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端木青还没有有所反应,地瓜就一咕噜滚了出去,那一脚自然是韩凌肆踢得。

    外面传来一声爽朗的笑容,端木青从他的怀抱里起身,有些嗔怪似的看了他一眼,韩凌肆只是淡淡的笑了笑,然后牵着她的手走了出去。

    蒙卿眼看着两人这般模样自然是知道该过去的事情都已经过去了。

    “现在你们打算怎么办啊?总不能一直窝在这里吧!”蒙卿挑了挑眉,然后自顾自地在院子的桌子前坐下,开始吃东西。

    地瓜挠了挠头,坐在他对面,跟着动嘴皮子了。

    “我已经到吏部销假去了,明天大概皇兄也该早朝了。”蒙卿心情大好,毕竟这么多天,韩凌肆都是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干着急了好多天。

    韩凌肆牵着端木青一起在一旁的位子上坐下,冷笑了一声:“可不是要上早朝了,这一次臻州的事情,他可算是什么都没有捞到。”

    蒙卿笑道:“有你这么个儿子,能捞到啥。”

    提起臻州的事情,韩凌肆看向端木青,这一次的事情,他还是不能够释怀,当时仿佛世间都失去了她的消息,这种感觉糟糕透了。

    “你现在预备怎么办?”蒙卿知道他心里不舒服,看了一眼端木青,然后问道。

    “怎么办?”韩凌肆蓦然间就笑了,“青郡主为臻州以及西北地区的百姓求来了雨,这样的大好事,难道不应该好好庆祝一下吗?最好是举城同欢才好!”

    韩凌肆的话让蒙卿脸上的表情有点儿怪异,但是很快便恢复了正常,笑着点头:“也好也好。”

    端木青虽然不太清楚他们具体说的是什么,但是大概的也猜了出来。

    地瓜却是完全不在乎的样子,埋着头呼呼大吃,然后还不停的往兜里塞。

    “你干嘛?”蒙卿陡然间被这个小包子给吓到了,这是做什么。

    端木青掩唇一笑:“他啊!身边有个小馋猫,到哪儿都想着人家呢!”

    地瓜蓦然间脸就红了,韩凌肆稍微一想,大概也就猜到了是谁了。

    只有蒙卿一脸的不解,然后看着他们的反应,再想了想才笑道:“原来是灵儿那丫头啊!”

    地瓜的脸虽然更红了,但是却嘿嘿一笑,很显然,对于大家将他和灵儿放在一起,他是巴不得的。

    “没想到最近实在是好日子啊!一桩接这一桩的,青儿和君昊要成亲了,那地瓜你和灵儿要不要也顺个便?”

    他这话里头带着些调侃的味道,但是地瓜脸上方才因为不好意思而带起来的红晕却消失了。

    “怎么了?”蒙卿有些不解,方才不知道,但是想到了这一点之后,他也不得不承认,其实这两个性格都像是小孩的人,实在是听相配的。

    都没有什么心思,完全是有什么说什么,关键是,他们的感情十分的纯净,这可不是一般人可以奢望得来的。

    端木青看地瓜的反应,突然间就有点儿理解了:“地瓜,你是在想回到隐国在成婚吧!”

    地瓜微微叹了口气,样子和他的包子脸颇有些不符:“在这里,灵儿会受委屈的。”

    端木青看着他,轻轻地笑了:“好!回到隐国,我替你们主持婚礼。”

    真的吗?地瓜顿时双眼亮晶晶的,端木青毕竟是雪女,虽然眼下在这外面,他们的关系十分熟络,有时候都像是一家人般打打闹闹。

    但是雪女就是雪女,而且若是真的回到了隐国,由雪女主持婚礼,那意味着什么,又是另说了。

    “当然!”

    “好!我去跟灵儿说!”他还真是说到做到,话音才落就不见了人影。

    惹来三个人的笑声,笑过之后,也有些感动,平日里地瓜和灵儿都是一副疯疯闹闹的样子,可是,在感情的问题上,他们比谁都诚挚。

    以地瓜的外形,若是真的在这里成婚,灵儿必然会被人奚落,虽然那个女孩子应该也不会在乎。

    可是地瓜在乎,他不会舍得让她受一点点的伤害,哪怕她不在乎的。

    韩凌肆看着端木青,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轻声道:“我实在是还不如地瓜。”

    端木青笑着摇了摇头,没有多说,但是她眼睛里的意思很明显:“她觉得很好,眼前的韩凌肆就很好,这个世界上不会再有人比他好。”

    蒙卿感觉自己此时实实在在的是有些多余了,展开扇子挡住眼前的情景:“我看我还是走吧!只怕再留着,也不会受到你们的欢迎,就不讨你们的嫌弃了。”

    端木青笑着垂下了头,微微的有些不好意思。

    韩凌肆伸手抚了抚她的脸,一点儿异样都没有:“好吧!皇叔,我们去书房谈。”

