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离长老一群人来到长京颇费了一些时候,而且并不是一群人浩浩荡荡而来,首先来的是巧姐和麻姑,麻姑的孩子已经有三个月了,看上去粉雕玉啄的,十分讨人喜欢。

    这个孩子也算是这里众多隐国人的唯一一个下一辈了,也是唯一的一个在隐国之外出生的孩子。

    就是端木青和灵儿,虽然小小年纪遭遇国变,流落在外,但是终究都是在隐国大地上出生的人。

    一群人闹闹哄哄的,哭的哭,笑的笑,看的端木青一阵鼻酸。

    也许在这之前,大家都是相互之间丝毫不认识的陌生人,但是此时,他们互为家人,知道他们是同一个地方出来的,知道他们都有同一个国家,同一个信仰。

    只是在开心的日子过后没有几日,所有人脸上的笑容都消失了。

    离长老是在巧姐他们来了之后的第五天才来到令王府的,让人揪心的是,他生病了。

    他和其他隐国人在这个世界上的种种不适不同,他是自然衰老的,这是一个好现象,同时也是一个隐患。

    那就是如他这样身体机能正常衰退的时候在生病,其实是会产生叠加效应的,也就是说,他比正常人普通人生病了更加难办。

    看到他苍老无力的样子,端木青除了让人全心全力地照顾他别无他法。

    好在灵儿的异能原本就是来自隐国,她们那一族称得上是隐国的灵医,端木青的医术或许对离长老没有什么帮助,但是灵儿的医术却是起了极大的作用。

    “离长老,你觉得怎么样了?”端木青端着百媚刚刚熬好的药,走进他的房间笑着问道。

    房间里有一张摇椅,此时的老人就躺在摇椅上,让端木青不由得想起已经化作了白骨的通灵老人。

    “一把老骨头了,没事,早晚也要去见若水的,不值什么,你不用担心。”离长老摆了摆手,脸上带着慈祥而乐观的笑容。

    “胡说什么!”端木青笑着嗔了一句,“我们这一群后辈什么都不懂,没有你哪成啊?若是你不好好指引我们,我可不依,大家也都会觉得你不够尽职的。”

    离长老一边将药喝下,一边笑道:“是是是,怎么跟你娘一个德行!放心吧!我这把老骨头怎么样也要折腾到大伙儿回到隐国才行,落叶还得归根呐!”

    “小姐,夜魂过来了。”外头百媚的声音响起,端木青才想起之前夜魂说起过她过去在隐国的时候跟离长老之间是有些交集的。

    “进来吧!”

    百媚将门打开让夜魂进来了之后便重新将门关上了,屋子里就只有三个人静静地呆着。

    “离长老!”夜魂朝他恭恭敬敬地行了一个隐国的大礼。

    “嗯!”让夜魂惊讶的是这位老人脸上并没有什么不高兴的神色,而是带着一脸的平静,“你还认得我。”

    “夜魂不敢,多年来,夜魂一直都思念能够回到故国,当你夜魂的封印发掘也层经由离长老的指点,不敢忘本。”

    离长老轻轻地点头:“你的事情我是看在眼里的,你后来的经历雪女也原原本本的告诉了我,其实你的事情本不该被原谅,但是你这些年也并未做什么对隐国有害,而且又心系祖国,也算是爱国了。

    更何况,眼下我们隐国正遭受着灾难,大家都渴望有更多的同伴团结起来,你的那些小错误在大是大非面前都可以忽略了,既然雪女已经原谅了你,我又有什么不同意的呢!”

    夜魂顿时泪盈于睫:“多谢离长老。”

    “你起来吧!”离长老却是亲手扶起她,老脸上绽放出笑容,“说起来,你还是在我跟前长大的呢!比若水还小一些,当年那样得意的小姑娘,如今竟然成了这副样子,让我这个白发人心里看着难受啊!”

