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娘娘!”就在郭嘉书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时候,一个年长的嬷嬷突然抱了个一岁多的孩子过来,脸上一脸的笑意。

    郭嘉书立刻转身去看那孩子,孩子一见着她便裂开嘴笑,闹着要她抱:“母妃!”

    “娘娘,方才青郡主派人去给公主送点儿药,奴婢让公主服下了,果然就不再拉肚子了,这会子活蹦乱跳的,吵着要来看陛下和娘娘。”

    那刚来的嬷嬷一边行礼一边回答道。

    郭嘉书一脸的惊喜,然后便红了眼睛地对韩渊道:“陛下此时也看到了,委实不是臣妾故意为青郡主开脱,小公主这几天身体都有些不好,这一点太医院的太医们就可以为臣妾作证,臣妾难道还有未卜先知的能力,知道青郡主今日有此难,然后事先让小公主身体生恙么?”

    对于这样突然横生的枝节,韩渊也不知道该怎么反应。

    郭嘉书连忙接着道:“小公主吃的药应该还有些,拿出来对比一下就知道了。”

    那嬷嬷也知道事情的重要性,连忙将怀里的一包药粉拿出来,恭敬道:“青郡主派来的人说,小孩子最好不要喝熬的药,见效慢,所以郡主特地为小公主制得这包药粉。

    原本奴婢们也是有些担心,不敢将这样的东西轻易给小公主服下,但是当时公主都已经快要虚脱了,且宫里头的大宫女认出了这个送药来的丫鬟。

    说确实是青郡主的贴身侍女,当时小公主的命就是郡主给救下来的,奴婢们才敢斗胆一试。”

    端木青冷笑一声,从怀里将方才那个宫女给她的东西拿出来,正色道:“这便是臣女为公主所配的药。陛下大可以让人对照一下。”

    百媚原就不是愚蠢的人,到了这里还有不知道这其中的事情的?

    当下便理直气壮道:“奴婢不过是去给郡主送一趟药,一回来就遇到这些个侍卫,说是奴婢要谋害陛下,奴婢不过是令王府里的一个小小的下人,好好的要谋害陛下做什么?

    且这个时候,将奴婢拿在这里,说不定真凶已然逃走了,奴婢觉着为了陛下的身体康泰,更是为了将那歹毒之人揪出来,陛下也应该当机立断,还奴婢一个清白。”

    “你!”韩渊原本被端木青抢白,被郭嘉书推翻,已然是十分的气恼,这个时候竟然被一个小小的奴才教他怎么做事,心里怎能不气。

    “父皇!”韩凌肆这一次终于站了出来,脸上一片肃杀之气,“这件事情,十分严重,关系到您的身体健康,更加关系到我东离的国祚,以及我东离国内的稳定,不可轻易了之。”

    他说的话跟端木青跟百媚没有一点儿关系,说这件事情十分严重,让他十分不爽的原因就只有一个,那就是犯下这件事情的人侵害到韩渊了,侵害到东离了。

    这让他这个做儿子的,做皇子的心里不满,他才要出来表这个态。

    只是他说完这句话之后,并没有等到韩渊开口,就直接对含仪殿前的侍卫命令道:“将木偶发现之地掘地三尺也得给本王找出证据来。

    不管是谁!本王今日必叫他后悔今日的所为!”

    这一声令下,顿时让整个大殿的气氛全变了,不光是原本庆祝皇帝寿宴的歌舞升平没有了,就是后来百媚被冤跪在堂下的突兀也没有了。

    就只剩下韩凌肆下达那个命令是的霸气。

    没错,就是霸气。

    就是韩渊都被韩凌肆这么样的一句话给震惊了。

    曾几何时,这个一向都在自己面前极少言语的年轻人有了这样的气势。

    “父皇放心,今日的事情,儿臣一定会替你查的清清楚楚,不管背后究竟是谁在操纵,儿臣都会让他付出代价!”

    他这句话说出口的时候,是看着韩渊的,但是韩渊分明从他的眼里看到了愤怒。

    是对他的愤怒,这样的感觉让他心里莫名的感到恐惧。

    他有些害怕起来,只是在这么多的大臣面前,他还有一丝理智,知道自己这个时候不能疲软,不能露出马脚,所以,他努力摆出一个微笑,然后缓慢地移开视线,转看向依旧在地上跪着的百媚。

    “既然嘉妃已经出来将事情说清楚了,很显然青郡主的丫鬟在这件事情上本就是无辜的,我们东离的律法从来就不会冤屈一个无辜的人,你回去吧!”

