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只是这个事后的她没能够有什么作为,只能静静地坐着,心里在着急,脸上也极力表现得平静。

    面前的少女脸上还是温柔的笑意,仿佛完全不知人事一般。

    端木青站起来,忍不住走到门口,发现原本在屋顶上巡逻的人都已经不见了,很显然是去帮忙对付那边的人了。

    刚刚这么想的时候,院子里就立刻跳下了十几个人,全部都是方才撤走的守卫。

    这一点,对于端木青来说不是什么坏事,这只是说明那边的情况不容乐观,这边需要重点看护而已。

    在一片片分散式的打斗声中,她的心紧紧地揪着,不知道外面到底是不是韩凌肆的人!

    蓦然间,院子里跳进来一个人,穿着黑白色的衣裳,在夜色中看不到明显,但是从身形上看得出来,应该是个女子。

    那女子的武功十分了得,行招飘逸如风,但是下手却又十分狠毒。

    端木青想要上前看清来人的样貌,但是才上前一步,就被那根竹竿给拦下来了。

    “你……”

    知道她不会听自己说,端木青也就不费唇舌了。

    不过院子里突然出现的女子身手十分了得,不过这么一会儿功夫,那群守卫眼看着就要落了下乘。

    或许是看出了眼前的情势,那聋哑少女,一把将她拉到后面,脸上一直挂着的笑容没有了,双眼紧紧地盯着院子里的动静。

    那女子会赢,关于这一点,端木青丝毫都没有怀疑过。

    所以,就算是被这个聋哑少女困在后面,她的心里也不见着急。

    果然,没有一会儿,那十几个汉子就被那突然出现的女子收拾得干干净净。

    挡在端木青前面的少女缓缓亮出自己手里的竹竿,眼神冷冽,和端木青一直以来看到的她都十分的不同。

    那边的女子同样气势骇人,就算端木青是躲在少女身后的,依旧可以感觉到她身上那种傲视一切的气势。

    这是一个对自己很有信心的女子,端木青心里隐隐地这么想着,脑袋里闪过一个人的身影。

    那女子挽了个剑花,就朝这边一步步地行进。

    两人对峙着,女子刚要先声夺人,就发现对面的那个少女软软地倒了下去,露出一张冷清的脸。

    这一次,端木青总算是看清了来人是谁,却让她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女子也不理会她的惊讶,一把抓起她的手:“走!”

    走字一出口,带着端木青便已然飞上了屋顶。

    她的武功果真是不弱,就算是身边带了一个人,也不见一丝凝滞。

    只是,为什么?

    端木青心里这么问自己,旁边的人却一点儿反应都没有,好像是在做一件十分平常的事情。

    她的侧脸在院子里的灯光下映照得十分柔和,线条圆润,果真是一个美人。

    连续跳过好几座房子,蓦然间她停了下来,秀眉紧紧地皱起。

    端木青正要相问,一声利器破空的声音响在眼前,然后整个人就被她揽到了一边,堪堪避过那一剪。

    茫然地看着她,端木青反映了一下才记得去看周围的情况,果然不容乐观,她们站着的这个房子周围的房顶上站了一圈的弓弩手。

    “你……”

    心里有太多的疑惑,但是这个时候端木青没有空去追究:“你一个人走得了吗?”

    她知道眼前的人轻功不弱,这个时候拼的就是速度,就是不知道她能不能够在这么多的弓箭下逃走。

    “闭嘴!”女子冷冷地吐出两个字,对于端木青的建议丝毫没有听进去的样子。

    这样的她,端木青从来都没有见过。

    但是,她知道,若是再这样下去,只怕她们两个都活不了。

    “我不需要你救,他们不会对我怎么样的。”端木青脸色也冷了,她不想欠这个人情。

    “晚了!对方动了杀心!”然而对方却是冷冷的一句话回过来。

    端木青皱了皱眉头,还来不及说话,就像是在印证她说的这句话一样,两只利箭同时嗖嗖地射了过来。

    她一把抱住端木青在空中一个旋身,便避过了两支箭。

    端木青又一种感觉,对方似乎是在试探她的底细和虚实。

    果然,第三次就是四支箭同时射过来,她仍旧抱着端木青,只是这一次避开得有些吃力。

    微微的一声布帛破裂的声音,端木青一转脸就看到她的肩头上破了小小的一块,显然是被利箭给擦破的。

    “你放下我!”端木青冷声道。

    “你没有资格命令我!”女子也是倔强的性子,同样冷冷地丢过来一句话。

    端木青皱了皱眉,就要挣扎着从她的手里挣脱,奈何对方看上去文文弱弱的一个女子,嵌在她腰间的手,却十分的有力。

    “嗖嗖嗖”,有是好几支箭。

    虽然心里实在是不喜欢这种被她保护的感觉,但是这个时候端木青也委实是不敢乱动,这可是要命的事情。

    只是,很显然,那边围着他们的人,真的如同女子所说是下了杀手了,根本就不管端木青也在箭雨当中。

    可是,这是为什么呢?

