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朝廷原本就是个鱼龙混杂的迪凡个,各种心思的人都有,有人认为这是陛下的私事,国家太平无事,皇后娘娘也可以为陛分担一些小事,这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也有人认为,国家生于忧患,死于安乐,陛下如此夜夜笙歌,不问朝政,于国家政体,乃是一大毒瘤。

    所以这一次早朝上的人心惶惶的,然后蒙卿和韩凌肆又扔出这么一个炸弹,如何让人不心惊。

    然而龙椅上的韩渊却是立刻的黑了脸:“岂有此理,还有这等事情!”

    过了好一会儿,才怒拍龙案,说了这么一句。

    “着臻州太守前去,将那明觉寺的方丈押解上京。”在他的反应之后,又过了一会儿,韩渊才提出处理方案。

    这期间没有人开口。

    有人是不想说,还有人是不敢说,更多的人则是看出来,这青郡主的事情似乎分外多一些,这里头牵扯了一些他们不知道的权利冲突也是有可能的,所以干脆选择缄默。

    韩凌肆听到他这么说的时候,心里冷笑了一声,然后才上前禀告道:“回父皇,日前儿臣和皇叔二人有一位重要的朋友过世,我们前去吊唁,正好路过臻州,亲身经历了此事。

    好在楚钺郡王的人就在附近,正好和儿臣一起将明觉寺的反叛一网打尽,救出了青郡主。

    只是想不到那明觉寺看起来只是一座寺庙,后头的关系牵涉却是甚广,儿臣一路行来,居然遇到了不少的反抗势力。

    为了保护郡主的安全,和我东离的国家秘密,儿臣和皇叔二人,昼伏夜出,一路上小心翼翼的才将郡主护送回来了,所以这一路才用了这么长的时间。”

    韩渊看着韩凌肆,额头上隐隐地有青筋跳动,然后突然哈哈笑道:“果然是朕的好儿子,将此事解决得十分完美,朕心甚慰。”

    众朝臣见状也都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还好,还好,有昊王在。

    只是韩凌肆和蒙卿心里都清楚,韩渊此时的笑容有多么的勉强。

    “那不知道青郡主现在在何处啊?”慕容泽脸上带着一脸温和的笑意问向韩凌肆。

    “郡主就在长京城外,因为她认为这一次是奉父皇之命前去求雨的,结果却闹出如斯事情,心内不安,祈求了父皇的同意,才敢重新进来。”

    韩渊额头上的青筋跳得更加欢脱了,脸上的笑容也就变得越发扭曲。

    “这青郡主也太女孩子家情绪了吧!她为臻州老百姓求来了雨,所有人都在等着欢迎她回来呢!

    更何况,那明觉寺的一群和尚不安生,又与她什么相干,说到底,她还算是受害者,臣倒是认为,光是这一点,陛下也要有所嘉奖才是。”

    这一次说话的人,却是门下的郭侍中,倒是让韩凌肆和蒙卿都十分的意外。

    果然这郭侍中是朝堂上第一的直爽人,朋没有朋友委实是正常现象。

    只是他这话一出,其他人也就纷纷迎合了,不管是站在皇帝的立场上,还是韩凌肆,又或者是老百姓的立场上,支持总归是没有坏处的。

    韩渊扭曲着脸,带着一些说不出来味道的笑容:“众爱卿所言甚是,既然昊王和洛王救下了青郡主,那就明日迎青郡主入城吧!”

    “陛下应当奖赏有功之臣。”一位户部的侍郎站出来提醒道。

    韩渊眸色一沉,随即笑道:“爱卿说得对,昊王、洛王、青郡主以及楚钺郡王在这一次的事情当中都立下了功劳,朕今日便要好好想一想,该给几位什么样的赏赐才行。”

    韩凌肆似乎是在考虑了一下,然后笑道:“儿臣斗胆,不知道可否向父皇讨要一件赏赐?”

    韩渊眼睛眯了眯,脸上带着些慈父式的笑意:“哦!看来昊王是老早就惦记着朕的东西啊!想要什么,说吧!”

    “儿臣要的不是父皇的东西,而是父皇的祝福!”韩凌肆荦荦大端上前行了一个大礼。

    “哦?那是什么?”

    “我是特意来请父皇为我和青郡主赐婚的。”

    韩凌肆此言一出,朝堂上众人议论纷纷,但是大部分都是带着笑容去谈论这件事情的。

    “这真是天大的喜事啊!”一位朝臣上前道,“怪道如何青郡主的事情就偏偏给昊王遇上了呢!这叫苦难难挡有情人啊!陛下,如此美事,如何能够不应允呢?”

