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韩凌肆过来的时候就看到一屋子有些怪怪的气氛。

    早就知道端木青他们口里的离长老来到了令王府,这一次过来也是带了几分拜见的味道在里头,毕竟按照东离的说法,这个老人家可是端木青母亲的老师。

    “见过离长老。”首先看到摇椅上的人,韩凌肆便行了一个常礼。

    不卑不亢,并没有因为他的身份而有些讨好似的行大礼,也没有因为自己如今的地位与名望而等着别人介绍。

    进来的年轻人一双凤眸,暗藏锋芒,玄色的衣裳,伟岸的身材,更是进来就有一股气势,加上那一张惊世骇俗的脸,温和的言语,就算是打定了主意厌恶的人也没有办法当真讨厌起来。

    这样的态度,更是让离长老心里好感顿生。

    原本以为端木青要嫁给这个东离最有权势的皇子算是委屈了她堂堂隐国雪女,此时看来,倒像是一对璧人。

    只是作为端木青的“娘家人”,这个时候在气势上自然是不能输了,所谓的输人不输阵便是这个道理。

    “你就是韩凌肆。”

    苍老而威严的声音响起,带着一些询问的味道。

    韩凌肆拱了拱手:“晚辈正是,前两日实在是有事情分不开身,没有迎接前辈,是晚辈的失礼,今日特来请罪。”

    离长老心里赞许,脸上未曾表露,问道:“你想要娶我们的雪女?”

    对于韩凌肆知道端木青身份的事情,离长老已然获知,所以这个时候也就不会拐弯抹角了。

    “是!青儿一早跟晚辈提起过您,原本婚礼已经定好了,但是青儿希望能够由您亲眼见证,所以,晚辈不敢放肆,想来也是怕前辈对晚辈不放心的缘故,所以,今日特意过来探望。”

    “你觉得你有什么地方值得让我们雪女托付的?”

    离长老问这句话问得十分严肃,一双浑浊的眼睛里,也是一种逼视的目光。

    “我愿为她倾尽所有,包括生命。”

    韩凌肆似乎是略微沉吟了一下,然后才郑重地回答道。

    他回答得表情十分的认真,就是见惯了各种人的离长老心里也不由得一震。

    这样的话,其实并不难说出来,对于普通人,也就只是这样一句话而已。

    但是韩凌肆他不是普通人,他是这个华天大陆上最大国家最有可能的下一任继承人,甚至有可能会是整个华天大陆的霸主。

    他说出这句话的分量是什么,就不是常人所能体会的了。

    离长老微微稳了稳心神,然后郑重地看着他道:“我们隐国人很信奉神明,所以,我们从来都不说谎,同时,我们也会相信别人说的几乎没一句话,你敢对着上苍,对着神明发誓吗?”

    端木青站在一旁觉得离长老似乎有些太过于较真了,正想要开口化解这样紧张而严肃的气氛,韩凌肆却重重地点头道:“我愿意。”

    说着便当真对天发誓道:“我韩凌肆,若是这一辈子再有负端木青一丝半点,叫我天打雷劈,身死魂灭。”

    屋子里很安静,就只有他的言语,一字一字地砸落在地,仿佛能够将地上砸出一个个的坑来,同事也砸在端木青的心里。

    这样郑重的韩凌肆其实不多见,就算是处理那些繁杂而严肃的政务时,他也很少这样如同面临神迹一般的真诚。

    但是在这个瞬间,她却是感动的。

    打从心底里发出的暖意浸湿她的眼眶,原来承诺当真是一件让人感动的事情,就算是知道他是这样的人,就算是知道他会做到,及至亲口听到他说出来,心脏还是会被狠狠地冲击着。

    看着眼前的年轻人,离长老好一会儿才笑着点头道:“我虽然活了这么大的岁数,却也算不上是一个慧眼如炬的人,但是眼下,我相信你,我也相信我们隐国的神明会保佑我们的雪女,若你是真心实意,我想神明也会一同保佑你的。”

    韩凌肆微笑着没有说话,那是一种真诚的带着敬意的笑容。

    “那么,我们的雪女就要交给你了,希望你能够好好的保护他。”

    “您放心,这一辈子,我都会护她爱她,只要是她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

    夜魂在一旁浅浅的笑,脸上带着感动的泪水,却浑然忘记去擦拭。

    端木青抬眼就看到他的侧脸,干净的,硬朗的,坚定的。

    很多年后,再想起这个午后,她的心也还是会被感动充满,似乎时间也无法抹去此刻真实的感受。

    “好!”离长老点头笑道,“好像半个月之后就有好日子吧!没得为我一个老头子耽搁了你们。”

    端木青和韩凌肆相视一眼,不约而同地对对方微笑。

    “还请离长老为我们证婚。”这话是韩凌肆说的,端木青只是笑看着他。

    夜魂道:“这只怕是不大好吧!毕竟你是皇长子,她是青郡主,至少也应该是韩渊为你们证婚啊!”

