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她这话不像是对端木青说得,倒像是自己一个人的自言自语,端木青虽然心里感到好奇,她说这番话的原因是什么。

    但是她没有想说的意思,端木青也不打算多问,说到底这也是别人的隐私,她实在是不想探听太多。

    原本以为她过来只是为了来探听一下周虞的事情,谁知道说到这里,她却又不在继续往下追问了。

    “小姐,这个给你。”夜魂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小的盒子,递到端木青面前。

    “这是什么?”端木青有些惊讶,那盒子看上去十分古朴的样子。

    “小姐就要结婚了,送给你的礼物。”夜魂淡淡地笑了笑,或许是端木青的错觉,又或许是因为之前的她从来没有这样笑过,端木青突然觉得此时她看上去十分的祥和,就像是家里的长辈。

    “其实你应该知道我跟韩凌肆早就是夫妻了,实在是没有必要的。”

    嘴里虽然这样说得,但是端木青知道这是她的心意,而且是真心实意的要送给自己,推了反而让她心里不舒服。

    盒子里是一颗珠子,小拇指大小,泛着盈盈的绿光,一看就知道不是凡品。

    只是,奇怪的是,她会送一颗珠子给自己。

    第一,她并不是喜欢珠宝的人。

    第二,夜魂也不像是送珠宝的人。

    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夜魂笑道:“小姐不要惊讶,这不是普通的珠子,这是避水珠。”

    “避水珠?”端木青被震惊到了,“世上当真有这样的珠子吗?我是在听说过这样的传说而已。”

    夜魂摇了摇头:“传说中的避水珠是龙嘴里的,但是这一颗肯定不是,但是它却是有避水的作用,将此物抛到水里,在它附近两丈之内都无水迹。”

    她说得这么认真,端木青不怀疑这话的真假性,只是……

    将盒子还回她手上,端木青摇了摇头:“这东西太贵重了,我不能要。”

    夜魂并没有接,笑着摆了摆手道:“这个东西也是偶然间得的,而且在我手上一直都埋没了,或许它也是在寻找有缘人吧!我想这么贵重的东西,一定要身份尊贵的人才能够压得住,思来想去,眼下可不就是雪女你才最为尊贵吗?”

    端木青不知道怎么反驳她这话,但是她却是坚定了自己的想法,看上去一点儿转圜的余地都没有。

    送完珠子,她也就不再停留了,遂独自起身往自己屋子里去了。

    端木青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坐在桌子边呆呆地看着那颗珠子。

    就在这个时候,她发现不慎明亮的灯光下,这颗珠子的光芒渐渐地明亮了起来,不过一瞬间就盖过了房间里的灯光。

    端木青吃了一惊,仔细地盯着那珠子,才发现它里面似乎有水在流动。

    这样的景象瑰丽而神奇。

    端木青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盯着,仿佛被吸引住了目光一般。

    她此刻没有看到此时房间里的情景。

    那珠子的光芒越来越盛,在外面看起来,就像是她整个人都被包裹在一片荧光当中,有些不似真人的华丽感。

    然后端木青就发现自己的左臂上隐隐地有一道紫光。

    连忙撩起袖子,才发现是一直戴在自己手上的手钏。

    就是之前秋白给她的。

    手钏的光芒比珠子要弱许多,但是若是没有这珠子在,只有手钏的话,就会发现,其实那光芒也不弱了。

    端木青的心,猛然间砰砰乱跳起来。

    这手钏是秋白送给自己的,原本就是为了解除身上的封印而给自己套上的,现在自己身上的封印已然解除。

    照理说这个手钏已经失去了作用才是,那么今晚的它为什么又会突然发光呢?

    今晚和平常唯一不同的地方,唯一有变数的地方就是眼前的这颗珠子,难道说,是因为这颗珠子的缘故,改变了它内在的什么东西,或者说,激起了它内在的什么?

    端木青感到自己的心脏跳得很快很快,就像是要从胸腔里面跳出来似的,就连左胸口的肌肉都被牵扯出疼痛感。

    心里一惊,端木青连忙合上那个盒子,方才的感觉陡然间就消失了,房间也没有了方才那道光芒,心跳也开始恢复正常。

    抬起左手一看,果然,手钏也恢复了正常。

    看到这些,端木青又将视线头像装着珠子的盒子,这颗珠子到底什么来历?她可不认为方才的一切都是幻觉,难道这也与隐国有关吗?

    突然间,她心里跑出来一个假设,会不会……

    会不会这就是找到隐国之路的关键?

    难道这里面就隐藏着隐国最大的机密?隐国国人的去处?