    夜魂这才哭出声来,若说方才她对离长老的感情可以用敬畏两个字来形容的话,那么现在就是亲昵了。

    虽然在他来之前,夜魂在这里也看到了许多的隐国人,但是大家都是陌生的,只是因为那一股集体感而将他们维系。

    但是现在眼前是一个出现在她成长生命中的人,她的心里是一种对过去的眷恋。

    就算离长老在她的隐国生活中不是最重要的人,也不是最亲的人,但是在此刻,却是最能够让她感受到家,感受到根的人。

    所以,她此时才会忍不住像是一个孩子一样哭出来,就像是在外头走失的游子突然看到家乡的长辈。

    “好了好了!这么大的人就不要再这样扭扭捏捏的了,看雪女都要笑话你了。”离长老到头来却还要安慰这个昔日的小女孩。

    “我听雪女说你的身体越发的不好了,可不要在糟践了自己,我如今是老了,神族还得要靠你和青儿两个人。”

    夜魂有些惭愧地低下了头,她自己心里明白,其实她的时日委实是无多了,虽然离长老这么说的,但实际上她真的不能够肯定,她自己和离长老,究竟谁会早一点儿离开这个世界。

    “人的生命其实有时候并不是真的只取决于身体的强弱,还取决于你的意志力,就像是我,就算是我知道我的身体已经不行了,但是未到最后一刻,未到最后一口气,我都不会放弃。

    因为我还没有回家,就算是死,我也要死在我们自己国家的领土上,死在我们自己的家里,你比我年轻,思想觉悟上,又怎能还不如我呢?”

    夜魂有些茫然地抬头看他,看到他眼里鼓励的眼神,莫名的心里一热,原本好像都快要失去的勇气突然间又被注满了。

    她坚定地点头:“放心吧!离长老,我会跟这青儿一起,一起知道我们回家,知道我们回到我们原来应该属于我们的地方。”

    “对了青儿,你那个夫君呢?我都来了两日了,怎么还没有见到他?”对于打气这种事情,点到即止,再多反而不好,这一点离长老比其他人清楚,所以他不着痕迹地转过话题。

    却说得端木青脸上微微一红,面对别人提起韩凌肆,她都没有什么特别大的反应,但是离长老却有些不同,就像是家里的长辈问起一般。

    “他今天下午过来,有些事情需要处理。”

    “我知道!”离长老点了点头,“他是这里的皇长子,现在太子已然病故,他忙一些也是应该的。说起来,还真是委屈你了。”

    端木青吃了一惊,然后才意识到离长老说这话大概是将自己和韩凌肆在一起当成了为隐国而牺牲了。

    “没有,长老,你误会了!”

    端木青想要辩解一二,但是离长老却摆了摆手道:“我都知道,你的心思我看在眼里呢!虽然我不知道这个韩凌肆究竟有几成把握继承这东离的皇位。

    但是我想既然你选择他,应该几率就很大吧!隐国人要想平安地回到隐国,确实需要避免来自这里政府的阻碍。

    但是雪女,若是真的太为难的话,你放弃,我们大家也不会埋怨你的,没必要真牺牲到这样的程度。退一万步来说,若是韩凌肆继承皇位的事情落空的话,你离开他,所有人都会支持你的。”

    端木青被他这话说得哭笑不得,大概是老人家心里的事情多,忍不住便根据自己的揣测了。

    “离长老,你想太多了,小青不晓得多喜欢那姓韩的家伙!”地瓜陡然间伸出一个头来,差一点儿被夜魂一脚又给重新踩下去。

    “你怎能如此无礼!”离长老顿时板了面孔训斥道。

    端木青连忙笑道:“无妨无妨,毕竟是在别人这里,没那么注意也没有关系的,我们现在最重要的是怎么回家,而不是纠结于这样的小事情上。”

    离长老和大家都不一样,就算是端木青再怎么说让他不要那么死守隐国的规矩,他也还是一成不变的坚持着,就是改不过来一般,这样的固执也是对自己信仰的一种坚持。

    地瓜瘪了瘪嘴,然后老大不小的人笑嘻嘻地对离长老道:“你瞧你瞧,小青都说没关系了,你老就不要吹胡子瞪眼睛了嘛!小生是个读书人!”

    “小青小青,小青是你叫的吗?她是雪女,见面不行礼已是随意了,怎么这样放肆。”

    端木青顿时头大,只好转移话题:“地瓜,你怎么突然来了,有什么事情吗?”

    “哦!”地瓜这才猛然间想起自己过来是做什么的,“韩凌肆来找你了,但是往思归阁去了,并不知道你在这里,我是来告诉你一声的。”

    端木青点了点头,正要跟离长老告辞,谁知道他道:“你让那什么韩凌肆过来我看看,也好认认雪女的夫君是个什么样的人。”

    这话说得端木青再一次脸红,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总有一种带他来见家长的感觉。

    地瓜见状,抿嘴一笑道:“我这就去叫他过来,但是离长老,我得先跟你说,那家伙简直就是一个人渣,动不动欺负人,暴力狂,脾气又不好,还喜欢打人,长得也丑……”

    还要往下说的时候,看到端木青的脸色,连忙遁了:“我这就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