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看他即使是匆匆忙忙跑开,却还是一步三回头的样子,院子里的百媚和端木兰都掩唇而笑。

    端木青白了她们一眼,到底没有说什么。

    “小姐,这些人呢?”百媚走上前笑着问道。

    知道她在打趣自己,端木青也不理她:“随你看着办咯!”

    眼看着天已经快要亮了,现在再睡也睡不了多久了,干脆洗漱梳妆。

    吃过早饭,才将绣篮拿起来,韩凌肆就回来了。

    这个人,现在简直就将这里当做了自己的家似的,除了晚上回去睡一觉,其他的时间,一得空了就往这里跑。

    “怎么样?”人还没有进来,声音就过来了,“都送了去了吧!”

    “百媚应该送过去了,”捻起一根绣花针,端木青没有抬眼看他,而是眯着眼睛仔细地穿针。

    “我说这些人怎么这么大胆呢!感情我们是给人坐垫脚石的。”韩凌肆一边笑嘻嘻地替她分线,一边道。

    “哦?”停下动作,端木青有些惊讶,“谁啊?竟然感将你当做垫脚石?”

    “你猜猜?”

    稍微地想了一想,此时的长京,韩凌肆不搅起风浪就算是谢天谢地了,谁还会没事儿找事呢!

    更何况,有能力而且有胆识设计韩凌肆的人应该也没有两个才是。

    “皇后?”不知道为何,端木青突然想到昨儿晚上莫失的话来,说是皇后的动作可能是有什么动作的前兆。

    难道真是这样?

    韩凌肆讶异地看了端木青一眼,然后笑着揉了揉她的脑袋:“我加青儿就是聪明。”

    白了他一眼,端木青道:“你少在那里浑说,快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且不说,你静静地看就知道了,这一次的事情绝对精彩。”

    “你还真是过分,说了一半又不说!”嗔了他一眼,端木青故意露出一副气鼓鼓的样子。

    谁知道韩凌肆根本就不吃她这一套,反而转过话题道:“诶!你这是在绣嫁衣吗?上一次成亲的嫁衣也是你自己绣的吗?但是我现在记不清了,不过你的绣技那么好,肯定会很好看。”

    听他这么说着,端木青的脸瞬间就红了,想来从古至今,在夫婿面前绣嫁衣的人也只有她一个吧!

    看来还真是跟他说的一样,他们真的是老夫老妻了。

    “你也不知羞啊!竟然就这么闯进我房间里,还跟我一起绣嫁衣,这说出去像什么样子?”

    虽然嘴里是这么说,但是笑意却先于言语在唇边溢了出来。

    韩凌肆懒得理她,该给她分线的时候还是给她分,该帮她一起固定绷子的时候,还是毫不犹豫地帮忙。

    总之就是一个意思——就是要黏着你。

    对此,端木青略显无奈。

    吃过午饭,他就回去了,毕竟昊王府里还养着一堆幕僚,他们跟韩凌肆好像每天都有聊不完的事情,虽然端木青觉得要那些幕僚实在是没有什么用。

    他走了之后没有一会儿,百媚就匆匆忙忙地跑过来报告了。

    “小姐,这一次真的是出了大事了。”

    仍旧一针一针地绣着嫁衣上的凤凰,端木青眼皮都没有抬:“什么事啊?看你一惊一乍的样子。”

    “今天我们送到京兆尹那里去的人被审出来了。”

    “哦?”端木青有些讶异,毕竟早上那些人被修理的时候,脸上的神色她是看在眼里的,不像是被严刑拷打就会招供的人啊!

    “怎么说的?”

    “说是受人指使,拿钱买命的。”百媚脸上神采飞扬,很显然这样的人受到惩处对她来说委实是一件好消息。

    端木青挑了挑眉:“买我的命?”

    “嗯!”

    她眨着眼睛,端木青一看就知道她是要卖关子的意思。

    “幕后指使供出来了没有?”

    “供出来了。”

    “哦?”这才是她感兴趣的地方,停下手里的活计,好整以暇地看着百媚,“说说看,是谁派出来的?”

    “小姐,只怕你也猜不出来。”

    端木青想了想,好一会儿,果真摇了摇头,笑道:“你赢了,我确实是猜不出来。”

    “是一伙人联合起来做的,招出来的朝官有七八个,还有各大大小小的芝麻官,加起来快二十个了。”

    百媚高兴道,“重点是,这群人似乎身后都没有撑腰的人。”

    端木青微微地思索了一下,然后问道:“那几个朝官是谁?”