    但是没有人回答她,很显然就是夜魂都对这颗珠子一无所知。

    在令王府里的这些隐国人当中,夜魂是唯一的神族,只是可惜的是,她是被逐出隐国的神族人,当时的她还年轻,注定了有许多隐国秘密的事情她不知道。

    端木青无意识地拨弄着手上的手钏,蓦然间发现这个手钏松动了。

    记得当时自从秋白给她戴上之后,这个手钏就像是长在了肌肉里一样,一直都动不了,怎么此刻突然又能够转动了呢?

    带着好奇的心,端木清将它小心翼翼地摘了下来。

    还是似金非金,似玉非玉的材质,敲一下,还会泠泠作响。

    上面的图案也没有任何的变化,还是和当是通灵老人说得一样,这是一种带着祈福含义的图案。

    对于将这个手钏摘了下来,端木青还是觉得是一种收获,说明内在里,终究都是有东西发生了变化了。

    只是不知道这种变化究竟是什么。

    或许等到离长老来了,能够获知一二。

    带着这些事情,端木青沉沉地睡去,谁知道天还没亮,就被一阵吵嚷声给吵醒了。

    才要起身,百媚就匆匆忙忙地跑过来了。

    皱了皱眉头,端木青问道:“外面什么动静这么吵?”

    “不知道,有毛贼进来了,不过已经有人去处理了,我就是怕你会被吵醒才进来看看。”

    “毛贼?”端木青皱了下眉,然后冷笑道,“我倒是很想知道什么样的毛贼竟然赶来令王府撒野,就是因为知道令王府就只剩下了我这么一个挂名的郡主了吗?”

    百媚笑道:“这怎么可能?整个长京,甚至是东离,谁不知道青郡主被赐婚给了昊王,难道还敢跟昊王过不去?再说了,以前不也就只有令王妃一个人在嘛!怎么就不见有什么毛贼呢!”

    看她仍旧是要起来的样子,百媚一边伺候着她起身,一边笑道。

    “谁知道呢!我们出去看看吧!”

    “也无妨,有夜幕白和小龙宁远他们,那些人讨不到什么好处的。”

    匆匆披了两件衣裳,端木青冷笑道:“我就是想要看看他们想要捞到什么好处。”

    说完话,才走到门口,就看到宁远挥动着大锤子在个人打斗,只是那人也不是什么善类,竟然跟宁远打了个平手。

    宁远的武功跟紫衣韩凌肆自然是没有的比,但是在江湖上,却也不是什么好欺负的,算得上是一把好手。

    这人能够跟他平手,可见也不是一般人!

    指了指那人,端木青冷笑道:“看到没有,这哪里是毛贼,这根本就是个大贼啊!毛贼是来人家家里偷东西的,这人,只怕是来取命的吧!”

    端木青的话这么一说,百媚顿时间就冷了眼神,只是他还未出手,那人就突然间从屋顶上滚了下来。

    站在下面,端木青看得清清楚楚的,人并不是宁远打下来的,是……有人来了。

    瞬间,又是几声闷响,几个和那人一样装扮的人,被从外面扔了进来,整齐划一地躺在了思归阁的院子里。

    说起来也是厉害,很显然他们都受了重伤,尽管如此,竟然没有个人哼一声。

    也不知道究竟是谁培养出来的人。

    “果真是好大的胆子,明明知道青郡主是我的人,竟然还敢上门来。”韩凌肆的声音冷冷地从门外传来。

    端木青笑着摇了摇头:“你不用上早朝了吗?一大早往这里跑?”

    “原是打算下了朝再过来的,哪里知道有这等不长眼睛的人,竟然打算盘打到你头上来了。”韩凌肆朝其中一个人踢了一脚,轻轻松松地就将人踢到了一旁的树上去了。

    只听得骨头断裂的声音,和那人极力隐忍的痛苦声。

    “昨晚没有睡好吧!”韩凌肆看着她的眼睛,“看眼睛下面都轻了一块了。”

    摇了摇头,端木青替他将没有整理好的衣服整理了一下,虽然刚刚他出现的时候表现得很有气势,但是从他的衣服上还是看得出来,其实他来得很匆忙。

    “你快点儿去上朝吧!不然只怕是来不及了,赶紧的吧!”

    韩凌肆再看了一眼地上的人,端木青都这么说了,也不好再逗留,何况再不去,上朝可就真的晚了。

    “那我现在去了,这些人送到京兆府里去就好了,不用费神费力的审问,他们是不会说的。”一边跟端木青说着话,韩凌肆一边换上一旁暗影手里拿的朝服。

    端木青嗔了他一眼,笑着摇头道:“我知道了,快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