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近段时间,后宫确实是进了不少人,韩渊也宠幸了不少人,但同时这些新晋的美人里头也有不少早早地就死了。

    只是这个张美人却算是一直都盛宠不衰了,其实称不上盛宠,在其他如流星划过的后妃当中,她并不十分受宠,但是却是在位最长的一个。

    就算是到了现在,依旧稳稳地坐在她美人的位置上,似乎没有任何跌落的痕迹。

    “你胡说!”韩渊一听到她说出张美人的名字,顿时就拍案而起。

    “陛下且听听她怎么说才是!”周虞眼皮都没有抬,淡淡地说了一句,顿时便让韩渊眼皮子跟着乱跳。

    看着身旁自己的结发妻子,胸腔起起伏伏好一会儿才重新坐了下来。

    韩凌肆也只是淡淡的一眼扫过上面的皇帝,然后便淡淡道:“接着说。”

    这个女人后来说出来的话,就让人知道事情已经成定局了。

    不过是说那张美人原本就是打算年满出宫的,谁知道有一天就给皇帝看上了,心里一直怀有怨恨,而且宫外的亲人知道她过去早就心有所属,生怕她会为了一段不应该的感情而让所有人都失去荣华的机会,便将她的情郎给谋害了。

    自此,她的心里便狠毒了韩渊,时时刻刻地都想着要为自己心爱的情郎报仇,她一面想着怎样让自己在这复杂的后宫生存下来,一方面便计划着怎么向自己身边躺着的皇帝报仇。

    思索了许久之后才想出这么一个主意,从古书上看到了关于巫蛊的事情,又知道今日是韩渊的寿辰,知道是在含仪殿里举行,就让人故意将巫蛊娃娃埋在最不利于韩渊的方位。

    然后让人嫁祸出去。

    只要韩渊死了,再不济她也会是个太妃,既报了仇,又给自己的后半生挣下了一份稳定而又富足的生活。

    这样的故事听起来实在是耐人寻味,有一定的真实性,最重要的是,可以将今天的所有事情都解释得过去。

    至于这一定的真实性距离真正的事实有多的远的距离,那从来就不是这里所坐的人该考虑的事情。

    这里的人都知道,现在大家只是在等一个说法而已,等待一个相对来说稳定而太平的说法。

    很显然,这个张美人出现得很及时。

    韩渊自然也知道这个结果,但是,他不能接受,正要站起来的时候,却被周虞给拉住了。

    但是他转脸看向旁边的时候,周虞却并没有看他一眼,仍旧一脸端庄地看这下面。

    只是被她这样一拉,到时让韩渊清醒了一些。

    既然最后的结果是如此,上面的皇帝和皇后有没有什么异议的样子,下面的百官们自然也没有什么不同的声音。

    这样的事情,在“水落石出”之后,处理起来自然容易的很,那个张美人注定了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端木青走出含仪殿没有一会儿,韩凌肆就走了过来。

    他手上拿着一件淡青色的披风,亲手给她系上,略带责备道:“明明知道晚上会有风,也不带件衣裳,身子骨并不好。”

    端木青只是笑。

    其实,一个年轻的女子能够得到一个男人的倾心并不难,难的是,那个男子在见惯世事风云,赏遍花红柳绿之后,依旧不改初心。

    而眼前的这个男子便是如此。

    不管方才的他在那殿上何等气势惊人,在她的面前,终究都只是一个全心全意爱她的男子。

    “小姐,嘉妃好像在等你。”百媚虽然十分不想打断眼前的这一对小夫妻,却还是小心地提醒了一句。

    端木青往含仪殿一旁看过去,果然看到郭嘉书抱着小公主站在树下,似乎是在等人。

    “我也正好想要跟她说说话呢!”端木青轻轻地笑了,然后对韩凌肆道,“你且等我一会儿。”

    “我知道你有话要对我说。”却是郭嘉书先说这句话。

    端木青轻轻点头:“我想你也一样。”

    将孩子交给一旁的嬷嬷,郭嘉书自发往一边灯光稍暗的地方走去:“其实我是救你,也是为了救小公主。”

    端木青吃了一惊:“怎么说?!”