    “哎呀!那些人的名字我怎么记得住,但是还好,我都给用笔写下来了,小姐你瞧瞧。”她说这话,果然从怀里掏出一张写了几个名字的纸出来。

    端木青匆匆一眼扫过,然后在心里细细地想了一遍,点头道:“没错了。”

    “什么没错了?百媚是听得云里雾里的,忍不住问了一句。”

    “这些人似乎各个门派的都有,但是我记得韩凌肆说起过两个人,颇有些墙头草的味道。再看这里头人,不是韩凌肆嘴里说的墙头草,就是一些站队站得不明显的人。”

    说到这里,端木青就不再往下说了,让百媚甚是苦恼:“小姐,我还是没有听懂。”

    “这一次是皇后再去洗牌了!”端木青笑看了她一眼。

    “皇后?”一直都听说皇后好厉害,但是百媚一直都没有直观的感受,按照她的思维,皇后不就是应该待在后宫给皇帝管理那些女人的吗?

    这有关皇后什么事情呢?

    “这里头的人,我敢肯定,都是韩渊的人,皇后的这一次洗牌,针对的是韩渊啊!”

    这百媚就更不理解了:“皇后?针对韩渊?为什么啊?皇后为什么要针对皇帝呢?皇帝是她的丈夫,她不支持他还支持谁?难道是……太子?”

    端木青再一次从绣品里头抬起头,看了她一眼,颇有些恨铁不成钢的味道。

    最终还是摇了摇头道:“这些事情与我们没有很大的关系,于你更没有什么关系,你还是快点儿过来给我帮忙吧!”

    “啊?”睁圆了眼睛,百媚看了看端木青手上的东西,然后便道,“我好像还有点儿事情没有弄好,你等一下啊!我先找二小姐来给你帮帮忙。”

    说完之后,就一溜烟的不见了。

    她是多么的害怕女红啊!端木青心里暗暗叹了口气,什么时候才能够让她如同正常女子一样的相夫教子呢!

    想到这里,又想到方才说起的事情。

    其实她也奇怪,为什么呢?为什么皇后要对朝堂洗牌,洗掉的还是韩渊的人。

    这对她来说又有什么好处呢?

    “小姐,太子妃来看你了。”阿朱带着笑容走进来,声音听上去便有几分明快。

    当时如意住在这里,还是她给伺候的。

    端木青还没有站起来呢!她就已经走了进来。

    一眼就看到绷子上大红色的一片,顿时整个脸上都是喜庆的笑容:“你看我明明知道你好事近了,却什么都没有准备,你不会怪我吧!”

    端木青笑着道:“这有什么怪不怪的,你来看我就已经让我很高兴了,你坐吧!我这里你也熟,不用客气。”

    如意也果真老实不客气,说起来也是缘分,她们之间也算是有身份差别的,但是好像谁都没有想要要遵守那写繁文缛节。

    “你既然不是因为我的婚事而来的,那就说明一定是有别的事情要找我了,说吧!到底是什么事情让你急匆匆地来了呢?”

    如意伸手一点她的额头,笑道:“你这话说得我不开心了,难道没有什么事情就不能来找你了不成,竟然将人家都看得这么功利。”

    端木青连忙讨饶:“那是我错了,你爱来就来,绝对欢迎,不说我,就是阿朱,肯定也是十分欢喜的。”

    “是啊!你这里最有人情味了。”如意笑着跟端木青说话,在这里总是能够觉得放松。

    虽然在太子府向来也就只有她跟太子两个人,但是有那些不怎么说话的下人在,总是觉得有一种被监视着的感觉。

    笑着笑着,端木青就发现她眼底似乎有些忧愁,她实际上还是有事情来找她。

    “到底有什么事情,你就直说好了,你眼睛都告诉我了。”

    如意看着端木青的眼睛,然后笑了笑道:“青儿,其实我是舍不得你。”

    “舍不得我?”端木青不理解了,“好好的怎么会舍不得我?我虽然说现在被赐婚了,但是你应该知道我是跟韩凌肆在一起啊!他们家离你家不远吧!”

    其是端木青知道她不是这个意思,但是看她那样不开心的样子,还是忍不住拿这话来逗她。

    “青儿,我要走了。”

    如意这一次没有笑,而是看着端木青一脸哀伤的样子。

    “走?!”端木青这倒是真的十分意外了,“你去哪里?”

    毕竟此时如意的身份是太子妃,身为东离的太子妃她能够去哪里呢?

    “我想回江州,但是莲蓬不愿意,说是我会被认出来,到时候一堆的麻烦事。”她噘着嘴反抗着,似乎有所不满。

    端木青反映了一下,才想起来之前她说过,她管太子叫做莲蓬头:“你要走?他同意?”

    如意有些惊讶,然后理所应当道:“我们一起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