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陛下身体不适,有人看到她行事鬼祟,”大概也是看到端木青说的话并没有错,而她说的罪名自己又确实是担待不起,所以最终那小头领还是乖乖地跟端木青解释着这一点,“我们也只是带她过去接受调查,并非立刻就认定了她有罪。”

    端木青看了百媚一眼,百媚却是一脸淡然,难道还能够被人无缘无故地扣上一顶帽子不成?!

    终于,还是轻轻地点头,看着他们将百媚带走,不过是往含仪殿的方向去了。

    心里冷笑一声,她紧跟着过去,倒是想要看看今天又要弄出什么幺蛾子来。

    此时的含仪殿跟刚才她们离开的时候完全不同,整个殿里头鸦雀无声,更不要说方才的丝竹管乐了。

    “陛下,疑犯带到。”那小头领,将百媚放到殿前,朝韩渊回答道。

    端木青心里微微有些紧张,在自己的位子上坐下来,这眼前发生了什么她们可真是一无所知。

    就是韩凌肆这会儿也是两眼一抹黑,方才他完全就找她去了,只怕也没有留意到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视线在整个大殿里逡巡着,最后落在了蒙卿的身上,端木青使了使眼色,谁知道蒙卿却是沉着脸轻轻摇了摇头。

    竟然也不知道。

    一旁方才那个贾夫人坐的地方已经没有了人,只是一个空着的位置。

    周围的几个诰命夫人方才都看得清清楚楚的,那大殿上跪着的是这位青郡主的丫鬟,这个时候如果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怕问题不小。

    为了安全起见,这一次端木青坐下来,没有一个人跟她打招呼,和傍晚时候来的很不一样。

    这一点,端木青自然是不会计较的,这些人跟她半点关系,实在是没有什么好追究的。

    只是,这个时候想要问个人都难得很。

    既然如此,就只能够随即应变了,才这么想,就刚好对上了那边韩凌肆传过来的视线,她看得懂,那是叫她不要慌张的意思。

    微微点了点头,端木青努力扯出一丝笑意。

    但是心里头却仍然是担心的,突然感觉背后有谁在扯着她的衣服,一转脸就看到一个面生的丫鬟在拉着她,然后悄悄地递过来一个东西。

    百媚跪在大殿中央,脸上一脸的茫然,好像完全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这个女人演戏可是个好手,这一点实在是不用担心她。

    “是你!”韩渊想也不想,面前的茶杯对着百媚的面门就砸了下去,让端木青看得一阵心惊肉跳。

    轻轻偏了偏头,茶杯从耳边呼啸而过,落在后面的地面上,顿时碎成了多块。

    “你竟然还敢躲!”韩渊简直怒不可遏,“大胆!”

    百媚一脸的莫名其妙,然后想到端木兰说得,先行了个礼,然后才直起身问道:“你好好地砸我干嘛?!”

    一出口,整个大殿都是一阵错愕,这个女人疯了吗?这是跟皇帝说话的语气?!

    “你敢谋害朕,竟然还敢说朕好好的要打你!?”韩渊简直气急,竟然还有这样的小角色敢当着所有人的面这么说他,果真是一把好手。

    “谋害你?”百媚脱口而出地反问了一句,问完了才想起来还要先行个礼,虽然知道这于规矩不合,还是规规矩矩地又行了一个,再反问了一句:“谋害你?”

    不知道为什么,原本还有些担心的心情因为百媚那“出色”的表现,瞬间就放松了不少。

    兰儿也真是的,教规矩教了一半就不管了,还不如不教,百媚跟着她在一起,看到什么人依葫芦画瓢还能够应付得过去。

    这样单独面见韩渊,而且还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回话,那些刚刚学到手的礼仪自然是完全不够用了。

    视线在周围扫了一圈,发现不光是她,其实整个大殿里方才的紧张气氛都因为百媚的样子给消除了。

    甚至于还有两位小姐偷偷地掩袖而笑。

    “难道在含仪殿后面埋巫蛊小人的不是你?”韩渊陡然间将一个木偶扔到了百媚的眼前。

    “方才朕就感觉到十分的不舒服,然后太卜宫的人就占卜发现含仪殿后头似乎有古怪,接着就挖出了这个东西。

    从那里的土质来看,根本就是刚刚翻新的,而那里据侍卫所说,就只有你一个人出现过,你还要抵赖?!”

    想不到竟然是这样的一件事情,端木青实在是说不出自己此时心里是个什么样的心情,只是真的很想要问一句,韩渊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吗?

    竟然在自己的寿宴上演出这样的一幕,要她相信这是确有其事,还不如让她相信周虞是男子呢!

