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韩凌肆一脸笑容走进来,就连眼角眉梢都是笑意。

    一些从前对韩凌肆并不是很熟悉的人忍不住私下里嘀咕:“不是说昊王是出了名的冷面王爷吗?这么看来哪里冷了?”

    “这你都不知道,昊王是什么人?那可是皇子,天生就带着一份贵气,平日里自然叫人无法接近了,只是,这是在我们府里,在大小姐面前啊!自然不跟外头相同了。”

    “怪道人总说一物降一物呢!我看我们家大小姐就是昊王的克星,看他见到小姐都跟变了个人似的。”

    这下面的闲言碎语听得端木青脸上越发的红了,韩凌肆却是一脸的笑意,他喜欢。

    端木兰看到他们两个站在一起,好像又像是当时一样,转过脸便道:“姐姐才回来,我们就不要打扰她,让她好好休息休息吧!”

    这话里头的意思谁不知道,只是没有人拆穿而已,但是临走前还是忍不住拿眼睛不断地飘着他们二人。

    没一会儿屋子里的人就散了个干净,端木青的脸上却还是红彤彤的一片。

    韩凌肆打趣道:“我们都是老夫老妻,你怎么还这样害羞。”

    嗔了他一眼,端木青径自往内室走去:“谁跟你老夫老妻了,刚刚你没有听到她们叫我小姐吗?”

    韩凌肆连忙跟上去,从后面搂住她,带着暧昧的嗓音在她耳边道:“是是是,你说的是对的,不但如此,今日还是我去韩渊那里求的圣旨,那青郡主,你可愿嫁给本王呢?本王保证,会一生一世对你好的。”

    端木青正要说话,他又突然改口道:“不!是永生永世。”

    看他言语虽然有些调侃的味道,眼睛里却是认真的样子,端木青什么都不想说了,只是转身往他怀里钻了。

    “圣旨都还没有下来呢!”闷闷的声音从他的怀里传出来,韩凌肆忍不住笑了。

    “这个已经不重要了,我向他请旨是请给文武百官看的,是请给天下百姓看的,他……不过就是走个过场的人而已。”

    “你如今倒是越发的狂妄了。”端木青嗔了一句。

    “我一向狂妄,不是吗?”

    他这话若有所指,端木青忍不住想到以前在西岐的时候,确实如他所说,他……一向狂妄。

    但是,很早之前,她就喜欢上了这份狂妄了。

    “放心,我会让礼部好好的择一个好日子的。”

    “你不是说我们都老夫老妻了吗?”端木青抬起头来笑看着他,眼睛里有些狡黠。

    “成亲是一件大事,马虎不得!”韩凌肆严肃道,“成一百次婚我也要认真的对待。”

    他这话说出来,让端木青的表情有些奇怪,然后他便又加了一句:“前提是都是跟你成亲。”

    一句话瞬间让端木青笑出了声,怎么没有发现,这个男人的嘴巴听甜的。

    或许是两个人之间经历了太多的波折,此时的在一起就显得弥足珍贵,就算是韩凌肆,也有一种多在一起一刻都好一点儿的感觉。

    晚上的时候,莫失来了,一向看上去没有什么感情的她,竟然第一件事情不是喊她一句小姐,而是先上上下下地将她打量了一番。

    嘴里虽然什么都没有说,但是那份关心却是十分明显的。

    “你这段时间可还好?”端木青淡淡地笑着问道。

    “我在宫里头,甚至都不用出宫了,可有什么不好的呢!得知你回来好几天了,一直都没得空出来,而且若是被查到跟昊王府想通,事情就更让人寻味了。”

    端木青轻轻地点头,然后又道:“韩凌肆应该是计划着要反了,你什么时候寻个由头出来吧!仍旧跟在我身边,倒省得你在里面我心里不放心。”

    听到这个消息莫失没有很大的反应,不过她一向都是这样子,很少形容变色。

    “其实,或许宫里也要变天了。”许久她才说出这么一句话。

    “哦?怎么了?”端木青有些惊讶,“我离开的这段时间又发生了什么吗?”

    “宫里头这些日子一直都有各司的宫女被封,不过位份都不高,都是美人才人之流,对于宫里头妃位的娘娘造不成什么地位上的影响,但是……他们受宠爱的程度,却让人很是惊讶。”

    端木青想了想,疑惑道:“我感觉最近韩渊似乎变了许多,以前他很少留恋后宫,怎么现在突然这样宠幸这些年轻的女子来了?

    而且,我感觉韩凌肆对他的态度改变得太大了。”

    她在这么跟莫失说着话的同时,自己心里也隐隐的有了些想法。

    难道……

    “皇后有什么动作没有?”