    蒙卿颇有些狡黠地朝端木青眨了眨眼睛,然后才和韩凌肆一起往外走了。

    看着他们叔侄两个离开的背影,端木青莫名的觉得特别特别的安心。

    似乎很久很久都没有过这样的感觉了。

    书房里,避开了端木青,叔侄两个人的脸色都好看不到哪里去。

    “他倒是厉害,知道早早地赶回来,还这里等着,若非如此,叫我亲手抓到了,说不定就在外面了结了他。”韩凌肆冷着的面孔,像是抖一抖都会落下冰渣子。

    “这一次,只怕他是真的给你吓坏了,你手下的人也实在是太狠了些。”蒙卿脸色稍缓,算是安慰着自己的侄儿的意思。

    “哼!还不是让他给跑了,回来了接着做他的逍遥皇帝。”韩凌肆冷哼一声。

    “那可不见得了,”蒙卿却摇了摇头,坐在椅子上喝茶,“我看这长京过不了多久就要起风浪了,你且看着吧!”

    “你的意思是……”

    蒙卿抬了抬眉毛:“你以为现在就只有我们对他不满了吗?他这一次可算是自己作死了。”

    在他对面坐下来,韩凌肆恢复了一惯的样子,将方才的气愤通通的都收了起来:“皇叔可是有计划了?”

    “你先不要管这些,就管好青儿回京的事情,还有……”说着故意兜了个圈子,“你们成亲的事情,虽然知道你们在西岐成过亲,但是叔叔可是真的没有看到你们夫妻的婚礼啊!

    对了,你们成亲,会不会给我敬茶?”

    他这话一出,韩凌肆莫名的就笑了:“有何不可?”

    “可是……上头那位才是你的父亲呢!你给我这么一个小叔叔敬茶,不太好吧!”蒙卿从他的表情里面看出了他的意思。

    但是还是如此问道,里头的意思不言而喻。

    “这有什么,都是叔叔,有一个已经喝过青儿的茶了,你这个小叔叔也该好好喝一杯了。”

    “行!”蒙卿顿时大悦,“好!大哥在的话,听到你这话,想必也会十分高兴。”

    韩凌肆没有继续停留在这个话题上,而是转过话题问道:“你方才说得到底是什么意思?”

    “你就放心好了,这一次,有人助我们。”

    偏偏他这么想知道的时候,这个叔叔还是要卖关子,韩凌肆也就不再多问了。

    “臻州那边都安排好了吗?”蒙卿关心的却是这个问题。

    韩凌肆笑道:“你就放心吧!且看他怎么自掘坟墓。”

    “若是你真是他的儿子,我想这个效果一定会翻倍,只是他自己心里也清楚,你啊!只能是我那大哥的孩子。”

    “我说皇叔你也是奇怪,说起来两个都是你哥哥,为何你……”

    “这我该怎么回答你?缘分两个字够不够?”蒙卿的回答实在是彪悍,让韩凌肆无言以对。

    只是默默点头:“你说可以那就自然是可以的了。”

    这些天,不光是端木青,就是地瓜灵儿夜魂他们也都是住在昊王府的,至于传信的任务,自然是交给地瓜了,这边韩凌肆紧张于端木青的消息,令王府又何尝不是。

    当地瓜告诉百媚和端木兰她平安回来的消息之后,她们两个人几乎是当天就来了昊王府一趟,还特意的乔装打扮了。

    看到人的时候,几乎都没有哭出来。

    端木青心里自然是感动的,感动之余还是要让她们赶紧离开,毕竟现在她的身份实在是微妙得很。

    她们得知端木青的安危之后,自然也就放下了心,更何况此时她的人是在昊王府里头。

    只是长京最近的气氛诡异,但凡跟官家扯上了点儿关系的人都显得尤为沉默,反倒是老百姓们议论纷纷。

    皇帝已经一个多月没有上朝,就算是不接触朝政的人,也会自己发现的。

    而且青郡主之前代替陛下前往臻州祈雨到现在一点儿消息都没有,雨被求下来的消息老早之前就已经传过来了,为何郡主回京的消息却是一点儿动静都没有呢!

    关于这一点,长京的百姓们迷惑了。

    当韩渊再一次坐上了早朝的龙椅时,却接到了洛王蒙卿和昊王韩凌肆的奏本。

    说是臻州明觉寺有叛逆分子,不但如此,而且还抓了青郡主,打算将她作为礼物献给叛逆头领。

    这一本上去,所有朝臣都震惊了。

    原本青郡主为臻州求来祥瑞的事情传遍了整个长京,他们都在等待着陛下对这个令王义女的赏赐。

    等了足足一个月,不但没有听到任何消息,就连皇帝都不见人影,而是夜夜流连在一个什么唐美人的宫里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