他听着倒是一点儿都不生气:“看来你今天不太想说这个啊!那好吧!那就不说了,我先走了,明天再过来,到时候你可要好好的说话哦!这样的脾气怎么能够好好的谈判呢?!”

    说着话,他才慢悠悠地走了出去,完全一副没事人的样子,仿佛方才端木青的怒吼不是对着他一样。

    这样的人到底是怎么修炼成的,端木青委实是不解了。

    可是这个时候,她没有心思想这个了,别人或许都还好,尤其是夜魂,原本身体就极为不好,这个时候在遭遇这些,实在是不知道还能不能够撑得住啊!

    她还是不知道这是在哪里,就这样莫名其妙地被困在了这里,端木青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双手合十,轻轻地向上天祷告,祈求所有人都可以平平安安的。

    “这一次的消息准确吗?”韩凌肆倏然从椅子上站起来,十分渴求一般地看着蒙卿。

    “嗯!”蒙卿脸上十分严肃,和一旁的紫衣形成鲜明的对比,“可靠,若非巧合我早就在那里安排了人,还真是难找!”

    紫衣笑着道:“这就是缘分啊!不然哪里会这么巧!”

    说着拍了一下韩凌肆的肩膀:“这家伙这一次总算是可以安心了,不然每一次来来去去都是失望,我都担心他承受不来。”

    韩凌肆没有空跟他开玩笑,只是冷冷吩咐了一声:“今天晚上就行动。”

    耸了耸肩,紫衣慢悠悠地踱步出去:“某人还是这么的着急,小心太着急又是一场落空。”

    蒙卿忍不住暗暗摇头,简直不敢相信这个人真的是影色卫的头领,这样的性子还真是跳脱。

    原本以为这里头有人把守那是正常的,但是端木青却从来都没有想到过会有这么多的人。

    原因很简单,当她一抬头就可以看得到屋顶上来回走动巡逻的人,和远处步调一致的巡逻声时,想认为这是一种很简单的把守也是不可能的。

    那个从车上下来之后就一直呆在她周围的聋哑少女还是没有离开,甚至于是连她的房间都没有出。

    端木青躺在床上,看着不远处那个坐在椅子上,笔直着身子入睡的女子,心里不知道算是何种感想。

    这还是第一次,有人用这种方式来宣告她的重要性。

    仿佛是注定了今晚一定会出事一般,端木青躺在床上辗转不能成眠,然后就听到外面传来异样的声音。

    这个声音让她顿时间就完全的清醒了,一个鲤鱼打挺就从床上跳了起来,但是才跳下来,脖子上就多了一根冰冷的竹竿。

    屋子里的灯并没有全部熄灭,而是留了一盏小灯,所以端木青可以很清楚地看到面前的女子。

    同之前的那个女子一样,她的脸上也是带着温和的笑意,好像此时用竹竿阻止着端木青出去的人根本就不是她一样。

    “我……”原本想说,她想要出去看一眼。

    但是话说了一半便又停下了,第一,这个人听不见,第二,就算是她能够听得见,她会让自己出去吗?

    不会!

    所以……

    只是坐在这里等待的时间真的很漫长,她心里有一种预感,今晚来的人一定是韩凌肆。

    他一定是查到了自己的所在了,想到这一点,端木青就感觉到自己的心里一阵阵的雀跃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