    莫失看了她一眼,然后冷静道:“我说宫里要变天的真正因素在这里,宫里头多了些年轻女子,这不过是韩渊的个人所需罢了,更何况新晋女子的出身都不高,跟前朝一时半会儿挂不上钩。

    但是皇后的表现却值得让人深思了。”

    “怎么说?”

    “皇后连续处死了五个宫嫔,包括之前的赵美人,和后来的唐美人。”

    “皇后?!”端木青也不能够理解了,她虽然称不上对皇后有多么的了解,但是就她所认为的周虞,是不会做出这种事情的。

    “嗯!而且每一次都理由充分,证据确凿,那些宫嫔丝毫辩驳的理由都没有,连续几起,皇后的出手都可以用三个字来概括。”

    莫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肯定道:“快准狠,几乎是被她找到的人,上午见过了皇后,下午就没有了命,没有任何人可以救她,包括韩渊。”

    微微眯了眯眼睛,端木青仔细想了想,仍旧摇了摇头:“我倒不明白周虞这番作为的目的了。”

    “皇后无论是在前朝还是后宫,向来都是深明大义的,尤其是后宫,几乎都不插手宫嫔之间的是非,现在屡屡动作,未免也太张扬了一点,或许,这是一种警示,如果韩凌肆要有所动作的话,让他不要忽略了这一点。”

    莫失毕竟是在宫里头,对于韩凌肆请求赐婚的消息算得上是首先就知道了的,所以说起话来,也就不似之前那般顾及了。

    “嗯!我知道了,我方才与你说的话,你可听到了,还是出来吧!”

    莫失轻轻地点了点头,仍旧消失在了黑暗里。

    端木青一个人趴在桌子上,手指像是十分无聊地叩击着桌面。

    而实际上,每一次如此,她的心里都是在想着事情。

    之前关于那一伙神秘的人物,她一直都是将视线锁在周虞和韩渊两个人身上的。

    因为毕竟只有他们才具备这个条件,但是她始终都不能够完全肯定到底是他们当中的哪一个。

    才刚觉得韩渊最近的行为异常,就得知周虞近段时间也是和平日大不相同,这无疑又将这个谜底掩盖了一层。

    门外响起了敲门声,端木青收拾思绪:“谁?”

    “是我!”

    “进来吧!”

    夜魂轻轻地推着门走了进来,之前一直都担心经过这件事情她是否还扛得住,还好灵儿一直都守在她身边的,倒是没有让她继续衰败下去。

    “这么晚了怎么还不睡?”

    夜魂笑道:“小姐不也没有睡吗!我方才看到那位姑娘来了,是小姐放在宫里的人吧!”

    对于莫失,端木青并没有让她在众人面前露过面,只是既然夜魂看到了也就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了:“是啊!”

    “皇后最近好吗?”

    端木青想不到夜魂想要问的竟然是这一点。

    或许是看出了她的惊讶,夜魂笑道:“我许久都没有见过她了,也不知道现在她过得怎么样了。”

    “何不入宫去?”端木青并不大想告诉夜魂关于刚刚知道的事情,因为她知道周虞在夜魂的心里是一个不同的存在,有些事情还是她自己去发现比较好。

    而且,对于周虞的变化,端木青主观上认为,这并不是什么好事。

    “我们应该是已经缘尽了。”

    “哪有这样的说法,你要入宫还是很简单的,不是吗?”

    “小姐你不懂,其实从我那天来到这里开始,我跟皇后之间的缘分就算是走到了尽头,从此以后,她是东离的皇后娘娘,我是隐国的夜魂,再无往来的。”

    “何必?”

    摇了摇头,夜魂示意端木青不能够懂这其中的关系,然后再问了一次:“她最近好吗?”

    “应该挺好的吧!韩渊虽然性格变得有些奇怪,但是好歹一直以来都十分的相信她,就是朝臣的奏折,她也还是一样代君批复。”

    夜魂笑着摇了摇头,笑容里带着一丝冷意:“这并不是什么盛宠隆恩,若是真让韩渊哪一天得了势,只怕首先要遭殃的就是皇后了,还有一个十分合理的理由,后宫干政,牝鸡司晨。

    但是在这个名头出来之前,真正得了利益的还不是他韩渊,坐在那里什么都不用做,便享受着整个国家人民的膜拜。”

    “你跟她的感情倒是真好。”

    “她的事情别人不知道,我却是清楚得很,她啊,心里藏了太多的事儿,总有一天是要爆发的,我倒是希望她能够坚持下去,虽然很难,不要软了心肠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