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青儿!”韩凌肆一眼就看到那边屋顶上的人影,几乎是立刻便飞掠了过来。

    当那张魂牵梦萦的面孔出现在眼前的时候,他竟然有点儿不敢上前,生怕自己太过于激动然后清醒,以为这只是个梦。

    陡然间他才看到她身上的血迹:“你受伤了!”

    声音里的冷冽让人心颤,这群人好大的胆子。

    端木青连忙摇头:“是韩雅芝!”

    她这一说,韩凌肆才注意到她身旁还有一个人。

    “雅芝!”韩凌肆心里一惊,连忙蹲在端木青旁边。

    此时就算是没有月亮,灯光昏暗,但是韩雅芝惨白的脸色还是十分明显的出现在他的眼前。

    怎么会这样?

    “你怎么了?”

    “你来了啊!”此时韩雅芝的声音已经弱了下去了,没有了方才的力气。

    她看得清清楚楚,韩凌肆出现的是时候,从头至尾眼睛里就只有端木青,就算是自己躺在这里奄奄一息。

    若非端木青提醒,他也不会注意到她的存在。

    认识到这一点之后,韩雅芝知道,其实她没有选错,这样的选择,是正确的。

    “你……你一个人跑来救青儿?!”韩凌肆一脸的震惊,“不!你是将他们带了过来,外面那一群人是你带来的?你什么时候发现青儿的踪迹的?这些天你在做什么?”

    直到这个时候,韩凌肆才想起来,自己已经很久都没有见过她了,也不知道她在哪里,更不知道她在做什么。

    关键是,他从来都没有去想这个问题,原因很简单,因为他实在是没有空,整颗心都挂在了端木青的身上,让他没有心思再去考虑另一个人。

    而此时,看到她这个样子,他顿时觉得深深的自责,这样的愧疚让他说不出更多的话来。

    “你知道对方是谁,你不好出面,我来就是了,反正不管怎么样,你是一定会来救她的,让你出事,我会舍不得的。”

    她说这句话的时候,端木青发现,自己的心里竟然一点儿异样的情绪都没有。

    她知道韩雅芝爱韩凌肆,也知道她爱得不浅,但是,却没有想到竟然会这样的深,说实话,一点儿都不比自己少。

    “你糊涂啊!我要救青儿,自然有我的方法,你何必如此!”

    韩雅芝微微闭了闭眼,然后摆手道:“我了解你,只要是她的事情,不管怎么样,你一定会义无反顾不计后果的出手的。我真的舍不得。”

    说着她蓦然间又吐出一口血来。

    “你不要说话,我现在就带你回去,青儿的医术好,肯定可以救活你的。”韩凌肆冷冷的开口,他只知道眼前的这个女子受了重伤,需要医治,仅此而已。

    但是韩雅芝却摆了摆手,拒绝了他:“不用了,大夫医术再高,也是医得病,医不得命的。我的身体我清楚,”说着话她又顿了顿,“有一支箭射到我的心脏了,我感觉得到。”

    “谢谢你!”这句话是对着端木青说的,“好歹让我撑到了他过来,这一点,我是真的感激的。”

    端木青皱了皱眉,没有接话。

    她不知道该怎么接。

    “君昊,以后……以后我都不能陪着你了。”

    韩凌肆呆呆的,似乎没有听懂她这句话里头的意思,好一会儿才道:“你不要胡说八道了,哪那么容易死,我们以前遭遇了那么多的事情不都还好好的活着嘛!”

    端木青清清楚楚地从他的话里头听到兄长式的语气,他待她,始终都像是兄长对妹妹一般。

    相信她也听出来了,她一向是个聪明的女子。

    “君昊!我知道,我知道你一直都在怪我,只是你没有说而已。”

    韩凌肆摇了摇头:“胡说什么呢!我什么时候怪过你。”

    “我知道,我都知道,因为我的缘故,使得你和她之间产生龃龉,因为我,你们的孩子才没了,你始终对这个感到遗憾。

    可是我一直都没有办法跟你道歉,因为我怕那会让你想起伤心的事情,让你又变得不开心,更怕你认为我是惺惺作态,怕你以为我在演戏。

    可是君昊,孩子的事情我是真的抱歉,只要是你的孩子,就算是别人为你怀的,我也会很喜欢的,你知道的,我一向喜欢你的所有。”

    端木青浅浅地皱着眉头,她知道,韩雅芝撑不住了,这是她人生的终点,她说出来的话,只会让自己觉得难过。

    却并不是因为曾经的过往,仅仅是因为她的执着。

    “雅芝,你不要说了,我会将你治好的,相信我,我们一起那么多年了,小时候就说好,要一直在一起的,我们都会过得好好的。”

    “我不稀罕!”韩雅芝却笑着说了这么四个字,“君昊,我不稀罕那种长长久久,其实,我最快乐的日子,就是我们一起经历磨难的时候。

    那时候你的身边就只有我,你不会去看别人,虽然我知道,你并没有多想什么,但是,那种相依为命的感觉,真的让我十分的怀念呢!

