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思归阁里,莫失睁开眼,首先看到的就是端木青一张略带憔悴的脸,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还是端木青先注意到,惊喜笑道:“你醒了,感觉如何?”

    莫失眨了眨眼睛,然后才问道:“小姐?”

    “怎么,睡了几天,连我都不认得了?”从一旁的桌上端起一碗参汤,端木青将她扶起来。

    想了想那天晚上的事情,莫失隐隐约约的记起似乎是有人救了她。

    “我……”

    摆了摆手,阻止她要说的话,端木青笑道:“你现在什么都不要说,乖乖的把这个喝了,等你感觉身体好些了,有什么想说的再慢慢说也不迟。”

    她不是莫忘,性子向来比较沉稳,闻言果然接过她手里的碗,将那一整碗的参汤一饮而尽,沉默了一会儿,感觉自己的身体并没有大碍,才细细地想当天晚上的事情。

    “我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被人盯上的。”说这句话的莫失脸上带着些惭愧的样子。

    “这一次我们的对手不弱,你没有发觉也是正常,重要的是,你的命可算是保住了,这才是我最为庆幸的一件事情。”

    莫失难得的笑了笑,虽然只是浅浅的一下。

    “你忘了我们之前的约定了,什么时候,都要以你自己的性命为重的,我看你是忘得一干二净了。”

    端木青的话叫莫失脸上十分难得现出些不好意思。

    “那天晚上原本就有些不对劲,好像司膳房的人都在忙碌着,偏尚宫娘娘却让我一个人休息,说是我一个月都没有休息过,寿宴特别累人,干脆就让我躲个懒。

    我原本跟那尚宫娘娘关系也还好,她这么安排似乎也并不算特别奇怪,只是后来我想要出去的时候却受到种种阻拦。

    是以我就意识到可能要出事,但是已经晚了,我碰到几个十分奇怪的人。”

    端木青皱了皱眉头:“奇怪的人?”

    “嗯!”肯定的点了下头,莫失道,“可能就是小姐你们的隐国人,因为他们对付我的方式十分奇怪,并不像是武力攻击,反而像是有一些不可思议的超能力。

    我能够找到的形容词就是这样了。”

    又是隐国人!

    端木青的心里充满了愤怒,自从阙婵山的事情之后,似乎这个华天大陆上就开始到处冒出隐国人的踪迹。

    就像是某一种东西失去了制约它的对方之后,便开始疯狂的蔓延一般。

    那个秋墨究竟要将隐国人至于什么样的地方。

    “他们为何要对付你?!”端木青严肃地问道。

    若说是为了让莫失不露面,然后假造出一个莫失扰乱他们的视线,那也不需如此大费周章才是。

    随便将莫失迷晕了,让她失去自主行动的能力便行了,何必要专门对付她?

    “就是这一点让我感到捉摸不透,他们并没有要置我于死地,而是要将我带走,并且是耗光我的力气将我带走。”

    端木青沉默了一会儿,没有再多问什么,便笑着道:“算了,先不琢磨这事儿了,你好好休息,宫里头就不用再去了,安安心心地伴在我身边就好了。”

    外头小岩他们正在一起绘声绘色地讲着隐国的生活,见到端木青出来时脸上的神色看上去放心多了,便都聚过来问道:“莫失姑娘怎么样了?”

    “放心吧!没事了!”端木青同样笑着跟大家说,而后又道,“离长老他们有没有说具体什么时候过来?”

    小岩挠了挠头,不好意思道:“现在虽然外头松了许多,但是很多人并没有能够日行千里的异能,所以还说不准。”

    端木青皱了皱眉:“路上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吧?!”

    小岩笑着道:“这一点你就放心吧!虽然我们隐国人不喜欢跟人起冲突,但是若是别人惹了我们,难道还真的能够坐吃哑巴亏不成?”

    说的端木青都跟着笑了,点头道:“是,我多虑了。”

    万千和焰姑这个时候正好从外头走进来,首先便问了一句:“莫失姑娘好些了吗?”

    “嗯!你们那边事情办得如何?”

