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如众人所猜测的,随着小船的前行,前面的光线也越来越亮,在众人的期盼中,终于出了山洞,却是一个十分平静的湖面。

    湖水清澈,水底的游鱼都清晰可见,石头上的斑纹也像是近在眼前。

    麻姑手里抱着的孩子都睁大了双眼,像是好奇一般地盯着水里看。

    韩凌肆笑道:“这里的水可不是像想象中那样甜的哦!”

    端木青问道:“此话怎讲?”

    谁知道他却是故意一笑,并不回答,反而伸手在她的鼻子上勾了一勾。

    地瓜有些不懂,当下便用手舀了一点儿就要往嘴里送,端木青知道韩凌肆的性格根本就不可能是空穴来风的这么一说,当下便要组织,谁知道地瓜的动作实在是太快了,根本就阻止不及。

    “哇!”果然,才送到嘴里,地瓜便立刻吐了出来,不光是如此,一向倔强的他竟然连眼泪都出来。

    直伸着舌头吐气。

    韩凌肆丝毫自责都样子都没有,反而笑道:“都跟你说了,你还不信,非要作死!”

    “烫烫烫烫烫!”在舌头上的不适感好了一些之后,地瓜首先说出来的就是这么五个字。

    麻姑的儿子虽然不懂事,但是看着地瓜那样子,却咧着一张没有长牙的嘴巴笑得欢。

    “怎么会烫?”端木青好奇地问道,毕竟方才地瓜不光是喝了,手也碰了那水啊。

    韩凌肆却耸了耸肩:“这个我就不知道了,总之是要看情况的吧!难道地瓜没有觉得手上有什么不对劲的?”

    听他提醒,地瓜才看了看自己的手,然后摇了摇头,却没有用嘴巴回答,毕竟舌头到现在都还痛着。

    倒是离长老一语道破:“地瓜是土族的,而且会土遁,他的皮肤和一般人都不同,口腔以及内脏才是他的弱点,身上外表层的皮肤比较耐磨。”

    众人这才恍然大悟,韩凌肆淡淡地说了两个字:“皮厚!”

    地瓜想要反驳什么,却发现嘴巴疼的根本就说不出什么话。

    而这个时候,船也终于靠了岸。

    来到岸上之后,才发现这是在一座大山的深处,但是不得不说这里很美。

    烟雾缭绕如同仙境,脚下是一个宽阔的平台,山石构造,却是人工雕琢成了一块巨大的平地,犹如广场。

    韩凌肆笑看着无形道:“现在就由你来介绍了。”

    端木青猛然惊觉道:“这里就是你之前跟我们说过的那个组织的基地?你说的那个小城市?”

    无形点头道:“没错,这里只是广场,一般有重要的事情,要着急所有人的时候,大家才会聚集到这里,前面是主席台,下面一层是一些有身份地位的人所站立的地方。

    我们现在站着的都是一般普通的民众所立之处。”

    所有人都惊讶的说不出话来,竟然还有这样的地方,真是前所未见。

    “那你说的真正住所在哪里呢?”

    “跟我来!”无形说了一句,便当先走向主席台一旁的台阶上,一直绕到一个小石峰的后面,原来这在外面看起来没有半分异常的石峰后竟然有一条能够共四五个人同行的道路。

    道路两旁都是石林一般的尖瘦的石峰,下面还有汹涌的水流。

    走了一段路之后,就看到一条汇聚了多方水流的大河,大河的两岸都是房舍,房舍的结构比较简单,但是却绝对不简陋。

    看到这里,所有人都有些不敢相信,这里当真是没有被丝毫夸大,果然称得上是一个小型的城市了。

    无形指了指两边的屋舍道:“这些原本都是些酒楼店铺之类的,自从上一次的事情过后就没有了,现在这些屋舍都是昊王前些时候派人来修的。”

    绕过这一排的临河的屋舍后头就是整齐划一的房舍了。

    简单的构造,却十分精致。

    怪不得无形说来到了这里的人都不愿意再出来了,果真是个好地方。

    “怎么样?我送你的礼物你喜欢吗?”

    看到大家高兴的样子,端木青脸上也露出笑容来,韩凌肆转身挑了挑眉问她道。

    “你怎么想到这一点的?”

