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韩渊的寿辰当天,整个长京都是和往年一样的热闹,宫里头派出了司乐局于广场上为百姓演出,算是与民同乐。

    对于长京的百姓来说,这一天如同盛大的节日。

    但是身在政坛的人心里都有些打鼓。

    若说是跟往年一样的节日倒也就开开心心的过了,但是这一次三个异性王都一同齐聚长京算是怎么回事?

    难不成又要有什么大的变故了?

    尤其是镇西王姬辰风,已经多少年没有来过长京了,这一次来意味着什么,又是说不清道不明的。

    端木青倒是真和往年一样,并没有表现得多特别,不过是送了些古玩,还是韩凌肆在他那里挑来给她送过去的。

    但是对于此宫里头也没有说什么,好像并不在乎这个将来的昊王妃什么样的态度。

    姬辰风倒是来了一趟令王府。

    相对来说最为紧张的却是百媚他们三个人。

    距离上一次见面,已经三年了,他还是和初见是一样,仍旧是肥头大耳,红色的面皮。

    看到站在一旁大气不敢喘的三个人也不说什么,笑呵呵地往思归阁走。

    “好久不见啊!”端木青笑吟吟地让座。

    倒是姬辰风似乎心情极好:“说起来我可是你父亲,你倒是一点儿招待我的样子都没有啊!”

    端木青掩唇而笑,指着桌子上的东西笑道:“这可是令王府里做出来的,特地为王爷准备的呢!”

    姬辰风听闻哈哈大笑,那一团肉也就跟着抖动着。

    “话又说回来,如燕在你这里,还是多亏了你,要说他那个性子真是让人不放心,若非你的照顾,只怕都不一定回得去。”

    “王爷又说笑了,那一次若不是如燕匆匆忙忙赶来,我那一场戏也演不下去啊!”

    端木青亲手给他斟了茶,然后状似无意地挥了挥手,整个思归阁便只剩下了他们二人。

    “上一次让王爷帮忙查的事情怎么样了?”

    谁知道姬辰风却是皱了皱眉道:“说实话,有些出乎我的意料。”

    “怎么说?”

    “那人并不是东离人,正如你所猜测的,是西岐的。”

    端木青脸色认真:“那王爷可以查到他们具体是受何人指使的?”

    “绑架你的那群人我已经挖出来了,在浑水镇那边也算是有些名头,可以说做这一行的老手了,也一直都有生意,而且生意都还不差。

    我听到你的消息就着人去查了,确定了是那一群人之后,就准备直接找到他们老大,私下里密谈,只是事情怪就怪在这里了。”

    “哦?怎么说?”端木青的心里隐隐地猜到了姬辰风这话是什么意思,只是不太肯定。

    “我才通知人过去,谁知道他们就糟了灭门。”

    “灭门?”这样一说,她也是吃惊不少,“应该不至于啊!”

    “确实是不至于,浑水镇一直都在我的严密控制之下,虽然看上去散乱,但是在那地方混的人,都知道规矩,也都知道,所有人都是在我的庇佑下。

    可是就这么着,他们还是给人灭了,而且是在我的眼皮子底下给人灭的,说起来,还真是狠狠地闪了我一个耳光。

    可不就是说我姬辰风没本事么?!”

    提起这件事情,姬辰风可是真不高兴了,毕竟这么多年在浑水镇的绝对权威似乎是被否定了。

    端木青却是想到那个老三,那个说自己的眼睛很像她妹妹的男子,不知道他可回去了没有,若是回去了,又是否逃过了这一劫。

    “更可气的是,我的人追查了一个多月,竟然一点儿线索都没有找到,愣是不知道这是谁做的。

    说起来这么多年,我还没有遇到过这样的对手,竟然能够然我完全摸不着头脑。”

    端木青眸色一暗:“有件事情我十分不明白。”

    “什么?”姬辰风看她脸色凝重,也就停止了牢骚,认真问道。

    “既然他们有能力将人灭门,当时为什么却要请这样的人来绑架我?这岂不是说不通,直接出动他们自己的人手不就好了?”

    “实际上,有两个可能!”姬辰风冷静道。

    “愿闻其详。”

    “第一,是因为后面的着一些来灭门的人是他后来找到的,也就是说,之前他并没有发现这样厉害的好手,所以,才会请那帮人对你下手,后来却又没有了机会。”

    端木青摇了摇头:“这不大可能!”