    “在西岐没有发现有什么异常之处,也没有什么隐国人的踪迹,想来主要的人还是在东离这边。”

    这些天端木青想着隐国的事情,终究还是要将所有人都召集会比较好。

    首先秋墨那里究竟水有多深还很难说,另外只怕散落在四方的隐国人当中有知道隐国去路的人,对于他们来说才是最重要的事情,毕竟大部分的隐国人其实还是在长淮山深处。

    而地瓜和小岩近些日子也时常往长淮山去探查,希望能够找到些蛛丝马迹。

    “你怎么过来了?”看到端木青走进来,夜魂笑着睁开眼。

    此时的她已经不是从前那个夜魂的样子了,头发接近灰白色,脸上也没有什么血色。

    端木青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难受,却也只能够勉强笑着点头:“莫失醒过来了,我看着应该问题不大,想着大家都往那边去了,就过来看看你。”

    夜魂笑看着她在自己的身旁坐下:“说起来,我反而觉得这段日子过得最舒心呢!什么都不用顾虑,虽然我想要跟大家一起努力,奈何现在也是有心无力了。”

    “你别想那么多,你知道对我们所有人来说,此时的你,好好保重自己的身体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端木青坐在她的旁边,陪着她一起晒晒这初秋的太阳。

    “婚礼推后了?”夜魂看着端木青,有些惋惜。

    “离长老他们都还没有过来,我想不管怎么样,我的婚礼还是希望他能够参加。”

    “韩渊那边没有问题吗?他这个时候应该是最想要拿捏韩凌肆的。”她虽然如今日日呆在这里不出去,但是对于外面的消息却并不闭塞,尤其是小岩和地瓜,两个人天天跑到她这里来嘀嘀咕咕的。

    “我和他的婚事原本就是我们两个人之间的事情,跟其他人都没有关系,更加不需要向谁说明些什么,他不答应又能如何,我相信韩凌肆会让他闭嘴的。”

    “你倒真是信任他。”夜魂由衷地微笑,能够得此一个让人完全放心的良人,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

    “相信比不相信简单得多。”

    端木青却是这么一句话回答她,也曾不相信过,但是发现,其实两个人到了这样的地步,再不相信彼此,委实是在给自己的人生添堵。

    很多时候,人就应该放手一搏,放开一切去相信一次。

    “这倒是句真话,”夜魂笑着点头,“人就是这个样子,很多时候都是给自己困死了,跳出自己狭隘的眼界,其实所有的事情都很简单。”

    “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便用心去追求,知道自己相信什么,便坚定不移的坚持,就是这么简单,若是再复杂了,其实都是自己再给自己找不痛快,别人说什么,做什么,怎么样,都是别人的人生,相信你所相信的,坚持你所坚持的,这就是人生。

    到最后到底过得好与不好,都是你自己的,若是一直这么坚持着,这么相信着,结局都不会太坏,至少你自己认为不会太坏,那便够了。”

    端木青静静地听着夜魂的话,没有出声辩驳,也不觉得她说得是错的。

    最近这段时间,她反而很喜欢来到这里跟她说两句话,她确实是一个很好的交流者,与她对话,总会让人忘记那些纷杂的世事。

    “有时候我会有些奇怪,你并不是一个入世很深的人,却能够说出这样的话来。”

    夜魂摇了摇头:“这并不是我得出来的结论,而是她告诉我的,同时她也是这么做的,我从未看到过她后悔,也从未看到过她自责,我想,一个人的人生能够走到这样的一步,便可以算得上是成功的吧!”

    端木青知道她说的是周虞,那个总带着传奇色彩的女子。

    “上一次韩渊寿宴的事情她没有出声吧!”两个人相对寂静无言的时候,夜魂突然问了一句。

    端木青愣了一愣才反应过来,点头道:“是啊!一句话都没有说,说起来,我还有些意外,毕竟这可是算得上是关系到皇家脸面的事情了。”

    夜魂笑着摇头:“你不了解她,若是她真的想要帮一个人,再怎么步步为营也都会出手的,但是如果她认为一个人实在是错了,就算是她的女儿,她也不会出手助纣为虐。”

    看到端木青脸上有些错愕的表情,夜魂接着道:“我知道你想到了韩语嫣,皇后就是这样,就算是她心里真心的疼爱她,但是你杀死她女儿并非无因,所以,大概的,她还是不会怪责你的,这一点你不用担心。”

    端木青心里有些愕然,那这样的夜魂,说起来未免也有些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