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小岩的到来对于令王府来说,又是一件高兴的事情,令王府里隐国的几个人自然是因为找到同伴而高兴,另外的却是因为来了客人的喜气。

    小岩从来都没有来过这样的地方,见到什么都感到新奇,地瓜便十分仗义地充当了导游,和灵儿两个人带着他在灵王府里到处乱逛。

    “青儿,他是……”

    “上一次我被那群神秘人抓住了,当时找到了一个逃脱的机会,就是小岩救了我,却没有想到他竟然是隐国人,而且,那里还有几十个。”

    听到她这么解释,韩凌肆方才那一阵莫名其妙又突如其来的醋意早就不见了踪影,自己倒也有些不好意思了,竟然为着这个就闹情绪,委实是不像他自己的风格。

    但是转念一想到上一次她一个人在危险中过了那么长的时间,就一阵心疼。

    两个人相处到这一步,对方的心里在想什么实在是无需语言了,端木青从他的眼睛里就看得出来。

    连忙笑着扯过话题:“说起来也真是奇迹,他们在经过那场战争之后,不但逃脱了抓捕,而且开辟了一个地方,在那里过了十几年的安逸日子。”

    韩凌肆笑道:“这叫好人有好报,你们隐国人向来都秉承着与世无争的生活性格,上天不会亏待你们的。”

    对于他这样的说法,端木青感到十分的感动,不是因为他言语间对于隐国人的夸赞,而是他的态度。

    似乎因为她的缘故,韩凌肆对于隐国也产生了一种特殊的情感。

    “雪女!”小岩兴冲冲地跟地瓜灵儿一蹦一跳地跑了回来,“你们家真大。”

    端木青笑着问道:“你这一次来找我,离长老是怎么说的?”

    “主要还是来看看你有没有脱离危险,然后如果你仍就呆在这里的话,就让我回去告诉一声便跟在色和你身边,方便大家的联络。”

    “你就是只信鸽就对了!”灵儿一边嘎嘣嘎嘣地吃着糖,一边道。

    地瓜笑嘻嘻捏了捏她的脸:“灵儿真聪明。”

    看得一旁的三个人都是一脸的黑线。

    “那你明儿回去说一声吧,然后就住在地瓜他们的院子里,刚才就已经让人给你收拾出房间了。”

    端木青笑吟吟道,他们每一个人的到来,对于她来说,都像是一个失散的亲人找到了家里。

    这种感觉真的很不错。

    “不开心了?”男子温和的嗓音响起,韩渊顿时从梦里惊醒,一睁眼就看到床帘外面的黑色身影。

    方才还有些不清醒的神智立刻如同给人兜头浇了一盆冷水一般。

    “大神!大神救我!”跌跌撞撞地从床上爬起来,韩渊竟然立刻便要跪倒在那人面前。

    但是膝盖跪到一半就像是被人拖住了一般。

    “我不喜欢别人跪我,你忘记了?”男子轻轻地回头,手向上拖着,手心里却空无一物,但是轻轻的一抬之间,韩渊便陡然间站了起来。

    那个样子,像是被别人提起来的一样。

    “是是是,是我忘了。”对于他这样高傲的态度,身为皇帝的韩渊没有一丝的不满,反而不停地点头认同。

    “你最近好像很不得意?”那边的男子终于抬起眼,露出一双泛着红色的眼眸,在这样的深夜里,带着些可怖的感觉。

    “大神救我!”韩渊听他提起这一点,立刻便像是看到了希望一般,差一点儿又要跪下去了。

    “你说,我该怎么救你?”男子的声音听上去仍旧没有起伏,就连语调也都是平平淡淡的。

    韩渊那样着急的样子与他的态度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周虞,周虞那个女人太可恨了,她会毁了我的,会毁了我!”韩渊显得声嘶力竭,想起周虞那般冷静的样子,心里就十分抓狂。

    “她不是你的皇后吗?我知道你们之间的事情,也听说过,你曾经对她极好,甚至想要将你自己半边江山割让给她。我没有记错吧!”

    “不是的不是的,”韩渊飞快地摇头,“这个女人她变了,她现在就是个疯子,就是想要把我弄死!以前的她不是这样的,以前她只是为我好,现在她是想要我死,想要我死!”

    说到这里,韩渊的眼睛开始发红,就像是一头被激怒了的病狮,有一种失去了理智的偏执。

    男子淡淡地笑了笑:“你应该知道我的脾气。”

    “是是是,我知道,大神要我做什么,你说你说就是,我一定做到,只要你能够助我一臂之力。”

    男子淡淡地笑了:“说起来,我给你的机会可不少,而且也都是你想要的,你忘记了你心里最想要的得到了的东西了?