    “其实我今天救你实在是顺手行为,”郭嘉书脸上淡淡的,没有什么情绪,“小公主早在五天前就开始闹肚子了,原本小孩子有这样的毛病也是这样,但是太医院的人看了三天仍旧不见好,我就开始着急了。

    后来偷偷的找了会医书的宫女替我瞧了,却只是寻常的小病,只是太医们开的药都是些没有用的罢了,拖拖时间,只是拖着拖着,拖死的也就只是我的女儿罢了。”

    端木青对后宫的弯弯道道原本就不陌生,听她这么说立刻就意识到了问题的症结所在:“有人要害小公主?!”

    郭嘉书点头:“你向来聪明,自然能够想到这一点,只是这人既然能够做到这一点,就说明并不是什么小人物,我要是动点儿手脚,只怕还会引起更加可怕的后果。

    所以,原本就是想要趁着你来让我的女儿有个吃药的机会罢了,更何况,说起来,你原本就是我女儿的救命恩人,若是没有你,她也是见不到这个世界的太阳的。

    我心里终究都是感谢你的,只是我们注定也成为不了朋友,我淮南王府和昊王府,难以成一家。”

    想不到这个女子在后宫中竟然生存的这么艰难,她原本是有些骄傲的性子,到底要经过多少的事情才会这样的内敛。

    小公主生病的事情肯定不是第一件,这其中的辛酸,只怕也就只有她自己知道了。

    轻轻点了点头,端木青道:“我知道你的意思,不管怎么样,今天还是谢谢你,日后若是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只要你一句话。”

    她这话让郭嘉书忍不住看了一眼不远处嬷嬷手里的女孩,最终也还是以点头作为她这句话的回答。

    抬头看了看星空,郭嘉书叹了口气:“其实我们三个人,你才是最有福的人。

    我们三个人刚好是三位异性王家出来的秀女,我算是得偿所愿顺利的入了宫,贾文柔算是最为走运,竟然被昊王看上,成了正牌的王妃,而你像是不幸中的万幸,成了一个无权无势的王妃的义女。

    而今才知当时错,贾文柔最为走运,而如今只怕坟头上的草都已没人膝了,我得偿所愿也只能够在这座深宫中终老了。

    而你,却在经历了那么多的不幸之后,得到了人生中的大幸,有那样爱你的一个男人,而且是这个天底下最有本事的男人。”

    郭嘉书说着话看了一眼依旧在那边等着端木青的男子:“现在我才算是知道,其实在这个世界上,什么东西都不重要,指出了一个字,那就是情。

    没有情的人生,就像是这座深宫,就算是再华丽,再奢侈,终究都还是冷了,没有人心去暖的人生,也是一片冰冷的黑暗。”

    对于郭嘉书的话,端木青不知道怎么回答,也不知道怎么去劝慰她此时的心。

    因为她知道这个女子说的话是对的,她的一字一句都是她用自己的人生来领悟的。

    所以,她只能沉默地站着。

    “今日的事情我也说清楚了,你也不要再放在心上,我们之间,谁也不欠谁,谁也不需要为谁做什么打算,我还是我,你还是你。”

    她说着话,便往那嬷嬷身边走去,如今她世界里唯一的色彩,就是这个从她肚子里爬出来的小女孩了。

    但是,她的心肝宝贝以后又会有怎样的人生呢?

    每一次想到这个问题,郭嘉书的心,总是有些钝钝的生疼。

    她蓦然间转身,看向那边走向那个男子的女子,眼眶里有眼泪滑落。

    她是她见过的最为特别的女子,既然曾经那样费尽办法让自己将孩子生下来,只是因为不想要让孩子失去生存的机会。

    那么,她方才说的话是认真的吧!若是真到了那个时候,她是会实现她自己方才的诺言的吧!

    韩凌肆看着她过来,伸手牵过她的手,然后脚步坚定地往外面走。

    端木青毫不迟疑,也不会感到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就算是在皇宫,就算是周围有很多人,她也依旧会坚定地握着这个人的手。

    就像是方才郭嘉书说得,这个世界上,其实最重要的是一个情字。

    她只要记得自己旁边的这个男子,只要知道他在身边就好了,她的一辈子不长,也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意外,在生命走到尽头之前,努力抓住想要抓住的人,努力握住想要握住的手,那才是对人生最大的负责。

    坐在马车上,韩凌肆拥她在怀,沉默了一会儿才问道:“她跟你说了什么?”

    知道他在猜测自己心里所想,端木青睁眼看着他,并没有说话。

    就这么看着,让韩凌肆感到有些紧张:“怎么了?怎么这样看着我?是不是她说了什么了?”

    嗯,她说了很多,端木青在心里这么回答着他,但是嘴里却只说了这么一句话:“韩凌肆,我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