    这句话说话的是周虞,她并没有看韩渊,而是带着一脸端庄的笑容直接看着百媚说的。

    她这话让韩渊脸色一阵青一阵白。

    此时的他就只能够期待他心里所仰仗的那个人来将这间事情摆平了。

    “禀告昊王,找到这个可疑的妇人。”一名侍卫匆匆忙忙跑进来。

    顿时大殿上所有人的心都跟着一顿,包括端木青。

    因为这个侍卫进来第一句说得是:报告昊王,而不是报告陛下。

    这可是越过了皇帝直接向王爷报告,这样的事情在这个地方,算得上是僭越了。

    当着皇帝的面说出这样的话,是想要将韩凌肆给害死吗?

    但是更加让人出乎意料的是,那个租在上面的冷面王爷好像完全都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反而淡淡地问道:“把人带上来。”

    端木青心里不由的佩服起韩凌肆了,这个侍卫绝对不是来害他的,反而一定是他精心安排的。

    在这样的情势下,将报告陛下改成报告昊王,可以推脱为情急,虽然谁都知道,这肯定不是什么情急之下的口误。

    他就是要用这样的方式告诉所有人他的心思,告诉韩渊,他此时已然不将他放在眼里。

    这是一种示威,一种完全没有遮掩味道的示威。

    换句话来说就是,今天我就当着所有人的面这么着了,你能把我怎么样吧!

    但是同时,端木青又有些担心,毕竟此时的东离还没有到让他韩凌肆一个人做主的份上。

    韩凌翔和韩凌莫其实都可以忽略不计了,就算他们手上有些游勇散兵,也不足为惧,因为他们手下的那群人只怕首先就已经怯场了。

    剩下的便是周虞和韩渊两边了。

    周虞的实力不算强,但是,朝堂上,她稳!

    而韩渊其实已经是到了众叛亲离的边际了,他剩下就是他这个皇帝的位置,这个皇帝的名号,和朝堂上一些以保卫皇帝作为己任的文官们。

    若是三方各自为政的话,韩凌肆对上周虞不一定会输,但是若是周虞倒向了韩渊那一边的话,只怕韩凌肆还是讨不到好。

    想到这里,端木青也就明白了,感情这一次韩凌肆也算是在试探周虞的态度了。

    端木青连忙去看周虞的表情,但是很让人失望的是,她依旧是那副从来都不变的端庄的表情。

    方才她为百媚说的那句话似乎是可以看得出来,她并不打算站在韩渊那一边,可这也不见得就不是她的诱敌之计。

    毕竟这么多年,整个东离的朝政都是她在亲手帮助韩渊打理,为何此时突然间说放下就放下了呢?

    若是不挖出这背后的原因,实在是不能够叫人安心。

    正这样纷纷乱乱的思考间,那个被侍卫们说成是可疑妇人的女子就被带上来了。

    看到她的时候,端木青不得不佩服韩凌肆手下的这些人的办事效率了,竟然就是那个跟自己称她是贾夫人的女子。

    “就是这个人,方才就一直在殿外鬼鬼祟祟的,而且我们在她的身上发现了一把小铲子和一些新鲜的泥土。”

    侍卫禀告的声音有些冷冰冰的味道,但是同时也让人觉得他所说之话的真实性。

    “陛下,就是她!”百媚方才才站起来,这个时候又连忙跑到前头去了,端木青想要拦都拦不住。

    看来她是方才吃了亏,心里太过于不开心了,只怕不将方才吃的亏给补回来就不会罢休。

    “你又跑过来做什么?”韩渊一脸的怒容,“方才不都说了这件事情跟你没有关系吗?”

    “小姐原本说等一会儿就去重华宫里,但是谁知道这个人跟小姐说她是什么贾夫人,说是刚到长京来的,一切都不懂,让我们带她去换件衣裳。

    然后我和小姐带她去了,她又说什么想要一个人出去走走,还问我们要不要一起,我们说让她小心些不要迷了路,她说无妨。

    我家小姐心地善良,虽然很想去为小公主探病,却又担心这个女人回不来,便等了好一会儿。

    最后实在是挂心小公主,才让我去找找看,若是找不着了,便将药送到重华宫里去,她继续在那里等。

    我找了好久都没有看到她的人影才走了,她去的地方就是你们说得那什么含仪殿的后头,当时我也就是在那里找了一会子。

    如今看来,她本就是到那里去下巫蛊咒术的,还累得我被人看到被人冤枉!”

    韩凌肆饶有兴趣地站在上头,看着百媚的表演,当然没有错过她用媚骨术对付一旁的女子。

    青儿手底下的人,倒也有些自己的能耐。

    让人意外的是,这个女人最后供出来的幕后主使竟然就是韩渊最近最为宠爱的后宫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