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毕竟是专门为这一次宴会而布置的地方,旁边自然是早就有准备好的洗手更衣的地方。

    就在偏殿,端木青待着那妇人一同等候在一旁。

    她的丫鬟替她去外面的马车上拿衣服,妇人还不停的用手绢擦着额头的汗,十分不好意思道:“真是麻烦你了,我今儿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感觉闷得难受。”

    端木青笑着道:“看这天气似乎是快要下雨了呢!可能是因为这个缘故,看这位姐姐样子,似乎并不是在长京生活的?看上去十分的面生。”

    妇人点了点头道:“我是河间王的长媳,对于长京的这些贵妇人们,我也同样都不认得,只是看到妹妹你面善得紧,又挨在一处坐着,才腆着脸皮问你一声。”

    端木青听到她的话,莫名的心里就咯噔一声。

    河间王的长媳,那可不就是贾文柔的母亲吗?!

    “不知道妹妹是哪一家的郡主啊?”妇人犹自没有发现端木青的异样,笑吟吟地问道。

    端木青莫名得觉得有些尴尬,虽然贾文柔的死跟她并没有什么关系,甚至可以说是她自作自受,但是如今她是韩凌肆的未婚妻,多多少少,总算不到是什么好朋友的关系上头。

    百媚在一旁听着也知道端木青心里所想,便笑道:“小姐,似乎前些时候嘉妃娘娘让我们去他们那里看下小公主的,过段时间我们忙得很,要不就现在去看看吧!”

    端木青还真是感谢百媚在这个时候的急智,这个贾夫人是个什么样的人还不清楚,万一要在这里闹起来,又是一个变数,倒不如暂且脱身的好。

    更何况她有不常在长京,这一次韩渊的寿宴之后,应该也就要回去了,以后要碰面也不容易。

    “是啊!我也才突然想起来,对陛下的心意我们尽到了,也方便。”端木青说着就朝那贾夫人告辞,“实在是抱歉了,贾夫人,我先移步。”

    那贾夫人看上去也有些错愕,为何这个女子这样匆匆。

    只是对于她来说在这长京,多说多错,多做多事的道理她还是知道的,所以到底也只是淡淡一笑,微微点头,便没有再多说什么。

    端木青带着百媚走出偏殿,才长长地呼出一口气,然后笑看着她道:“你如今倒是学的鬼精鬼精的。”

    百媚白了她一眼:“你这话说得,难道我以前就是个木疙瘩?”

    端木青笑着摇头,然后看了看外面问道:“我们现在一时半会的还真是不好回去了,随便走一会儿吧!”

    百媚笑道:“还真是不惹事儿,事找上门。”

    这含仪殿端木青还是有几分熟悉的,而且眼下这里举行宴会,来来往往巡逻络绎不绝。

    没走一会儿,一个人影从两人面前闪过,端木青皱了皱眉,还没有说话,百媚就惊讶道:“那不是莫失姑娘吗?”

    原本还以为自己看错了,听到她的话,端木青连忙问道:“你看清了吗?”

    百媚犹豫了一下,才点头道:“应该没错。”

    “她这个时候来这里做什么?是来找我们吗?”端木青心里有些不安。

    莫失的性子这么多年了她是清楚的了解的,若是没有真正要紧的事情,她是不可能会突然出现在这里的。

    而且她一直都是自己安排在宫里头的暗棋,如果暴露了,其后果真是不好说。

    “你去看看!”端木青对百媚道。

    但是百媚却十分的不放心:“可是小姐,你……”

    “你怕什么,合格地方难道还有人敢对我怎么样吗?快点儿上前去看看,看看是不是她,如果是的话,你就找一个地方让她等着,我再同你过去,这里不好说话。”

    心里再不怎么放心,百媚还是动身去了,毕竟说不定这真的是有什么要紧事情。

    绕过正殿一直往后面,灯光就暗了些,基本上所有的灯火都集中在前头,毕竟韩渊的寿宴是在正殿里。

    没一会儿就看到莫失的身影在前头,似乎是转成为了等她的。

    百媚才上前几步,她就立刻动身,每一次都是如此,似乎是故意要保持这个距离似的。

    蓦然间发现眼前已经没有什么人了,百媚心里突然感到不安:“莫失?!”

    前头的女子果然回头了,确实是莫失那一张脸,她就那样直勾勾地盯着百媚,一向都没有什么表情的莫失仍旧板着一种面孔,看样子也不像是打算跟她说什么的。

    飞快地略过几步,百媚言语中有些埋怨:“你有事儿找小姐吗?跑得这么样快,叫我追得好生辛苦,你暂且在这里等着,我去叫小姐过来如何?”