    “你既然要复国,自然是要有一个根据地的,但是隐国人如今还不能够光明正大的行走在华天大陆上,那我就只能够替你们找一个隐秘的地方了。

    这个地方原本就是韩渊用来囚禁隐国人的地方,或许这里有什么不一样也说不一定。

    外面进来的机关都是我让人造的,外面的人想要轻易的进来那是不可能的,他们住在这里,你也能够安心一点儿。”

    端木青被感动得不知道说什么好,想要说谢谢却又觉得没有必要,但是什么都不说,又觉得似乎不能够表达自己心里的感情。

    到头来却只好低着头不说话,韩凌肆跟她认识这么多年,焉有不知道她此时心里想法的?笑着摸了摸她的头顶道:“傻丫头,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无论怎么样,我都会帮你的。”

    这样的一句话他在离长老面前说过,端木青愿意相信他。

    “嗯!”

    其他人都在兴致勃勃地看着各处的房子,离长老却面容严肃地走了过来:“你们发现这里有些奇怪没有?”

    端木青和韩凌肆正你侬我侬着,突然听到李长老这么一句话,同时吓了一跳,不约而同惊讶出声:“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他的神色很严肃,看着端木青和韩凌肆的时候一点儿笑意都没有,越发让两个人心里有些紧张。

    “怎么了,离长老,你是感觉到什么不对劲了?”

    离长老转脸看了一眼正在高兴的人们,然后才对他们两个人道:“我们到一边去说话。”

    端木青看了看他们,此时所有人的脸上都洋溢着笑容,好像遇上了全天下最美好的事情一般。

    三个人一直走到了方才进来的大桥上,离长老才道:“这个地方的味道不对。”

    这话说的两人更是不解了,看了一眼旁边的男人,端木青问道:“怎么个不对法?我们都没有闻到。”

    说起来其实有些奇怪,毕竟他们两个是年轻人,鼻子相对来说肯定是要林敏些的,但是他们确实没有闻到任何味道。

    “方才进来的时候,我就有感觉了,其实这些年在外面,我始终都觉得外面的味道很不好,有时候甚至会让人觉得难以呼吸。

    虽然后来找到了那么一个地方,可以躲开外面所有人的围捕,可是味道依旧不对,总像是会将人的胸腔子给堵起来。

    有的人就是因为这个而去世的,就像是麻姑的丈夫。

    但是也有些人生存了下来,就像是我们现在在的这些人。当然他们并不是跟我一个一样的感觉,我是用鼻子闻出来的,但是不同的人可能感受的方式不一样。

    可是来到这里之后,这些味道就消失了,我之前的那些不适症状全部都没有了,这不是很奇怪吗?”

    端木青和韩凌肆面面相觑:“你之前在令王府也有这样的感觉吗?”

    离长老摆了摆手,然后道:“你不要怀疑我的感觉,这一点我敢打包票,就是不知道他们现在有没有发觉到这一点。”

    端木青陡然间明白了他的意思:“长老,你的意思是,现在你感觉到的味道其实是和你在隐国本土感觉到的是一样的?!”

    十分肯定地点了点头,离长老表情严肃:“没错,就是因为这样,我才感到奇怪,难道这个地方跟我们隐国有什么关联不成?”

    他的这个说法,让端木青激动得心都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她紧紧地拽住韩凌肆的手,然后满眼期待地看着离长老:“会不会这里才是隐国临近的地方?”

    韩凌肆看了她一眼,看她那样的高兴,心里想要扫兴的话还是没有说出口。

    轻轻地摇了摇头,离长老道:“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但是至少可以说明一点,隐国人在这里生活,或许可以如过去一般长的寿命,而不似此时在华天大陆上生存的隐国人那般短命。”

    虽然这个消息并不是端木青心里十分期待的那个,但是不得不说,就算是如此也还是十分激励人。

    “其实还有一个地方,我不知道该不该带你们去呢!”

    端木青正想要将所有人都找过来,然后大家一起感受一下,说不定能够有什么新发现,韩凌肆却突然说了这么一句。

    顿时让端木青停下了脚步:“什么地方?为什么不该带我们去?”

    看了她一眼,发现她只是单纯地问自己这么一句,眼睛里并没有丝毫的怀疑,韩凌肆才微微放心,回答道:“因为我总觉得那个地方似乎有些怪异。

    他们毕竟年轻,想来离长老比较年长,见过的东西多,应该知道那是怎么回事。”

    离长老被他这么一说,心里也有些纳闷,伸手一挥,用严肃的语气道:“走!我们一块儿去看看,我也很想知道你嘴里怪异的地方究竟是哪里。”

    韩凌肆看了一眼端木青,发现她对自己点头,才上前道:“那便请离长老这边走。”