    韩凌肆冷笑一声道:“你们放心好了,韩渊那时候身体不舒服无法出席我们的婚礼,我虽然遗憾好在还有青儿的远房表叔过来,加上我的皇叔,这个婚礼也算是圆满而热闹了。”

    这样狂傲的语气,也就只有他敢说,当今皇帝他说生病就生病,离长老,他说是端木青的表叔就是端木青的表叔,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说他才好。

    端木青但笑不语,离长老却是十分欣赏,点头道:“既然你们都这么认为,我便也去凑个热闹,你母亲的婚礼我是没有赶上,她那个丫头也不告诉我,瞒得我辛苦,如今入土之前还能够看到你嫁做人妇,也算是此生无憾了。”

    “看来过不久我们都要搬家了。”夜魂笑着道。

    “搬去昊王府吗?”地瓜突然又出现了,一脸的不乐意。

    “搬去阙婵山可好?”出奇的韩凌肆并没有跟地瓜计较,反而笑着问道。

    端木青愣了一愣,惊讶问道:“阙婵山?”

    “这两日都在忙,因为有件礼物想要送给你。”韩凌肆转身看向端木青,眼里盛满笑意。

    “什么?”

    “跟我去就知道了。”他确实有意隐瞒的样子,淡淡一笑,眉眼间都是一种说不出的快意。

    离长老见他们之间相互对视的眼神,就知道两人的感情是真的不能在真了,作为一个可以称之为长辈的人,还有什么比看到他们幸福更高兴的事情呢!

    跟随韩凌肆来到阙婵山已经是两天后。

    这个地方端木青是来过的,上一次就是在这里遇到了秋墨,看到了那一幕由他幻化出来的幻境。

    但是端木青从来都没有想过这座山里头竟然别有洞天,跟当日她看到的又是完全不一样的情景。

    当然,那一天她只是和如意来到这里,并没有深入进去。

    那个时候这里就是一个战场,到处都是残枝,到处都是狼藉的样子。

    现在经过这么几个月的时间,树林已经恢复正常,而韩凌肆带他们走的路也不再是之前的那一条山路。

    走到一座石壁前,不知道如何动作,这石壁就自动地打开了一个巨大的口子,然后便听到里面有潺潺的水声。

    往山洞里走了没一会儿就没有了路,韩凌肆在一旁的山壁上动作了一番,然后就听到一阵巨大石头移动的声音。

    “大家跳下去。”他说完话,自己就先往下跳了,并不高,原来是下面出现了一块巨大的石块。

    然后又如同方才一般重复着,就像是一级又一级的阶梯,只是这阶梯是同样的巨大的石块而已。

    一直经过了十八级这样的阶梯,然后才感觉到脚下丝丝的凉意,以及十分明显的水声,而上面的那些“阶梯”也仍旧慢慢地缩了回去。

    韩凌肆走到山壁上,拿起一个火把,亲手点燃了,众人才看到原来他们正站在一条暗河边上。

    而河边有一只不大不小的船。

    “上来吧!”仍旧是他首先跳上去,然后才招呼其他人。

    端木青首先跳上去,然后才是其他人跟着上来,虽然勉勉强强,但是好歹是将前来的人都给装下了。

    “这条河的水流方向是固定的,但是前面会有分叉口,那里要小心注意一下就是了。”韩凌肆一面看着举着火把看着前方,一面解释道。

    这整个的地方除了他手里的火把,就是整个山腹里头偶尔出现的点点亮光,却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河水十分平稳,就算是没有人掌控它的方向,也不会有任何颠簸的感觉,整艘船就像是在一面明镜上滑行。

    果然没有一会儿,这条河就开始出现了分叉口,韩凌肆指了一指,将火把交给一旁的无形,然后才从船的地下拿出船桨,狠狠地点了一下船左侧的河床,让它径自往右边滑行。

    又如此行了一段距离,整个山洞才开始出现一点儿天光,看样子是要到出口了。

    其他人也都纷纷好奇起来,究竟这个雪女的夫君要带他们来的地方是个什么样的。

    只有无形稍微的有些了解,但是此时的他跟韩凌肆一样保持了沉默,打定了主意要给众人一个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