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又是这个人的异能了,由最开始的惊慌过后,端木青恢复冷静,脸上也没有任何表情的变化:“你想要做什么?”

    秋墨没有回答她的话,红色的头发无风自动,然后一点点走近端木青,好像是在端详一件物品一样的看着她的脸。

    端木青面无表情,丝毫都没有因为他的目光而有所变化。

    “你迟早都是我的你知道吗?”

    他竟然还是那句话,让端木青心里涌起一种说不出的厌恶感。

    “把我朋友放了!”

    端木青还是这句话,但是对方根本就不为所动,好像完全都没有听到她在说话。

    面对这个人,端木青算是彻底的明白了,这个人根本就不能用常人的思维去推测。

    想跟他讲道理,根本就是浪费唇舌。

    看着他那样一张妖孽一般的脸,端木青干脆选择沉默,就是想要看看到底这个男人要将他怎么样。

    她只是打量着这样一个被他控制的结界一般的地方,虽然方才他们还在含仪殿的广场上,但是端木青敢肯定,这个时候外面的人一定看不到他们,而他们也就像是凭空的消失了一样。

    不再看那一张脸,干脆往一旁走去,就像是他不在一般。

    只是想不到这个秋墨竟然也不恼,似乎并不介意她的试图离开,而是带着那一丝说不清道不明意味的笑容跟在她的身后。

    凭着感觉,端木青一路往含仪殿的正门方向走去,她能够感觉到脚底下的路还是含仪殿门前的大理石铺砖的广场。

    只是,在这个时候,好像这条路变得完全没有尽头了一般,别说走到正门前头,让那些里头参加宴会的人看到了,就是走到了差不多到另一头的距离之后,她依旧是一副在原地打转的感觉。

    突然想到那一次在阙婵山,她遇到这个男人,在那片树林里也是这样,好像无论怎么走,怎么跑,似乎永远都在原地打转,永远都走不出去。

    终于端木青还是停下了脚步,就停在这样虚空一般的地方。

    然后一言不发地看着地面,看着自己的鞋尖,长长的睫毛掩盖了眼里的情绪。

    秋墨也不说话,懒洋洋地躺在一边,没错,是躺着的,就像是他悬空的身体下面有什么东西在托着他一般。

    “你知道吗?我从出生开始就会算过去,推古今,你,注定了是我的女人!”

    端木青微微眯了眯眼,心内冷笑,她可是死过了一次的人,还有什么注定是谁的人之说?

    “我知道你心里所想,”让端木青想不到的是,这个男人不理会她嘴里问出来的问题,反而愿意这样跟她说话,“不就是死了一次嘛!”

    但是他说出来的话,去让端木青大惊失色。

    在这个世界上,这是她一个从来都不提及的秘密。

    而且也从来都没有人知道的秘密。

    她是死过一次的人,是重生的,这样的话,她根本就没有办法说出口,就算是在韩凌肆那里也没有办法。

    “你当然觉得惊讶,觉得为什么你埋在心底的秘密我为什么会知道。”秋墨淡淡地笑了。

    端木青只是看着他,没有开口。

    他便一个人自顾自地说着:“因为你的命运根本就是我篡改的。”

    似乎是在说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情,端木青没有在他的脸上看到任何非同寻常的表情。

    对于端木青的表情,他好像根本就不当一回事:“你前世的性格太不中用了,不改一改,实在是不堪大用。”

    他这样的话,很快就让端木青联想到关于那一次在阙婵山的事情,到底这个秋墨是要做什么?!

    就在心里发急的时候,端木青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似乎有一点儿异样的变化。

    就是夜魂在她体内催生的种子,似乎又开始生长了。

    端木青重新垂下眼睑,不让他注意到自己的这一点变化。

    至于为什么要这么做,端木青自己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只是直接上感觉,不能让这个男人发觉。

    “虽然你前世跟那个赵御风有点儿关系,这一世跟这个韩凌肆又重来一段,但是那都是你的人生不可改变的部分,随你好了,我不在乎,只等结果就是了。”

    秋墨依旧那样舒服地躺着,然后自顾自道:“秋白虽然会预言,但是却并没有多大实际上的用处。

    看到你的时候,他也知识能够感觉到你的变化,却不知道到底是为很么而变的,后来还使用了多种方式来打探,最后才知道是我废了巨大的代价给你改的命格。

    所以,他就以为你的未来是被我看透了的,以为你能够担当隐国复国的大任,但是……哼!痴人说梦。

    隐国?哼!原本就是一个不该存在的地方,它唯一的价值是生产出了一匹武器。

    上天真正的儿子在这华天大陆上,而不是躲在长淮山深处的蝼蚁。”

