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臣妾见过陛下!”但是周虞并没有理会他那句话,反而依依然给他行了礼,然后才站起来,脸上挂着端庄的笑容。

    “你这个女人究竟要做什么!?”桌子陡然间被猛击,原本放在笔海里的狼毫立刻掉落了两支。

    “陛下好大的怒气!”周虞轻轻地将笔捡起来,仍旧放上去。

    “今天的事情都是你做的吧!别以为朕不知道!”韩渊接着怒吼。

    “臣妾并没有想过要否认,确实是臣妾所为。”

    “你……你一个后宫的后妃竟然敢干预朝政,你信不信朕现在就可以废了你。”

    “不信!”周虞淡淡抬眸,看着他的眼睛里没有一丝异样的情绪,“陛下大概是忘了,当初是您亲口说的,皇后可以参与政事。

    同样也是您亲口说的,朕永生不废后。”

    “你……”她的话提醒了韩渊,当时刚刚登基的时候,他确实是这么说过。

    甚至于他到现在都还是会相信,当时他说那些话的时候是完全出自于自己本心的,所以才会愿意立下圣旨。

    “当然,陛下也可以反悔,只是陛下您是东离的陛下,您要是反悔的话,还是要昭告天下的,你要违背当初的誓言。”

    韩渊被她的话说得哑口无言,当时,当时的他怎么就会说出那番话来呢?

    “周虞,你到底要做什么?”或许是因为发现在这个女人面前,他真的是半分都讨不到好处,韩渊的脸色衰败了。

    方才的盛怒顿时变成了无奈和颓败。

    看着他这个样子,周虞丝毫不为所动:“陛下少动点儿怒,对身体会有好处,如今年纪大了,就不要任由着自己的性子来了。”

    “朕真的很想知道,你,朕的皇后,究竟想要做什么?!”

    周虞眼睛里有一闪而逝的悲痛,但是紧紧是一闪而逝而已,没有人会发现隐藏在她眼底最深处的伤口。

    她永远都是那个高高在上,似乎永远都不会跌落的皇后。

    “陛下,你不要多想,臣妾永远都是您的皇后,您若是真想问我想要做什么,臣妾自然也会回答陛下,臣妾最想要做的,就是一个东离需要的好皇后!”

    “周虞,你……”韩渊被她这样的话,气得说不出话来,颤抖着手指好一会儿,才愤愤然离开。

    却听到后面悠悠然传来一句:“李才人指使宫女毒杀萧贵妃,事情已经查实了,陛下要不要过目?”

    韩渊的脚步一顿,脸上更见森冷,然后头也不回:“杀吧杀吧!你想杀谁就杀谁,朕管不了你!”

    一个皇帝做到了韩渊这个份上,大概也算是神奇了。

    周虞平静地回到案前,平静地将笔尖饱蘸墨水,只是没有声音的唇轻轻地吞出一句话:“很早之前,你就开始不愿再懂我,这么多年过去了,补不回来了。”

    晚上,宫里刚刚封了才五天的李才人暴毙身亡。

    经过这一次的洗牌,朝廷照例又乱了几天,然后才开始纷纷重新站位,自然是又多了六章新面孔。

    韩凌肆对此不以为意,反正再怎么换,也换不到韩渊的头上去。

    相对来说,他这几天似乎特别的清闲,有事没事儿就往令王府跑。

    好像丝毫都不担心外面的人怎么议论,反而希望人家多议论一点儿,多说几句。

    “小姐,外头有个人说找你,李叔叫我来通报一声。”阿朱生怕跟前面两次一样一个不小心撞进去就看到韩凌肆黏在端木青身上。

    这一次总算是学乖了,规规矩矩地在外面敲了门,然后才开始出声禀告。

    端木青将某人推到一边,起身出门:“什么样的人?还说了什么?”

    “哦!是个二十多岁的男子,他说……哦!说他叫什么小岩!”

    阿朱的话让端木青眼前一亮,当下便飞快地往外走:“小岩来了。”

    剩下韩凌肆黑着一张脸站在门前,好半晌才问道:“小岩是谁?”

    暗影也不知道是从哪里蹦出来的,脸上隐隐的有些着急:“这个……没有记录。”

    “没有记录?”韩凌肆皱了皱眉,“不是早就说了让你们注意王妃所接触的人吗?万一她有危险我那你们是问。”

    “是!”暗影不敢多说,这件事情是他们没有办好,只是……这个小岩究竟是谁啊!当真是没有看到过王妃跟这么一个人来往啊!

