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天还没有黑下来,端木青便带着百媚前往皇宫。

    往年的时候,端木兰是必定跟着的,毕竟她对于宫里的种种规矩比百媚还是更懂一些的,但是如今她的身份已然变了,不再是她的贴身丫鬟,而是令王府的二小姐。

    虽然皇宫里没有册封郡主的旨意下来,但是在令王府的地位,跟端木青其实并没有什么差别,这也是端木青和一干人早就定好的规矩。

    她就是端木兰,从那时候开始是,从那时候开始过去也是。

    向令王府的那一群可爱的人,完全都不用吩咐便自觉地如此认为了,端木青心里也很是欣慰。

    只是这样就让百媚这样一个人跟着前往皇宫,端木兰却是不放心的,毕竟她原是江湖儿女。

    足足在家里教导了好久,才算是勉强放心让她出来了。

    “小姐,我这头发对不对啊!”马车里,百媚浑身不自在一般的动来动去问道。

    “你别听兰儿的,她本就是细致入微的人,自然是会将这样的事情做到极好,这一次虽然是韩渊的寿宴,但是来的人那么多,我们不是什么很重要的客人,只要做到不失礼就行了。”

    看她还是有些紧张的样子,端木青补了一句:“当然如果你是打算在这寿宴上找到一位如意郎君,那就另说了。”

    百媚果然不再拨弄她头上的发钗,而是抛了个媚眼过来:“要说如意郎君,论家世,论相貌,论人品,轮才干,这偌大的东离还有谁能够敌得过昊王啊!”

    端木青自找没趣,原本是调侃她,结果竟然变成她调侃自己了。

    “你呀!”百媚点了点她的脑袋,“跟这那韩凌肆在一块儿,别的没看你有什么变化,这张嘴倒是变得像他了。”

    端木青有些不好意思的低头浅笑。

    这段时间,她和韩凌肆虽然并没有像真正的夫妻一般同床共枕,但是白日里,他几乎都是在令王府的,所以两个人的生活到是跟在青州的时候有些像。

    生活得轻松,平日里说起话来自然也就随意了,不知不觉就将他随意的语气学了几分过来。

    心里正乱七八糟的想着的时候,马车就到了皇宫的二门。

    来这东离皇宫,也来得不少,尤其是郭嘉书怀孕的时候,根本就是每天都要过来,对于这里还真是十分的熟悉。

    只是这一次跟平日里又有许多不同。

    接待的人多了很多,都是为了接待各诰命夫人所用。

    马车被人赶到一边去了,自然就有两个姑姑上前来替端木青引路。

    百媚果然学着端木兰所教的规矩,偷偷地塞了锭银子,说笑道:“给两位姑姑喝茶。”