    现在的你,难道眼睛就放在你的皇后身上?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可就真的不知道帮助你有没有什么意义了。”

    他的话像是提醒了韩渊,让他从方才的狂躁中冷静下来,然后眼底才露出疯狂的欲望:“我知道,还是那个丫头,关键还在那个丫头身上,周虞算什么,等到我掌控了隐国的力量,要灭一个她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男子的眼睛里露出一丝厌恶,然后便垂下了眼睑,敛去了眼里的神色:“你别忘了,我跟你说过,不许伤害她,她是我的人!”

    顿时冷静下来,韩渊恢复方才的卑微:“是是是,一切都听大神的,她是大神的人,我不会的不会的。”

    “你上次的表现让我很失望!”

    他毫无力度的话,却让韩渊的额头上冒出了细小的汗珠:“我会努力的,下一次,下一次一定不会了。”

    淡淡地瞥了他一眼,男子问道:“你可查到了她上次去的地方是哪里?”

    他这一问,韩渊顿时就露出些担忧的神色来,然后才战战兢兢道:“没……她……她上次去的地方太隐蔽了,我派了许多人出去找,都没有线索。”

    “你最好不要让我太过失望,不然的话……”男子说着冷冷一笑,“我也许会觉得你的皇后比你更加堪当大任一点儿,到时候,你就不要再想要见我一次了,我……向来说话算话的,这一点你不会怀疑吧!”

    “不不不,大神,不不不,我会好好去做的,我一定会让她配合的。”

    “对了!”男子正要离开,突然想起一事来,陡然间又停下了脚步,“似乎……似乎你给他们赐婚了是吧!”

    “啊?!”韩渊的脑子转了两下才反应过来,然后惊悚道,“大神见谅,实在是韩凌肆那小子故意的,但是那种情况我实在是没有办法拒绝啊!大神见谅,大神见谅啊!”

    男子看着他害怕的样子,看着他弓着的身子,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儿才笑道:“我有没有说什么,你自己心里有个底就好了。”

    韩渊此时心里害怕极了,这个人虽然是他极大的助力,但是十分的不稳定,他心里也明白,跟这个人合作,就像是与虎谋皮一般,不!甚至可以说更加危险,是跟死神做生意。

    但是他没有退路,也没有办法,就只有这么做,他不愿意再坐这傀儡皇帝,不愿意永远都活在那个人的阴影之下。

    仁慈的韩渊,愧疚的韩渊,虚伪的韩渊都已经活了这么多年了,真的够了,他要证明,证明自己,证明他就是这个东离的皇帝。

    证明自己他不比任何一个人差,不管那人是韩泽,还是周虞。

    “要不要……要不要我想个办法将他们拆散了?”

    这一句话,韩渊是斟词琢句的说的,眼前的这个人不是一般人,实在是不能够用常人的思维去揣测,更何况,他也不敢胡乱地揣测。

    “呵……”但是那个男人只是浅浅地笑了一声,听不出他这笑里头是什么个意思。

    韩渊的头垂得更低了,下巴几乎都抵着了自己的胸膛。

    过了好一会儿也没有听到他的回答,韩渊不由得有些紧张,紧张了一阵,依旧没有回答。

    再抬头,眼前哪里还有那个人的身影。

    他真是神!这是韩渊脑袋里第一个想法,也是这些天来,无数次在他脑海里浮现的看法。

    夜风从窗户外面吹进来,他额头上的汗顿时变得冰凉,让他整个人打了个寒颤。

    “来人呐!”站直了身子,韩渊的脸上冰冷一片,就是眼睛里也都是森冷的神色。

    听到他的呼声,很快就传来一个太监尖细的嗓音:“陛下!”

    韩渊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儿之后,门就开了。

    一个太监小心翼翼地走了进来,手里高高地拖着一个托盘,头低低地垂着,似乎半分也不敢抬。

    那托盘里放着一个精致的小盒子,小盒子旁边是一杯清水。

    韩渊熟练地将那盒子打开,里头却是一颗丸药,龙眼核大小,滴溜溜乌黑乌黑的。

    将丸药用清水送下,韩渊闭上了眼睛,好一会儿才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整个人脸上也顿时精神奕奕,眼睛里都是闪闪的精光。

    “去况美人的宫里吧!这会儿她应该睡得正香呢!”韩渊脸色与方才大不相同,看上去似乎十分的高兴。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