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端木青脸上顿时飞红一片,嗔怒地瞪了他一眼:“都是你!”

    蒙卿摇着折扇坐在树下乘凉,看着永远一张黑碳脸的暗影脸上带着可疑的红色,颇有些看好戏的味道,轻轻地摇了摇头:“又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这会子跑来禀告,小心你主子把你给炖了。”

    暗影被他这么一说,黑炭脸上那疑似红团的两坨变得更红了些。

    转脸悄悄地看了看院子里的其他人,实在是不少啊。

    若是端木青知道此时院子里一堆的人,各自假装忙碌着,不知道又是个什么样的反应。

    阿朱阿碧两个人装作很认真地慢腾腾地修理着墙角下的花枝,两两相视一笑。

    倒是没有听到过自家小姐这种笑声。

    就是灵儿和地瓜两个人也躲在角落里状似玩蚂蚁的样子。

    “进来吧!”听到里头韩凌肆的声音飘出来,果真跟蒙卿说得一样,好像不是很愉快的样子。

    端木青整理好衣服,端庄地坐在一旁,刚刚冷静下来一张脸,就听到外面端木兰惊讶的声音:“你们怎么都在这里,怪道我找个人都找不到。”

    她这话一说,端木青的笑容就像是被人砸了一石头的琉璃,碎了。

    韩凌肆极力忍住笑意,板着脸孔朝刚进来的暗影问道:“什么事?”

    暗影心里暗道一声不好,果然是要被迁怒了,好在这一次来报告的是好消息。

    “令王府里刺客的事情都已经有了结果了。”

    “哦?”端木青记得那刺客招供得可都是韩渊的人,原本就一直在等消息,想要知道韩渊究竟会怎么处理,“怎么样了?”

    “全部革职回乡。”

    听着他没有任何情绪起伏的声音,韩凌肆问道:“皇后的主意?”

    “是!”

    “好了,你先下去吧!”韩凌肆挥了挥手,仍旧坐回端木青的身旁。

    暗影立刻如同逃跑般飞快地离开了房间,这和他一贯的风格,可是相差太大了啊!

    还好这一次确实是个好消息,不然光是看着王爷那张脸就叫人瘆的慌。

    外头蒙卿仍旧是一副舒舒服服自自在在的样子:“怎么样,被赶出来吧!”

    暗影看了一眼自己主人的这位小叔叔,怎么就觉得他这是在看戏呢?

    但是他一贯的性格,让他谨言慎行惯了,所以,什么都没有说,就是表情都没有变,飞快地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你在这里做什么?”

    蒙卿正优哉游哉竖起耳朵听房间里的动静,端木兰温柔的声音就飘了过来。

    看了看左右,并没有别人,蒙卿才指了指自己:“你是说我?”

    端木兰淡淡地笑道:“嗯!我那边有份姐姐出阁要用的表,但是大家的字都不太好看,想请洛王帮忙写一下好吗?”

    她原本就生得清秀,性子温软如水,又从小跟端木青一起学琴刺绣,如今正是被端木青认作义妹之后,在令王府自然不是原先的打扮。

    收拾起来,一副大家闺秀的气质便莹然而生了。

    此时如此温软着请求,蒙卿发现,他连拒绝的话都说不出来。

    房间里,看到暗影那稍微嫌快了一点的身影。

    端木青默然了,都是一旁的这个臭男人!

    知道某女此时心情可能会不大好,韩凌肆连忙转过话题:“皇后这一次倒是干净利落,两天的功夫,跟割草似的把韩渊的人给割掉了。”

    “为什么?”端木青有些不解,“韩渊能力再弱也不至于连这点话语权都没有吧!”

    韩凌肆点了点她的鼻头,被她一巴掌打落。

    “这一次,皇后是动了真格了,针对的人就是韩渊,皇后的手段你可能不太清楚,我却是知道,若是真的惹到了她,就算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事情也做得出来。

    你在臻州的这段时间,她就已经做好了准备了,来你府上行刺,其实只是一个导火线而已,她自己设计的导火线。

    等到那群人被供出来,各处诉冤情的时候,原本就积攒好的证据就开始暴露出来了,看上去不成立的刺杀理由也就有了光明正大的借口了。

    韩渊想要跟周虞斗,实在是太嫩了一点,说起来也是一个男人的悲哀。”

