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娘娘,出事了!”文若轻着脚步走进屋子,虽然是来禀告一件急事,但是言语和表情都十分的平静,看不出这件事情有多么急。

    同她的丫鬟一样,周虞脸上也没有什么表情的变化,甚至于在看书的眼睛视线都没有移开一下:“什么事?”

    “况美人死了!”

    “死了?”周虞微微皱了皱眉头,看了文若一眼,又仍旧将视线转回到书本上,“好好的怎么死了?”

    “昨天晚上陛下临幸了她。”文若淡淡地回道。

    “那又如何?陛下没事吧!”

    “陛下现在正在早朝,况美人的死……有些不好说呢!”

    “哦?”终于将手里的书放下在,周虞端正了脸色,“怎么个不好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因房事而死的。”在宫里多年,这样的事情却并不多见,文若再老练,心智再坚,说起来,神色还是有些异样。

    这一次周虞脸上的表情倒是变了变:“这不可能!我们去瞧瞧。”

    说着便站起身,但是还没有迈出步子,文若就叫住了她:“已经被处理掉了。”

    “什么?”这句话再一次让周虞震惊了,“怎么这么快?谁下的命令?陛下?”

    “陛下今天一大早就说况美人暴毙了,立即通知了人。”

    “怎么处理的?”周虞心下发冷,语气也就变得森然了。

    “扔去乱葬岗了。”

    文若说完话之后就站在那里,一语不出。

    周虞呆呆地站了一会儿,才挥手道:“你先下去吧!”

    自己仍旧坐下来看书。

    但是看了好一会儿,还是一个字都没有看进去。

    这件事情太不寻常了。

    她和韩渊现在的关系虽然冷,但是两个人毕竟是从年轻时候就认识的,相对来说对对方的性情多少还是了解的。

    近段时间,两个人越发对立了起来,但就是这样,韩渊的性子也不应该转变得这么大才是。

    而且,他们曾经是举案齐眉的夫妻,对于对方的身体是十分熟悉的,怎么可能会让况美人在床上死了呢?

    更加好笑的是,韩渊什么时候处理起事情来这样狠绝果断了?

    若是他是这个样子的人,现在的东离又怎么会是这个样子。

    而自己,又怎么可能会走到这一步上?

    之前一直忽略的事情,现在似乎开始有些头绪了,周虞暗暗的问自己,韩渊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化的?

    臻州的事情只怕已经是很后面的事情了,他究竟是因什么而变?

    静静地思索了好一会儿,她的脑海里突然涌现出三个字——阙婵山!

    没错,就是从阙婵山被围剿之后,他的性子就开始急剧地变化,直到现在,就是她也都看不懂他想要的究竟是什么了,更加不知道,现在的他又预备做什么。

    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周虞轻轻地摇了摇头。

    这么多年没有互相关心过彼此了,陡然间去思考他的心思和想法,还真是很不习惯。

    这对于他们来说,原本就是陌生的,她早就已经习惯了没有那个男人的生活了。

    既然如此,就该接着过自己的日子才是。

    只是才这么想着,文若又进来了:“娘娘,陛下今年的寿辰请娘娘安排。”

    周虞微微怔了一怔,随即道:“仍旧让萧贵妃安排吧!”

    “是陛下今日下的旨。”

    显然对于此,周虞很不喜欢,好半晌才喃喃了一句:“忘记让萧贵妃仍旧协力六宫了。”

    想来这话,也就只有她说得出来了,换做别人,只怕只会是想要争那权利,而不会是这样把权利往外推。

    “你去问问吧!看看往年是怎么样的今年就仍旧怎么样吧!你大概盯着点儿。”

    周虞的话,让文若脸上有些为难,毕竟这是皇帝的寿辰,这未免也有些太草率了吧!

    周虞自然知道她心里的想法,无所谓地摆了摆手:“你去吧!没有那么多规矩,规矩只是给那些需要讲规矩的人用的。”

    主子这话果然说得霸气,言下之意,他们这皇后宫里头,不需要那些什么规矩之类的东西。

    “是!”文若温言答应了一声退了下去。

    韩渊这话是在朝堂上说出来的,虽然只是状似无意地带过了一句,但是从来都有君无戏言一说。

    他随口一句,让皇后好好办一场寿宴,顺便犒请百官,就将事情定了下来。

    韩凌肆回到令王府,坐下没有一会儿,就听得前头前头有人来说宫里下了帖子来请端木青赴宴。

    “这么快!我才想说呢!”

    端木青一边接过帖子一边问道:“什么宴?”

