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让端木青没有想到的是,其实她并没有在别的什么地方,此时的她,实际上,身所处的地方就是东离最为热闹繁华的都城——长京。

    从那房子里面出来,才知道原来是一座废弃了的府邸,说是废弃了,其实也不大准确,因为房子看上去还是十分的完好。

    就是里面的花草树木应该也还是时不时地有人打扫的样子,最多不过是因为没有人住的缘故罢了。

    门额上没有牌匾,不知道原来是什么样的人住在这里面的。

    这一点,端木青也不关心,她关心的是她到底是被什么人放在了这里。

    韩雅芝的死,对于韩凌肆来说冲击很大,从那里一直回到昊王府,他都没有再说话。

    然后就在昊王府的后院里将她火化了,装着她骨灰的坛子交给了紫衣,让自已代替他为她完成临终的遗愿。

    对于韩凌肆来说,他从来都没有想到过韩雅芝会死。

    因为她就在他的旁边,一待就是二十年,从来都没有离开过很远。

    好像无论什么时候,她都静静地站着,有时候跟他提一些建议,有时候轻轻的鼓励他。

    可是,现在她真的不在了。

    到现在他的地位已经逐渐稳固了,已经不再向以前那样害怕了,她却不在了。

    这种感觉很不好,同时也让他有些措手不及。

    端木青没有回令王府,因为要回去也不应该是这样悄无声息的回去。

    从紫衣那里得知地瓜他们都得救了,端木青心里也算是放下了一块石头。

    相对来说,她现在比较担心的是韩凌肆。

    在他的屋子里站了一会儿,端木青轻轻地叹了口气,然后才往外走。

    走到门口的时候,他却突然开口了:“青儿!”

    不过就是这样的两个字,顿时就让端木青止住了脚步。

    这些天来,整个长京都陷入了一种说不出来的压抑气氛里,好像每个人都在老老实实本本分分地做着自己的事情。

    这样的平静,这样的正常其实就是一种不正常了。

    但是韩凌肆依旧沉默,也不与府里头的幕僚探讨眼下的朝政,就算是蒙卿过来了,想要跟他说一说最近的情况,他也好像全然没有兴趣一般。

    这不应该是韩凌肆的样子。

    只是,端木青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跟他说,不,她是根本就没有开过口。

    她转过身,静静地站着,看着那个坐在深处的男人,没有说话。

    “到我身边来!”韩凌肆看着她,轻轻地招了招手。

    端木青慢慢地走过去,然后坐在轻轻地钻进他的怀里,仍旧一句话都没有说。

    但是他却将她抱得紧紧,几乎要将她的骨头都给勒断,生怕她会消失一样。

    “青儿!”

    “嗯!”

    在他答应了一句之后,韩凌肆又没有了言语,仍旧沉默。

    过了一会儿又唤了一声:“青儿!”

    “嗯!”

    如此往复三四次,端木青才算是明白了,韩凌肆在害怕。

    这个想法吓了她一跳,同时也让她的心莫名的就疼了。

    她紧紧地抱住他:“我在!”

    “青儿!”韩凌肆回抱着她,两个人像是都想要将对方融入自己的骨血。

    “我会一直都在的,一直一直都在。”端木青像是在向他保证着什么似的开口道。

    “青儿,我们成亲吧!”

    他突然说出来的一句话,让端木青的心停止了跳动。

    她呆呆地从他的怀里钻出来,有些怀疑地看着他,或者说是有些不敢置信地看着他。

    而韩凌肆却十分的认真,凤眸里不像是从前他们说着悄悄话时候的神情,而是冷静与认真。

    “我们成亲吧!”他又说了一遍,“我想只有这样,我才能够放心。”

    端木青还是没有说话,只是呆呆地看着她。

    “以前我觉得我在东离的地位太敏感了,我怕跟你走得太近,对你来说是一个伤害,所以我宁愿让你住在王叔府上。

    让你做着一个名不正言不顺的青郡主!但是我最近才发现,这还是不行,你还是很危险,我成日里都会提心吊胆,倒不如让我能够看到你,这样我还能够放心一些。”

    端木青呆呆的,依旧只是看着他。

    “你还在怪我吗?”看到她这个反应,韩凌肆没有办法,仍旧想当时的那件事情,那大概是他们心里永远的痛了。

    还怪他吗?端木青也同时在问自己。

    原本以为会是怪的,毕竟那件事情对自己的伤害甚大,曾经一度她都不愿意想起,宁愿将它封存,用另一张面孔去面对眼前的男人。

    可是现在,当这个问题重新被挖掘起来的时候,她突然发现,其实,那件事情已经没有曾经想象的那么严重了。

    好像也没有过去那样疼痛了。

    原来,原谅一个人,也并不很难。

    终于她轻轻地摇了摇头:“曾经怪过,但是现在,我想要再怪你,发现,好像没有什么意思了。”

    是啊!没有什么意思了,那天晚上在那个陌生的客栈里头,听到她的箫声,听到他在唤她。

    心里到底还是思念的,韩凌肆这三个字已经被深深地种进了心里,深深地种进了生命里。

    再想要拔出,实在是难呢!

