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她这么三个字突然的出口,让韩凌肆愣了一愣,然后才像是反应过来这个女人方才说了什么,然后笑意就从他的眼睛里开始往外蔓延,似乎在这整个的马车里流动。

    他将她紧紧地拥在怀里,然后才在她的耳边轻声呢喃:“我也爱你,很爱很爱。”

    温热的呼吸打在脖颈,黏黏的湿湿的,同时,也是幸福的。

    回到令王府里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但是思归阁却是灯火通明,地瓜几个人都等在门口。

    端木青和韩凌肆跳下马车便往里面走:“怎么样?人呢?”

    “在里头呢!灵儿正在忙着。”

    地瓜这话让端木青脚步一顿,受伤了?!

    百媚的房间里,灵儿正蹲坐在脚踏上,替床上的人诊治,端木青一甩披风就走了过去:“怎么样了?”

    床上的莫失此时闭着眼睛的,脸色有些苍白,并没有外伤的痕迹,显然是受了极重的内伤,看得端木青一阵心疼。

    过了一会儿,灵儿才将她的手放开,然后擦了把汗:“受了内伤,我已经将她的心脉护住了,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你再给她开几服药,内服外敷应该好得更快一些。”

    灵儿如今也越来越成熟了,似乎比刚开始来这里的时候好了许多。

    端木青匆匆点头,然后便伸手替莫失把脉。

    确实是如灵儿所说,她是受了内伤,而且是很重的内伤,到此时脉息都有些弱,好在此时看来,倒是不至于伤及性命。

    “还是得要多谢那个两只眼睛的人。”灵儿一边笑着往外走一边道。

    反应了一下才想起来灵儿说的是紫衣,但是眼下并没有看到他,端木青也就不去管他了,只查看着莫失的伤势。

    韩凌肆照例回去了,让其他人都下去安睡,端木青和百媚两个人在照顾着。

    韩渊的寿宴过后,整个京城似乎都安生了一般,就是平日里最喜欢挑刺的言官们也都闭上了嘴巴,似乎都是在避讳些什么。

    养心殿里,韩渊一个人躺在椅子上,目光空洞,可见他并不是在看些什么东西,就是不知道这位东离皇帝此时的内心,又放了些什么。

    韩凌肆径自走进去,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颓废的样子。

    但是他并没有行礼,而是站在里韩渊不远的地方,就那样静静地看着,大有一副不将他看穿就不罢休的味道。

    “你什么时候过来的?”好一会儿之后,韩渊才回过神,一转动眼珠子就看到他站在下面,差一点吓得从龙椅上跌下来。

    “有一会儿了。”

    显然对于他的突然出现,韩渊心里是极度不满的,带着一点儿掩饰性地瞪了他一眼,才坐直了身子,清了清嗓子问道:“你来有什么事情吗?早上不都说了有事情就尽快禀奏的?”

    韩凌肆冷冷地看着他道:“我来就只有一件事情,那就是,以后都不要妄想动青儿一根汗毛,不然我会让你后悔到哭。”

    韩渊闻言立刻一拍桌子,怒骂道:“你说什么?!”

    对于他的愤怒,韩凌肆就像是完全都没有看到一般,果然将方才说过的话又重复了一遍:“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你最好不要挑战我的底线。”

    “有你这么跟皇帝说话的吗?有你这样跟父亲说话的吗?”

    他后面那一句话里头父亲两个字深深地刺激到了韩凌肆,他冷冷地眯了眯眼,却没有针对这两个字说什么。

    毕竟,现在还不是时候。

    “我方才的话,你也听清楚了,我想你这个时候应该也认清了形式吧!我劝你不要再走什么邪魔歪道,如果你好好当你的皇帝,我也许还能够再容许你两年。

    但是如果你胆敢对青儿怎么样的话,我会让你后悔到哭!”

    “韩凌肆,你不要太嚣张!”韩渊简直气急,这个人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完全脱离了自己的控制。

    “我一向这么嚣张,你应该也知道我不是在开玩笑,也没有心情跟你开玩笑,你最好给我完完全全地认清这一点。”

    韩渊气得浑身发抖,好半晌才蹦出来一句话:“你可别忘了,我才是东离的皇帝,你想要谋权篡位吗?!”

    韩凌肆冷笑一声,丢给他一个东西:“你是想要让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东离的皇帝是靠着五石散过日子的吗?!”

    看到那东西的时候,韩渊整个人就垮了,他有些不敢置信,这个东西竟然当真被韩凌肆给挖出来了。

    “这是在张美人那里搜到的,”韩凌肆冷笑地看着他,颇有几分嘲笑的味道,“你以为我会无缘无故地将那个女人杀了?”

