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关于这一点,端木青可是不敢苟同,韩渊再怎么样手里没有权利,但是君权还是有的。

    若是捏造出一点儿关于镇西王府谋反的证据,到时候各路将军打着靖王的旗号前来,他一个镇西王还真是镇不住。

    但是……

    想到另一个可能。

    看到端木青脸上的神色,姬辰风便哈哈笑着摇头指着端木青道:“你这个小丫头,小小年纪脑子倒是挺灵动。”

    听他这么一说,端木青就知道自己猜得没错,他还真是……

    不过这样就放心多了。

    “楚钺郡王今年没有回来?”端木青可是听说楚钺郡王也受到了韩渊的邀请。

    “那小子比我可拽得多了,同时也有趣得多,”姬辰风道,“直接写了封信过来,叫韩渊叫舅舅,叫得那叫一个亲热说什么现在正忙着追一个姑娘,正是要紧的时候,实在是没有空空回来了。

    你敢信,韩渊还当真没有办法了,他就是一个小孩子的口气写的信。”

    端木青还真是不敢信,蓦然间又想起那一年在公主府里看到楚钺的样子,这种事情还真是他能够做得出来的。

    只是没有想到韩渊竟然真的没有追究。

    坐着聊了没一会儿,韩凌肆和蒙卿就来了,姬辰风立刻起身告别。

    东离的规矩,异性王之间不能够在私下里见面。

    虽然是在长京,而且韩凌肆是皇子。

    但是毕竟韩凌肆和蒙卿都是正式有封号的王,这样在跟姬辰风私下里见面确实是不大好。

    现在端木青虽然是令王府的女儿,但是毕竟在外头她还是姬如燕,还是姬辰风的女儿,所以他回行馆,端木青照例要送他去。

    韩凌肆和蒙卿都知道规矩,也没有什么异议。

    只是韩凌肆终究是有些不放心,立刻让紫衣跟着去了。

    一路走出去,都知道是令王府的马车,自然是没有人妨碍的。

    原以为在这样的大街上,也不可能会有什么人敢动手动脚的。

    只是才这么想着,就出了意外,首先就是有人放冷箭,当下街上的人就吓得四下跑散了。

    端木青静静地坐在马车里,跟姬辰风两个人四目相对,脸上都是一样冷静的表情。

    果真是好厉害的手段,竟然公然在大街上动手。

    “韩渊当真胆子大了么!”姬辰风目光阴沉。

    跟他整个人的外形实在不搭,但是端木青早就看到过他这样的一面,并不觉得意外。

    “你现在该相信,他早就不是从前的那个韩渊了吧!”端木青唇边露出一丝冷笑。

    关于韩渊变化的原因莫失还在查,就是不知道具体能够查到哪一步。

    “我还就真要看看他胆子能够大到哪一步!”姬辰风冷笑一声,“楚钺楚问天还在西北呆着,我镇西王府的军力加上楚家军,就算是不能将他韩渊拉下马,闹他个半边天应该也是绰绰有余的。”

    端木青面色微变。

    倒是惹得姬辰风一阵大笑:“我总算是看到你的脸变色了。”

    让她顿时无奈了。

    “你说你小小年纪,整天那般冷静为了什么!”说着他摇了摇头,“年轻的女孩子嘛!终究还是要跟燕儿那样的才快活,你啊!别太逼自己了。”

    想不到他接下来的是这么一句话,端木青心里微微有些震惊,震惊过后却也有些感动,毕竟这些话,并不是每一个人都会对你说的。

    “外头这么激烈,王爷一点儿都不怕,端木青佩服。”

    “这点阵仗就怕了?当年我在战场上厮杀的时候,那才是真正的危险。”

    听他这么说,端木青忍不住上下将他打量了一遍。

    谁知道姬辰风当下脸色就有些羞赧:“我以前没有这么胖的。”

    再也忍不住,端木青笑出了声,实在是这个画面太好笑,如姬辰风这样的人有些不好意思地说自己以前不似如此这般的体型。

    外头的人正在厮杀,陡然间听到马车里头这般清脆的笑声,都莫名的有些诡异的感觉。

    莫非车里面的人疯了不成?难道不知道此时面对的危险?

    姬辰风瞪了她一眼:“好了好了,别笑了,外面都在打架呢!你严肃点儿。”

    偏他这么说着,端木青就越发觉得好笑了。

    外头不远处的紫衣忍不住扶额,端木青啊端木青,你就不能低调点儿吗?

    正要帮着出手,陡然间发现周将军带着人过来了,也就摇了摇头飞身而走了。

    “有人来了!”端木青听着外面的动静。

    “谁?”