    他话是这么说,但是语气里可丝毫都没有对自己这个名义上的父亲的半分同情。

    “那你这么说,若是周虞要真的对上你,你岂不是没有胜算?!”端木青挑了挑眉,心里的担忧却并没有放在言语中。

    说起这一点,韩凌肆也不敢大意,微微皱了皱眉,最后还是点头道:“应该可以说是吧!只是目前为止,我还没有找到让她对上我的理由。

    其实眼下看起来,我的赢面是最大的,韩凌翔暂时没有了跟我斗的实力,韩凌莫虽然最近有些起势,但是一时半会也成不了气候。

    太子就不说了,根本就没有可能了,你也说他要走了。

    但是实际上,我最怕的还是周虞那边会有什么动作。”

    端木青沉默,这个话题她不懂。

    “青儿,你是女人,你站在周虞的立场上来告诉告诉我,这个周虞她要的到底是什么?我研究了她好长一段时间,始终都没有弄明白这一点。”

    端木青看了他一眼,他微微皱着眉头,像是在努力的思考着一点,端木青伸手将他的眉头抚平,却摇头道:“这你要是问我,我也只能跟你说,我也不清楚了。

    周虞这个人,似乎毫无所求,根本就没有让人诟病的欲望。”

    “人,无欲则刚,但是,这样的人,我从来都不相信世界上会有,不然我又有什么好担心的,她没有欲望,又何必要对付我?”

    “那她又为什么要对付韩渊呢?”端木青不经意地反问了一句。

    却让韩凌肆立刻坐直了身子,转脸看向端木青:“是啊!青儿你问到了点子上,那么她为什么又要对付韩渊呢?”

    “而且这一次的动作实在是太大了,竟然就用了两天的功夫将那六个朝官赶回到老家去了。”

    韩凌肆摇了摇头:“你错了,如果周虞布置了那么久的局,到头来就只是这六名官员,那也就不怎么要用心考虑她那边了。”

    “怎么?”他这话的意思,端木青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你想啊!我们能够看出来那六个人是韩渊的人,难道其他人不知道,那些正在替韩渊卖命的人会不知道?这些人亲眼见到跟自己同一立场的同僚的下场,心里会怎么想?”

    端木青顿时明白了韩凌肆的意思:“我明白了,明面上,周虞处理了那十几个官员,手段十分的狠辣,但是,真正的重招,是在对于其他官员的威慑力。

    她用这么短的时间解决,就是为了让其他人看看她韩渊的实力和她之间的差距,首先就让那些人心寒了,以后再想要替韩渊做事,只怕心里就会掂量掂量了。”

    韩凌肆斜斜地倚在一旁,带着温柔的笑意看着一旁的小女子娓娓分析,心里说不出的满足,他的女人,在认真的时候总是这么迷人。

    让人忍不住想要上前亲一口。

    端木青完全没有注意到一旁男人的小小心思,一边分析着的时候,陡然间总结出了一个结论:“那这个意思岂不是说!周虞不过用了这一招,就把韩渊给架空了?”

    韩凌肆笑着点了点头:“没错,我家青儿真是聪明。”

    端木青懒得理会他这没有任何诚意的夸赞,接着道:“不光是这样,还有后宫,韩渊这些天宠幸了不少新晋的美人。

    原本看这些人似乎没有什么背-景,但是最近的几个其实都是有些来头的,只是隐藏得深罢了,说不定也是拢权的手段。

    但是周虞的手段更狠,已经弄死了好几个,这样看来,韩渊当真像是个孩子一样在周虞面前表演。”

    韩凌肆笑道:“也不知道这个韩渊究竟是哪里得罪了周虞就落得这个下场,女人啊!真是可怕!”

    他刚感叹完,蓦然间反应过来自己说错了话,一抬头果然就看到那边女子的眼刀已经射到了自己的脸上了,顿时改口加了一句:“当然除了我家青儿之外。”

    “哼!”

    “我家青儿最是温柔体贴了,什么事情都尊重我,完全听取我的意见,是天底下最好最好的女人了。”

    某个人正夸得天花乱坠的时候,端木青无比温柔地问了一句:“也就是说,我不是完全听取你的意见,不是百依百顺,对你来说就不是世界上最好的女人了?”

    “没有没有,青儿怎么样都是最好的,是我最爱的,无论什么时候都是那样的迷人,心肠又好,善良大方。”

    “天呐!听你说这些话,真是鸡皮疙瘩都掉一地了。”

    这边小两口打打闹闹你侬我侬的时候,宫里头的皇后宫里,却是静得连一根针掉下来都听得清。

    韩渊是带着极大的怒气来的,周虞看到他的脸色如此,便让其他人都退下了。

    正屋的大门被关上了,韩渊才愤愤然转身,指着周虞的鼻子:“你要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