    我这一辈子,从来都不知道父母是谁,不知道自己的家在哪里,也不知道自己将来的家在哪里。

    来来去去的,就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留在你身边,似乎我这一辈子,就只是为你而活。

    最开始,我觉得我们是兄妹,是一辈子的兄妹,后来懂事了,我以为你会娶我,再后来,你遇上了她,我知道我不会是你的妻子。

    我也伤心过,也曾绝望过,但是伤心绝望之后,最大的愿望还是守在你身边。

    君昊,我爱你,爱了一辈子,够了,再好的生活,又能如何,我这一辈子盲目的坚持,并不后悔。”

    韩凌肆此时心里有些麻痹的感觉,是因为震惊而麻痹。

    他不知道韩雅芝对他的感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

    “我不喜欢她!”看了一眼端木青,韩雅芝淡淡道,“因为她的出现,我离你越来越远,可是你喜欢她,我又没有办法伤害她。

    我知道,如果没有了她,你肯定会很难过的,那我有什么办法呢!我只能忍受她,你知道吗?我真的,舍不得你难过。”

    韩雅芝说着,伸出手,像是想要抚摸韩凌肆的脸。

    只是她实在是失血过多,没有了力气了,不过是一个抬手的动作,都让她气喘吁吁。

    “雅芝,不值得的,世间的好男人那么多,只要你想要,你这么优秀,难道还会找不到吗?能配得上你的都没有几个。

    只要你能够好起来,我们慢慢挑,一定能够给你挑到一个如意郎君的,你相信我!”

    轻轻地摇了摇头,韩雅芝凄然一笑:“若是可以,又怎么会错付一生?君昊,每个人的人生抉择都不同,我只是选择了爱你,这……不算是什么错吧!”

    韩凌肆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他只能够看着面前已经毫无血色的脸,说不出话来。

    “我想,上天一定是觉得我用的情,已经超过了我这一辈子该拥有的了,所以,他才会将我收回去。”

    “我们从小长到大的感情,你在我面前说这样的话,不觉得太残忍了一点儿吗?”

    韩雅芝听了,脸上露出一丝笑容来,眼睛里的柔情,带着一种死亡之前的凄然。

    “君昊,你……喜欢我吗?”

    “当然!”韩凌肆鼻头酸得发疼。

    这个女孩是跟着他一起长大的,在太后的宫里头,他们三个人,常常闹到一起,那时候吴素总是欺负她,说她心机深沉。

    但是她也从来都不说,挨打了就挨打了。

    有时候,明明打的过吴素,也不使出真本事,只是承受着。

    她悄悄的说过,她自己是一个孤儿,能够来到宫里头都是太后的一时慈悲,但是吴素是吴将军的女儿,她惹不起的。

    倒不如让她痛痛快快地打一顿,反正也能够承受的住。

    其实,这么多年来,她的日子又何尝好过过。

    就像她自己所说的,她没有父母,没有家,甚至于没有名没有姓,韩雅芝三个字,是太后当时赐予的。

    而韩凌肆,是她生命唯一的坐标,在她的世界里极目远眺,空旷一片,就只有那么一个人,带着一点儿生命的气息。

    “雅芝!你坚持住好不好?我去请旨,封你做郡主!让你有自己的身份好不好!你坚持住!”

    “君昊,那些东西,我很早之前就不在乎了,我只在乎你,我很满足,真的!”她说完这话,蓦然间便喷出一口血,整个人立刻就衰败了下去。

    端木青心里一冷,时间到了,她默默地将刚刚刺在她身体里的银针拔了出来。

    “君……君昊……”

    韩凌肆的眼泪终于落了下来:“雅芝!你想说什么?”

    真的是回天乏术了,韩凌肆也知道,救不会来了。

    “你……你还记得……当年……当年太后……找到我……的地方吗?”

    “记得,出巡的路上,只是记不清具体在哪里了。”

    “你……我死后,将我……的身体……烧成灰,撒……撒在那条路上……说不定,说不定我娘亲他们……能找到我!”

    “雅芝!”韩凌肆的眼泪簌簌而落,她怀里的女子只是用期盼的眼看着他。

    端木青忍不住落下泪来,韩凌肆轻轻点头。

    端木青看到韩雅芝的嘴边露出一丝笑容来:“只能……到这里了,爱你……一辈子也够了,下辈子,我……要去好好活,不再……不再困在你一个人身上了。”

    说完话,终于轻轻地闭上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