    “过两天就是韩渊的寿辰啊!”韩凌肆拉着她坐下,“往年也就那么过去了,他一向崇尚节俭,这一次却让周虞好好准备。”

    “皇后?”端木青一边嚼着某人递过来的糕点,一边惊讶问道。

    “是啊!你忘记了,萧贵妃被撤销她协理六宫的权利了,怎么说现在宫里头也就周虞一个管事的了。”韩凌肆一边说着一边将刚刚剔去橘络的橘绊塞到端木青嘴里。

    “哦!”这个男人最近似乎越来越黏人了,以前怎么就没有发现呢?

    端木青一边皱着眉头将他送到嘴边的橘子嚼了咽下去,一边奇怪的看着他。

    “怎么了?很酸?不会吧!这是皇叔那里一大早给送过来的,不可能啊!”

    说着塞了一瓣往自己嘴里去了,奇怪道:“不酸啊!挺甜的啊!”

    端木青怀疑地看着她:“你是不是做了什么亏心事?”

    “我?亏心事?”韩凌肆一脸茫然,“我能做什么亏心事?为什么这么问?”

    端木青依旧怀疑着目光:“无事献殷勤!”

    韩凌肆一脸的莫名其妙,然后接着给某人喂吃的:“看来是需要好好习惯了,以后你就不会觉得是无事献殷勤了,这分明就是日常生活的状态好不好。”

    看着这样腻歪的两个人,蒙卿明明都已经进了门,又飞快地退了出去,然后装模作样地敲了敲门:“请问二位,我可以进去吗?”

    端木青正要从韩凌肆的怀里起身,却被他有仍旧圈回去了,邪肆着一张脸:“怕什么,又不是没见过。”

    狠狠地在他腰上掐了一把,才在一片鬼叫中起身了。

    蒙卿摇了摇头,一脸无奈地叹息道:“我说君昊,你这样欺负没有家室的叔叔似乎太不够义气了啊!”

    端木青脸上一红,还好有端木兰过来解围:“厨房下新做的点心,你们尝尝。”

    “皇兄这一次的寿宴,你们打算怎么样啊?”蒙卿捻起一块糕点,陶醉地点头,“不错!令王府里兰儿当家之后,东西都好吃了不少。”

    端木兰脸上似乎有些微红,随即大方笑道:“洛王又在拿我开玩笑了。”

    说着就转身往外走:“你们要商量的都是国家大事,我这样的升斗小民还是去做我们这些小民应该做的事情才是。”

    端木青的视线在蒙卿和端木兰身上溜过一圈,却什么都没有说,仍旧回到刚才的话题:“陛下每一年都过生日,难道还要有什么特别的准备吗?还不就照着往年的样子给他办就是了。”

    “对于我们两个来说应该是这样,但是你应该多少要有点儿变化吧!”蒙卿看着她摇了摇头,“毕竟,从今天开始,你可是要成为他儿媳妇的人。”

    听到蒙卿这么说,端木青才想到这层关系。

    他说得倒也没有错,赐婚的圣旨都已经下了,现在整个长京谁不知道青郡主就要嫁给昊王了,她也当真算是他韩渊的准媳妇了。

    正思索间,韩凌肆却冷冷道:“青儿不会是他的媳妇。”

    端木青皱了皱眉,看着他道:“到底明面儿上是这样的,总不好撕破脸皮吧!”

    “你的公公只有我亲生父亲,他不配!”

    想不到他会这么强硬,但是端木青也能够理解,毕竟这是关系到他自己的身世。

    若是让他将李凝霜做岳母,自己心里也肯定是不高兴的,尽管他和韩渊的关系不若自己和李凝霜那般僵持。

    “行行行!”端木青无奈地摇了摇头,“依你所说,不是就不是,我还是綉幅字给他好了。”

    谁料他却还是摇头:“你亲手绣的东西,他怎么配,而且你最近不是还有很多要忙活的吗?何必那么累,我让人给你挑些东西,你直接送过去就是了。”

    端木青继续无奈中,但是却没有什么异议,他说的也对,她跟韩渊之间的关系,都是经由韩凌肆来维系的,既然韩凌肆不将他当回事,自己何必巴巴的看着。

    “这一次,镇西王也会来京。”蒙卿突然又道。

    端木青惊讶问:“是吗?我怎么没有听说?镇西王府那边没有给我消息啊!”

    “应该是还来不及吧!刚刚下的旨,皇兄说十分想念镇西王一家人。”

    “这……”端木青轻轻摇头,“无故召一个异性王来京,似乎并不是什么好事啊!”

    蒙卿笑道:“只怕这一次皇兄的寿宴没有那么简单了,长京不要太乱才好。”

    端木青和韩凌肆相视一眼,都沉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