    难道那人放弃了吗?应该不会啊!

    这么长时间以来的纠缠不休,不就是为了那个计划吗?

    这个时候怎么反倒要杀了自己?

    心里这般思考的时候,就听到旁边女子的一声闷哼。

    这才惊觉发现她的左肩被一支利箭穿透了。

    “你没事吧!”

    “闭嘴!”女子还是那般冷漠的样子,就像是她一直以来对端木青的态度,甚至于还带着点儿敌意。

    “你疯了,你没事来救我做什么?”端木青心里震怒了,狂吼了一声。

    但是女子只是无所谓一般地看了她一眼,然后接着带着她躲避矢箭。

    只是,现在这箭雨,却不是说避就避得了的,更何况,她已然受伤。

    “你够了!”端木青眼睁睁的看着又有两支箭插入她的后背,心里涌起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我让你闭嘴。”狠狠地打落一支箭,避开几支,还是有一支刺入了她的大腿,让她一个趔趄,带着端木请一起坐到了屋脊上。

    “你疯了!你是韩雅芝啊!你救我做什么啊?!”

    这个女人真的是疯了不成吗?这个时候,她来掺和什么?

    就算她不想自己死,也不至于为了自己而死吧!

    韩雅芝抬头看了她一眼,眼睛里带着些不甘心:“你以为我会很喜欢你吗?你给闭嘴啊!”

    说话间,一支箭突然射向端木青,韩雅芝秀眉一紧,飞快地扑身而上,那支箭便毫不留情地射入了她的身体。

    “噗……”一大口鲜血被吐在了端木青的衣襟上,青色撞上鲜红,晕染开来的是一片骇人的黑。

    “韩雅芝!”端木青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只是好像这样大声的叫着她的名字,会让她心内的恐惧少一点儿。

    但是韩雅芝对她的呼唤充耳不闻,而是努力转动着头,看了一眼仍旧站在屋顶上的人,然后像是叹息一般地喃喃道:“只能到这里了。”

    端木青没有明白她这句话的意思,但是她还来不及明白,有动静打断了她的思维。

    只见四周屋顶上的人,莫名其妙的纷纷滚落。

    听到惨叫声,端木青才反应过来,有人来救她们了。

    刚刚是韩雅芝在抱着端木青,这个时候却是端木青抱着她了。

    “韩雅芝,你给撑住了,有人来了,我们得救了,你不许死啊!你听到了没有!”

    “君昊来了吗?”从她微微有些茫然的眼睛里,端木青知道她跟本就没有听进去。

    “是啊是啊!他来了!”

    “那我就放心了!”

    “你脑袋坏掉了!放什么心啊!你给我好好的撑住啊!我不要欠你人情,我会把救回来的。”端木青怒吼着。

    好像她很少这么失控,却想不到这一次竟然是为了这个女人。

    像是提醒了自己,匆匆忙忙从袖子抽出那一套珍藏的银针。

    飞快地给她护住心脉,端木青发现自己忍不住鼻酸。

    怎么会这样?

    当时孩子的事情,明明就还在午夜梦回里重现,对于那一次的事情,明明在心底还耿耿于怀着。

    为什么现在却这么难受,很害怕很害怕这个女人就这样死掉了。

    “我救你,跟你没关系!”韩雅芝突然淡淡地开口。

    说出来的话,只是让端木青怔了一怔,然后接着替她施针。

    “我不喜欢你,从一开始就不喜欢,这一次救你也不是因为你,你不要自作多情了。”

    “是啊是啊!我知道,我也不喜欢你,但是,麻烦你不要这么轻易的就死掉了好吗?我没有空来怀念你,更没有那个心思去回忆你!”

    “哼!你的回忆……我半分都不稀罕!”

    “我知道,可是现在你死了,我没有那么强大,会轻易地忘了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端木青真的是恨不能这个时候拍她两掌。

    明明都伤得这么重了,还说话,一说就涌出来一口血。

    “青儿!”端木青陡然间听到一个十分熟悉而焦急的声音,心瞬间就化成了水,眼泪首先打吧打吧落了下来,竟然一个字都说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