    心里这么想的时候,他们家的王爷就已经没有了踪影。

    “雪……”

    小岩看到端木青从里头走出来,一颗悬着的心才算是放下了,还好当真在这里,没有找错地方。

    只是才开口说了一个字,就看到端木青做了一个让他噤声的动作。

    “你什么时候过来的?”端木青笑着上前,跟看门的人说了一声,便引他进来。

    “今儿才过来的呢!前些时候都在打听你的消息,但是什么都打听不到,最后才想着要不要到你说的这个令王府里来问一问。”

    端木青想到前些时候她都还受困在别人的手上呢!小岩要打听到也不容易。

    那边的人若是一直得不到自己的消息,想来心里也是着急的,当下便道:“大家都好吗?我不见了,他们有没有说什么?”

    “你可别提了,我回去就被离长老的拐杖打了好一顿,都是你说不让我跟着你。”小岩看她还是原来的样子,虽然看上去穿着打扮各方面都华丽了些,言语间仍旧随和,便也不似方才那么拘束了。

    “这位是谁啊?”

    韩凌肆紧跟着过来,就看到端木青跟眼前的这个年轻人说说笑笑的,很是熟络的样子,再看那男子的脸,长得也还可以,虽然不如自己,但是比一般人总是好了那么些,当下心情就不到好了。

    然后又听到他们说什么,不让他跟着端木青,就越发的郁闷了,他的青儿是什么人都可以跟着的吗?

    他们的关系到底是什么?还能够让这么一个男人跟在身边?好歹他都没有整天跟青儿在一起好不好。

    端木青一看他的表情就知道这个男人又在吃醋了。

    以前怎么就没有发现他这么喜欢吃醋呢?这个习惯不好,得要改。

    “我的朋友,名字叫做小岩。”

    端木青平平淡淡地向韩凌肆介绍小岩,然后便对小岩道:“这是韩凌肆!”

    更简单!

    某王爷的脸更加黑了一层。

    但是小岩和端木青似乎都没有任何的心思去理会那个站在一旁的男人,径自说着自己的话。

    “你不知道,我真的是有苦说不出啊!”

    “我猜到了,但是……说实话,如果你当时跟着我的话,只怕我们倆这个时候都没有办法平平安安地站在这里聊天了。”

    “这我知道,所以,我也就只有任凭他们说了。”

    小岩说着,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对了麻姑怎么样了?她的孩子现在还好吗?”

    “嗯!小家伙长得真快,感觉一天一个样,大家都喜欢得不得了,尤其是巧姐儿,整天抱着不离手,别人说,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她的孩子呢!”

    想起那巧姐,端木青忍不住笑了。

    两个人仍旧说说笑笑的,端木青带着小岩径自往思归阁去:“你来了也好,见见大家,想必大家都会很高兴的。”

    韩凌肆跟在后面,真的很想要将端木青拉住,你真的忘记了你后面还跟着你的夫君吗?

    这样公然跟别的男人说说笑笑的,真的没有关系吗?

    只是可惜,这一点,端木青用实际行动告诉了他。

    思归阁里,灵儿和地瓜刚刚过来,看到端木青不在正要走呢,然后就迎面撞上了。

    “青儿,你去哪里了?”地瓜鼓着包子脸,疑惑问道,“我和灵儿发现一家新开的酒楼,味道十分不错,正要问你们去不去呢!”

    端木青指了指地瓜和灵儿:“地瓜和灵儿,土族和气族的。”

    小岩不似他们几个,毕竟他们都是从来未曾见到过同伴,所以才会那么激动,而小岩他们生活的环境相对来说安逸多了。

    甚至于还保留了从前的生活习惯,所以,在隐国覆灭了之后,他们的切身感受并不是很明显。

    这也就造成了当他看到灵儿和地瓜的时候,只是单纯的高兴而已,说不上什么激动。

    倒是灵儿和地瓜相互看了一眼,地瓜又看了看端木青,迟疑地指向小岩:“这位是……”

    端木青笑道:“如果我没有弄错的话,他应该也算是你们土族的吧!”

    小岩笑容爽朗,行了一个隐国的礼:“我叫小岩,是土族的一个小角色啦!”

    灵儿拍手笑道:“太好了太好了,又多了一个人,阿文明天就回来了,你又来了,万大哥该高兴坏了。”

    关于阿文,端木青是从韩凌肆那里知道的,只是他手上还有紫衣的事情没有了结,所以还没有过来。

    而万千这些天都带着焰姑在外面查探关于当时她被抓的事情,此时也不在府里头。

    小岩笑道:“想不到雪女你这里还有这么多人,离长老要是看到了,肯定会很高兴。”

    韩凌肆一直默默地跟在后头,到这个时候才知道,原来这个人是隐国人,既然如此,方才的紧张感也就顿时消失了。

    只是,青儿是什么时候找到这些人的?怎么他一点儿都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