    “那……”看着她,韩凌肆稍微有一瞬间的迟疑,“我们成亲吧!”

    端木青看着他的眼睛,那双让她沉迷多年的凤眸,平静地点了点头。

    韩凌肆终于露出了笑容,在韩雅芝死后的第一个笑容。

    没有欢喜雀跃,也没有恨不能昭告全天下。

    他只是淡淡的笑了,然后重新将她拥入怀里。

    这一刻,端木青觉得,他们已经在一起了一辈子。

    似乎此时的状态,就该是他们之间的相处方式,他是她的,她是他的。

    在这样的时空里,谁也插不进来,谁也带不走。

    “我们还会有孩子的,会有很多很多!”韩凌肆在端木青的耳边呢喃着。

    那不是甜言蜜语,是他自己的憧憬。

    “你喜欢孩子吗?”靠在他的怀里,端木青轻轻地闭上眼睛,如同梦呓一般问道。

    记得前世的赵御风从头至尾好像都没有看瑾哥儿几眼,他的解释是,他不大喜欢孩子,

    这曾经让她一度很受挫折。

    所以现在,她也忍不住问韩凌肆一句:“你喜欢孩子吗?”

    “喜欢!”韩凌肆没有给她跟多的回答,只是这两个字而已。

    “那你喜欢男孩还是女孩?”

    “都喜欢。”

    “你喜欢他们什么呢?”

    “我想要带他们去骑马,带他们去放风筝,带他们去河里抓小鱼,教他们练武,手把手的教,教他们写字,一个字一个字认真的写。”

    端木青蓦然间明白了,为什么韩凌肆会喜欢小孩子,因为,实际上,这是他自己所缺失的童年,是他自己想要找到的父爱。

    她的韩凌肆并没有在亲生父亲的身边承欢膝下过。

    她也不知道自己的亲生父亲是谁,但是端木竣对她一直都很好,就算是小时候她的性格冷清,他也很好。

    会舞剑给他看,会给她在街上买小玩意来让她开心。

    相比来说,她的韩凌肆童年太过于贫瘠了。

    怪不得,怪不得韩雅芝的死对他的打击这么大。

    或许,真正意义上,韩雅芝才是他的亲人吧!一直不离不弃,始终跟随在左右的亲人。

    “我们给雅芝立个牌位吧!”端木青轻声道。

    韩凌肆抬起头,似乎没有怎么听明白。

    端木青淡淡笑道:“你忘记雅芝说的了吗?她说只要是你的孩子,她都喜欢,若是我们以后生了一堆的孩子,她都看不到不是很遗憾吗?”

    “你……不恨她了?”韩凌肆有些惊讶,但是也只是一点点而已,毕竟,眼前是他的青儿,他多少还是了解她的。

    “我什么时候恨过她呢?”端木青看着他,反问道,然后又叹了一口气,“实际上,我和雅芝都是一样的。

    我不喜欢她,她也不喜欢我,但是我们从来都没有相互恨过。

    恨!这个字太重了,我们都不配得到对方的恨。

    只是,她因为太爱你,宁愿用生命去救我,为什么我不能够为了你,将她当做我们家的一份子呢?”

    韩凌肆看着端木青好久都说不出话来,过了一会儿才重复了一个字:“家!”

    “嗯!”端木青重重地点了点头,“家,我们的家,你我,还有我们的孩子,还有兰儿,还有在西岐的爹爹和哥哥嫂子们。”

    听到她这么说,韩凌肆轻轻地点了点头,然后笑了,伸手将她鬓角落下的一缕头发别到耳后:“其实青儿,你一直都比我富有。”

    “我知道。”

    “那我以后要分享你的这些财富了。”

    端木青只是轻轻地笑了笑,没有回答他的话,其实,很早之前,他们之间就已经是如此了不是吗?

    只是那时候年轻,尚不太懂家的意义,不懂爱的意义,才会浪费了那么多的时间,浪费了那么多的精力,兜兜转转,其实,注定了还是一家人。

    “是不是有什么喜事要发生了啊?”陡然间,地上冒出来一个脑袋,差一点儿没将端木青给吓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