    微微挑开后面的车帘,端木青笑道:“周虞的内侄子。”

    姬辰风点了点头,并没有意外的神色:“皇后向来比韩渊考虑的要周到些,这个女人还是聪明的。”

    端木青发现,姬辰风说起韩渊的时候是直呼其名,但是说起周虞的时候,却愿意尊称她一声皇后,这里头的味道倒是有些耐人寻味。

    原本姬辰风带来长京的人就是千挑万选的,对付那帮突然出现的杀手算是打了个平手,双方各有损伤,而后面周虞那侄子又是特意带了精锐的士兵过来,局势自然立刻就往一边倒了。

    “说起来,如果皇后是个男子,又是韩家的血脉的话,这个皇帝我真是一点儿异议都没有,至少到现在为止,我还没有看到她有什么苛待别人的地方。

    当然,楚家军肯定不是这么想的,说起来,楚家军可真是跟皇后有血仇啊!”

    说完话,姬辰风十分不客气地双手枕在脑后,大有先睡一觉再说的架势。

    端木青拍了他一下,柔声道:“父亲大人,外面的事情已经结束了,我们好歹也得要出去看看啊!”

    “啊?这么快?”谁知道姬辰风倒是比端木青更懂得怎么调侃,抬起眼故作惊讶地问道。

    两个人走下马车就看到一地黑衣人的尸体,无一不是死得不能再透了。

    真是不知道该说皇后派出来的人身手好,还是说她下的命令够狠。

    “陛下和娘娘请末将来向镇西王爷和青郡主致歉,现在歹人已全部殒命,歉礼一会儿就会有人送到行馆。”

    姬辰风皮笑肉不笑道:“将军言重了,还请将军代为回复,微臣得陛下和娘娘庇护,才得以保住性命,作为臣子,心里实在是万分感激,哪里还敢有别的想法。

    但是同样作为臣子,微臣不得不说,这长京的治安似乎是真有些不妥当,陛下和娘娘还是要好好规划一番啊!

    微臣是从远乡来的粗鄙之人,皮肤也经由西北的狂风吹着,早就皮糙肉厚了,这点刀剑倒是不碍着什么,但是哪天要是有什么贵人路过,也有这样的待遇,只怕就不好说了。

    周将军,你说是不是?!”

    端木青在一旁听着都不由地佩服姬辰风了,谁说他是个大老粗,她都不服了。

    这一番话还真是人模狗样的一番夸赞感恩之词,但是狂妄的态度又摆在那里,还狠狠地奚落了韩渊一顿,可不算是妙语?

    周将军倒也是个厉害人,听到这话脸上形容不变:“让王爷受惊了,是末将的失职,末将这就让人专程送王爷回行馆。”

    “这怎么好意思,周将军护卫着长京的治安,本王哪里当得起。”姬辰风一边这么说着,人就开始往马车里钻了。

    看着他那肥胖的身躯钻进去,端木青不由的感慨,说起气人,自己好像当真还不如眼前的这一位。

    倒是这周将军一点儿气恼的样子都不见,仍旧笑着对端木青道:“请郡主上车。”

    端木青微笑着点了点头,算是回答,然后才踩着木凳准备上去。

    陡然间,感觉到一阵十分强烈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端木青立刻回过头,就看到一旁的酒楼二楼窗户边闪过了一个人影。

    端木青再定睛去看,却又没有了,似乎方才那一闪而逝只是一个错觉。

    “郡主?”看到端木青一只脚都已经跨到马车上了,脸却看着一旁的酒楼,周将军不由得有些好奇,跟着转脸去看,缺什么都没有看到。

    端木青回过神,确定那边窗户旁没有人影之后,才笑着摇了摇头,仍旧上马车去了。

    很显然方才周将军的话姬辰风是听到了,也有些好奇地问道:“你看到了什么?”

    端木青转脸看他,笑着摇了摇头,但是却没有开口说什么。

    姬辰风也是聪明人,知道端木青是不愿意说,自然也就不多问了,更何况,端木青看到的东西必然和自己无关,不然她定然是会跟自己说的,这一点,他还是相信的,端木青的人品,那是放一百二十个心的。

    不然百媚他们现在也不会这样死心塌地跟着她。

    原本让那几个人过来,确实是全心全意地将他们都交给端木青的,但是,却也存了一点儿考察端木青的心思在里头。

    却并不是让他们去观察她,而是通过观察那些人来判断端木青这个人到底如何。

    此时的端木青自然是没有料到姬辰风心里所想的,她脑子里还是在想着方才的人影。

    她敢肯定,方才一定不是错觉,关键的是,她似乎对那个目光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