    看着这张和莫忘一模一样的脸,百媚方才还有些急切的语气便又软了下来。

    当时莫忘遇害的时候,她们是一起的。

    她虽一直过着刀口舔血的生活,但是从前和千娇两个人关系也是极好的。

    自然知道失去姐妹的痛苦,换位思考一下,也知道莫失失去自己亲生妹妹的心情。

    谁知道莫失听到她的话却是一声不吭。

    百媚有些奇怪:“你怎么不说话?!”

    但是随即又想起来,莫失一向都是这样的性格,似乎除了跟小姐,就没有看到过她有跟别人说过话,或许是不喜欢说吧!

    想到这里,她也就不再强求了,只是再确认了一遍:“你在这里等着我们,我很快就带着小姐过来,可好?!”

    原本以为她不会回答,正要转身离开的百媚借着昏暗的灯光,发现面前的莫失突然间就笑了。

    露出一个看上去颇有几分诡异的笑容来。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笑容莫名的就让她感到有些诡异。

    “你……笑什么?”百媚迟疑了一下,还是问道。

    他这一问,莫失的笑容变得更加明显了,但同时也变得更加诡异了。

    这么多年来的直觉提醒百媚,此时似乎是有危险。

    当下身子便往后退去,还没有退出半步,一道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白烟瞬间就将他笼罩了。

    不远处巡逻的队伍带着匆匆的脚步走过来,好奇道:“没有啊!刚刚是不是看错了?”

    “不对啊!我明明就看到有两个人影在这里的,怎么一眨眼就不见了,这也太奇怪了吧!”

    “不管怎么样,今天晚上是很重要的时候,大家伙儿都给我盯紧了,千万别出什么岔子,不然我们这一群人都等着掉脑袋吧!”

    “是!”

    端木青站在偏殿,等了好一会儿,还是不见百媚回来,不由得就有些着急了。

    莫失为什么突然现身,虽然百媚的轻功不一定能够及得了莫失,但是既然知道是自己人,也断然不让追上的啊!

    更何况,莫失跟着自己这么久,不可能知道自己在这里等结果的情况下,还久久地耽误着百媚才是。

    正要往那边去看看,却又停下了脚步。

    想起前些日子在宫外的时候,那抓自己的人究竟是周虞还是韩渊,端木青虽然不能够十分肯定。

    但是眼下她正在皇宫里,若是脱离了这个安全范围,真是说不定会出什么事情。

    思来想去都不知道怎么办,正想着要不要进去,但是那个贾夫人又坐在自己旁边的席位上。

    这个时候说不定她都已经问出了自己是什么样的身份,百媚不在,她直接去面对那个不知底细的女子,只怕是不太妥当。

    更何况,百媚和莫失这两个人突然间没有了踪影多少都是一件让人担心的事情。

    “你在等人?”一个隐隐有些水熟悉的人声从身后响起,端木青一颗心猛然间就沉下了谷底。

    果然,一转身就对上了那一双红色的眸子,在这样的深夜里,实在是有些可怖。

    “是你!”几乎是本能的喊出声,同时本能地退后了两步。

    秋墨轻轻地挠了挠鼻头,笑道:“很好,你还记得我,这就让我很感动了,你应该算是进步了一点儿。”

    端木青冷冷地看着她:“你是隐国人,为何要做那些事情?”

    他仍旧是那般姿态,对于端木青的情绪,没有任何的神色变化:“你今晚看上去很孤单?!”

    还是这样,这个男人似乎根本就不在乎对方在说什么,只是自说自话一般的与人交流。

    端木青又退后一步:“你怎么在这里?”

    “你再找你的同伴吗?”秋墨答非所问地问道。

    端木青心里一惊:“你把百媚怎么样了?”

    “有人来了呢!”

    他一转过话题,端木青就听到韩凌肆的声音。

    “韩凌肆!”想也不想,端木青立刻喊道。

    只是在她出口的同时,身边莫名其妙地就飘来了一阵白雾,不过是三个字的时间,她整个人就被裹在了这白雾当中。

    不管是远处的宫殿屋顶,还是近处含仪殿的宫墙,全部都被隐在了白雾当中,端木青触目所及,就只有这些白色的氤氲的一片,和眼前的这个男人。

    韩凌肆一开始就看到端木青离席了,只是以为她出去洗个手换个衣服之类的,谁知道等了好一会儿也还是不见她回来。

    便自己找了个借口溜了出来,谁知道这里根本就不见她的人影。

    大殿外面空无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