    只是这巫蛊木偶其实还真是不能算是小事。

    历朝历代,其实都有巫蛊的身影,只是或多或少,牵涉的范围或大或小罢了。

    甚至于有的朝代会因为这样的一只小小的娃娃,而导致成千上万的人死亡。

    韩渊找到这个理由,也不能说他笨,甚至可以说,这是一个不错的理由,因为你要洗清自己身上的疑点不容易。

    历朝历代以来,关于这巫蛊,上位者都是采取宁杀错不放过的态度,也就使得这样的事端尤其让人不安就是了。

    百媚奇怪地看了那木偶两眼,更加不解地问道:“一个木偶娃娃,怎么了?”

    “这不是你的东西?你敢说?!”韩渊气不打一处来,感情下面跪着的这个人还没有弄清楚状况!

    “我的东西?”百媚愣了一愣,然后行了个礼,接着道,“我的东西?我要一个这么丑的娃娃干嘛?”

    “你不要给朕装糊涂,一个小小的丫鬟竟然也敢这样跟朕说话,看来你是打定了主意不见棺材不落泪了。”

    韩渊说着高声道:“来人呐!现将此人拖出去大二十大板。”

    端木青微微眯了眯眼睛,然后站起来走到大殿中间,给韩渊行了个标准的礼。

    还没有说话,韩渊就抢先一步道:“青郡主,朕知道她是你的丫鬟,但是也知道她是她,你是你,所以对于你,朕什么都没有说。

    更加没有一口咬定是你指使她去做的,但是,这并不代表你就真的没有嫌疑了,这个时候你还是乖乖地呆在一边比较好。

    若是此事你没有参与便罢,你若是真有参与,你当朕真有那么好说话吗?”

    韩凌肆目光阴沉地看着上面的那个男人,韩渊什么时候变得这样强势了?

    “既然陛下说目前为止臣女还不在怀疑的对象之列,那么我就作为这大殿上来参加陛下寿宴的一人来说一句好了。

    现在这大殿上,几乎所有的文武大臣都在,还有三位王爷,还有众位皇子,洛王,离洛公主,以及后宫的娘娘们。

    臣女想,这么多的人在这里,陛下难道就不应该注意些什么吗?”

    “朕注意?朕注意的就是这个要谋害朕的人!”

    端木青心里汗颜,怪不得这么多年来,都是周虞在他之上,这个男人其实真的是不大适合执政。

    “陛下,你之所以认为百媚会是谋害你的凶手,不过是因为太不宫里说你方才的不适是因为巫蛊,然后在含仪殿后头找到了,再然后就是有侍卫说看到百媚在那里出现,于是你就断定了她就是这件事情的始作俑者。”

    “难道还不够吗?”韩渊怒斥道,“事情都摆在眼前了。”

    端木青又仍旧冷笑了一声道:“臣女愚钝,还请陛下告知,到底哪里摆在眼前了,是看到了她将那木偶埋下去,还是看到她做了这只木偶,亦或者是因为有人看到她对陛下心怀不满,开始诅咒陛下?

    如此没有任何真实有效地证据的事情陛下就是这样草草认定的吗?如果是这样,若是整个东离所有的地方衙门都这样办事,那是不是任何一个叫官差看不顺眼的人都有可能是罪犯?

    陛下,今晚是您的好日子,来到这里贺寿的人这样多,难道陛下真的就打算这样来处理一件案件吗?”

    说完最后的这句话,端木青还若有所指地将视线在几个皇子的身上飘过,其实她这个意思很明显。

    你这样的处理方式,只怕会让很多的朝臣都不敢苟同,进一步对你的能力产生怀疑,既然一个没有能力的皇帝在位上,为什么不换一个呢!

    还可以告诉天底下的人,他们造反篡位都是为了能够让东离的百姓拥有一位明主。

    韩渊还没有说什么,一旁的周虞却微不可见地皱了下眉头。

    其实这皇宫里的事情,哪一件你能够逃得开她的视线,这件事情的前因后果她心里都跟明镜似的。

    端木青方才说得那番话,韩渊或许一时半会儿还没有听懂,她可是听得明明白白,原本想要说什么,但是转念一想,又仍旧把心放回了原处,干脆看看这场戏会怎么演下去,好像这对于她来说,并没有什么损失。

    韩渊皱着眉头看向端木青,蓦然冷笑道:“这个丫头是你的人,她涉嫌与谋害帝王相关,作为她的主子,你不是应该避嫌才是吗?为何要这样急不可耐的出来为她辩解。

    莫不是怕朕从她的嘴里套出点儿什么来,对你不利吧!”

    韩凌肆坐在离韩渊不远的地方,听到这话之后,冷哼了一声。

    这一声冷哼,顿时让整个大殿的温度都低了好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