    “你……”哆哆嗦嗦地拿着那个盒子,韩渊指着韩凌肆,“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这会很难吗?”韩凌肆冷笑而又带着鄙视的目光看着他,“你自己拿块径自好好照照你现在的样子,人不人鬼不鬼,若非是服食五石散,怎会如此?!

    再说你现在的性子,你要是说你一直都是这样,那可就奇了怪了,我想不光是我对你产生了怀疑,只怕皇后的怀疑也不清。

    你最好还是给我安安分分的坐在位子上,要知道我刚才的话当真不是说着好玩,更不是故意吓唬你的,吓唬你,我还真是没有那个心情。”

    “你……你……”这一次,韩渊指着韩凌肆说了好几声之后,依旧没有办法接着说出什么来。

    此时的韩凌肆就算是再嚣张,他也半分办法都没有了。

    就只能够这样眼睁睁地看着他爬到自己的头上,对着自己如此嚣张的样子。

    “韩渊,我跟你要说的话就到这里为止,别想着我还有下一次来警告的机会。”

    韩凌肆不想说再多,冷冷地挥了挥衣袖,转身离开这座看上去便有些死气沉沉的宫殿。

    皇后宫里,难得愿意散散心的皇后坐在自己的院子里喂猫,听到手下的回报笑道:“现在走了?”

    “走了,”弓着身子站在不远处的男子轻声回答道,“昊王进去和出来的时候表情都没有什么变化,但是听到有人说里面有争吵的声音,陛下好像发了很大的火。

    周虞脸上不露声色,依旧慢条斯理地将手里的食料喂给她面前那只慵懒的猫。

    午后的阳光在这个时候越发显得随意,挥了挥手,周虞让前来禀告的人退下去。

    那人正要离开却又被主子再一次叫住了。

    “张美人的事情查清楚了吗?那日你说得可是真的?”

    提起这一点,周虞感觉自己的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味道,似乎这很多很多年,她都白活了一场似的。

    “原本只是猜测,但是后来昊王的人去查了,应该没有错,已经找到了一个还没有被处理掉的宫女,她已经被吓得差不多了,但是从她的言语中,形容陛下在张美人宫里的样子,应该差不离了。”

    这人是周虞手底下最为得力的暗探,是一个见不得光的人,这一辈子的任务就是为周虞做事了,所以,她对他很是信任。

    “五石散?!”冷哼一声,她轻轻地摇了摇头,“这些年究竟是过得什么日子,他竟然要去服食五石散!”

    说话间,不无自嘲,只是按照她的性子,自嘲这样的事情并不应该出现在她的生活里,所以很快地,她便冷静道:“给我查清楚,这五石散的来源,清清楚楚地给我查出来,一点儿地方都不要错漏!”

    男子行了个礼,飞快地退了出去。

    周虞将目光从遥远的天际收回来,仍旧落在眼前的肥猫身上,无奈笑道:“你瞧瞧这人心,最是让人难以捉摸了,这么多年,他竟还是不能相信我。”

    说着又有些小孩子心性般地点了点肥猫的额头:“你说你们的猫的世界里,猫与猫之间是不是也是这样互相揣测着呢?嗯?”

    “娘娘,奏折送过来了。”文若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里走出来,手里拿了一个托盘,上面堆了一堆的奏折。

    “嗯!放下吧!”

    方才对猫咪的那种表情顿时没有了,换上了她一向的神色,将肥猫放下,开始批阅奏折,她仍旧是那个让所有人敬畏的皇后。

    一本批复完了,抬起头才发现文若还在。

    “怎么了?”

    “周将军说,似乎西北边境有动静。”

    这样的军国大事,却只是在这样一个安宁的小院子里,由一个宫女的口里说出来,实在是不知道该说这算不算是讽刺。

    “也该动了,那个女人蛰伏了这么久,还不动一动,只怕就没有更好的机会了。”周虞并没有很惊讶的表情,似乎一切都在意料之中。

    “娘娘既然早知道她有异心,为何不早作打算?如今西北边朝廷几乎都伸不进去手,岂不是太过于被动?”

    周虞抬眸看了她一眼,摇了摇头:“有异心便有异心,这偌大的东离,难道还能够保证上下一条心不成?她有那份心也要有那份力才行。

    就算是有那份力,只要她不造成东离的混乱,我也不会有任何的意见。不过是一个小女人罢了。”

    文若不理解,目露疑惑。

    周虞看了她一眼,心里还是有些怀念夜魂,似乎除了她,对别人,就算是从小跟着自己的文若,也有许多话不好说。

    “你且看着吧!这东离的天,不要太久,就要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