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端木青并没有因为韩渊的这句话而表现得有半分异色,反而冷笑一声道:“陛下这话臣女不敢苟同,难道说我为我的丫头说句话,就有可能是因为自己本身涉及此事吗?

    那换句话来说,是不是说,若是自己的人被冤枉了,害怕事情会牵涉到自己的身上最好的方式是不要开口?

    若这是陛下一向的行为准则,那么臣女也无话可说,只是还是希望陛下不要以己度人才好。

    臣女并不是什么大贤大圣之人,但是今日跪在这殿下的,莫说是我朝夕相处的人,就是不相干的,明明知道她是被冤枉而不站出来,这种事情,臣女做不出来。

    更何况,她还跟我感情身后,难道我就这样漠视她的冤屈吗?”

    今日是韩渊的寿宴,在这里的人都是在整个东离有些权势的,如此当着所有人的面反驳韩渊,而且说得振振有词,委实是让所有的人都意外。

    但是更多的还是惊讶,这样一个年轻的女子竟然有这样的胆色。

    且不说那丫鬟是不是真的跟这件事情相关,光凭这份勇气就让人佩服了。

    同时也有人忍不住往深里去想,为什么她敢这么说话?

    如此硬气的底气在哪里?

    她是镇西王姬辰风的女儿,是昊王的未婚妻,这两点身份确实可以说得上是煊赫。

    若是放在平常,也不过就是一个地位尊贵些的准王妃罢了。

    但是自从前面昊王在青州救灾有功,阙婵山太子失利,以及臻州青郡主求雨成功,明觉寺被完全清剿之后,她再这样的底气十足,就可能是因为别的缘故了。

    且前些时候,韩渊无故一个多月不上朝,虽然并没有大臣当真做出什么激进的事情,但是那些正直的官员心有不满肯定是真的。

    在昊王如此一日日声势见长的时候,当今陛下被准昊王府理由充分的反驳,这可真是一出热闹戏啊!

    端木青依旧目光澄清,表情森冷,定定地看着韩渊。

    那架势,颇有一种你不给我一个解释,我就不善罢甘休的味道。

    周虞唇边略过一丝意味不明的笑意,随意地看了一眼旁边的男人。

    韩渊啊韩渊,你何必这么着急的给自己自掘坟墓?

    只是这后头究竟是谁在给你出谋划策?

    原本对于他此时的弱势地位,周虞倒是想要伸出手来拉一把,但是想到这个问题,又打消了念头,她实在是好奇那人究竟是谁。

    更加好奇的是,到底要到什么样的程度,那个人才能够被逼出来。

    再放眼看向满殿的文武百官,发现所有人的视线里都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

    很显然端木青一番看上去实在是在正常不过的为自己的丫鬟辩护的话,让他们的心里都有了些不可说出来的心思。

    百媚跪在下面,脸上一点儿都不慌张,她自然是不紧张的,因为事情她原本就没有做过,如何来承认呢?

    更何况,韩凌肆在那里,端木青在那里,她就不信了,难道还真的能够将她怎么样不成,她就是有这份自信。

    韩渊怒道:“好大的胆子,你竟敢在殿上如此与朕说话,信不信朕即刻便让人将你拖出去斩了。”

    端木青立刻跪下来行礼,但是头却始终都没有低下:“方才的无礼,也是臣女一世情急,但是臣女所言句句在理,若是陛下当真因为觉得臣女的语气太过锋利了些,而要处罚臣女,臣女无话可说。

    只是,就算是如此,臣女的态度还是摆在这里,关于陛下此时说出的关于这巫蛊之事,臣女依旧认为这和臣女的丫鬟无半分关系。”

    “好!”韩渊不怒反笑道,“既然你这样说,那么朕给你一个机会,也让你知道,同时让天下人知道,朕并非不讲理的人。

    你既然口口声声说你的丫鬟不会做这件事情,口口声声说,你相信她的为人,相信这件事情与她无关。

    那么,你就拿证据来,给朕看,也给在做的文武百官,给天下的百姓看看。

    至少,现在证据的矛头可都是指向你的丫鬟的,朕并没有随口冤枉别人,何况你一个郡主,都是朕亲封的,朕跟你过不去却又为何?”

    他最后一句话问得似乎有些深意,让人忍不住猜想这话后头的意思。

    若真是韩渊主使,那么这后头的原因究竟是什么,思来想去的,也就只有韩凌肆那边了。

    为了一个皇子,而不惜下这样的手笔陷害一个郡主的丫鬟,其内里的原因就只有一个,那就是说明,此时的韩渊其实已经感觉到了关于韩凌肆带来的威胁。

    一个皇子,短短三年之内有这样的建树,说明了什么?!