    这一位是礼部的一个侍郎。

    在六部当中,礼部算是最为清贵的地方了,而这人又是出了名的不粘不贴,是礼部的主要干事,他好像从来都没有想过要挪个油水多的地方去,老老实实地在礼部待着。

    所以一向跟很多朝臣的关系都不错,也从来都不会为了自身的权益谋划什么。

    他说这话,自然又让韩渊下不来台了。

    “这自然是极好的事情,只是……”韩渊想了想,“青郡主毕竟是镇西王的爱女,这件事情应该还是要征得镇西王的同意才比较好的吧!”

    韩凌肆笑道:“父皇果然圣明,儿臣猜想父皇想来心系臣子,一定会考虑到镇西王的想法,所以在此之前已经去跟镇西王请示过了。

    儿臣不才,蒙镇西王青眼,对于我预备向父皇请求赐婚的事情没有意见。”

    韩渊手微微发着抖,说明着此时她心里的愤怒,但是脸上却依旧含着那丝狰狞的笑意:“昊王如今做起事情来果然老练多了。”

    蒙卿站在一旁,偷偷使了个眼色,顿时就有两个大臣走出来笑道:“恭喜陛下,又得贤媳,青郡主虽然来到长京不久,但是也算得上是长京妙龄女子当中的佼佼者了,跟昊王果然般配啊!”

    一有人出头,后面跟着就是蜂拥而上了,毕竟枪打出头鸟嘛!已经有了人出头,后面的有何畏惧?

    当然这些人当女主大部分还是韩凌肆和蒙卿的人,至于其他的,就算是站在一旁冷眼旁观也坏不了事。

    这个时候,大家都看得出来,韩凌肆显然是做好了万全准备的,还有谁会上前去阻止?岂不是自己犯傻吗?

    “既然如此,朕便为你二人赐婚,至于婚期,礼部择定吧!”韩渊知道大势已成,虽然端木青嫁给韩凌肆会让整个镇西王府的势力跟着依依附,奈何此时已经是无法阻止了。

    想来实在是几近可笑,端木青一个西岐的郡君在自己得知她真实身份的情况下,竟然还能在今天起到这样的作用,是不是该怪自己当时没有早下决心?

    “既然如此,众爱卿可还有事?”今日韩渊体验了一种前所未有的羞辱,虽然别人并不知道。

    但是至少,韩凌肆和蒙卿是知道的,他身为一个帝王,竟然被自己的儿子逼到这个份上!

    眼看着下面一片或真或假喜气洋洋的样子,他心里的气就不打一处来,匆匆地便下了朝。

    至于端木青,早在今天他们上朝的同时,就已经送到了长京城外的行馆里住着了。

    只是具体是哪里,只怕是没有人可以猜得出,既然是要做戏,自然是要做足一点儿了。

    第二天,整个长京都是一派期喜洋洋的样子,老百姓别的不知道,但是谁好谁坏他们就只会用眼睛去看,谁都知道西北大旱,这就是不好。

    青郡主解救了西北的老百姓,然后还因此差一点儿被抓走了,不仅没有抱怨,没有拿架子,还带着谦卑的姿态,这就是好。

    好人就该得到拥护,所以得知第二日青郡主回京,很多平民百姓便自发的准备彩旗迎接,还有一些有点儿门路的打听到她已经被赐婚给昊王了之后,更是给这样喜庆添了大红色的一笔。

    端木青没有乘坐轿撵,也没有坐马车,依旧是和平日里一样的打扮,带着几个人走了进来,在长京的城门前面朝皇宫行了一个大礼:“臣女幸不辱使命,多谢陛下恩泽。”

    就这样在闹哄哄的喝彩声中,重新走进了令王府。

    令王府里又是另外的一种样子,跟城外百姓们的欢迎截然不同。

    这里是一个家,这里的人,不是在感谢她为老百姓带来了什么福祉,他们只是在祈求家人的平安回来而已。

    端木兰虽然早就知道她已经回来了,也在昊王府里匆匆见了一面,但是这个时候认认真真的相见,还是红了眼睛。

    “姐姐!”

    如今的她喉咙似乎大有好转,只是听上去和从前还是有些差别的,不过温柔依旧。

    端木青拉住她的手:“别带累大家一起哭了,赶紧收起眼泪。”

    她这略带调侃的言语顿时让令王府里一群人都笑了。

    “听说小姐快要大婚了,现在又平安归来了,是不是要给我们派红包啦?”阿朱一脸的兴奋,早就听到外面在传了,这回得见小姐,自然是要好好的问个清楚了。

    端木青的脸倏然便红了,毕竟这里站着这么多的人,饶是已经成过亲的人,还是觉得不好意思。

    “派派派,每个人给出祝福的人都有份,本王说的。”男子带着明朗笑意的声音从外面传进来,顿时让众人都回了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