    姬辰风抬头看了她一眼,但是没有问什么。

    不过端木青知道他那个眼神里的意思,是想问她为什么这么肯定。

    要是问起端木青,她也没有确切的答案,就是这么强烈的感觉,因为直觉里,若是真是西岐的人,跟她是对手的都不是一般人,不可能连这点儿消息都得不到,还要等到事情失败了之后,才能够找到合适的杀手。

    “那么,第二种可能就是……”姬辰风沉吟了一下,“来对付你的人来头有点儿大,而他手里的人又不好直接来东离出手,所以,算是一种隐藏身份的手法。”

    对于这样的一种可能,端木青倒是没有立刻否认,想了想也算是不无道理。

    “王爷,说起来,三国武林的情况,只怕这个世界上没有比你更加熟悉的了。”端木青说了这么一句话,顿时让姬辰风脸上有些得意,但是这也并不是什么奉承的话。

    “我倒是想要问问王爷,这西岐你可知道有什么样的人,能够有这等身手,让你连人都查不出来。”

    很显然那伙人的行事严重打击了姬辰风,所以一提起,姬辰风脸上就有些恼怒的样子。

    “若是说起来,其实也就只有听风楼才有可能!”姬辰风最后冷静道。

    端木青心里一跳,随机摇头道:“不会!”

    “嗯!”原本以为姬辰风会反对,但是没想到他却点了点头,“嗯!没错,这不符合听风楼的风格,我跟他们的掌门其实算是打过交道。

    他们行事风格我也知道,像这种灭人满门的事情,听风楼是不做的,他们接手的一般都是一个两个的散任务。”

    一颗心慢慢地落回了肚子里,真是害怕姬辰风说当真有可能是听风楼做的,那端木青可就真的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黄芪了。

    “那也就是说,就是王爷你,也还是不知道到底会是谁出的手?”

    姬辰风摇了摇头:“其实你提供给我的可能的名单里,我都仔细地查过了,没有可能。”

    “不管怎么样,”端木青静静地思索了一会儿,笑道,“这几年来,还真是多亏了王爷的处处帮助,不然端木青怎么样也活不到现在。”

    提到这里姬辰风哈哈大笑:“你可别忘了,你现在是我姬辰风的闺女,镇西王府的大小姐,我若是连这点忙都不帮,说出去岂不是让人笑话?”

    端木青笑着摇了摇头,他们都知道,这话后头到底是怎么回事。

    说到这里,姬辰风指着端木青笑道:“你这个丫头,后来我才知道你在西岐的来头可实在是不小啊!前永定后,也就是现在护国公府的大小姐,竟然跑到我们这里来认父亲了,后来想想,还真是好生惶恐。”

    端木青一阵赧颜:“王爷就别笑话了,你见过多少世面,端木青的身份想要瞒过你,也是痴人说梦罢了,只是王爷有心帮一把罢了,这一点,端木青心里还是清清楚楚的,可不敢真那样将自己当回事了。”

    对于这一点,姬辰风倒也不否认,不过对于眼前的女子,这两三年间的所有事情他可是看在眼里的,怎么样也不敢当真不将她当做一回事。

    “不过话又说回来,我们也算是合作双赢吧!如果没有你顶着我姬辰风女儿的头衔在这长京里打滚,我那镇西王府也不至于有现在的规模啊!”

    “只是,不知道陛下这一次到底为什么召你回京,只怕不是什么好事。”

    端木青这一次跟姬辰风见面一共有两个目的,第一个便是方才提过的上一次被绑架的事情,还有一点就是关于他被韩渊召回长京的事情。

    姬辰风冷笑一声:“你以为他会敢杀我?”

    端木青没有说话,她还真不能够保证韩渊没有这个想法。

    毕竟现在的韩渊,当真是有些让人捉摸不透。

    “你放心,他就算是再过二十年也没有这个胆子!”姬辰风冷笑道,“他当年能够得了这江山,还不都是亏了那娘儿们,要是没有那姓周的,他有这份魄力?!真是好笑!”

    端木青微微皱了皱眉,很显然在姬辰风的眼里,韩渊还是原来的韩渊,端木青心里倒是想要提醒他两句。

    却又不知道该怎么提醒,总不能说,最近韩渊临幸了好几个女子吧!

    这未免也太没有说服力了,更何况姬辰风虽然处在比较偏远的小地方,但是他有自己的骄傲。

    “你不用担心,韩渊他不敢动我的,”这一次姬辰风不似方才那般自大,而是冷静道,“他当时下了那个决心,给我兵权,就该知道,自此浑水镇西北边,他是别想要染指了,我来长京给她贺寿委实是给他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