    这些话一字一句地落在端木青的耳朵里,让她几乎要被怒火灼伤。

    但是心底里那颗种子正在艰难的生长着,艰难的往外伸展着它的枝干,她不能分心。

    “其实,说到底你是幸运的,你的幸运之处,就只有一个地方,那就是你是秋若水的女儿,异能的最好灵媒体。

    所以,你才会成为我要的女人,也就意味着,你仅仅依靠这个身份就可以跟我一起坐拥这个天下。”

    秋墨说着这话,还带着一些不满的语气,然后转脸看了一眼端木青,却发现她只是很沮丧地站在那里。

    但是,他喜欢的就是这种沮丧的样子,就是喜欢一个完全受他控制的雪女。

    “你希望我受你的控制,让整个隐国人都听你的?然后替你将这个华天大陆征服?”端木青默然间冷冷开口问道。

    想不到她竟然突然抬头了,到是让秋墨有些意外。

    只是对于端木青的问话,他好像特别的喜欢沉默。

    就像是别人跟他说话,那是不可以的,就只能够由他跟别人说话。

    身后的薄雾渐渐散开,端木青开始看到有人行走的声音。

    倒是秋墨有些吃惊,他站起身,眯了眯眼睛,暗红色的眸子有些让人生怖。

    “你能冲破我的结界?”

    这算是他第一次跟她说话吧!前面的每一句话,似乎都是在诉说他要说的话,输入他要让端木青知道的事情。

    端木青唇边闪过一丝冷笑:“不管怎么样,你的身体里流的,是你所瞧不起的隐国人的血,而且很不好意思地告诉你,我!才是隐国的雪女。你就算是天分再高,异能再厉害,那又如何?你以为我堂堂隐国雪女还会怕了你不成?痴人说梦!”

    端木青的话,让一直对她没有什么表情的男子脸上蒙上了一层阴影。

    “你……”

    他终于对端木青说出的话开始了第一次的回应,却在说出第一个字的时候,就放弃了。

    因为韩凌肆的声音已经在不远处响起了。

    “青儿!”韩凌肆飞快地跑过来,有些奇怪地看着她,“你去哪儿了,我一直都没有找到你?”

    然后又有些奇怪地看了一眼四周,皱眉道:“我刚刚就在这附近找你啊!都没有看到你的影子,你是从哪里出来的?”

    看着他这样着急的样子,端木青笑着将他的眉头抚平:“看你急的,我现在不是好好地站在你面前的嘛!不过是随便走走,我刚刚走得远了,并没有听到你的声音,可能你也是太急了,偏偏就没有看到我从角落里过来的。”

    这个解释倒也还说得过去,韩凌肆也不再追究,只是带着点儿宠溺的味道点了点她的额头:“下次可不许再这样了,突然间就消失了,吓得我还以为你被人什么人给带走了呢!

    这会子谁知道有什么人趁乱做什么事情,还是老老实实安安心心地给我呆在里面,走的时候我和你一道走。”

    从前并不喜欢婆婆妈妈的男人这时候一口气说这么多的话,端木青心里除了感动还是感动。

    人生得这样一个男子相护,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只是她才这么想,就想到方才秋墨说的事情。

    他说自己之所以会重生都是他的所为,当真是这样吗?

    那么……她和韩凌肆!

    心,陡然间就被人揪紧了一般,端木青抬头看着他,心里蓦然间感到十分恐惧。

    “怎么了青儿?!”韩凌肆立刻就发现她的不对劲,皱眉问道。

    “我……”

    这样的事情,她还真是没有办法解释,根本就不是一句两句话可以说得清楚的。

    若是说跟隐国相关的,他或许都还能够明白,那么跟秋墨说的话有关的事情呢?!跟她重生有关的事情呢?

    尤其是重生这件事情,想必只要是个正常人,听了之后都会觉得匪夷所思吧!

    他会不会觉得自己在开玩笑,又或者觉得是她自己的错觉?

    还是……

    会将她当做怪物?

    不会不会!才这么一想,她就立刻否认了这个想法,别人或者会,韩凌肆不会的。

    “青儿!你怎么了?”韩凌肆觉得不对,青儿她刚才一定是遭遇了什么,一定有什么事情没有说。

    端木青正想着编个什么样的借口瞒过去,就听到了百媚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