    周虞心里忍不住叹了一句,韩渊当真是不适合做皇帝,或许一开始自己就错了。

    此时他的话,并没有为他挣来一点儿支持,反而让下面的大臣重新考量他这个在位皇帝的能力了。

    蒙卿坐在不远处,并没有抬眼看端木青这边,但是酒杯后面的唇边却有一丝淡得叫人看不出来的笑意。

    韩凌肆目光阴冷,就算是知道韩渊这一出莫名其妙的戏码注定落空,此时他的心里依旧十分的不高兴。

    不因为别的,就因为此时站在那里面对诘问的人是端木青,是他疼在心尖儿上的人。

    端木青看着韩渊,然后朗声道:“臣女方才也在想这个问题,为何陛下要为臣女的一个毫无身份地位的丫鬟呢?

    思来想去也找不到半点儿原因,最后就只能够往别的方面想,这件事情当中,一定有误会,百媚是受了臣女的命令前往重华宫里给小公主问安的。

    为何莫名其妙的说出入在有巫蛊木偶的地方了?这只能够说明,是有人在故意扰乱陛下的视线,让陛下误会臣女。”

    郭嘉书这个时候才揉揉地站了起来,生育过后的她看上去多了几分沉稳,虽然不似从前那样明艳动人,但是却另一种沉淀后的美丽。

    “回陛下,方才刚刚看到郡主的时候,郡主便向臣妾问安,并且闻及小公主的情况。

    小公主这些天身体都不舒服,太医院的太医们看了多少次也看不出究竟是什么毛病,这些天来更是一点成效都没有。

    臣妾几天前就想办法让人出去将情况告诉了青郡主,希望她有空能够入宫来给公主看一看,想是郡主这些天委实是忙,所以才一直都不得空。

    今日虽然是陛下的好日子,但是臣妾委实是心里担忧,便跟郡主说,到如今公主的身子还不见好。

    郡主听了臣妾的话,当下就要去看,臣妾见她实在是着急,又想着陛下的寿宴还是要在这里开席会比较好。

    便让人回重华宫里预备着,让郡主在席中的时候出去探视一二,方才郡主说起,臣妾倒是觉得可能下头跪着的丫鬟确实是被冤枉了吧!”

    郭嘉书这些年来一直都深居简出,就算是后宫近段时间热闹得不行,也从未看到过她来去的身影,好像自从生了女儿之后,她的眼里心里就只有了女儿似的。

    这一次在寿宴上露面也实属难得。

    郭东林坐在异性王一处,原本是觉得这一段最好整坏端木青才好,也算是报了当年的仇了,谁知道女儿突然站起来说了这番话,倒是让他不知道该如何表态了,干脆闷头喝酒。

    一旁的姬辰风看了,忍不住冷哼一声,显然是将他的情绪都看在了眼里,也知道他的心里在想什么。

    一个淮南王,一个镇西王都是两个大胖子,一起坐在那里叫人不注意都不行。

    从前郭东林总觉得自己跟这个世仇没有什么可比性,毕竟他坐拥三洲,说句诛心的话,称他一句土皇帝也没有什么不可以之处。

    但是现在不同了,镇西王姬辰风就像是乘了昊王韩凌肆的这一趟顺风车似的。

    简直可以用青云直上来形容。

    如今在领地上来说,比自己的领地要贫瘠了许多,但是人家地域大,而且是在边境上,山高皇帝远,而且和西岐的商业往来就在那里。

    更何况还有重兵在手,如今送三个异性王可算是他的权利最大了。

    是以,就算此刻河间王和淮南王都坐在这个昔日的仇敌身旁,却也不敢在这个时候表露出什么情绪出来。

    异性王的身份本就尴尬,朝廷中若是一有个什么样的动静,到时候最容易被人注意的就是几个异性王了。

    现在朝中的局势这么不明朗,就算是做了多年王的河间王和淮南王这个时候也就只能够尽可能的保持沉默的姿态了。

    郭嘉书的这一次出声,让韩渊方才的证据顿时站不住脚了,他也想不到郭嘉书这个时候会突然说出这样的话来。

    一向不在众人前开口的她,这个时候怎么突然为端木青说起话来了。

    “嘉妃?”韩渊想了想怎么措辞,然后才严肃问道,“朕知道,对于小公主的出生,你心里感激青郡主几个月的照顾,但是这件事情牵涉不小,不是你们女人之间的随意交往。

    朕看,你是这些时日整日里呆在重华宫里照顾小公主而不记得自己的身份,眼界也变得狭窄了吧!有些话还是要想清楚了才好开口的。”

    这话说得十分不客气,就是郭嘉书自己也没有想到韩渊会直接说出这样的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