    果然,两位上了年纪的宫廷女官立刻便眉开眼笑,那常年都是弯着的背脊似乎也更加弯了几分。

    寿宴设在了含仪殿,说起来,这个地方对于端木青来说还真是颇有几分特别。

    当时来到东离之后,第一次看见韩凌肆就是在这里。

    也是在这里,被狠狠地伤了一次心。

    只是现在回头想,当是那个让自己心生妒忌的女子都已经化作了累累白骨,果真是往事随风了。

    心里,难免略过意思物是人飞的感慨。

    一抬头,就对上远处一双凤眼,正站在那边和大臣寒暄,却还不忘记跟自己眨了眨眼睛。

    端木青回了一个笑,才扬了扬下巴,示意他不要管自己。

    到底他是皇子,她只是一个郡主,这宴会这样的隆重,登记尊卑自然是十分严格的。

    他们的座位不会靠的太近。

    事实上,正是如端木青所想,她如往年一般,被安排在一群女眷中间,都是一些郡主郡君县主之类的。

    她端木青跟这些空有称号头衔的女子又不一样,看到她来,不管是位份比她高的,还是比她低的都站了起来。

    位份低的自然是要行礼的,位份比她高的也会上前来寒暄两句。

    好容易一会儿才坐下来,端木青就当做什么都没有注意,眼观鼻鼻观心地坐在那里,现在唯一的任务就是等待结束了。

    当然,也不可能什么都不管,既然来了这里,自然还是要看一看,只是排解无聊罢了。

    说起来,说些意外,毕竟这一次她是听到消息说韩渊亲口说得让周虞来操办这一次的寿宴。

    原以为会跟往年的有很大的差别,但是谁知道除了加了个几个人的作为之外还真是什么差别都没有看出来。

    从众人走进大殿的表情看来,端木青知道,有她这样的想法的人不少。

    过了一会儿,韩渊才携手后妃入座。

    虽然听说近段时间韩渊临幸了许多年轻而又位份低的女子,但是这一次的寿宴他并没有将她们中的任何一个人带出来。

    仍就只有那几个人:皇后,萧贵妃,淑妃和嘉妃。

    郭嘉书大概现在都是深居简出了,端木青自她的孩子出生之后基本上就没有见过她了,孩子周岁的时候她还让端木兰找了几件小玩意送进宫去,只是没有听到里头有什么话传出来。

    不过想也可以想得到,她虽然是淮南王的嫡女,但是淮南王一脉和萧家一直以来都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萧府因为上一次户部的事情而一落千丈,萧贵妃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冷落,这对于淮南王府里自然不是什么好事。

    按照郭嘉书在后宫里的立场来看,她也确实不应该多走动,最好还是呆在深宫逗弄公主,如此,她怎么样也还是一个育有龙嗣的后妃。

    萧贵此时看上去十分的疲倦,似乎是很久都没有休息好,整个人看上都老了好些。

    韩凌翔此时还没有出四王府,不过也快了,可就算是如此又能如何?母家的势力倒了,前朝又被韩凌肆占尽了先机。

    说句难听的,他们母子其实已经没有了立足之地。

    端木青心里虽然是这样分析着,但是一点儿同情的意思都没有。

    她不是圣母,不可能什么样的人都怀着同情心,她可是完全没有忘记当时他们对她和韩凌肆做的事情。

    既然如此,就当是上天给他们的报应吧!

    就在她这样闷闷的想着的时候,寿宴算是开始了,随着大殿里各式各样的人行过礼之后,就开始了所谓的表演。

    皇后这一次还真是草率,这是端木青心里的第一个想法,这场演出实在是有些敷衍了事的味道。

    歌舞并没有什么新意,就像是每年都跳的一样,估计也就是从司乐局里拉出来的一些人,让她们拣拿手的表演了。

    其他的一些节目也是一样,看上去和往年实在是没有太大的差别。

    韩渊看着下面扭动着柔软腰肢的舞女,眉头跟着皱了起来,正要转脸问一旁的皇后,却发现她带着万年不变的端庄的笑容,一动不动地坐在旁边,好像无比认真地在欣赏着这里的歌舞。

    韩渊气得不轻,偏偏有说不得什么,他几乎都可以想象,要是自己问她为什么就是这些让人烂熟于心的节目,她的回答一定是:“歌舞是用来怡情的,没必要浪费国家的财力搞得太过奢华。”

    就像是一个贤惠的皇后,她原本就是。

    坐在一旁的周虞如果不知道此事韩渊的想法,她还就真不配是周虞了。

    她相信,这个世界上不会有人比她更加了解这个坐在她身旁的男人。

    只是那又如何?她了解他,为什么他就不了解她呢?既然他不了解,现在不满又怪得了谁。

    倒是一旁的文若有些紧张,别人都不知道,其实这一场宴会都是她一个人全权代理操办起来的,只是当别人问起的时候,就说一句是皇后娘娘的意思而已。

    韩渊极力的呼吸了几口,然后赌气一般转到另一边,自顾自地看下面的表演。

    “小姐,这些东西真是无聊,还不如潜湖画舫里的姑娘们呢!就算是唱支曲儿,自怕也比他们唱的好听。”

    端木青笑着摇了摇头,不置可否:“你喜欢看,你就看,不喜欢看就当是陪我在这里罚站就是了,别在那里多说,这个地方多说多错。”

    这才想起来出门的时候端木兰跟自己说的话来,吐了吐舌头,百媚连忙掩住了口。

    “这位妹妹,可知道哪里可以换衣裳?我坐在这里都闷出一背的汗来了。”一旁看上去大概四十多岁的女子听到端木青和百媚说话,知道她们大概也没有什么心思在前面的表演上,便询问道。

    将她随意地打量了一下,端木青顿时看出来了,这个女子并不是长京这边的人,不光是口音不一样,就是穿着打扮也有些不同。

    端木青原本看这个看得也有些乏味了,笑着道:“这天气原本呢就还没有凉下来,做在这里会出汗也是正常的,更何况我看姐姐的料子也容易让人出汗。”

    “可不是,幸好出门的时候多带了一套衣裳,不然可真是要丢脸了。”妇人一脸的笑意,说出来之后就有几分不好意思。

    “我带你过去吧!刚好我也想要洗个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